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我确信没有见过郝劲松。当我出来关注维权法律业务的时候,郝劲松早已退隐江湖,他对铁道部等权力部门发起的公益诉讼,于我而言,更像风中的传说。
大陆一位政府机关公务员讲述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的体悟。
那年你带我上太平山顶,我的眼里是维多利亚港的醉人景观,你的眼里是对九七后的茫然与期盼。隔年你来台北,我带你上阳明山,双城都有美丽的山,亲吻我们的风,后来却很不一样。
人之立誓,不管你是出于被迫、无奈,还是有意、无意,上天都已谨记了这一切,都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一一兑现。只因人太迷于物质的享乐中,对善恶因果已不再相信罢了,但天道一定公平啊!
只要和改变、目标、梦想有关的事情,你就必须信任自己。这种信任就倾听改变的直觉开始,并且透过行动去荣耀你的直觉。我很感激自己听进了那个把自己当火箭一样从床上发射出去的傻想法,因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个想法而改变了。
今天,在车站等车,看到别离的一幕。 我扭头远眺,看要乘的公车到没到。没有公车的影子,但有一辆机场巴士到了。我旁边是一对情侣,很明显男孩儿要往机场赶。我用眼睛余光留意到,男孩转身前和女孩深深相拥。这并没什么特别,我低头继续看手机新闻。 ...
我们的肉身其实就是一个井,把我们困在里面而不知,而他又被各种各样的欲望,观念和执着心控制,这些东西并不是我们先天的本性。人为了满足这些苦苦争斗,造业无数却沉浸其中。
无论做什么事,心态最重要。上天的雨在告诉我,我不会背、不够大人眼中的完美没有关系,祂依然在守护着我。 单纯的觉知,那才是我最要守住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宝。
家中两个小小孩,总是打打闹闹,不是大的打小的,就是小的打大的,然后有一方就开始哭,两个小家伙的爸妈,其中一个就得去关切,她们也常趁大人不注意时,用小手手偷偷打大人。
认识咖啡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那是读书读得昏头昏脑的一天,来家里的二舅在夜晚泡了一壶咖啡,四溢的香气把我引出书房,喝下我生平第一杯咖啡,那直冲脑门的香,再加上糖、奶精的助阵,让我既惊又喜,世上怎么有这么香甜浓苦的东西啊?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说。历经了许多挫折与不如意,他领悟到这个道理。若不要那些逆境,哪有享受顺境的快乐,以及在逆境中找到希望的机会。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并非每件事情都能顺遂,所以,只能顺应最好的安排,持续前进。
命令一道道的往后传来,饥饿、疲累、喘气,又加上死亡的恐惧,这是人类求生本能的一股特有的力量吧,每人都更快更快的加紧脚步。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加长了再加长,枪声不断的在响,时而也有流弹在头顶穿过,这显见的是山头躲藏的持枪者,是向这支队伍挑衅,部队一直保持着镇定,传令让大家肃静急走,赶快冲出危险区。这随时都会被流弹射杀的恐惧,我觉得全身的汗毛一直都竖立着。
那些担着重东西的人们,想离家时一定是恨不得把个家都挑出来,但没走多远的路,他们已是喘着气,脸色苍白得蹲下去了。带着幼小孩子的人们也一个个的掉落了队,出城没有走多远的路,已看出谁也不能帮助谁了。恐惧、孤单,一阵阵往心头袭来。
  是非对错不能因亲情而被遮掩被扭曲   是就说是 不是就说不是 在儿子还小的时候,有一天我在读过这一段圣经“你们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是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之后,我突然心血来潮,做了一件很奇...
中秋明月夜,都是一样的月光吗?六首风貌各殊的绝美中秋诗词,情味深浅处展现“相思”,展现多样的人生!张若虚、辛弃疾、李清照、李煜、李商隐、苏东坡、伴你度中秋节良宵。
人心向善的变化,可能就在一念间,我们敏锐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间光辉,藉由生命感动生命的过程,让它不断地扩大……
人心向善的变化,可能就在一念间,我们敏锐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间光辉,藉由生命感动生命的过程,让它不断地扩大……
有一次去静宜大学参加一个文学沙龙,那是聆听一位女作家的演讲,当演讲告一段落,我好奇的举手发问:“请问你写作都是用手写的?还是电脑打字的??两者有何不同?”不料她却回答:“写作可以是手写,也可以是电脑打字,两者并无不同!”
如果错过这样的机缘,如果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其他的等待恐怕都将成为泡影。要知道,被等待的时间是有限的。
人心向善的变化,可能就在一念间,我们敏觉的抓住人性善良的瞬间光辉,藉由生命感动生命的过程,让它不断地扩大……
在日本北陆地区中部的石川县温泉区中,坐落着一家古老的旅馆:法师旅馆。说其古老,是因为旅馆创建于公元718年,距今已经有1301年的历史。1996年,它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定为全球最古老的旅馆,直到2011年才被建于公元705年的日本西山温泉庆云馆挤了下来。那么,法师旅馆长寿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一丝不挂”一般说是赤身裸露,就是一丝一缕的衣饰都没挂在身上。回顾“一丝不挂”本意不在此,它是从佛家来的成语,说的是人间道的修行。
向日葵
人和人之间,都是在相遇之后逐渐了解,在这个过程中,逐渐长大成人。我认为大人无关年龄和身份,而是取决于那个人“做到几分真实的自己”,这和年满二十岁,或是结了婚、有了小孩这种社会性的归类方式不同,而是另一种层次的大人,所以,遇到“理想中的大人”很重要。
他说:“蝉这样的生命方式,很像古代修炼人的故事一样,就是可能在山洞里、或在树下、或面对山壁打坐好几年或几十年,然后最后有一天突然开悟了,一切都明白了,那时就像蝉从土里出来一样,达到生命的最高点。虽然短暂,但是却是最精彩、最重要的一刻。然后就得道升天去了,就像蝉的生命消亡归天一样。”
当太阳从台湾东方的海平面升起时,散发出的热情光辉,就会唤醒沉睡的树木,慢慢地舒展叶面,运作整个叶、枝、干、根的循环,轻轻吐露出的讯息,轻易的与其他树木交通,只要同样在太阳的照射下,就可互通讯息,不论远近。
我为我的家乡感到伤心,为他们无法自然繁衍原有的素朴,为他们身不由己地被强挤着脓疮而不愈,被暴虐著文化,已失聪。
当一株小小的樟树被细心的移植到庭院里,天地之间就为了成就这棵树而忙碌了起来。蚯蚓翻新了泥土,让树根好好的伸展。
不知不觉,夏天的脚步渐渐逼近,骄阳似火般烘烤着大地,那一抹阳光的香气,早已弥漫我的口鼻,独特的浓郁气息,嗅到醉人思念的味道,熟悉却陌生,真实却虚幻。在生命最活泼的童稚期,年节欢庆高挂脸上,笑盈盈的走来,舌尖留存棒棒糖的唯美甜蜜,抬眸追随夕阳下沉的脚步,踩踏浪花翻腾涌起,尘封荡漾着蜕变,刻划烙印在另一处家园。在生活的脚步变慢之后,许多的回忆及感受纷纷涌上心头。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果循环,天公地道”一定如此。但我也相信神佛是慈悲的,只要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能及时醒悟,他就是一个有救的生命,或许来生成为有福之人。
我的父亲由于家境贫寒,三十多岁才结婚。而我的母亲比我父亲小十二岁,并且智商有问题,就是人们说的傻。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个经常被人嘲笑、脏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龄小伙伴们都不愿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双目失明的奶奶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