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情期間英國政府海內外幫助國民

與英國政府聯合製作

3月16日,英國倫敦,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英國病毒流行的新聞發布會上。(Richard Pohle - WPA Pool/Getty Images)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6月12日訊】自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 COVID-19)爆發以來,英國政府各部門都在日以繼夜地工作,幫助在海內外的英國人應對這一危機。

英國政府規模大,工作範圍廣,幾十萬政府雇員都在充分利用自己的經驗和技術在這個艱難時刻為海內外的英國人提供幫助。

英國在世界各地擁有數目龐大的使領館。世界各地英國使領館裡的工作人員在疫情期間一直在幫助想回國的英國公民回到國內。

英國政府的國際發展部一直站在最前線,幫助世界上其它國家應對疫情危機。

在國內,英國國防部的軍人在各地為當地提供各種幫助,包括修建臨時醫院、運送關鍵的供給、把居住在偏遠島嶼上的重病人空運到英國本土的醫院。

為了幫助商家、保護就業,財政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各種援助。各種規模的商家都可以得到財政上的幫助。

此次應對中共病毒疫情期間,英國的陸海空三軍發揮了重要作用,修建臨時醫院、運送物資、在測試中心幫助取樣本、開救護車和救護飛機,到處都能看到軍人的身影。

2020年4月29日,一名士兵在蘇格蘭的一個測試中心幫助採集樣本。 (Andrew Milligan-WPA Pool/Getty Images)

各盡其能

3月18日,國防部宣佈成立一支支援部隊,有兩萬名軍人待命,隨時準備出動,協助英國的公共服務應對危機。目前已經有近4,000人被部署到多個地點協助公共服務。

英國廣大預備役軍人中擁有特殊技能的人也被動員起來,成為這支支援部隊的一部分。他們充分利用自己的本職技術提供醫療和後勤援助,比如會計、建築師。

英國軍方派出幾十名規劃師,跟蘇格蘭和威爾士的緊急協調中心以及當地機構合作,支持當地的政府、公共服務和緊急服務應對疫情。

英國的軍人還幫助增加測試能力。他們跟來自Boots Pharmacists 的專家合作,培訓進行測試的人員,並且派出許多軍方的測試人員到各地的測試中心幫忙。

2020年3月24日,英國倫敦,英國陸軍101後勤旅的士兵向聖托馬斯醫院運送醫用口罩。 (Leon Neal/Getty Images)

運送物資

軍方在一個星期的時間裡就組織了92個移動測試小組,跟各地測試中心的工作人員合作,幫助增加測試能力。每個小組每天能夠測試300人,快速增加了英國的測試能力。

軍人還承擔了為英國醫療部門運送防護裝置的工作。2月22日至5月8日,軍人為英格蘭各地的醫院運送了11.8億件個人防護裝置,包括1.58億個口罩、1.84億個圍裙、230萬件防護服和6.89億隻手套。

軍方也為英國其它地區運送了幾千萬件個人防護裝置。

飛行特遣隊

為了幫助政府應對疫情,軍方還組建了一個飛行特遣隊,隨時待命,提供援助。

有兩架空軍的Puma直升機負責協助蘇格蘭和英格蘭北方的醫療部門。

有兩架空軍的Chinook直升機以及一架陸軍航空兵團的Wildcat直升機協助應對英格蘭南部的緊急情況。

還有兩架海軍的Merlin運輸機待命支持英格蘭南方以及英國的幾個群島。

到目前為止,這些軍方的飛機已經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他們幫助關鍵部門的工作人員在蘇格蘭西北的Western Hebrides群島的多個地點練習醫療疏散,支援醫療部門測試能夠迅速把病人送到急救護理地點的急救醫療系統。

此外,在英格蘭和威爾士,軍方的飛機出動五次,幫助把病人送到醫院。

駕駛救護車、氧氣罐車

400名軍人參與協助英國多個地點的救護車服務,包括倫敦、威爾士、英國東部、蘇格蘭和英格蘭中南部。

由於疫情影響,各地急救中心的服務人員不足、工作壓力大。這些軍人幫助駕駛救護車、在急救中心幫忙。而且軍人都接受過急救或創傷急救培訓,因此在有必要的時候可以協助急救員。

