皇甫容
鉴真从天宝二年开始准备东渡,前后历时12年,及五次挫败,方遂本愿抵达日本,为弘法济世,不惜身命,慈悲济物,所度众多。(《扶桑略记》卷第七至卷十九拔萃)
大唐太宗皇帝亲撰《三藏圣教序》后,召见玄奘法师于庆福殿,由百官陪同,太宗命弘文馆学士上官仪对群臣宣读《三藏圣教序》。贞观二十年六月,太宗皇帝制《述圣记》以及《菩萨藏经后序》。 此后,皇太子李治宣令,请法师为慈恩寺上座,造翻经院,循礼仪亲至弘福寺恭迎玄奘。太宗皇帝与太子、后宫嫔妃等于安福门安置香炉,送法师至寺门,太宗敕命赵公英、中书令褚引路,于殿内演奏九...
贞观十九年春,太宗皇帝颁发诏书,敕命玄奘住持弘福寺翻译佛经,召集博学之士,共同完成大业,使佛法之云再度荫庇天下,使其智慧之日重新绽放光明。
玄奘常常缅怀佛陀住世时的神迹,为此翘首企盼有朝一日能亲临西域瞻仰鹿野圣苑。同时,精通经律论的玄奘也发现很多佛经翻译存在错误,为辩真伪洞悉原意,立志西游广求佛经真本,以便日后翻译出较为完善的佛经。
中国古代帝王,大凡建立功勋彪炳、垂范后世之千秋功业的,历史上均有关于他们来源的记载。
《孙子兵法‧谋攻篇》中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一旦出现战争,无论大小胜负,必然导致生灵涂炭、财物损失和社会动荡,所以发动战争是没有其它办法的无奈之举。管仲深知此理,在国家财政方面,他巧妙地运用计谋,辅助齐桓公尽量用兵不血刃的方式获得并累积了巨大的财富,提升了齐国的综合国力。最终齐国收服了其它国家,齐桓公因此成为“春秋五霸”第一霸。读《管子》轻重篇...
中华文明经历了五千年的风风雨雨,依然散发着迷人的风采。对我们今人来说,那传承千年的神传文化,如同智慧的源泉,只要我们有心去接近、去了解,就能从中得到很多的启悟。
穿着汉服、听着丝竹管弦之乐的国君和一群臣子,正寄情在羽觞随流波的恬然之中,古韵悠然的画面里,他们正在谈论的话题却是货币和金融。原来如此具现代感的议题,两千多年前就在中华大地上出现了。
东汉明帝夜梦金人飞入王庭,因此派遣使者西行访求神佛。东汉使者在大月氏遇到迦叶摩腾、竺法兰两人,取得佛像经卷,于永平十年(公元67年)用白马驮回洛阳,汉明帝建白马寺,由此佛法传入中国。经历魏晋南北朝、隋唐后,佛陀的名号已被中原大众所熟知。
孙中山倡导宗教信仰自由,倡导居住、言论及财产自由。这四项自由权利随着孙中山的辞职而逐渐消失。当时有一位法号虚云的高僧曾预料,各省军阀会推翻孙中山创建的自由保障,使中国的秩序陷入混乱。果然,各地军阀在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之职后,任意横行,全无法纪。
如果说一部法典可以推动一国之兴,您是否认为这是天方夜谭?莫斯科,现今的这个国际大都市,当初只是个只有森林和田野的小镇,推动莫斯科及罗斯文化兴起的重要支撑,今日看来,颇为耐人寻味。
汉武帝一直牵念的西域,随着汉军打通河西走廊,汉帝国通往西方世界的大门也由此打开。汉武帝期待“广地万里,重九译,致殊俗,威德遍于四海”的帝国蓝图,也为日后东西方的文化交流拓开一条黄金要道。汉武帝的高远目光企及凡者所不及之地,为泱泱华夏拓宽神传文化得以传播的广阔疆域,穿越中亚,直抵罗马。
使华夏文明跨越沙漠西传,能够远达罗马帝国,全程主导开通河西走廊的第一人正是汉武大帝刘彻⋯⋯
她本是王族娇女,因父亲谋反事败身亡而成为孤儿,由叔父广陵王刘胥养育成人。在匈奴屡犯大汉边境之时,汉廷为“断匈奴右臂”,派遣她为和亲公主远赴乌孙国。她为大汉将西域纳入版图,奠定了不可泯灭的功绩。这位王族之女就是刘细君,后被尊称为“乌孙公主”。
历史上,日本派遣隋使、遣唐使前往中土,经过近三百年的效法大唐,才一点一点地把盛唐文明涉及的方方面面,原封不动移植到东瀛。文化的传递,除了使者频繁往来、互相通商等,还有一种特别的方式,即征伐。征伐始终会带来双面的影响,它对文化既有着巨大的毁坏力,却又扮演着向别国植入本国文化的角色,在世界格局的重组中又起着重要作用。
