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章诒和香港妙论散文

人气 25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4月27日讯】(新纪元周刊记者梁珍香港采访报导)2007、2009、2011年,她三次应邀来香港,每次都风头甚火。从挑起禁书风波、勇揭告密文化,到为艺术家艾未未出头,她的勇气和真知灼见,在当今中国文坛上令人感佩,而她的文字,更是一幅美丽的画,让人百看不厌。

她的名字叫章诒和,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

退休前她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工作,历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硕士生和博士生导师。退休后从2001年执笔至今,共写了八本书,其中七本书被禁,而其中《往事并不如烟》被认为是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最好的文集,获奖无数。

喜欢讲故事的人

“好莱坞必须有好故事,大陆已经不太讲故事,大陆的特点是说理,很善于阐述自己的观点,很多都是论说文为主,不善于说故事。我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然而讲故事讲到今天,都未必讲得好。”

章诒和在今年香港城市大学的座谈会,以这样的开场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作为散文组的评委,虽然对香港今年的参赛作品不是那么的满意,但面对台下一张张稚气的面孔,她以丰富的阅历,打开了话匣子。

好的文章为何匮乏?“在中国,有没有讲过文字表达的基本规则?这是最主要的,戏曲四功五法,一个手势要帮你修千百遍,做到什么角度都好看;文和戏有同样道理,我们要规则,无论写小说还是散文,都要有基本规则。”

“散文最忌散,要表达什么,不是想写啥就写啥。”

文字要有个性

章诒和认为,写好散文关键在于三点。其一是文字要有个性。

“现代散文有个精神,言个人之志,所以个人的神情和姿态,非常重要,所以你写的东西不会淹没在大量的散文之中。在中国,生活上有个性不是太难,但文字上的个性非常困难,我们确实要在文字上下功夫。”

“很优秀的大陆教授讲课,贺卫方讲当代法学,为什么那么动人,完全就是个人独特性。他可以从毫不相干的事情出发,一下子拉到法学,你绝对无法忘记他的演讲。”

章诒和说,非常认同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的看法。“他把中国的语文课本全看了,他有一句话,我现在明白中国语言教研室是干嘛,就是教学生如何当一个顺民,太经典了!所以为前政治局常委李岚清所不容,开车到北大,勒令钱不能讲课。”

但钱不讲课可以,但他说出一个道理:“大陆语文教研,就是排除个性,只存共性,共性就是从热爱党开始,在这样一个观念下,孩子们怎么表达好自己的感受,你自己都没有感受。”

练好古文基本功

其二是文字。

“文字要从基础训练开始。就是中国古文。中国古文是一个底子,从诗经到唐宋八大家,有这个底和无这个底绝对不一样。”

她说,看一个人的文字水准高低,就看虚词,不看实词。“虚词如何用,完全取决于你的古文熟悉到什么程度,没有古文训练的,虚词一大篇,中国文字的功夫在虚词,不在实词。 ”

“想有好文字,《古文观止》、唐宋八大家,需要无数次的读。”章诒和说,自己的成长得益于家教身传,“我是一直否认我是共产党培养的,我一直认为我是爹妈培养的,我父亲和我讲,你从唐诗读到周作人就可以了,周作人以后不要看。”

她鼓励学生们在文字上下功夫,“要有志于文字表达,你在公司里面供职,你的表达能力至关重要,写一手好文字,出口动人,就是风采,不在于你怎么打扮。”

“不要依赖学校有没有课程的安排,也不要依赖于报一个班,每天看十五分钟,半个小时,三年下来,你绝对和别人不一样。”

那什么是好文字呢?“文字精炼,没有多余的,非常含蓄的表达有非常浓厚的感情,这叫本事。通篇都是强烈的感情,注水,注水,再注水,就什么都没有了。”

以小见大 具体言物

其三是散文一定要以小见大。

“我觉得大陆就是假大空,特别高大,动不动就是我的祖国、母亲,大到一个国家,比如高考出题,《时间》,太恐怖了,说什么都是,说什么都不是。你让孩子们怎么做? ”

“我们假大空已经延续了半个世纪之久,而且继续在延续。”她讲述了一个摄影师朋友的故事。这个朋友非常有名,有次去深圳奉命拍摄,参加一个建党多少周年的会议后,参加了一半就跑出来了,感觉失落到极点。“他说,我极度悲哀,悲哀想去死,登台都是年轻人,为什么他们的语气都那么一样,他们的感情都那么一样,我们国家怎么变成这个样。”

那怎么写散文?“练习散文,一定是从具体性出发,以小见大。小,就是人,事,物,景,从小处练。”

“不是来自于对党的感受,从具体性出发,写出一流好作品。”

“你描摹的能力,色,状,志,你写出来就算你本事。一杯水,你形容它,你真的形容出来,那就是本事,你一定因为对水有触动,生出你曾经的体验,而不是借题发挥。”

向外看宇宙 向内找内心

席间有在座的大陆学生询问除了基本功之外,如何写出好文章?写出有哲学性的内涵文章,章诒和刚开始笑曰自己不懂哲学,其后又忍不住对学生略点一二。

她说,著名台湾散文家白先勇曾经对她讲过几句话,令她印象深刻。因为白家和章家是世交,在文学上也经常分享。“白曾经说过如何写出好文章,讲了三点,但我只记得其中有两点。其一是你对社会的看法,推而广之,你对宇宙的看法,你对外在事物的看法和思考,这就是一个哲学;其二,就是你对人性认识的深刻程度。”

“眼睛一个向外,一个向内,写出好文章,这是至关重要。向外看看到远极宇宙,向内看看到内心深处,你有了这个,你下笔自是不同。”◇

本文转自220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22/9295.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相关新闻
章诒和:云山几盘,江流几湾,天涯极目空肠断 (一)
章诒和:云山几盘,江流几湾,天涯极目空肠断 (二)
章诒和:云山几盘,江流几湾,天涯极目空肠断 (三)
章诒和:衔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美国还原孔子学院真面目
《珍言真语》答谢10万订阅特别报导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