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精巧 古代的“机器人”俳优

作者:允嘉徽
古代的“假人”俳优,精巧何在?(示意图。廖素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先秦时代的书籍《列子‧汤问》中有一则奇技的记载,说在西域之国有一个巧工匠偃师造出了一个“俳优”送给周穆王。这个“假人俳优”能动能言,能歌能舞,在周穆王眼中怎么看就是个“真人”!后来它的一个动作引得周穆王勃然大怒,非要处置它不可。这个“假人俳优”有什么奇特之处?

偃师造“假人俳优”献给周穆王

周穆王西行巡查,越过昆仑山,到达弇山观日落,然后返还中土。在途中有某国献上一个巧工匠——偃师给穆王。周穆王召见他,问道:“你有什么才能?”

偃师说:“我能按您的想法做出您要的东西。现在,我已经造出了一件东西,希望大王先观赏一下。”

穆王说:“明天你把它带来,我和你一起观赏。”

第二天,偃师来拜见穆王时,旁边有一人随行。穆王接见了偃师,问道:“和你一道来的是什么人啊?”

偃师回答说:“就是我所造的能唱歌跳舞的俳优。”

穆王惊讶地注视着这个偃师所造的“俳优”。它能慢步快走、伸屈俯仰,更巧妙的是,摇动它的头,它就会唱出音律准确的歌;捧起它的手,它就会配合节拍跳舞,姿势动作真是维妙维肖。

穆王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一个“真”人,就招呼宠爱的盛姬和侍妾到内宫来一同观赏这俳优的歌舞。俳优即将结束表演的时候,瞬间眨动眼睛去“招”穆王左右的侍妾。穆王勃然大怒,立时要把偃师杀了。

偃师大为恐惧,立刻拆解了“俳优”展示给穆王看。“假人俳优”拆解开来,露出“真貌”!它是由皮革、木块、黏胶、油漆、白垩、黑炭、丹砂、靛青等等组合、彩绘而成的。

穆王仔细地审视检查,发现它躯体之内有肝、胆、心、肺、脾、肾、肠、胃……体外有筋骨、肢节、皮毛、牙齿和头发。虽然都是用人工材料做成的,但人的组织和脏器没有一样不具备的。

偃师重新组装整合假人的部件之后,假人俳优又回复成原来的模样,能动能舞,能说能唱了。穆王试着拿掉它的心脏,它的嘴就不会说话了;拿掉它的肝,它的眼睛就看不见了;拿掉它的肾,它的脚就不会走路了。(出:《列子‧汤问》)

二、科技精神的思考

《列子》记载的中国古代的“假人”应该会让许多读者大开眼界。偃师所造“假人俳优”不仅仅是机器零件组合而成的机器人,它有视听言动和歌舞演戏的能力,让人取乐;更有类同于真人的内脏,以及内脏与五官联系的机制,让人惊叹。它的设计发想,反映了人的生命不单单是物质零件组合的观点。[1]

那么中国古代的科技又为何没有得到发扬呢?有一个关键因素是人人都看得见的,那就是后代的人对“神”的信仰、信“神迹”的能力也越来越低,今非昔比。

如今人类造出来的机器人也是可以代替人作一些事情了,但是人们永远都揣着一颗放不下的心,那就是机器人若顺着原始设计它的逻辑轨迹发展,一直喂食给它大数据,持续下去,有一天它将会超出人类的能力。在那之后,人类就控制不了它了,它反过来就会反噬人类,甚至毁灭人类。

我们担心科技发展的恶果大于善果太多,为什么会这样呢?溯回原点去寻找答案,那当是创造它的基点一直是把科技发展的成就置于道德的发扬之上的结果。从善出发的会得善果,从恶出发的导致恶果,那是必然的结局。*@#

——参注[1] 

在佛教的《生经.佛说国王五人经第二十四》中有“机关作木人”的故事。话说非常久远之前,有大船大王的第二王子“工巧有技术”,能用材木作“机关木人”,似人形,举动而屈伸。有质疑《列子》为后人伪作者,说《列子‧汤问》这篇中的偃师所造假人是抄袭上述“机关木人”而来。但是《生经》中的“机关木人”,若拔掉肩上一卡榫,“机关解落,碎散在地”,这和偃师所造假人俳优的皮毛、内脏器官兼具有所不同。

责任编辑:王愉悦

看更多 璀璨中华文化 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无神论者看来,人死了就一了百了,其实在传统文化里,披露了很多人死后的去向,有的人甚至还去了天堂担任神职。今天给大家介绍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主角是南宋孝宗淳熙年间新城(现杭州市富阳区一带)秀才姚中。
  • 明朝时期,浙江嘉兴府李定在人们眼中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但他的科考之路却不顺利,十几年屡考不中,就在他已经慢慢放下了对功名的执著时,人生路竟然起了大翻转!他是怎么积的阴德呢?
  • 孔子因材施教,引导子贡向前走——“贫而乐,富而好礼”。“贫而乐”,乐什么?乐道。孔门弟子中有个典范——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既然颜回做到了,说明“贫而乐”的目标不是高不可攀、虚无缥缈的,这是勉励子贡。
  • 震区有个小山村,爱好秦腔的村民每晚都聚集在一孔大崖窑内排戏,场面分外热闹,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非缠着爷爷领他去看戏,爷爷背着孙子刚挤入窑内,还没看清演的是啥戏,孙子却又说害怕,闹着要回家。爷爷拗不过孙子,带着孙子转身刚出了窑洞,地面就突然抖动,崖窑瞬间垮塌,演戏看戏的几十人无一生还。
  • 怎么才叫做“好学”呢?本章讲了三条。 首先,“食无求饱,居无求安”。食求饱、居求安,人之本能。但是,很多情况下,食不饱、居不安,你将如何?对君子或立志做君子的人来说,因为一心追求自己的志向,就顾不得吃饱、顾不得安居了。如果一个人将吃饱、安居当作头等大事,还能有鸿鹄之志吗?
  • 张居正解说“信近于义,言可复也”:天下之事,必须谨之于初,而后可善其后。如与人以言语相约,本是要践行其言,但其所言者,若不合于义理之宜,将来行不将去,则必至爽约失信矣!故起初与人相约之时,就要思量,必其所言者皆合乎天理之宜,而与义相近,则今日所言的,他日皆可见之于行,而自不至于失信矣。所以说言可复也。
  • 在一年中只有两个日子得天地之和气,一是春分,一是秋分,而从春分开始,阳气蒸蒸日暖,正是化育万物、给予新生的最好时机。所以春分养生有很大的作用力。
  • 本章“最孔门言礼之精义”。中国古代,礼是区别尊卑贵贱的,不同的人采用的礼节有所不同;但若片面强调差别,则易离心离德;而且,礼的目的乃是建立和维持秩序──一种和谐、太平的状态。儒家的礼治观,是让人互不混淆而又和睦相处。换句话说,“别”是礼的手段,目的还在于“和”。有子讲“礼之用,和为贵”,含义丰富,直指核心。
  • 从儒家文化到道家信仰,再到宇宙、物质和意识的起点,这个追寻创世本源的寻根过程,才是慎终追远习俗背后之最为深刻的文化底蕴。也是神传文化为炎黄子孙留下的一条回天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