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四回 恩州驛狐狸死妲己

作者:石濤

人氣 1356

色納狐狸友琴瑟 政由豺虎逐鸞鳳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節目,我們已經侃了三回了,應該侃得還OK,大家聽起來也覺得還OK,恩州驛站狐狸死妲己,這是第四回。

我們上回說到崇黑虎遇見了鄭倫。因為鄭倫會(法術)攝人魂魄,所以就把崇黑虎給弄下馬,弄到冀州城裡。蘇護一看是拜把兄弟被自己的家將給抓來了,所以親自鬆綁,請他上座,賠不是。大家喝酒,前後就是這麼……

在這個時候,散宜生來了,轉交了一封西伯侯的書信,就提出了三個要點,說你如果把女兒妲己送給紂王,你就有三個利處,你如果不把妲己送給紂王,你就有三個害……你選擇!西伯侯覺得他應該把妲己送給紂王……這裡就出現了一個很有趣的概念:

西伯侯在人的環境中去吻合了「人的層次」該做的一切。西伯侯自己會八卦,他是在八卦的基礎上演繹出《周易》來的。但即使他會八卦,妲己會出什麼事,或者紂王會出什麼事,他算不出來。而他的一片好意——救了蘇護家所有的人,卻也斷送了商朝的壽命。反過來講,沒有妲己,狐狸也一定會上一個女人的身上。這事定下來了……

至於狐狸「上」誰身上?只不過是趕上了蘇護這件事情。這故事前後,都是有因由的(從人的層面來看)。如果蘇護把妲己殺了,商朝就不用亡了嗎?他即使把妲己殺了,他們一家全沒了,也不能消除紂王內心的那一份貪慾,更改變不了木已成舟的、命運中所定的:商朝只有六百四十年──一定毀在紂王手上。所以這是一層一層的道理,不能跨越、破壞的。

就像後來,雲中子來了,他可以把狐狸殺了,他為什麼不殺呢?他只能去勸紂王向善,由紂王出手,紂王不出手,那就沒招了。所以人的層面一定要用人的道理去解決。

可是我們經常聽到很多朋友說,有本事你顯示出你本事來。不能顯示!在外頭顯示本事的,都是妖怪。很多人會站在人的貪心角度去找有本事的人「耍一把」。明白的人都知道,「耍一把」的人十有八九都不是正路來的,搞不好「耍一把」的人大多都是狐黃白柳,所以這是一種相生相剋的道理。

為什麼有那麼一句話:「沉默是金,智者無語。」當人走到一定程度(境界)的時候,他不敢說話。人如果可以靠毅力、靠自己的自覺力,控制自己,不去發表因為……所以……那是珍貴的,所以說「沉默是金」。而智者,根本不管了,他不用去遏止自己,他根本一看一樂,走了。

大肚能容天下難容之事,人的講法就是他有海量,其實他有什麼海量,他根本不往裡裝!他根本不往裡裝的話,就不只是有海量,上億的海量對他來講都是小數,因為一絲都進不了他的肚子裡去。人的東西一絲一毫都進不到他的肚子裡頭,你說他能承受多少——有多少承受多少!他的承受力遠遠超過人的環境中對他的壓迫,因為人們認為的壓迫對於他不是壓迫。

周文王寫了這封書信,能「抵下十萬之師」。從人的層面講,那是顯示出他對人命的珍惜。所以整個故事這都是以「生命是否被傷害」,在這個環境背景中去討論。

第四回一上來,狐狸就上了妲己身上了:

天下荒荒起戰場,致生讒佞亂家邦。忠言不聽商容諫,逆語唯知費仲良。

色納狐狸友琴瑟,政由豺虎逐鸞凰。甘心亡國為污下,贏得人間一捏香。

這個不太好明白,我能理解的意思就是:因色而來、狐狸上身。這個色就是指妲己。妲己是女的,所以狐狸上去,狐狸是有使命來的。「甘心亡國被污下」,其實就是把商朝給毀了(它的使命)。商朝毀了──命已注定。

只不過是在人的層面,找出一個理由來——狐狸上到妲己身上──演出一番文化。當朝代要結束的時候,動物、狐黃白柳就亂來了,人的道德淪喪的結果(其實色慾氾濫是人道德淪喪的結果),動物自然就來了。

