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人看台湾的几位民国人物

士人凛风骨 颜色映古道:吴大猷 徐亨 潘振球
还学文
font print 人气: 142
【字号】    
   标签: tags: ,

对于人民和社会,民生主义比共产主义好,中华民国比共产党中国好,中华民国是中国大陆民主化的希望。这是我20年前生起的希望。20多年过去,在对民国逐渐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我更加坚信,大陆民主化绕不过中华民国——它的宪法、它的施政,它百年以来的社会政治实践。

故中研院院长吴大猷先生 知识分子的精神与风骨典型

先生是学物理的,见中国物理学之父吴大猷先生,他梦寐以求。访台最令人兴奋难忘的是有幸见到中研院院长吴大猷先生,听他讲话、与他交谈,得他赠书。关于大陆,我至今清楚地记得,他只讲了一句话,语气平缓、沉重:“社会没有战乱、几十年太平,国家弄成这个样子,说不过去。”由此,我才开始破出“军阀混战”、“八年抗战蒋介石躲在峨眉山”,“内战蜂起,民不聊生”那些一直被灌输的窠臼,寻找四九年前民国的实况。了解到共产党一进城便拆掉了北京古老的城墙,才知道南京梧桐遮蔽的林荫道乃赖30年代民国的城市规划之功。当了解到抗战期间坐落云南乡间西南联大的教学科研不落世界前沿之后,回首“文革”骤起,政府号令大中小学停课,断送成千上万青少年的学业,亲身体会到吴大猷先生这句话的分量。

从国外的教学科研退下来,吴大猷先生只身来到台湾,作国科会主任、任中研院院长,为推动台湾的科学研究教育事业奉献晚年。他还不知疲倦地针砭时弊、直言不讳地批评政府政策,为天下兴亡尽知识分子匹夫之责。这些时论结集六卷出版,第一集题名《博士方块》。在他身上,我们见到了一代民国知识分子的精神与风骨。

前国际奥委会委员徐亨 为国为他奔走 在国际奥委会争得一席之地

不仅是在知识分子身上。访台期间,在接待我们的团结自强协会,结识了不少曾在政府做事的前辈人物。其中有国际奥委会委员徐亨先生,先生是足球迷,久仰当年的足球门将徐亨先生的鼎鼎大名。徐亨先生是民国的同龄人,那时已年界八秩,身材魁伟、步履健朗。和我先生两人见面谈起足球和体育,欲罢不能。在台北的期间,我们就住在徐亨先生的富都酒店。晚餐之后,他跟我们娓娓道来如何以民间的身份,个人的关系,奔走于国际体育界,以“中华台北”的名义为台湾在国际奥委会争得一席之地。大陆华东水灾之后,作为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主席,他亲自送救灾物资到大陆。


前国际奥委会委员徐亨。(中央社)

故台湾省教育厅长潘振球先生 擘举教育大业 “九年国教”一年间上路

还有一位潘振球先生,曾任台湾省教育厅长八年。任职期间,国民政府1967年宣布实行九年国民教育,1968年实施,筹备时间只有一年。从六年义务教育改为九年,一下子就要增设140多所国中,从资金筹划到城市规划的因应与用地的划拨,从师资的准备到校长的遴选培训,还要避免地方派系介入教育……,千头万绪。潘振球先生领导厅内外同仁全台奔波,夜以继日,1968年9月9日全国国民中学联合举行开学典礼,“九年国教”如期施行。我们到台湾的时候,已是“九年国教”实施20年之后。

 

两岸之比

1968年,毛泽东不让城市青少年上学,把他们赶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在山西晋北农村落户六年,做过民办教师,也在县城中学教过书。两相对照,仅是台湾城乡一般中小学的设施——我们没有被安排去参观名校“北一女”和“建中”——仅是学校操场的塑胶跑道,已使我感慨万分。

潘振球先生2010年以93岁高龄辞世,友人以“望之俨然,即之也温”追忆,其实这可以用来表达我对在台所见这些前辈的感受。当我们谈到大陆的贫困、谈到我们这些“插队知青”的遭遇、谈到“六四”被弹压的学生,谈到大陆的民主化,这些前辈闻之动容,深责自己对国家人民未尽到责任,这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国民政府里做官的远不是像共产党宣传的那样都是尸位素餐、不闻民间疾苦的官僚。