疫情還意味著英國需要的氧氣增加,因此超過100名軍人接受培訓,學習了如何填充氧氣罐、安全駕駛氧氣罐車和卸載氧氣罐。

駐紮在金洛斯軍營(Kinloss Barracks)的英國皇家空軍的一個小組正在練習將病人裝上美洲豹直升機。(英國國防部提供)

軍機出動  島上病人三小時送達加護病房

蘇格蘭東北Kinloss軍營內有三架Puma直升機是英國政府的飛行特遣隊的一部分,待命應對蘇格蘭的急救病例。

3月底的一天的夜裡,蘇格蘭西南島嶼Arran上突然出現一名重病人,疑似感染了中共病毒,當地島嶼上的醫療機構無法處理,需要將病人緊急送往陸地上的醫院。

凌晨一點,蘇格蘭東北Kinloss軍營接到呼救電話,飛行員穿好防護服,立刻起飛。抵達Arran島之後,他們迅速跟當地的急救隊伍進行了交流,迅速將病人送到了Kilmarnock的醫院裡。

營地內空中飛行小組的負責人Johnny Longland表示:「機組人員接到電話之後三個小時多一點,病人就飛行了162海里,抵達加護病房了。我們跟蘇格蘭各地的急救醫療小組進行了培訓,這使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我們都做好了迅速而且平穩運送的準備。」

3月22日,這個小組還把蘇格蘭謝特蘭群島上一名46歲的中共病毒病人送到了阿伯丁醫院的加護病房。

飛行特遣隊的指揮官、空軍上校Adam Wardrope表示:「整個飛行特遣隊和我都隨時待命,準備著做要求我們做的事情,每個人都很自豪可以為國家做這些。我們都知道這將是我們職業生涯裡,最大而且可能是要求最高的任務。軍隊準備好了,隨時支援國家。我們參軍就是為了這一點,我們感到很自豪,而且很有成功的動力。」◇

廓爾克兵營救109名被困國人

英軍裡的廓爾克兵(Gurkhas)驍勇善戰,非常有名。這次他們在應對疫情的行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營救了109名被困在尼泊爾人煙稀少地區的英國人。

疫情爆發的時候,這些前來爬喜馬拉雅山的英國遊客分散在尼泊爾偏遠地區。廓爾克兵因為對當地情況熟悉,責無旁貸地擔任起了營救這些人的任務。

他們幫助駐尼泊爾的英國使館工作人員制定了一個解救被困英國遊客的路線圖。

廓爾克兵、使館工作人員以及當地司機在三個多星期的時間裡在喜馬拉雅山脈內穿行了超過4,000英里,找到了分散在山間小鎮、村莊和國家公園裡的所有英國人。

陸軍中士Prakash Gurung找到了一名被困在尼泊爾西北的英國遊客,然後駕車九個半小時,把他送到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讓他及時登上了英國外交部派來接走英國人的包機。

Gurung中士的全職工作是經營郵局,為了營救英國遊客,他成為志願者。他說:「我成為志願者,因為我認為,這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幫助在困境中的人給我一種滿足感。人們在信息裡表達的謝意鼓勵我做更多這樣的工作。」

他在服役期間,曾經三次被派往伊拉克,還曾經在阿富汗、中東、肯尼亞和德國執行任務。

英國駐尼泊爾大使Nicola Pollitt表示:「我們讓超過700名英國遊客跟他們在英國的家人團聚,如果沒有使館和廓爾克兵不辭辛苦的工作,這是不可能的。」

「鑽石公主號」郵輪上面有大批英國遊客和船員,英國政府派出的包機將78名英國人接回國。圖為2020年2月10日,停靠在日本橫濱大國碼頭的「鑽石公主號」郵輪。 (Carl Court/Getty Images)