「贏得人間一柱香」,就是說:它是隻狐狸,它想修得正果,因為女媧答應它(封神),所以它就來了。

話說宜生接了回書,竟往西岐。不題。

因為都還在蘇護的大帳裡──

且說崇黑虎上前言曰:「仁兄大事已定,可作速收拾行裝,將令愛送進朝歌,遲恐有變。小弟回去,放令郎進城。我與家兄收兵回國,具表先達朝廷,以便仁兄朝商謝罪。不得又有他議,致生禍端。」

蘇護和崇黑虎是把兄弟──

蘇護曰:「蒙賢弟之愛,與西伯之德,吾何愛此一女而自取滅亡哉。即時打點無疑,賢弟放心。只是我蘇護止此一子,被令兄囚禁行營,賢弟可速放進城,以慰老妻懸望。舉室感德不淺!」

我蘇護就這麼一個兒子蘇全忠,還望賢弟能夠幫忙,盡快給他放回來,就這麼個兒子傳宗接代,兒子放回來,他媽也對他放心。所以基本上講的都是人之間的情理。

黑虎道:「仁兄寬心,小弟出去,即時就放他來,不必罣念。」二人彼此相謝。

出城,行至崇侯虎行營。兩邊來報:「啟老爺:二老爺已至轅門。」侯虎急傳令:「請!」黑虎進營,上帳坐下。

侯虎曰:「西伯侯姬昌好生可惡!今按兵不舉,坐觀成敗。昨遣散宜生來下書,說蘇護進女朝商,至今未見回報。賢弟被擒之後,吾日日差人打聽,心甚不安。今得賢弟回來,不勝萬千之喜!不知蘇護果肯朝王謝罪?賢弟自彼處來,定知蘇護端的,幸道其詳。」

崇候虎一上來先跟兄弟埋怨西伯侯,而黑虎他當然也知道自己兄長是怎麼樣——

黑虎厲聲大叫曰:「長兄,想我兄弟二人,自始祖一脈,相傳六世,俺兄弟係同胞一本,古語有言:『一樹之果,有酸有甜;一母之子,有愚有賢。』

這話滿有道理。其實大多人說:兄弟如何如何,應該比較相像。其實很多兄弟是背著來的(就是對著來的)。什麼叫「對著來」的?特別是有一些有本事的人,你會看到他們兄弟之間正好是背道而馳,兄弟之間處於一個相生相剋的道理中。

就這裡他說的「有愚有賢」,其實愚是給賢頂著來的,沒有兄長或者弟弟的愚笨,也就沒有另外這個人的表現──能夠錘煉出他的那一份境界。

所以中共計劃生育其實是毀了太多人了,它把這樣的緣分,生命之間的恩怨和緣分全給毀了,而這一毀,毀幾百年、上千年。曾經有過的緣分,應該定好的在這一世彼此是兄弟、彼此是姐妹,結果他被當娘的給人工流產了。所以在醫院裡頭,在很多地方有一些冤魂、孤鬼。

如果有機會跟大家分享瀕死經驗的話,裡面很多人,我講的都是西方北美很有名的一些人,很有錢的人,當他經歷過瀕死經驗的時候──他在醫院裡(一般大多都在醫院裡)──他的魂魄飄出來,就看到好多這個(冤魂、孤鬼)飄著,他也按照醫院的那個門走。他自己也知道,有的是冤魂,就不離開。

所以有本事的人看到:很多國內婦產科的地方,那小孩缺胳膊、少腿的,就在那不走。其實就說這個意思。如果真正從生命的歷史性角度去考慮的話,都會遭報應,會遭大惡報。

長兄,你聽我說:蘇護反商,你先領兵征伐,故此損折軍兵。你在朝廷也是一鎮大諸侯,你不與朝廷幹些好事,專誘天子近於佞臣,故此天下人人怨惡你。五萬之師總不如一紙之書,蘇護已許進女朝王謝罪。你折兵損將,愧也不愧?辱我崇門。長兄,從今與你一別,我黑虎再不會你!兩邊的,把蘇公子放了!」

