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走出抑鬱症

作者:青松
(Fotolia)
  人氣: 542
【字號】    
   標籤: tags:

偶然的機會,和一位多年沒有消息的同學小伊聯繫上,聊了好一陣子。說起來,和小伊很是有緣,念小學時就是同學。小學畢業後,中學、大學一直都在一起,雖然專業不同,在不同院系。

記憶中,小伊是完美的,待人接物、穿著打扮,樣樣都讓人挑不出毛病。在她跟前,我簡直就是毛毛躁躁、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大學畢業後,再沒見過。偶爾想起小伊,腦海中浮現的總是她的微笑。時隔多年,再說起當初,我才知道,那麼積極向上、完美無缺的小伊,居然在大學時就患了憂鬱症。這些年來,反反覆覆,她需要一直吃藥治療。

那時候的小伊習慣封閉自己,不對外人展示自己的內心,而大大咧咧的我也從沒發現她有什麼異樣。過去這麼多年,聽小伊終於對我敞開心扉,訴說起大學時代她曾經要自殺的事,我淚流滿面。小伊總是很溫和很友好地對我,那個時候我們都遠離故鄉,我是她所有親友中離她最近的人,而我對她經歷的那些折磨居然一概不知。

現在的小伊已經在走出來,不然也不會有勇氣把那些傷心與不堪回首的過去說出來。我慶幸她終於慢慢戰勝自我,重新找到生活的方向。同時,也在思考為什麼現在那麼多人患有抑鬱症。小伊是幸運的,雖然十分痛苦,但畢竟還好好活著。而那些因為抑鬱症結束自己生命的人,連嘗試重新開始的機會都沒有了。

也許是這個社會讓我們太疲憊了。每個人身上都背負那麼多壓力,好像有種無形的力量逼迫我們竭盡全力念書、工作、往上攀登。就像身處大海的波浪中只能順勢而行一樣,在社會這樣的導向下我們也只能順從,為自己拼搏出一番天地。當這些佔據了我們的全部精力,精神上卻懸空了。

滾滾洪流中,多少人理智地思考過信仰?多少人敢拍著胸脯說,自己百分之百明白生命的來處與歸宿?即便有信仰的人,其中又有多少能夠對神佛的存在不持半點疑慮?太多人已經迷失,看不懂這天地,也看不懂自己的心,甚至不知為什麼而活著了。

當然,有人可能反對,說自己是為了闖蕩一番事業,是為了家人而活著。但是,那些理由都沒能阻止人在萬念俱灰時要放棄生命的決絕。與信仰相比,那些都太表面了。一個心中有信仰、明瞭世間因果、看透榮辱得失的人,生活再艱難,也一定不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他們懂得,所有的苦都不是無緣無故,該自己承受的就應淡然面對,磨難的存在恰恰能讓人昇華自我,也只有昇華自我,才能更接近生命最美好的歸宿。@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告訴她,不要謝我,因為她定是行善積德了,所以才有善報。大姐微笑,連連點頭……
  • 也許正是通過那些不合時宜,我們的意志和判斷力才得到磨練吧。
  • 吃午飯休息的時候,朋友問我一個問題:「見沒見過忘憂草?」我立刻回答:「沒有!」朋友再問:「確定沒見過?」我再次很堅定地回道:「沒有!」
  • 可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些癖好,在外人看來好像不可理喻,但對自己而言卻是必不可少的。
  • 人能否做出一番成就,以及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差距,真的不在於多聰明,而在於能否堅持到底,保持初心不變。只有時時反思,讓心如初,才能不愧於天,不愧於人,不愧於己。
  • 人應當信守承諾,說到的就要盡力做到,哪怕是無意間說出的話。也許冥冥中一切都有安排,督促我們兌現諾言。
  • 段時間,回老家看望爺爺。奶奶過世之後,爺爺不想拖累子孫,便住進了養老院。
  • 每個人的命運不同,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我們真正需要關注的,是怎樣走好自己的路,無愧於心,而不是別人怎麼走的,別人走了多遠、爬了多高。
  • 心裏一點微不足道的念想就足以成為障礙,在看人、聽聲音的時候產生混淆。如果心中有更強烈的先入為主的觀念或偏見,那我們看問題時會偏離多遠呢?
  • 痛苦的,美好的,都不會無緣無故出現。艱難困苦,鑄就我們的堅韌與從容。當踩著腳下的水坑,微笑仰望頭頂的彩虹時,便是又成長了一步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