成功案例:海上營救1.9萬國人

乘坐豪華郵輪度假是許多英國人的夢想。因此當英國外交部發佈旅行建議,呼籲國民不要出國旅行的時候,有超過1.9萬名英國乘客分散在世界各地的60艘郵輪上。

外交部跟郵輪停靠國家政府、當地軍方以及郵輪公司合作,幫助這些乘客回國,並且派出包機把容易受疫情影響的英國人優先接回國。

第一批被接回國的是被迫在日本海岸停靠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英國人,郵輪上有大批遊客感染了中共病毒。英國政府派出的包機接回了78名英國公民,包括遊客和船上的工作人員。

此外,英國從停靠在古巴海岸的MS Braemar號郵輪上接回了669名英國人。

從美國佛羅里達海岸停靠的四艘郵輪上,接回了近700人。

成功案例:三方合作遊客從墨西哥回國

據英國駐墨西哥大使Corin Robertson介紹,3月底英國使館與墨西哥政府以及旅行社TUI Group合作,將被困在郵輪上的英國乘客接回國。

經過多日協商,3月31日晚,郵輪Marella Explorer II得以在墨西哥的港口停靠,船上的英國乘客及兩名英國船員下船,登上由TUI運行的飛往英國的航班。Robertson介紹,這次旅途並不容易,一些乘客出現了流感徵狀。最後經過英國多個政府部門及墨西哥當地的配合,這些乘客順利回國。

同時TUI的飛機在返回墨西哥的時候,把困在英國的墨西哥人送回國。雙方互惠互利。

整個海上營救英國人的工作橫跨五大洲、13個時區,涉及超過20個國家,歷時68天。

英國外交部:把國民接回國

疫情期間,英國外交部的最大責任就是確保在海外想要回國的國民能夠回到英國。他們採取的辦法包括包機把疫情嚴重地區的國民及家屬接回國,或者跟航空公司合作讓國民可以乘坐民航回國。

據外交部統計,自疫情爆發以來,外交部已經包租了142架飛機,把分散在27個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超過三萬名英國人接回國。

2月9日,從中國飛來的包機降落在英國皇家空軍布里茲諾頓機場(RAF Brize Norton),這是英國政府的第二架包機,從中國武漢接回了150名英國公民。 (Leon Neal/Getty Images)

兩架包機從武漢飛回

疫情初期,當中國城市武漢宣佈封城後,英國政府立刻開始行動,把困在當地的國民接回國。

最初,由於當地政府的政策,英國國民的家屬被禁止登機,經過協商後,這些家屬被允許登機,沒有英國簽證的家屬還獲得了臨時簽證。

1月31日,第一架包機從武漢起飛,同日下午抵達英國。包機上有83名英國公民及41名外國家屬,大部分是中國人。

由於武漢的封鎖,一些英國人沒來得及登上第一架航班,因此2月9日,英國政府的第二架包機抵達英國,上面有150名英國人,

此外,還有幾十名英國公民乘坐法國、新西蘭政府的包機回到英國。

7,500萬鎊包機費 接國民回國

英國政府宣佈封城政策後,外交部進一步加大了把海外國民接回國的努力,外交大臣拉布在3月30日宣佈了一個大規模接回國民的計劃,準備了7,500萬鎊用於包機。

當時,英國人分散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從南美的玻利維亞、太平洋上的百慕達到南亞的尼泊爾。

從1月31日第一架包機從武漢起飛,到5月9日一架從印度北部的Amritsard起飛的包機在英國著陸,英國一共接回超過三萬名國民。

確保民航通暢

其它民航班次頻繁的國家,外交部跟當地國家和航空公司合作,確保大批國民乘坐民航回國。英國在各國的使領館跟當地政府協商,爭取當地限制民眾活動的政策不會影響到英國人回國的旅程。

這些努力取得顯著成績,有20萬英國人通過乘坐民航從疫情嚴重的西班牙回到英國,另有五萬人從澳大利亞回國。◇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