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正在展开,世界各地球迷都拭目以待,热切地期望欣赏参赛队伍之间的龙争虎斗。无巧不成话,我也刚刚看过一本以足球作为主题的小说《Over the line 》(作者Tom Palmer)。不过,小说却绝非凭空虚构,而是建构于一些真实的人物和事迹。
当父亲来山上找我们,狗狗看到他而悲嚎。当他与我们道别,松开了那个令人牵魂的钩子离去,我们获得了他的无限祝福,而狗狗看到他走了,不叫了。
那些悄悄然的一点点的变化终究会积累起来,造成根本的转变。所以,人应该经常反思自己,最起码清楚那些正在悄悄发生的变化,把握一下未来的方向吧。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约好的那天,我走进一栋漂亮的大楼。这栋大楼有着宏伟的外观,是十九世纪巴黎都市规划改造的杰作:雅致的石砖、锻铁的阳台、精工制作的墙面浮雕与装饰线条。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从一道车辆通行的大门进入了豪华大厅。我心里有些惶恐,于是小步走进内院。内院的地面铺砌整齐,青翠的植物为访客展示著丰富多变的样貌,就像都市丛林里的一方绿洲。
美国一对夫妻原本就有3个儿子,他们还想在中国领养一位妹妹。这对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见时发挥影响力呢?让一度抗拒的新女儿第一天见面就完全融入新关系。他们的3个儿子见到新妹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克劳德走到我面前的沙发坐下,专心听我说话。他有种能够让人信赖的特质。他直视着我的双眼,眼神中既无探究之意,也无侵犯之感,而是带着亲切,以及有如展开双手拥抱人的包容。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然而,所谓专家是在特定领域中,从事系统性学习,因而对其专业比一般人有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对各种与专业有所关联的事情、或者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都能拥有仔细而全面的思考。
其实博物馆里面还有很多精美的艺术作品,但是,这一幅称不上惊世之作的拼图,却让我驻足停留了许久。无他,因为它的创意开启了我对人生的思索。这不正是一个伟大的作品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吗?
美国男子瑞恩年近三十,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生母。他出生不久就被人收养。在母亲节的时刻,虽然不知母亲人在何方,他仍决定录像,向她隔空表白……
雨一滴比一滴粗,“啪”地重重落在我的挡风玻璃上。雨刷嘎吱作响。而我,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咬牙切齿,内心也同样愤怒。不久,雨开始狂暴地下着,我本能地抬起脚来。现在就只缺场车祸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联合起来欺负我?建造方舟的诺亚来找我了吗?这场大洪水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天,一位衣着华贵的贵妇去看心理医生,说自己生活的不快乐,活的空虚且又无聊。于是,医生招呼清洁地板的老妇人过来,对着有钱的贵妇说:“让玛丽告诉你,她是如何找到幸福的吧,你好好听她讲吧。”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银行里,一位顾客一边转身离开服务窗口,一边数着办事员找给他的钱。然后,他回身对办事员说:“你好,你点错钱了。”
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相爱时,我们相约携手白头,就是要风雨并肩,一起老去。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一个看不见的视障者要如何自己过马路?大马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即使明眼人都要小心翼翼快速通过,何况是视障者。现年56岁的林文华全盲,他要如何自己搭公车、捷运去帮客人按摩呢?
我们很少能够在有所收获的时候还保持清醒的头脑,思考一下,那点所得是否名副其实,那里面可有旁人的怜悯或包容?有所收获,并不代表我们真的水准很高。面对收获,不能只顾高兴,其实更应反思。
由于先天性青光眼,她的眼球是很吓人的银色,双目失明。除此之外,她还双耳失聪,什么也听不见。她被亲生父母遗弃之后,很长时间里,一直都无法找到领养的家庭……
你听过“11点11分,许愿成真”的秘密吗?这是塞尔吉奥(Sergio)这个年轻人的父亲告诉他的。然而,不管他怎么许愿,父亲还是病逝了。塞尔吉奥在失望之余,开始对一切都不再信任,玩世不恭,
台湾台东有一位艺术家,用一双巧手打造出兼具实用与艺术的木工制品。他叫陈元贵,他的创作来自八八风灾现场参与营救的一个善念,创意则源于对人生对社会的热爱,也因此收获了知名度等。
因为海洋浩瀚无边,既深且广,正是海大容物,量大容人,也正是“有容乃大”,这正是吾人应向大自然学习处。同时,也不忘弥勒佛之“大肚能容,了却人间多少事;笑口常开,笑尽天下古今愁”!
年轻人忽然意识到,老僧出示的那盏天平,只有将黑白棋子分别放在两端,天平才能平衡。年轻人忽然明白了,自己多年以来空有向善的愿望,却没有一颗平衡的心,平和的心。所以他常常会因为小事愤愤不平。而善念是能使心灵平衡的唯一砝码。
我们打开天文图看一看吧,在这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已。在这一粒尘埃上研究出的“科学”,怎么能够洞悉这硕大的宇宙的奥秘呢?“瞎子摸象”是一个佛家故事。比喻的是迷中人了解宇宙,就像瞎子摸象一般。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牙买加土生土长的青年阿杰在母亲催促下,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捍卫正受纳粹德国侵略的"祖国"。但1945年战争结束后,他被告知再不能留在英国,于是失望地回到牙买加。但他心底里一直期待可以重囘英国读书及生活,也希望可以为他未来的孩子有机会在一个更先进的社会成长。
中共近来多次强调要在香港实施“全面管治权”,任由人大常委随便作出一个什么决定,香港法院便被逼以此作为根据,褫夺6名由直选产生的民主派议员的议席。特区政府及立法会,已完全沦为中共的听声虫。在香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已名存实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