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白雲之鄉

作者:筱琳子
  人氣: 198
【字號】    
   標籤: tags: ,

你是否知道,「紐西蘭」其實來自毛利語Aotearoa,(音譯為奧特亞羅瓦),意即「長白雲之鄉」?據悉早年航海家駛近南島東岸,極目遠眺時瞧見一列高聳入雲的雪峰,故將此定名為「長白雲之鄉」。

另外,又傳在公元800年,有一名為庫普(Kupe)的男人愛上一個村人的妻子。有一天他把其丈夫殺死後,深怕被村子裡的人發現尋仇,疾速乘船離開。好幾個晝夜後庫普看見一片陌生的新天地。這個島特大,而且天空有很長一片白雲。所以他就把這個美麗的地方稱為「長白雲之鄉」。這些都是美麗的傳說吧?然而,它卻像一支婉約的曲子,偶爾輕哼著就駐進了心頭,經久不忘。

誠然,這是一片美麗富饒的土地。豐富多彩的地貌和自然景觀,為紐西蘭贏得了「世界上所有自然景觀之縮影」的美譽。俊俏的山巒、寧靜清澈的湖泊、罕見的火山地貌奇景、雄偉壯觀的雪山和冰川、險峻的峽灣,還有那許許多多的珍稀、原生動植物等都吸引了來自不同角落的人們前來探個究竟。

紐西蘭的長白雲,在不同的時段似乎都有不同的面貌。比如當空氣裡還瀰漫著破曉時的寒氣,天空被塗了一層濃墨,遙遠的天際還漫著寥寥殘星的氣息。薄霧冥冥,帶著幾分詭異,鋁灰天色夾雜著幾許迷茫,仿佛在思索著拂曉的曙光是否會依常報到,揭去夜幕輕紗,開始新的一天。

等終於盼到了晴空萬里的那刻,長白雲的面容終究不再清癯,漸為豁然開朗起來了。本來嘛,牛乳般潔白的雲朵要有明麗的藍天相托才是最振奮人心的景致啊。可沒太久,夕陽已經耐不過時光磨礪,長白雲緩緩披上夢幻紫的裙裾攏鬢輕挽,高貴而脫俗,漫空鋪染了炫麗色彩。當厚重的雲霧開始盤踞在天空,夕陽只能乘絲絲空隙,迸射一條條絳色霞彩。但隨著落日沉沒,銀灰色的暮靄已籠罩著大地,霞光漸淡,深紅成了緋紅。暮色四合,最後一抹斜陽還留戀地撫摸著地平線。待晚霞逐漸消退後,銀灰色的一大片幾乎鋪天蓋地而來。最後的一抹餘暉也被吞噬了。長白雲的身影終究,被吞沒了。(本文限網站刊登)

──轉自作家筱琳子臉書

(點閱【筱琳子】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個人正領著一隻大嘴鳥,大搖大擺地走在街道上。瞬間,所有的目光都定焦在它身上。大嘴鳥密而短的羽毛,淺灰褐色中帶粉色,光滑而柔美,漂亮透了!這難道是卡通片裡的--Flamingo 嗎?
  • 在我眼裡,形形色色的甜品,都是魔力無法擋的小精靈。不論在櫥窗裡、餐桌上、燈光下,它們都不懷好意抖盡渾身解數,誓讓每一個駐足的人都神魂顛倒,方可罷休。
  • 有一回朋友在臉書上問我:「這咖啡味道如何?」我微怔了一下。儘管我多愛咖啡,卻沒有太敏銳的舌尖去評估咖啡豆的優劣。
  • 在音樂之都維也納,咖啡和音樂總是如影隨行。可以說,除了音樂以外,喝咖啡也是維也納人的精神像徵之一。據說僅是維也納市區,已經有2000多家咖啡館,就算歷史悠久的也有50多家,大大小小散落在大街小巷中,各顯風情。維也納名氣最大的咖啡館,正是位於市中心的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它開業於1860年,迄今已逾150年的歷史。
  • 夏天的北海道,夜晚總是提早打烊,好讓步給白晝。某個清晨起身解急的時候,我還反覆揉著惺忪睡眼:這……到底是幾點了?時針明明指著四,分針指向十二,難道太陽就已迫不及待趕著上班了嗎?外頭一片晃亮亮,我還以為怎麼才闔眼沒多久,再睜眼的時候就已經是早上十點了?!
  • 有沒有一些記憶中的味道,會讓你念念不忘?像梔子花瓣落在歲月的長河,隱約透著沁人芳香,儘管歲月年輪漸次厚重,仍不斷散發出金燦如新的光芒。
  • 班蘭葉-我們總是Pandan, Pandan 的喚它。除了那縷天然芳香,它還能當綠色染料,自然成了我們最愛使用的香草料理了!
  • 美妙的音樂,聽著聽著,不期然的,心情就飛揚起來。在我們恣意享受這份美好的當兒,殊不知它卻默默承載著一項任重道遠的使命。像復健科裡的復健器材一樣,音樂是一項深具潛力的治療工具。
  • 庭聚餐完美結束,大夥兒浩浩蕩蕩回到外公外婆家喝咖啡聊天。“亮亮,要不要彈首歌給大家聽聽?”亮亮七歲開始學琴,十二歲就以優越的成績考獲鋼琴八級了呢!既然媽媽已經開口了就別再扭扭捏捏了吧?
  • 唱歌的確令人快樂,這可不是紙上談兵。我們一般只把‘唱歌’視為一種再普遍不過的消遣,殊不知它其實隱藏了許多鮮為人知的‘秘密’。孔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聲音可以表達思想感情,曉之於理,動之於情,感之於心,尋之於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