兩邊不敢違令,放了全忠,上帳謝黑虎曰:「叔父天恩,赦小侄再生,頂戴不盡。」

崇黑虎曰:「賢侄可與令尊說,叫他速收拾朝王,毋得遲滯。我與他上表,轉達天子,以便你父子進朝謝罪。」全忠拜謝出營,上馬回冀州。不題。

崇黑虎怒發如雷,領了三千人馬,上了金睛獸,自回曹州去了。

崇黑虎跟哥哥一刀兩斷。最慘的就是崇候虎,因為他打敗仗了,人家西伯侯寫張紙就圓滿了。你上來又損兵、又折將,然後又死人、又費糧,對紂王來講,那他當然也只能說你是笨蛋,你不如西伯侯也。

單言蘇全忠進了冀州,見了父母,彼此感慰畢。護曰:「姬伯前日來書,真是救我蘇氏滅門之禍。此德此恩,何敢有忘!我兒,我想君臣之義至重,君叫臣死,不敢不死,我安敢惜一女,自取敗亡哉。今只得將你妹子進往朝歌,面君贖罪。你可權鎮冀川,不得生事擾民。我不日就回。」

全忠拜領父言。蘇護隨進內,對夫人楊氏將「姬伯來書勸我朝王」一節細說一遍。夫人放聲大哭。蘇護再三安慰。夫人含淚言曰:「此女生來嬌柔,恐不諳侍君之禮,反又惹事。」蘇護曰:「這也沒奈何,只得聽之而已。」夫妻二人不覺傷感一夜。

次日,點三千人馬,五百家將,整備氈軍,令妲己梳粧起程。妲己聞令,淚下如雨,拜別母親、長兄,婉轉悲啼,百千嬌媚,真如籠煙芍藥,帶雨梨花。子母怎生割捨。只見左右侍兒苦勸,夫人方哭進府中,小姐也含淚上車。兄全忠送至五里而回。蘇護壓後,保妲己前進。

「籠煙芍藥,帶雨梨花。」一般都這麼說。

蘇護壓後,保妲己前進。前面要打出旗子(貴人旗)。

紂王進妲己 朝朝宴樂 朝政廢弛

只見前面打兩桿貴人旗旛,一路上饑餐渴飲,朝登紫陌,暮踐紅麈,過了些綠楊古道,紅杏園林,見了些啼鴉喚春,杜鵑叫月。

他已經打出貴人旗了,因為紂王召她嘛!所以就要打出貴人旗。那貴人旗一打出來,場面就完全不一樣了……

古文是這樣:兩三個字就給你一分場面。你想「綠楊古道、紅杏園林」,這幾個字畫面就出來了──這是條大路,對吧!兩邊都是楊樹,順著路走的過程中,邊上有院子,這個庭院裡有紅杏出牆來……出牆來!(你別想歪了)

那綠道、紅杏,全樣,會畫畫的已經可以畫出來了。所以古時候人們用文字描寫的時候,很珍惜文字,不輕易多寫。現在你看……寫多少字?

在路行程非止一兩日,逢州過縣,涉水登山。那日抵暮,已至恩州。只見恩州驛驛丞接見。

商朝在當時肯定在各地方都有驛站。就是官家的旅館、酒店。

護曰:「驛丞,收拾廳堂,安置貴人。」驛丞曰:「啟老爺:此驛三年前出一妖精,以後凡有一應過往老爺,俱不在裡面安歇。可請貴人權在行營安歇,庶保無虞。不知老爺尊意如何?」

蘇護大喝曰:「天子貴人,豈懼甚麼邪魅。況有館驛,安得停居行營之禮!快去打掃驛中廳堂住室,毋得遲誤取罪!」

這蘇護的性格在這兒……他的麻煩,幾次的麻煩都在他性格上,就是說,他只去認自己的臉(他真認自己的臉),而且性情太暴躁。那一個開驛館的,他惹不起這個王爺,更惹不起「貴人」,對不對!