事实胜于雄辩,百闻不如一见。显然,对于人民和社会,民生主义比共产主义好,中华民国比共产党中国好,中华民国是中国大陆民主化的希望。这是我20年前生起的希望。

应该有更多的大陆人有机会看到民国,了解民国。我们当即和安排参观访问的三民主义大同盟商量扩大开放大陆学生访台。

于是在我们访台的次年——1990年,有了留德大陆学生台湾的土地改革和农村经济发展研习营,1991年留德大陆学生台湾九年国民教育研习营,这一年还同时开启了第一届“台湾之旅研习营”,邀请大陆海外留学生暑期访台,又开一扇两岸中国学生学者交流的大门,这也是我们访台期间与“中国青年团结会”商量策划的,到2010年“台湾之旅”已经办到第18届。

20多年过去,在对民国逐渐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我更加坚信,大陆民主化绕不过中华民国——它的宪法、它的施政,它百年以来的社会政治实践。

(转载自《新纪元》258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年过六旬的香港居民谢林(化名)和他的家族成员大多是中共党员,几十年来,他一直都在为中共卖命,在东南亚国家串连做特务颠覆分化和统战,《九评共产党》一书,真正地使他恍然大悟,让他非常清晰地认识到中共邪恶的本质。
  • 林志昇1950 年生,年少时就亨通台湾的补习界,是日本名城大学法学硕士,也创下第一个“台湾人从大陆偷渡金门”的案例。林志昇为求自己生命的安全,宁愿放弃一亿五千万人民币资产,逃亡三千公里回到台湾…
  • 洪中海去年把毕生的积蓄新台币600万元捐给荣民遗孤、照顾弱势,虽然他年事已高,生活条件非常简陋,捐款还是不落人后,一个月只有1万多元,却能够累积到百万一次捐出来。
  • 一位中国所称八十后(1980年代出生的)、来自北京的网页设计师──Liu Xliao,也是一位业余的旅游玩家。在台湾的12天旅程中,Liu Xliao信手写下图文并茂的游记。出乎意料之外,网友反响热烈,单天网页浏览量曾暴冲到239万。Liu Xliao一夕暴红!以至于他计划把游记整理成书,预定5、6月在台湾发行。
  • 12月26日是中共前党魁国毛泽东的冥诞,官方未有正式活动,但民间有民众借纪念毛泽东表达对当局的不满。山东烟台一千多名军转干部在文化广场集合,要求当局落实军转干部政策。北京有一千多位访民计划到毛泽东纪念堂,但在北京南站遭警方拦截。其中来自成都的二十多位访民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公安带走。德媒指,对于中国人来说,毛泽东是中国的大灾星,但至今毛泽东的“幽灵”依然在中国游荡。
  • “将军白发征夫泪,”我第一次见到王老的时候,在我脑海中回荡的,是这一句古词。那是1996年冬天,在寒风凛冽的纽约中领馆前,王老和羊子大姐,参加百日囚车活动,抗议中共独裁。
  •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 海外新闻网站博讯推出了2011年的“百大公共知识份子”,中国的毛派乌有之乡网站也推出了2011年的“十大汉奸”评选活动。 (20111231-uncutnews-wuyou-136478543l)
  • 金二死了,又赶上老毛诞辰,金粉的本质是毛粉,还真有些欢呼和眼泪。据我观察,毛粉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这就是骗子,不必多说。另一类倒是真诚之人,但是没拐过弯儿。今天就给他们讲讲。不满意贪官就转而崇拜毛为什么就是二百五?昨天的毛为什么就是今天的贪官的祖师爷?
  • (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导)1月4日,2011新浪微博之夜在北京举行,拥有大陆最多“听众”、“粉丝”数目的女演员姚晨获得“一呼百应”奖,再次当选“微博女王”。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热心公共事务的她表示,要用自己的影响力“传播正能量”。
  • 哈维尔提供了一种范例:一个没有从政阅历的知识分子可以把良心和道德带入政治之中。中国的现实远比当年的捷克复杂艰难,我们有深厚肥沃的专制土壤,我们需要寻求一条从良心出发、告别恐惧的新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