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幼兒實行雙語教育(上)

作者: 莊琳君
孩子學雙語應與生活融合,以培養語感語調和外語學習的興趣為主。(Fotolia)
  人氣: 5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在德國,除了母語德文為主的「全德文」幼兒園以外,任何一家標榜「全美語」或是「全中文」的幼兒園都難得到德國父母的青睞,也因此德文和雙語(不限定英語)在德國的幼兒園教學系統是兩大主流,對大多數的德國父母來說,無論有沒有意願讓孩子學習外語,他們絕對不敢輕忽孩子學習母語的重要性。

德國幼兒園落實雙語教育的3大重點

我們幼兒園每年都提供在職短期進修的福利,園所老師若有感興趣的幼教相關進修課程,每年可以自由選修三天至一個禮拜的課程,期間不用來幼兒園上班,費用由幼兒園全額補助。

透過幾次的進修課程,我也因緣際會認識了幾位來自不同雙語幼兒園的外籍老師。其中有同在德文/英文雙語幼兒園工作的英國人,也有在德文/挪威文雙語幼兒園工作的挪威人,我發現來自不同體系幼兒園的帶班方式雖然多少有些出入,但在落實雙語教育方面上,大家的做法卻相當一致,總結來說有以下三大重點:

1.重點一:一人一語教學策略(One Person -One language Strategy

首先,以學生人數來決定德國老師和外籍教師的比例。以幼幼班為例,如果一班有十七個孩子,師生比例一比四,則班上各有兩位德國老師和兩位外籍老師。中大班的孩子若一班有二十六人,師生比例則為一比五,這情況下則會有三位德國老師和兩位外籍老師。也就是說,若無法完全均分,額外分配的一位老師會以說德語的老師為優先考量。

幼兒園嚴格規定,除非在危及孩子安全時,否則德國老師只跟孩子說德文,外籍老師則只跟孩子說英語,而德國老師和外籍老師之間也是以各自熟悉的語言進行溝通。德國同事跟我說德文,我會以英文回應,反之亦然。

由此可知,一人一語的雙語教學方式必須建立在本籍和外籍老師對另一個語言具有基礎的溝通和理解能力。不少台灣的雙語幼兒園所聘請的外籍老師全然不諳中文,於是本籍老師必須用不甚熟悉的外語(通常是英語)跟外籍老師溝通班級事宜,甚至在中大班後為了讓孩子有更多機會開口練習說英語而更改語言模式,也開始跟孩子用英語溝通,這其實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因為唯有兩種語言盡力達到平衡,在不影響幼兒園學齡孩子學習母語的前提下,才能真正落實雙語教學,否則就會發生有些人所擔憂的太早學習外語會影響孩子母語能力的問題,到最後可能兩種語言都無法學好。

2.重點二:不限制孩子說母語

滿2歲的孩子,已有基礎的語言理解能力,並能開口進行簡單溝通。這時老師們除了進行一人一語的雙語教學策略,還必須謹守一個大原則,就是絕對不限制孩子說母語。

以我工作的德/英雙語幼兒園來說,這幾年下來接觸了不少其他國籍的家庭,有爸媽皆是法國人的家庭,有荷蘭籍爸爸加上捷克籍的媽媽,也有瑞典爸爸加上西班牙媽媽的組合,德文和英文都不是這些家庭孩子第一接觸的母語,因此剛進入幼兒園初期,有些已具語言理解力的孩子會因為同時間接觸四種以上的語言(在家爸媽各自使用不同母語與孩子溝通,幼兒園又是另一個雙語模式),而呈現一種語言的迷走狀態,導致孩子較晚開口說話。

這些孩子在園所裡說自己的母語並不會被制止,不過因為所說的語言是相對少數,久了他們也會自行選擇德文或英文來溝通。事實證明,這些多語環境的孩子最後到幼兒園畢業時,雖然口語能力會有個別落差,但多數都可以理解並使用長期接觸的三種甚至四種語言。

簡單來說,幼兒園的做法就是只單向要求老師各自使用熟悉的語言,至於孩子要選擇使用哪一種語言則不加以限制。舉例來說,詢問孩子的活動參與意願是我們每天都要一再重複進行的對話,當我以英語問2歲半的麥金想做什麼,他有可能以英文回答我“I wanna go outside.” 也許會以熟悉的母語德文回說“Ich möchte draßen spielen.” 如果是後者,我不會刻意糾正他所使用的語言,只會以英文再跟他確認一次“so you wanna go outside?” 孩子點頭說對之後,鼓勵他用英文說一次關鍵字“Go outside”,表達能力好的孩子也可以請他整句說完,通常兩三次下來,孩子就能記住詞彙的意思。幼齡孩子天生就有學習多語的能力,因此只要大人的心態正確且放鬆,要養成孩子良好的雙語能力並非難事,而外語程度的提升和母語使用多寡也沒有絕對關係。

3.重點三:幼兒園時期的雙語教學旨在扎根,而非收成

就跟德國幼兒園不教讀寫,沒有回家功課一樣。德國的雙語幼兒園也不辦語言成果展,沒有話劇表演,沒有塗滿濃妝的稚嫩臉龐在台上勁歌熱舞。孩子每日所學的一切散落於日常生活中的許多零星片刻,孩子在公園裡看見天空的一架飛機,會立馬對米拉老師用德文說“Ein Flugzueg war das.”(那是架飛機。)接著又跑到我身邊來,指著飛機用英文告訴我“Airplane.”

