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情期间英国政府海内外帮助国民

与英国政府联合制作

3月16日,英国伦敦,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英国病毒流行的新闻发布会上。(Richard Pohle - WPA Pool/Getty Images)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12日讯】自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 COVID-19)爆发以来,英国政府各部门都在日以继夜地工作,帮助在海内外的英国人应对这一危机。

英国政府规模大,工作范围广,几十万政府雇员都在充分利用自己的经验和技术在这个艰难时刻为海内外的英国人提供帮助。

英国在世界各地拥有数目庞大的使领馆。世界各地英国使领馆里的工作人员在疫情期间一直在帮助想回国的英国公民回到国内。

英国政府的国际发展部一直站在最前线,帮助世界上其它国家应对疫情危机。

在国内,英国国防部的军人在各地为当地提供各种帮助,包括修建临时医院、运送关键的供给、把居住在偏远岛屿上的重病人空运到英国本土的医院。

为了帮助商家、保护就业,财政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各种援助。各种规模的商家都可以得到财政上的帮助。

此次应对中共病毒疫情期间,英国的陆海空三军发挥了重要作用,修建临时医院、运送物资、在测试中心帮助取样本、开救护车和救护飞机,到处都能看到军人的身影。

2020年4月29日,一名士兵在苏格兰的一个测试中心帮助采集样本。 (Andrew Milligan-WPA Pool/Getty Images)

各尽其能

3月18日,国防部宣布成立一支支援部队,有两万名军人待命,随时准备出动,协助英国的公共服务应对危机。目前已经有近4,000人被部署到多个地点协助公共服务。

英国广大预备役军人中拥有特殊技能的人也被动员起来,成为这支支援部队的一部分。他们充分利用自己的本职技术提供医疗和后勤援助,比如会计、建筑师。

英国军方派出几十名规划师,跟苏格兰和威尔士的紧急协调中心以及当地机构合作,支持当地的政府、公共服务和紧急服务应对疫情。

英国的军人还帮助增加测试能力。他们跟来自Boots Pharmacists 的专家合作,培训进行测试的人员,并且派出许多军方的测试人员到各地的测试中心帮忙。

2020年3月24日,英国伦敦,英国陆军101后勤旅的士兵向圣托马斯医院运送医用口罩。 (Leon Neal/Getty Images)

运送物资

军方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就组织了92个移动测试小组,跟各地测试中心的工作人员合作,帮助增加测试能力。每个小组每天能够测试300人,快速增加了英国的测试能力。

军人还承担了为英国医疗部门运送防护装置的工作。2月22日至5月8日,军人为英格兰各地的医院运送了11.8亿件个人防护装置,包括1.58亿个口罩、1.84亿个围裙、230万件防护服和6.89亿只手套。

军方也为英国其它地区运送了几千万件个人防护装置。

飞行特遣队

为了帮助政府应对疫情,军方还组建了一个飞行特遣队,随时待命,提供援助。

有两架空军的Puma直升机负责协助苏格兰和英格兰北方的医疗部门。

有两架空军的Chinook直升机以及一架陆军航空兵团的Wildcat直升机协助应对英格兰南部的紧急情况。

还有两架海军的Merlin运输机待命支持英格兰南方以及英国的几个群岛。

到目前为止,这些军方的飞机已经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们帮助关键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苏格兰西北的Western Hebrides群岛的多个地点练习医疗疏散,支援医疗部门测试能够迅速把病人送到急救护理地点的急救医疗系统。

此外,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军方的飞机出动五次,帮助把病人送到医院。

驾驶救护车、氧气罐车

400名军人参与协助英国多个地点的救护车服务,包括伦敦、威尔士、英国东部、苏格兰和英格兰中南部。

由于疫情影响,各地急救中心的服务人员不足、工作压力大。这些军人帮助驾驶救护车、在急救中心帮忙。而且军人都接受过急救或创伤急救培训,因此在有必要的时候可以协助急救员。

疫情还意味着英国需要的氧气增加,因此超过100名军人接受培训,学习了如何填充氧气罐、安全驾驶氧气罐车和卸载氧气罐。

驻扎在金洛斯军营(Kinloss Barracks)的英国皇家空军的一个小组正在练习将病人装上美洲豹直升机。(英国国防部提供)

军机出动  岛上病人三小时送达加护病房

苏格兰东北Kinloss军营内有三架Puma直升机是英国政府的飞行特遣队的一部分,待命应对苏格兰的急救病例。

3月底的一天的夜里,苏格兰西南岛屿Arran上突然出现一名重病人,疑似感染了中共病毒,当地岛屿上的医疗机构无法处理,需要将病人紧急送往陆地上的医院。

凌晨一点,苏格兰东北Kinloss军营接到呼救电话,飞行员穿好防护服,立刻起飞。抵达Arran岛之后,他们迅速跟当地的急救队伍进行了交流,迅速将病人送到了Kilmarnock的医院里。

营地内空中飞行小组的负责人Johnny Longland表示:“机组人员接到电话之后三个小时多一点,病人就飞行了162海里,抵达加护病房了。我们跟苏格兰各地的急救医疗小组进行了培训,这使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都做好了迅速而且平稳运送的准备。”

3月22日,这个小组还把苏格兰谢特兰群岛上一名46岁的中共病毒病人送到了阿伯丁医院的加护病房。

飞行特遣队的指挥官、空军上校Adam Wardrope表示:“整个飞行特遣队和我都随时待命,准备着做要求我们做的事情,每个人都很自豪可以为国家做这些。我们都知道这将是我们职业生涯里,最大而且可能是要求最高的任务。军队准备好了,随时支援国家。我们参军就是为了这一点,我们感到很自豪,而且很有成功的动力。”◇

