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蕭郎是路人

作者:周鑫雨
揮揮手,不留下一絲雲彩;放下時,海闊天空。(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2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可柔很為情而苦。可柔覺得夫婿在感情上是個粗線條,生活上又是個指揮派,家裏大小事都他說了算,而且還與丈夫志不同道不和。不知不覺人到中年,本來就一直這麼過著,偏偏這時冒出了S君。

其實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S君只不過是她工作中的上級。因為他重用了可柔,她很有點受寵的感覺。對比丈夫的說一不二,不把自己放在眼裏,可柔對S君升起「知遇之恩」,並以恩生愛,因此莫名地被情魔纏繞。

張愛玲的小說中,當某女子愛上某男時,在他面前低低低低的,把自己降到塵埃裏。可柔就是這樣。

她很有自知之明,對方和自己都是中年人,有家室小孩。當然按照今天人的道德標準,波瀾洶湧的感情,熊熊燃燒的烈火,要是硬跟他搞外遇,以解自己相思之渴、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苦,也並非不可以。儘管韶華已逝,美人遲暮,但她仍猶存幾分風韻。

然而,可柔不要作現代人,因為理智總會戰勝情感。儘管翻江倒海,儘管神魂顛倒,但,感情就是感情,它只不過是情而已,它靠不住。

可柔看得清清楚楚,一時的甜蜜歡愉不會長久;挨光外遇之歡,那是飲鴆止渴,是短時的自我麻醉。彼此之間難道沒有厭倦的時刻?肯定有;偷情約會沒有暴露的那天?肯定有;即使一直情深意切,對方沒有生老病死的時刻?那時深陷情網的人該如何做?

可柔慶幸自己的矜持,雖然暗戀中但保持著正常言談舉止;同時也慶幸S君的遲鈍,他本來就對自己沒意思嘛。

在不斷放淡感情的衝擊後,可柔慢慢看到S君的缺點,對自己有時沒好臉色,說話也會不客氣,也會爭執,也會譏諷。作為同事,可柔當然原諒他,但作為意中人,可柔想想,這和自己的夫君有何兩樣?那繼續和丈夫過下去就好了,又何必癡心愛戀他呢?

是,感情有時很難放下。有時就像病一樣: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但病就是病,人人都知道它不好,那不當的情不也一樣?曾經心跳的悸動,就讓它過去吧。

揮揮手,不留下一絲雲彩。不再被情纏繞,也就不再淒苦無奈,沒有開始的暗戀終結了。從此蕭郎路人。可柔坦然:放下時,海闊天空。@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崔郊家裏很貧困,他的姑母有個婢女,長得很秀麗,並且精通音樂。崔郊愛上了她,婢女也很喜歡崔郊,二人暗地裡立下了嫁娶的誓言。
  • 2002年3月5日,長春上空發射出了50分鐘不同尋常的電波,說它不尋常,是因為這電波是用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和青春輸送,並且以某種形式,永遠留在了長春市的上空,長春人的心裡。
  • 使華夏文明跨越沙漠西傳,能夠遠達羅馬帝國,全程主導開通河西走廊的第一人正是漢武大帝劉徹⋯⋯
  • 往事與故夢如逝水滔滔,如蘆絮飛白,遺留在大地的那前世的腳步仿佛還在趕路,難遣的悲懷令我心酸。
  • 蕭曠善於彈琴,趁著美好的月色,獨自撫琴娛樂。寧靜的夜晚,琴聲也顯得格外清苦。這時,忽然聽到從洛水上傳來一陣長長的嘆息聲,原來是一名貌美的女子。他放下手中的琴,起身向她行禮,問道:「你是什麼人呢?」
  • 備受唐宋文人青睞的「蕭郎」到底是何人?又是如何成為唐詩宋詞中的常客?這典故背後蘊含著幾則動人的故事呢!
  • 我常以為,我的父母有如大自然,賜我生命的基土,並灑下陽光和雨水,讓我得以萌芽成長。姊姊則像是巧手的園丁,不但給我生命的養分,更會不時出手修枝、剪葉,好讓這棵小樹長出豐美的花朵和果實。我何其有幸,能同時擁有給我自由的雙親,與悉心看顧、引領我的姊姊。
  • 清 孫溫彩繪《紅樓夢》插圖。(公有領域)
    在高鶚補續裡,寶玉年少出家。當時寶釵已經有孕在身,寶玉和他哥哥的遺腹子賈蘭一起參加科考會試,交了卷子出來,就找不到人了。家裡四處尋找,也打聽不到。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這部電影是給中國的情書。」迪士尼真人電影《花木蘭》導演尼基·卡羅(Niki Caro)在接受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的採訪時這麼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