雖然他們現階段知道的詞彙很有限,但對學習英語的熱情卻只有增無減,我知道他們真的是在無壓力的狀況下習得每個詞彙和句子的用法。每次當我問園所裡的大小孩子:「你們會說英文嗎?」他們總是自信滿滿地以英文回說:「會,我會說英文。」常常有德國家長私下跑來向我和另一位南非來的外師克勞蒂雅道謝,謝謝我們在雙語教學上為孩子所做的努力,孩子不管在家或是在外面,時常會脫口而出幾個英文單字和句子。不過就我個人而言,最開心的莫過於當班上3歲的蘇菲雅跟媽媽說:「我很喜歡英文,說英文很好玩。」

許多年前,我在台灣一所全美語幼兒園授課,和其他知名的連鎖全美語幼兒園一樣,這家幼兒園也有一套自己編的美語教材。有回在教師休息室備課時,旁邊加拿大籍的外師也正在備課,他看了幼兒園的課本突然不可置信地搖頭說:「凱特,這有點離譜了,幼兒園的孩子竟然要學雪崩(Avalanche)這個單字,我很納悶他們什麼時候會需要用到這個字?」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幼兒園每個月都有不同的單字要背要考,就算孩子考過了沒機會用到自然也就會忘了,然而很多家長無法理解,甚至不願意去理解的一個事實是:如果孩子在課堂上學的單字沒有機會在生活裡使用,這些單字過些時日就會從孩子的記憶裡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是從沒學過一樣,學得再多也只是徒勞。

幼兒園的孩子學雙語,應與生活融合,以培養語感語調和外語學習的興趣為主要目的。但不少台灣的雙語或全美語幼兒園卻過度注重在成果展現,孩子淹沒在一堆與其生活經驗毫不相關的單字裡,對孩子的語言啟蒙其實只會起反效果。這種過於躁進的語言學習方式,很容易讓孩子還來不及享受學外語的樂趣,就先被排山倒海的學習壓力破壞了學習興致。

(待續)

─ ─摘自:《不是孩子愛鬧情緒,是他想說卻不會說!德國幼兒園的小小孩自我表達課》野人出版社提供@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必須從日常生活裡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只要孩子覺得不喜歡、不願意,就有權利表達抗議。
  • 「我的身體我作主!」涵蓋的層面很廣,必須從日常生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
  • 幼兒愛說謊?不想孩子有意無意地說謊,大人可以努力落實的2大建議......
  • 家事,就是一家人的事。這不只是「公平」,也是教孩子生活能力的重要觀念。
  • 對許多爸媽來說,帶小小孩出去餐廳用餐,搭飛機火車,甚至只是逛個街,都是壓力極大的事......
  • 在全球化時代,語言是與其他國家做生意或者外交談判不可或缺的利器。在美國,越來越多的父母,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想盡辦法將孩子送到有沈浸式雙語教學課程的公立學校,學習第二外語,包括普通話、西語、阿拉伯語、法語等等。部份公立學校開設雙語教學後,排名超前,十分搶手,等待入學名單一長串。
  • 比起全英語課程,沉浸式雙語課程更能成功縮小外語學生與美國本地生在學業表現上的差距,因此近期沉浸式雙語課程廣受外界推崇。然而,研究更顯示,不論孩子在家中使用何種語言,都能從雙語課程中受益。
  • 【大紀元9月28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林琳柏林28日專電)外來移民家庭在德國落地生根已是不容忽視的現實。因應這種趨勢,一些移民集中地區的小學採取雙語教學。
  • 華人新年除夕的前一天(2月1日)晚﹐在紐約皇后區公立163小學的新年慶祝晚會上﹐一位華裔學生連同一位非裔學生以一口流利並標準的中﹑英文﹐介紹了當晚的節目。這一場由學生們所呈現的精彩文藝晚會展現了163小學中/英雙語的教學成果﹐令在場的許多家長喜悅萬分。
  • 為了讓兒女不輸在起跑點上,許多父母從幼稚園開始就砸下大筆鈔票培養小朋友的各項專長,因此台灣有許多標榜雙語教學的明星托兒所應運而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