廓尔克兵营救109名被困国人

英军里的廓尔克兵(Gurkhas)骁勇善战,非常有名。这次他们在应对疫情的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营救了109名被困在尼泊尔人烟稀少地区的英国人。

疫情爆发的时候,这些前来爬喜马拉雅山的英国游客分散在尼泊尔偏远地区。廓尔克兵因为对当地情况熟悉,责无旁贷地担任起了营救这些人的任务。

他们帮助驻尼泊尔的英国使馆工作人员制定了一个解救被困英国游客的路线图。

廓尔克兵、使馆工作人员以及当地司机在三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在喜马拉雅山脉内穿行了超过4,000英里,找到了分散在山间小镇、村庄和国家公园里的所有英国人。

陆军中士Prakash Gurung找到了一名被困在尼泊尔西北的英国游客,然后驾车九个半小时,把他送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让他及时登上了英国外交部派来接走英国人的包机。

Gurung中士的全职工作是经营邮局,为了营救英国游客,他成为志愿者。他说:“我成为志愿者,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帮助在困境中的人给我一种满足感。人们在信息里表达的谢意鼓励我做更多这样的工作。”

他在服役期间,曾经三次被派往伊拉克,还曾经在阿富汗、中东、肯尼亚和德国执行任务。

英国驻尼泊尔大使Nicola Pollitt表示:“我们让超过700名英国游客跟他们在英国的家人团聚,如果没有使馆和廓尔克兵不辞辛苦的工作,这是不可能的。”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面有大批英国游客和船员,英国政府派出的包机将78名英国人接回国。图为2020年2月10日,停靠在日本横滨大国码头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Carl Court/Getty Images)

成功案例:海上营救1.9万国人

乘坐豪华邮轮度假是许多英国人的梦想。因此当英国外交部发布旅行建议,呼吁国民不要出国旅行的时候,有超过1.9万名英国乘客分散在世界各地的60艘邮轮上。

外交部跟邮轮停靠国家政府、当地军方以及邮轮公司合作,帮助这些乘客回国,并且派出包机把容易受疫情影响的英国人优先接回国。

第一批被接回国的是被迫在日本海岸停靠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英国人,邮轮上有大批游客感染了中共病毒。英国政府派出的包机接回了78名英国公民,包括游客和船上的工作人员。

此外,英国从停靠在古巴海岸的MS Braemar号邮轮上接回了669名英国人。

从美国佛罗里达海岸停靠的四艘邮轮上,接回了近700人。

成功案例:三方合作游客从墨西哥回国

据英国驻墨西哥大使Corin Robertson介绍,3月底英国使馆与墨西哥政府以及旅行社TUI Group合作,将被困在邮轮上的英国乘客接回国。

经过多日协商,3月31日晚,邮轮Marella Explorer II得以在墨西哥的港口停靠,船上的英国乘客及两名英国船员下船,登上由TUI运行的飞往英国的航班。Robertson介绍,这次旅途并不容易,一些乘客出现了流感征状。最后经过英国多个政府部门及墨西哥当地的配合,这些乘客顺利回国。

同时TUI的飞机在返回墨西哥的时候,把困在英国的墨西哥人送回国。双方互惠互利。

整个海上营救英国人的工作横跨五大洲、13个时区,涉及超过20个国家,历时68天。

英国外交部:把国民接回国

疫情期间,英国外交部的最大责任就是确保在海外想要回国的国民能够回到英国。他们采取的办法包括包机把疫情严重地区的国民及家属接回国,或者跟航空公司合作让国民可以乘坐民航回国。

据外交部统计,自疫情爆发以来,外交部已经包租了142架飞机,把分散在27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超过三万名英国人接回国。

2月9日,从中国飞来的包机降落在英国皇家空军布里兹诺顿机场(RAF Brize Norton),这是英国政府的第二架包机,从中国武汉接回了150名英国公民。 (Leon Neal/Getty Images)

两架包机从武汉飞回

疫情初期,当中国城市武汉宣布封城后,英国政府立刻开始行动,把困在当地的国民接回国。

最初,由于当地政府的政策,英国国民的家属被禁止登机,经过协商后,这些家属被允许登机,没有英国签证的家属还获得了临时签证。

1月31日,第一架包机从武汉起飞,同日下午抵达英国。包机上有83名英国公民及41名外国家属,大部分是中国人。

由于武汉的封锁,一些英国人没来得及登上第一架航班,因此2月9日,英国政府的第二架包机抵达英国,上面有150名英国人,

此外,还有几十名英国公民乘坐法国、新西兰政府的包机回到英国。

7,500万镑包机费 接国民回国

英国政府宣布封城政策后,外交部进一步加大了把海外国民接回国的努力,外交大臣拉布在3月30日宣布了一个大规模接回国民的计划,准备了7,500万镑用于包机。

当时,英国人分散在世界上许多国家,从南美的玻利维亚、太平洋上的百慕达到南亚的尼泊尔。

从1月31日第一架包机从武汉起飞,到5月9日一架从印度北部的Amritsard起飞的包机在英国着陆,英国一共接回超过三万名国民。

确保民航通畅

其它民航班次频繁的国家,外交部跟当地国家和航空公司合作,确保大批国民乘坐民航回国。英国在各国的使领馆跟当地政府协商,争取当地限制民众活动的政策不会影响到英国人回国的旅程。

这些努力取得显着成绩,有20万英国人通过乘坐民航从疫情严重的西班牙回到英国,另有五万人从澳大利亚回国。◇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