他當然惹不起了,但是他有責任告知。所以這裡面就有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講的就是……當經歷過妖怪、妖精的時候,這地方就髒了。原來有一種說法,就是「髒」了。

就像現在,很多地方也是有鬼屋,對吧!鬼屋有人敢去住,他能夠感覺到一些事情,但一般都是身體弱的,或者女人。女人是有她一個生理的狀況。另外,有些人就是身體弱。那正壯的男人,一般鬼也不招你。它其實就是陽氣盛……

但是這裡,它講的意思就是:它恰恰住了一個地方,三年前有過妖精,所以,「前有車,後有轍」(早有先例)。在它的故事講述中,都在提示著人們,即使鬼來,也是有它的因由。一個人行的正、心正──腳正不怕鞋歪──你不去招,他這東西根本就上不來的。

驛丞忙叫眾人打點廳堂內室,準備鋪陳,注香灑掃,一色收拾停當,來請貴人。蘇護將妲己安置在後面內室裏,有五十名侍兒在左右奉侍。將三千人馬俱在驛外邊圍繞;五百家將在館驛門首屯劄。

作為蘇護來講,他認為只要兵營圍上就OK了。你可以解釋成另外一個概念:因為軍人都是男人,正壯的男人,所以他的陽氣很盛。那五百家將擋住門口了,應該沒有麻煩。

就像我說的,有瀕死經驗的那些人他也看到一些鬼,當他撥開身體的時候,他能看到一些鬼,那鬼也跟人一樣走醫院那個門、穿那個洞。他也那麼走,只不過他不用推門,他直接過去。所以,人跟鬼近(層次近)。

咱們原來節目中跟大家介紹過,我說到羅馬,米開朗基羅畫那個大審判,人、鬼、妖是一個層面,就是生活在一個時空裡頭。原來我也不理解(生活在一個時空上?),現在想想是這樣。

狐黃白柳附體,那就是妖怪,上了人身體,它和人不就一起了嘛!那人死了之後(瀕死經驗一樣)和人這邊還是通的。相比之下,人是最笨的。因為人有人形這個物體(肉身),人們去縱慾,盯在自己肉身上,使得自己完全受制於周圍的任何一個生命、任何一個觀念。表面上你放縱了,你快樂,實際你就完蛋了。

蘇護正在廳上坐著,點上蠟燭。蘇護暗想:「方纔驛丞言此處有妖怪,此乃皇華駐節之所,人煙湊集之處,焉有此事?然亦不可不防。」將一根豹尾鞭放在案桌之旁,剔燈展玩兵書。只聽得恩州城中戍鼓初敲,已是一更時分。

那蘇護終歸是八百諸侯當中一個,他就在正廳坐著,點上蠟燭。暗想:「剛才那個酒店經理說了,這裡頭來過妖女、妖怪,但是這裡是皇家駐節之所,人煙湊集之處,陽氣應該更盛,怎麼會有妖怪?」(在我眼睛裡看就是:它也是一個定數所在!)

豹尾鞭,應該是有點「避邪」那意思吧!所以他不是不懂,他也知道這些,他也知道大概應該怎麼辦。但是,人躲不開命運。

蘇護終是放心不下,乃手提鐵鞭,悄步後堂,於左右室內點視一番;見諸侍兒并小姐寂然安寢,方纔放心;復至廳上再看兵書,不覺又是二更。不一時,將交三鼓,可煞作怪,忽然一陣風響,透人肌膚,將燈滅而復明。

就是說,那個妖怪來了。燈滅的時候是狐狸的身體過去,身體過去後,燈又著了。但有風響──那狐狸道行不太高,有動靜。

怎見得:

非干虎嘯,豈是龍吟。

淅凜凜寒風撲面,清冷冷惡氣侵人,

到不能開花謝柳,多暗藏水怪山精。

悲風影裡露雙睛,一似金燈在慘霧之中;

黑夜叢中探四爪,渾如鋼鉤出紫霞之外;

尾擺頭搖如狴犴;猙獰雄猛似狻猊。

他怎麼形容都是陰邪的。這種陰邪的東西,不在於你什麼天氣好壞,當它來的時候,雖然人的身體是陽的,你在陽世這一邊,但它是能夠穿透人的身體的,所以在它穿透人的身體的時候,人們就打激泠。

這裡他是叫水怪山精。「悲風影裡露雙睛,一似金燈在慘霧之中。」兩個眼睛賊亮。形容那種悽慘悲涼之風。

所以,這隻狐狸是被女媧找來的,蘇護無力抵擋。反過來說,蘇護的一切,包括蘇護反商、題反詩、反出朝歌,都是命中注定的。因為連狐狸都是有使命來的,不是隨便挑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這也表現在:生命在天、地、人之間絲絲相扣的相互關聯。

