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乾坤福壽鏡

胡氏癡迷十七年獲見明鏡而清醒
袁榮易
  人氣: 6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8日訊】《乾坤福壽鏡》是尚小雲所獨有的著名京劇劇目,他創演胡氏因失子驚瘋表現種種激動、癡呆的身段,成為劇壇的經典。尚小雲為人仗義行俠,原本學武生,後來轉為青衣,特別能表現青衣的烈性,不屈服於惡劣環境的壓制之下。他一生全靠自己的力量,對自己負責,也對別人負責。

尚小雲童年父親就過世,家境十分貧困,賣身給清朝王爺府做書僮,王爺發現他對戲曲朗朗上口,就叫尚母帶去科班學戲,而且不用給王爺贖身銀子,尚母感戴非常。尚母平日僅靠撿拾皂莢樹的果子賣(可做肥皂,和刨花一起泡又可當梳頭油用)維生,要養四、五個小孩,但她仍然很勇敢撐持門面。後來尚小雲富裕了,母親說:「咱們當年窮苦無依,知道窮人的苦處。現在托老天爺的福,有碗舒心飯吃,只要力所能及,就應當多幫窮苦人的忙。」尚小雲始終奉行不輟,尤其為京劇教育,收納窮人小孩,多時達到四、五百人,供吃供住,他的科班叫「榮春社」(為紀念早期京劇教育家楊隆壽的「小榮椿社」而命名),共維持了12年,典賣自己的房產幾乎殆盡。

尚小雲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餘遺力的幫助窮人,完全不像共產黨只是藉著說要幫助窮人而騙取政權。照道理說尚小雲出身窮苦又幫助窮苦人,共產黨應當對他好一些,或給予表揚吧,沒想到卻是完全抑制他,將他高貴的情操踏在腳底下。共產黨全靠行騙,加上耍流氓,要跟尚小雲比,那是何其虛偽與醜陋。

高精度圖片
《乾坤福壽鏡》妒忌心重的徐氏(唐天瑞飾演)向男主人梅俊(莫中元飾演)誣指胡氏產妖。剛好被丫環壽春聽到。

高精度圖片
丫環壽春(陳麗如飾演)通報胡氏(朱傳敏飾演)趕緊逃走,不然有生命危險。

高精度圖片
產子後的胡氏(朱傳敏飾演)差丫環壽春去買糕干,不想在等壽春的時候,碰到強盜金眼豹(閻倫瑋飾演)要搶她上山。

高精度圖片
胡氏(朱傳敏飾演)一聽壽春也不知小孩哪去了,頓時失去理智,行為開始瘋癲。

解放前的尚小雲,人稱「尚大俠」、「尚五塊」,因為他慷慨,有人求他幫忙,不管認識不認識,出手就是五塊大洋,至少讓人救救急,所以就得到這樣的稱呼。共產黨不止小氣,更沒人性,大躍進的內幕,是毛澤東為得到潛水艇拿稻米去蘇聯換。搜括龐大米糧但運送不及,中共情願讓它腐爛在倉庫,也不肯去救早已沒糧吃的百姓,那時活活餓死三、四千萬農民。

尚小雲活在中共統治下的27年,再也沒有自主權;他想自發的去做甚麼都不可能,並不是他不願意,而是不被允許。共產黨最不容忍自由行動的人,沒它批准、沒它安排,甚麼事你也別想作成。儘管尚小雲也配合黨的文藝政策,編「進步」、「革命」的新戲,但是拿不到演出許可證也是白搭。後來中共乾脆把尚小雲的劇團、戲箱併吞,歸黨所有,甚至威脅尚劇團原來榮春社的學生,教唆說尚小雲從前責打學生是與地主剝削農民同樣罪大惡極。這讓他文革時吃不少苦,後來大半時間都只能待在陜西,偶而有機會回到北京暫住片刻,任憑他是英雄漢也止不住落淚,這裏畢竟是他演戲、辦學的舞台呀!

《乾坤福壽鏡》好像預示尚小雲的命運一樣。穎州知府梅俊有妻妾三人,其中只有胡氏懷孕,但14個月未產,另一妾徐氏誣指胡氏懷了妖怪。妻妾間的排擠,有時是致命性的可怕。胡氏與丫環壽春只好逃走,破窯產子,將《乾坤福壽鏡》掛在兒子身上。但一次在路途中小孩不見了,胡氏從此得了失心瘋,靠著善良的壽春照顧她,一直等到17年後胡氏又因這一面《福壽鏡》認出她失蹤的小孩,她才清醒了過來。

高精度圖片
胡氏(朱傳敏飾演)瘋癲,眼神十分怪異,壽春感覺很緊張。

高精度圖片
大鬧桑園一場,胡氏瘋態鬧得更兇,林鶴其實撿到小孩,但瘋母親跟本不能教養小孩,所以林鶴(右,張德天飾演)叫壽春等胡氏不瘋了,再把小孩歸還。

高精度圖片
17年後,胡氏(朱傳敏飾演)突然在路上看到一位少年(左,王聲元飾演)戴著乾坤福壽鏡,那麼熟悉,使她的注意力漸漸集中。

高精度圖片
胡氏確定那就是自己的東西,哭鬧著要它,最後昏倒,等她清醒過來,已恢復理智,這是樁神奇的故事。《乾坤福壽鏡》由復興國劇團演出。

尚小雲在中共統治下的27年,豈不同於《乾坤福壽鏡》失鏡中的歲月,過著沒有自己意識的生活,如果隨和無知的混過也就算了,可是他是個鐵錚錚的漢子,共產黨叫他最後的人生,就這麼「失心」的度過。