成吉思汗西征不仅带去了东方的军队,也带去了东方文化。西征军中不少是汉军,他们掌握的火药、印刷术、指南针等中原文明也随之西传。
公元1492年,哥伦布携带着《圣经》和《马可.波罗游记》,带领他的航海团队,浩浩荡荡地向东方的大元王朝出发。
纣王在鹿台自焚后,周武王对姜子牙说:“要另当检出纣王骸骨,以礼安葬。”姜子牙领命,吩咐军士检点纣王遗骸,具为衣衾,以天子之礼殡葬。
在历史的舞台上,中原王朝上演的剧目,每每观来辉煌壮观,其中大明王朝为挽救濒临灭亡的朝鲜王室,演绎的“存亡继绝”正统王道,以天朝雄风,驱除外邦觊觎,扬大明国威于芸芸大千。这场大戏,因青史一笔“东洋之捷,万世大功”,成为支撑朝鲜王室再生的主轴。
贞观五年,新罗国派遣使者向太宗进献两名貌美的女乐。太宗对侍臣说:“朕知道声色娱乐,比不上重德好贤。况且山川险阻,路途遥远。今日林邑献上白鹦鹉,鸟儿都知思乡返国,何况人情?朕怜悯她们远道而来,必会思乡心切。把她们交还给使者,让其回家与亲人相聚。”
一个人在他生老病死的生命规律中,会形成很多个人的习惯和积弊,一个王朝同样如此。在它数百年的运作中,也会留下许多根深蒂固的习性和观念。自成汤建立商朝,王位传至纣王时,商朝国祚已享六百多年。即使纣王后期穷奢极欲,不敬上天,致使生灵涂炭,陷万民于水火,可是无论诸侯还是百姓,对起而伐纣一事依然心存疑惑。
“韩流”(Hallyu)来袭风靡亚洲,观众也通过韩语影视剧,领略到其中的中国元素,比如汉字、建筑、服饰、礼仪等等。在韩国古装剧中,常会看到大幅的汉字书法高挂在宫廷、贵族、士族家中,剧中出现的古代书籍、书信和密旨等也多是用汉字写成。
大唐太宗贞观年间,文治武功盖世,盛世文明垂范天下,唐朝文化、礼仪、律典、文物制度皆被四夷争相效仿采纳,以沐中土华风为荣。大唐都城长安也成为各国使臣、留学生、僧侣汇集的国际都市。
今天的日本保存着大量的盛唐文化;而在韩国保留着不少的明朝文化。
他是大唐名将郭子仪的第十六世孙,而在武侠小说中,他被认为是郭靖的原型。他智勇双全,精通兵书、火器,在兵征天下之时,他统帅汉军踏入欧亚,横扫数百座城池。在网络还未出现的七百多年前,西征大军就打通了全球化的信息交流通道。他就是蒙古第三次西征的汉军统帅——郭侃。
明史》记载,道衍本名姚广孝,出身于行医世家,14岁时广孝剃度为僧,法名道衍。他曾跟随道士席应真学习阴阳术数。道衍在嵩山寺时,偶遇当时著名的相士袁珙。袁珙一见道衍相貌,目如三角,形如病虎,当下惊言此为奇僧,未来当如刘秉忠一般。
北京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城,自秦汉以来一直是中国北方的军事和商业重镇。史上朝代更迭的风云大事在此轮番上演。北京城历经八百余年的建都史后,留下历史沧桑的印记,也镌刻上不朽的人文传奇。
今天的甘肃鸠摩罗什寺中,保存着世上唯一的一颗舌头舍利。这一奇异罕见的舍利,穿越了一千六百多年的光阴,向人们展示着它的主人住世时的传奇事迹。他有着显赫的王室贵族身份,而命运却将他引向更为尊贵的生活——出家修行。他“神情朗彻,傲岸出群”。因与中土的深厚缘分,在纷乱的时局中,他久居长安广译经卷,助佛法洪传,福泽世人。这位传奇的僧人就是鸠摩罗什。
今天日本的14个县中(日本的县相当于省,共有43县),保存着一位中国僧人的很多的艺术作品,其中包括绘画、书法、板碑刻等。这位僧人东渡日本后,京都士庶争相前来谒见,“惟恐其后”,“花轩玉骢,嘶惊輶驰,尽出于城郊,见者如堵”。这位僧人受命出使日本,不仅结束了元朝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并开启了日本“程朱理学”与“五山文学”的先河。这位受两国国君敬重的僧人,就是大元的一...
黄龙元年(229年),孙权在武昌正式称帝,建国号为吴,与曹操、刘备呈三国鼎立之势。因吴国位于三国之东,故而亦称“东吴”。
共有约 35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