神開天、闢地、造人──人生於寅,禽生於寅,獸生於寅──人、禽獸同生於一個時代,在一個天地間。表明當初神造人的時候,就有著他的緣由。

蘇護被這陣怪風吹得毛骨聳然。心下正疑惑之間,忽聽後廳侍兒一聲喊叫:「有妖精來了!」蘇護聽說後邊有妖精,急忙提鞭在手,搶進後廳,左手執燈,右手執鞭,將轉大廳背後,手中燈已被妖風撲滅。

燈如果被那個妖風撲滅的話,就是說,那個妖精還是有功力的。

蘇護急轉身,再過大廳,急叫家將取進燈火來時,復進後廳,只見眾侍兒慌張無措。蘇護急到妲己寢榻之前,用手揭起幔帳,問曰:「我兒,方纔妖氣相侵,你曾見否?」妲己答曰:「孩兒夢中聽得侍兒喊叫『妖精來了』,孩兒急待看時,又見燈光,不知是爹爹前來,並不曾看見甚麼妖怪。」

護曰:「這個感謝天地庇佑,不曾驚嚇了你,這也罷了。」護復安慰女兒安息,自己巡視,不敢安寢──不知這個回話的乃是千年狐狸,不是妲己。方纔滅燈之時,再出廳前取得燈火來,這是多少時候了,妲己魂魄已被狐狸吸去,死之久矣;乃借體成形,迷惑紂王,斷送他錦繡江山。此是天數,非人力所為。

這裡他就講了一個時間差的問題。咱講:這個狐狸還沒那麼大本事,別看他修了一千年了。他的本事就是需要一個時間。他把燈弄滅了,那個時候蘇護如果不去找燈,仗著膽子過去,可能這狐狸還真不好辦了──都是事後諸葛啦(那時候還沒有諸葛亮呢)!我說的是這個意思。

他需要時間,他吸妲己的魂魄也需要時間。所以在他的活動空間、活動範圍,他是可以穿透到人這邊,同樣,兩個時空他可以相互轉換,但是中間有個時間差──這邊一個轉身功夫,那邊可能三小時過去了。

誰能說自己沒有魂!?

說你這個人沒魂、沒有魂魄、沒有原神、沒有真正的「你」,誰也不願意,誰也不答應,對不對!那魂在哪呢?誰看見過?(一點都沒抬槓!)

有人說我有思想就行了。你思想怎麼來的?思想是被灌輸的。往哪兒灌?那腦袋是個痰盂?(不是那碼子事,對不對!)人的身體像是一個殼,像汽車一樣,誰鑽進去算誰的。所以這塊肉,如果像高速路上的汽車一樣(編注:車是殼,人是魂。是人鑽進車裡,車才開在高速路上),當人們完全注重這個「人殼」,靠錢擺弄它的時候,同樣就像沒有魂魄一樣。

現在的女孩都弄蛇精臉,男孩弄得像女人一樣似的。他弄肉這邊,那邊是人?是鬼?是妖?

狐狸借體成形,迷惑紂王,斷送他錦繡江山。這是天數,非人力可為之──就這麼一句話,這是天意。所以告誡著人們從善,而這些東西(故事)告誡人們從善的背後,有著他的定數。這個定數又給我們今天的每一個看客,用以醒悟人為什麼要從善。

有詩為證:

「恩州驛內怪風驚,蘇護提鞭撲滅燈。二八嬌容今已喪,錯看妖魅當親生。」

二八嬌容,二八應該是講:十六歲。

蘇護心慌,一夜不曾著枕:「幸喜不曾驚了貴人,托賴天地祖宗庇佑;不然又是欺君之罪,如何解釋。」

等待天明,離了恩州驛,前往朝歌而來。曉行夜住,饑餐渴飲,在路行程,非止一日。渡了黃河,來至朝歌,按下營寨。蘇護先差官進城,用「腳色」見武成王黃飛虎。

飛虎見了蘇護進女贖罪文書,忙差龍環出城,吩咐蘇護,把人馬劄在城外,令護同女進城,到金亭館驛安置。

蘇護先差官進城,去見武成王黃飛虎。他為什麼要找黃飛虎?文是太師,武是黃飛虎。整個朝歌的保安措施,都是由他來。那蘇護帶著人馬來了,三千人馬加五百家將,那是有槍有砲,所以他要跟人家地方官先打招呼。因為都是打仗的人,有道理相信蘇護跟黃飛虎之間關係不錯。