《乾坤福壽鏡》傳說是南府秘本,也就是來自宮廷的本子。藉著一面鏡子,講述正常與不正常的兩段時間經驗。鏡子在的時候是正常時間,鏡子失去的時候是不正常時間,鏡子的存在象徵人的迷失或不迷失。心當如明鏡台一般,迷霧籠罩就像失去了-紅樓夢寶玉的玉被罩上一層迷濛後,開始昏沈瘋癲。那麼如何去撥開共產黨的迷霧-遮蔽心竅,使人舉止昏沈狂亂。當「九評共產黨」一書如「乾坤鏡」的從天而降,迷霧終將散去,讓眾人回到正常的生命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諫官)品級非常小,反而可諫大官,享有相當程度的言論免責權。皇帝因而可用小諫官處置惡勢力龐大的大權臣。
    2006年中國政府「不小心」竟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約。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一項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五名高官,他們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 《蘆花蕩》這齣戲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員能按口訣來練,精氣神飽滿,身體才有瀟灑與圓容的勁道,讓觀眾恍如看到真的張飛。我們試看一下口訣:「心意想,奔於腰,歸於肋,行於肩,跟於臂」,是說演戲時演某人、某種狀況、某種感情,需氣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後氣歸於胸,兩肩放鬆等等。
  • 花旦這一角色能反映出傳統中國文化的寬容,花旦不遮掩、不謹小慎微、聰明愛嬌,大家都喜歡她。從花旦就知道「禮教吃人」的話,根本是在誣指中國文化,禮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現那麼多不被禁忌束縛的花旦,幾乎有中國戲劇時就有花旦這個角色(可能稱呼不同,叫做小旦、貼旦等)。也許有很多人喜歡端莊的青衣,可是同時存在嗔笑沒壓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無拘無束。
  • 京劇裏,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術性也就越強。尤其武戲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術,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練是無法呈現的。《兩將軍》的戰場,白天馬張二人是穿靠騎馬,使用長槍交戰,需有熟練的把子功;到夜戰卸靠貼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馬超一個「跺子」下來,「烏龍絞住」踹張飛一個「搶背」,馬超同時一摔甩髮,乾淨俐落,台底下的人都發出喝采。
  • 但到中共竊國,他受命為一些新戲編腔。例如《白蛇傳》(田漢編劇,田漢是個學者,對京劇明明是個外行),白素貞唱「你忍心將我害傷,……」王瑤卿編這段控訴許仙的新唱腔,就依共產黨要的帶著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維他「革新創造」,其實別有目的。只不過是假借他,為情緒激昂的樣本戲鋪路。樣本戲那種十足煽情的鬥爭、對立、喊口號,稍微懂一點傳統京劇的人都明白,那是灑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瑤卿是個很願意幫助別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後來京劇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當
  • 《魚腸劍》是齣老戲,編排樸素,主要由二個老生(分飾伍子胥、公子光)、三個花臉(專諸、王僚、劉展雄-公子光的侍衛)演出。花臉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風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鴿子、風箏飛,害怕出事)顯露出他的工於心計,他的唱詞裏帶著難逃命運的恐慌
  • 古人對欲望的態度,其實沒有排斥,只是講究克制與忍耐。現代人不明究理,動不動就講解放,好像古人不懂解放,其實《活捉三郎》演的正是解放欲望所帶來的嚴重後果。耶穌說「世上的水喝了還是會渴」,這是宗教上對欲望的生動比喻,可是常人不能理解,情願做欲望的奴隸,飲鴆止渴。
  • 《彩樓配》是王寶釧拋繡球選丈夫的故事。王寶釧不與世人一般,歷盡艱苦也不放棄她的最初選擇。這是世間稀有的,她完全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轉移,苦苦守著寒窯十八年。那麼,講這個故事豈能用世俗觀點來講,現實裏那可能有一個富貴人家的女兒耐得這種苦與寂寞,它似乎只能在玄奇的空間中進行。
  • 沒有京劇基本功,以上成套的射雁身段就作不出來。劇中更複雜的是,穆桂英與楊宗保單槍對打,動作身段華麗炫目、美不勝收,起打、過合這些身段,尤其兩個演員須合拍,有默契,沒經長久訓練與配合不易成功。角色的身段是京劇的精華,要達到何種成度才稱得上合格呢?
  • 這齣戲戲份較重的是僕人趙旺與丫鬟荷珠,他們基本上不是自私的人。其實他們大可一走了之,不理主人劉志偕任其自生自滅,但是他們沒這麼做。共產黨老愛用階級鬥爭那一套論斷歷史,在這裏可就完全對不上號,說地主只會壓榨,僕人只會被欺負,……都成了牢不可破的概念。但是,知道真相,就知這是故意歪曲事實。其目的是惡意分化,使人相互為敵,處於鬥爭狀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