當時權臣費仲、尤渾見蘇護又不先送禮物,歎曰:「這逆賊,你雖則獻女贖罪,天子之喜怒不測,凡事俱在我二人點綴,其生死存亡,只在我等掌握之中,他全然不理我等,甚是可惡!」

蘇護沒去見費仲、尤渾,先見黃飛虎,人家是正經八百人,不走邪路。結果權臣費仲跟尤渾見蘇護又不先送禮物──所以任何事,邊上都有壞官。習近平身邊出了一個「人之初性本惡」的王滬寧,那就完了,對吧!你看習近平把很多人都給得罪了。

不講二人懷恨,且言紂王在龍德殿,有隨侍官啟駕:「費仲候旨。」天子命:「傳宣。」只見費仲進朝,稱呼禮畢,俯伏奏曰:「今蘇護進女,已在都城候旨定奪。」紂王聞奏,大怒曰:「這匹夫,當日強辭亂政,朕欲置於法,賴卿等諫止,赦歸本國;豈意此賊題詩午門,欺藐朕躬,殊屬可恨。明日朝見,定正國法,以懲欺君之罪。」

費仲乘機奏曰:「天子之法,原非為天子而重,乃為萬姓而立。今叛臣賊子不除,是為無法。無法之朝,為天下之所棄。」王曰:「卿言極善。明日朕自有說。」費仲退散已畢。

你看人家特會說話:為百姓而立的法。權貴之人就是奸臣,一定都是「依法」的說法。當權力者以法律之名去行使權力的時候,都是惡的,跟現在的共產黨完全一樣的。

法律應該是獨立的,法律跟權力應該是切割開的。所以任何時候、年代,這種奸臣、壞官都用同樣的道理(歪理)。

次日天子登殿,鐘鼓齊鳴,文武侍立。但見:

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

池邊弱柳垂青瑣,百轉流鶯繞建章。

劍佩風隨鳳池步;衣冠身惹御爐香。

共沐恩波鳳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天子陞殿,百官朝賀畢。王曰:「有奏章者出班,無事且散。」言未畢,午門官啟駕:「冀州侯蘇護候旨午門,進女請罪。」王命:「傳旨宣來。」

蘇護身服犯官之服,不敢冠冕衣裳,來至丹墀之下俯伏,口稱:「犯臣蘇護,死罪!死罪!」王曰:「冀州蘇護,你題反詩午門,『永不朝商』,及至崇侯虎奉敕問罪,你尚拒敵天兵,損壞命官軍將,你有何說,今又朝君!」著隨侍官:「拿出午門梟首,以正國法!」

言未畢,只見首相商容出班諫曰:「蘇護反商,理當正法;但前日西伯侯姬昌有本,令蘇護進女贖罪,以完君臣大義。今蘇護既尊王法,進女朝王贖罪,情有可原。且陛下因不進女而致罪,今已進女而又加罪,甚非陛下本心。乞陛下憐而赦之。」

紂王猶豫未定,有費仲出班奏曰:「丞相所奏,望陛下從之。且宣蘇護女妲己朝見。如果容貌出眾,禮度幽閒,可任役使,陛下便赦蘇護之罪;如不稱聖意,可連女斬於市曹,以正其罪。庶陛下不失信於臣民矣。」王曰:「卿言有理。」──看官:只因這費仲一語,將成湯六百年基業送與他人。這且不題。但言──紂王命隨侍官:「宣妲己朝見。」

只因費仲這一句話,將成湯六百年基業送與他人。他壞,但他說的仍然有道理,大家要明白。費仲說的句句都在理,真的。但他是壞、惡。

所以咱們說生命講善、惡,不在辯因為、所以。那個因為、所以的「理」,就像一把菜刀,放在廚子手裡面,那就是佳餚。廚子一不高興,就可以把人腦袋剁下來。

要知紂王看見妲己什麼樣,且聽下回分解。

豈是紂王求妲己 應知天意屬東周

前回講到西伯侯寫了封書信,讓蘇護回心轉意,願意送女兒進朝歌,請罪。在進入朝歌的途中,經過恩州住進驛站,遇見狐狸,燈滅瞬息之間,狐狸把妲己的魂魄毀了,狐狸進入妲己的身體。妲己元神死了,她的身體成了狐狸的代言人。

佛家說:人身,就像件衣服,誰穿上是誰。在瀕死經驗中,同樣可以表現出來。這也是我們節目中經常陳述的生命概念:人的生命有兩個部分,「肉體」的部分是我們現實能看到的,但它代表的是惡。為什麼「人之初性本惡」會被很多人接受。越接近現實越能接受,原因在於他肉體所造成的、所帶來的慾望,對人們的影響。他完全吻合這個層面的現實。但他卻是惡的。

人的肉身,只是一個生命的「過程」,肉身必定走向死亡,而「元神」是不死的。一個生命在輪迴轉世中,元神是不死的,是永恆的。生命的元神突破了時間,只不過在他現在的位置中,根據業力,每個人的境界不同。

所以一個人對生命的理解,基點是在你的元神或者肉體上?我們都可以從這故事裡面看出來。

蘇護就送女兒進了朝歌,紂王一開始不高興,他一聽說蘇護來了,敢題反詩,說「我蘇護永不朝商」,那你今天又回來,你不送死嗎?推出午門外殺了他!

老宰相商容一聽就說:大王別殺啊!他一開始不送女兒你要殺他,今天人家送女兒請罪來了,你還要殺他,這於天下、於蘇護都是不公平的。他講的是:作為王的一種誠信的道理。

所以商容應該說是一位良相,是個真正懂得道理、懂得生命緣由的這麼一個好宰相。可是,麻煩也是商容找來的。也是因為他懂得生命的道理:「仁、義、禮、智、信」。

但是當時沒有「仁、義、禮、智、信」,這個道理有它的時代背景作為前提……所以人間的理都是在一個「時間」的框架下,而產生約束作用。

紂王的目的不在於殺蘇護,紂王的目的在於要他女兒。在商容勸阻紂王而紂王猶豫的時候,費仲就出列……所以壞官一定是滿足王的慾望,而敗落的王最容易聽信這樣的話。

紂王猶豫未定,有費仲出班奏曰:「丞相所奏,望陛下從之。且宣蘇護女妲己朝見。如果容貌出眾,禮度幽閒,可任役使,陛下便赦蘇護之罪;如不稱聖意,可連女斬於市曹,以正其罪。庶陛下不失信於臣民矣。」王曰:「卿言有理。」──看官:只因這費仲一語,將成湯六百年基業送與他人。

如果蘇護之女貌美出眾,可留,反之,殺了他們。所以他落在「肉」上。這就是我們說的:在今天的環境中,一個生命的善與惡,人喪失了識別能力。他們通常講的那些道理,基點是在利益上。

剛才商容講的道理,基點不在利益上,他在於生命的尊嚴上。所以紂王聽費仲的。作者說:看官哪,只因費仲這一說法,就將成湯六百年基業送與他人。

這且不題。但言──紂王命隨侍官:「宣妲己朝見。」妲己進午門,過九龍橋,至九間殿滴水簷前,高擎牙笏,進禮下拜,口稱萬歲。紂王定睛觀看,見妲己烏雲疊鬢,杏臉桃腮,淺淡春山,嬌柔柳腰,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帶雨,不亞九天仙女下瑤池,月裡嫦娥離玉闕。

這基本上是形容妲己的相貌。這有一比:在紂王見女媧像的時候,他的形容也是在相貌。但是,形容女媧跟妲己有相當大的差別。形容妲己,是形容她的身體。這其中的差距在於:女媧是上古的女神,妲己是狐狸進身體的一個女孩。這兩邊差距太大,但在兩個女人的身體上紂王卻表現出等同的興趣。

也就是講述無論是神、佛、道、境界至高的生命和妖、凡是與人不同的生命,都可以誘惑人。當人的慾望難填的時候、人的內心骯髒的時候、慾火焚身的時候,他都會落在誘惑上。

而神或妖,對人的誘惑是無法抵禦的,人也是不可分辨的──這一點值得人引以為鑑。王林跟妖差不多,那些女人想出名、想掙錢、想保持自己青春常在(她是想保持自己誘惑之本錢),都去王林那兒找他近乎……

同樣的道理,也有些女演員到一些宗教場所,去尋求她內心中的寧靜,她也是想從內心裡邊去滿足某種慾望……其他的女人去找王林,那她的立足點同樣是在慾望上。

你找誰都是一樣。如果站在慾望上,就像紂王看到女媧的石頭像他也受不了,他看見狐狸上身的妲己,他還是受不了。所以問題出在自身上,而不是對方有多麼的誘惑。

妲己啟朱唇似一點櫻桃,舌尖上吐的是美孜孜一團和氣,轉秋波如雙彎鳳目,眼角裡送的是嬌滴滴萬種風情。口稱:「犯臣女妲己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只這幾句,就把紂王叫的魂遊天外,魄散九霄,骨軟筋酥,耳熱眼跳,不知如何是好。

妲己回眸一笑也好、萬種風情也好,講的全都是誘惑。而紂王當初看到女媧像的時候可不是誘惑,女媧像是沒有誘惑的。女媧像是端莊、大方的,她是神。

等到動物上妲己的時候,她是誘惑的,是紂王內在的心態促成的。對紂王而言,他沒有分辨能力。所以他只有投降的分,只有站不住的分。這是狐狸的「誘惑」所在。

不是所有人都禁不住誘惑,而是紂王心有所想,日有所思,慾望難填。當妖獸上來時,借住人的身體,一分的情思能展現百分的誘惑,正好對應了紂王的貪婪需要,有點類似王滬寧說的「人之初性本惡」。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在這種慾海難填的背景之下,一而再、再而三,從而使自己「熬乾鍋」完了,欲罷而不能!所以,才出現「色鬼」的說法──這或許跟妲己有關。

反過來說,紂王見了妲己,自己就站了起來──天下,多大的王!卻逃不出這一點,逃不出他的脆弱、無奈。

當時紂王起立御案之旁,命:「美人平身。」

令左右宮妃:「挽蘇娘娘進壽仙宮,候朕躬回宮。」忙叫當駕官傳旨:「赦蘇護滿門無罪,聽朕加封:官還舊職,國戚新增,每月加俸二千擔。顯慶殿筵宴三日,眾百官首相慶賀皇親,誇官三日。文官二員、武官三員送卿榮歸故地。」

蘇護謝恩,兩班文武見天子這等愛色,都有不悅之意,奈天子起駕還宮,無可諍諫,只得都到顯慶殿陪宴。

三,就是天、地、人。很多東西都是三(定數),三走完才定案。所以咱說天滅中共,也是從天、地、人那兒來的。天滅中共是反著走的,先是人,後是地,再是天。

這是蘇護進女兒,我們看到的故事。

剛剛我跟大家比較人與妖:人無論多麼偉岸,卻禁不住妖看你一眼、張嘴一說話。對比現在來講,習近平四中全會開完之後,就去了上海,他在上海待了好幾天,他很少在上海待這麼長時間,他主動到上海參加第二屆「進博會」,而這個會,其實就是瞎掰,他是送人機票、送人東西請人來,至於是否達成?──就是「吹牛」的會。

他為什麼在上海待這麼長時間?

上海是江澤民的老巢(江澤民是蛤蟆,曾慶紅是螃蟹)。就習近平而言,他以「黨」為中心,去完成自己意願的時候,他根本逃不出江澤民「蛤蟆的老巢」。

不是他想逃不想逃。對比一下,2017年,當十九大剛一召開的第一天,他掛上「不忘初衷,方得始終」的時候,他可以那麼去污辱江澤民(媒體不給任何正面照),當習近平屈就「中共」的時候,把「方得始終」這番話改成「牢記使命」,變成「黨的使命」的時候,他對江澤民就驟然沒有能力了。他有他的理由(不抓),但他也絕對做不出來(抓人)。

不言蘇護進女榮歸:天子同妲己在壽仙宮筵宴,當夜成就鳳友鸞交,恩愛如同膠漆。紂王自進妲己之後,朝朝宴樂,夜夜歡娛,朝政隳墮,章奏混淆。群臣便有諫章,紂王視同兒戲。日夜荒淫,不覺光陰瞬息,歲月如流,已是二月不曾設朝;只在壽仙宮同妲己宴樂。

紂王兩個月都不上朝,不理國事。趕上玩的就高興,國家根本沒人管了──辦公室不辦公、總統辦公室不開門。這就是在我眼中所說的故事。

天下八百鎮諸侯多少本到朝歌,文書房本積如山,不能面君,其命焉能得下。眼見天下大亂。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相關新聞
【直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的「勾兌」?
最熱視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的「勾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