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间被奸的女知青超过南京大屠杀人数

人气: 37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6月13日讯】据统计,日军占领南京时奸污了两万名妇女,成为震惊世界的惨案。而在文革中数万名女知青惨遭奸污超过了南京大屠杀人数。民众认为,“知青”这个中国大陆仅有的名词,是个彻头彻尾的历史惨剧。

为了回城,为了……而被中共军人强奸的女知青被奸污的女知青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有的留下妇女病,有的终身不育,有的成了色情狂,有的成了性冷淡……所有被奸污过的女知青心灵上都会一辈子有一块无法痊愈的伤痕。有的男知青因身体不舒服,在开荒时多休息了一会儿,连长便让他在烈日下毒晒,一直到他中暑休克。因和连长吵架,被扒光了衣服送进了马棚,被蚊虫咬昏等等……

中共现役军官奸污女知青

据四川新闻网报导,1974年的一天早晨,中共驻河口县城的云南数千建设兵团的中共军人,从各个连队出发来到一个山坡下。这里正在召开一个公审大会:河口的知青们刚成为兵团战士就参加过一个公审大会,审判大瑶山上一个六十多岁的瑶族老头自封皇帝,结果是连他带十几个大臣一同枪毙!

而这次不同,被审判是十几名中共现役军人,被审判的是中共军队的军官:

XXX,中共军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八团副参谋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八人……

XXX,中共军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六团保卫科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六人……

XXX,……连长,奸污女知青……

XXX,……政治指导员,奸污女知青……

还有一名现役军人连长,不但奸污四名上海女知青,还与一条小母牛有过性行为,被上山打猎的老头发现揭露出来,在罪名中冠以糟蹋母牲畜。在场者无不哗然。

十八团的副参谋长被判十六年徒刑;

十六团的保卫科长被判六年徒刑。

……

报导称,在这次大规模审判之前,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六团的两位团级军官被枪毙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的一个独立营长和一个连长被枪毙了。而后,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以及陕西盛山西盛安徽省等都举行了对奸污女知青的罪犯的宣判会。

色狼在橡胶林中游荡

1970年,昆明中共军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大批现役军人进入到兵团,担任了由连长以上的全部正职干部。

上海女知青施某在连长的第一声哨子中便从睡梦中醒来,她以军人的速度和敏捷穿上短袖衬衣、蹬上长裤和蚂蝗套,戴上头灯,挎上胶刀筐,穿上解放鞋,跑出了茅草房进入了橡胶林。

人们一个个钻进属于自己的林段,施某的林段在距离连队驻地三里远的山坡上,她负责着几十亩山林的四百多株橡胶树的割胶和管理。上面一层林带传来轻微的响声,施某的心一下子缩紧了。她曾听说有一野猪一拱嘴就把一个男知青的大腿咬下去半边肉。

她哆哆嗦嗦地抬起头,上面也是一团光亮,说明有一个人戴着头灯。她看出来了,是连长,他在帮她割胶。她放心了。她比平时快一个小时割完了胶,和连长在山顶处的一小块空地上。连长一上山就把挂在腰上的雨布铺开,自己坐下后,让施某坐在他的身边。

在这里,施某被奸污了,事后,连长向她许了不少愿,入团、入党、提干等。

施某本来可高声呼叫,但她不敢。连长的权势、尊严,她心里压力太大了,以致于会觉得人们将指责她在犯罪。连长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收起了雨布,用树叶擦去留在上面的处女血痕和污物,哼着歌,扬长而去。报导称,派他到生产建设兵团,他一开始是牢骚满腹。但很快他便在这贫困的山林中发现了乐趣,这便是那些一个个青春年少的女知青们。

他带上一块雨布,每天都和勤劳的胶工们一同走进山林之中,先从最漂亮的女知青下手。第二个次之,再次之……施某已经是他身下的第八个牺牲品了。直到连长被枪决时,在橡胶林中有十几个女知青在他的兽欲中失去了贞操。

黑幕被拉开一条缝

这一切是从四川省知青慰问团到云南的慰问活动开始的。慰问团员可直接深入到自己子女所在连队,和子女吃一样的饭,住一样的房子,还和子女一同参加劳动。子女当然也就将实际情况向家长汇报了:

某团男知青某某因为和连长吵架了,便被扒光了衣服送进了马棚。云南亚热带地区蚊虫成群,尤其是马棚牛圈,更是蚊子、马蝇的聚集点。马有尾巴可以驱赶它们,而捆起双手的知青很快被咬昏过去。第二天早晨,当那个男知青被抬出马棚时,全身已肿得不像人样了。

某团有个男知青,因为身体不舒服,在开荒时多休息了一会儿,连长便让他在烈日下毒晒,一直到他中暑休克。还有个男知青,一个多月没有吃过肉,实在太馋了,到连里唯一一个鱼塘偷捕了两条鱼拿水煮煮,洒点盐,狼吞虎咽下去。谁想到第二天便被正申请入党的同伴告发。民兵排长派民兵捆起盗窃犯,用枪托和木棍打断了他的腿,让他这辈子再也不能下水游泳。

……

绑捆吊打知识青年在不少连队已成家常便饭,一些营和团部动不动就重刑折磨犯了点小错误的知识青年,几乎每个连队都开过知识青年的批判大会,进行人身侮辱。
  
还有一些连长、营长每天只是打牌,吃喝玩乐,把并不多的猪,很少的鸡,屈指可数的鱼视为私有财产,想吃便吃,而知青们一个个都营养不良。
  
最繁重、最危险的活儿,都派知识青年去,每年都发生因排险、因砍大树、因山火而死去的知识青年。有父母、亲属作为慰问团成员而来云南的知识青年纷纷悄悄哭诉这些遭遇,他们当然不敢公开说,因为慰问团总会走,也因为他们还要表现出为了改造思想能吃一切苦,受一切罪的大无畏精神。

女知青们以肉体换得一张回城通行证

女知青们似乎很少诉苦……有一个女知青躲躲闪闪地讲过自己住了一次医院,她是想说自己做了一次人工流产手术……

在四川知青慰问团离开云南后没几天,保山地区某团发生了一场大火。

当人们全力扑灭了那排房子的火,拨开了横七竖八的废墟,所有的人都愕然了:十个女知青紧紧搂作一团,全身紧缩着,暴露的后背和肢体完全都烧黑了。当用强力分开她们时,只有胸口部分还有些完好的皮肤。

现场分析,发现她们没跑出来的原因是晚上睡觉时用八号铅丝将门紧紧封住,而慌乱中无法顺利打开。那铅丝还绑在成炭状的门框上。她们是怕有人进去!十个女孩子睡在一间房子里还怕有人进去,这个人是谁呢?她们没有把自己的怕告诉慰问团的人,她们因此再没有机会告诉了。

……

某团运输连长,长期霸占两个北京女知青,当其中一个怀孕后,为了不使人们发现,他先是一天数次与之发生关系,使其流产,不成功后,他竟然趁她不备,用穿皮鞋的脚,猛踢她的后腰。这个女知青终于流产了,但也留下了后天性不育症。

一个女知青麻木地推开生产队长家的门,一步一步、沉重万分地走了进去。生产队长的桌上摆着半瓶二锅头和一小盘花生米,还有一张招工表格和生产队革委会的大樱……女知青没有喊叫,怕人听到,只是心和下体一同疼痛着。当女知青从床上站起来,滞重地穿着衣服时,生产队长将血红的大印盖在了招工表上。和那大印一样鲜红的还有床单上几块处女的血痕。

1972年,安徽某县首次由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全县数万知青展开大规模竞争,最终有七十余人获得这天大的幸运。在进行上学前体检时,妇科检查的医生惊讶地发现,七名女知青没有一名是处女,而且几乎全都不是陈腐性裂痕。她们都是在招生通知发下以后失去贞操的。

……

从1964年到1980年,全国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包括所谓回乡知青)达数千万之众,其中有一半是女知青。在这上千万女知青中,遭受色狼奸污的其实无法统计。大部分被侮辱过的女知青都不愿暴露真实情况,因为中国的伦理道德将使失去贞操的年轻女性受到巨大的心理和社会压力。

上海一个普通女工,在新婚之夜被丈夫毒打,以至赶出家门,因为她不是处女,她的处女贞操在插队时被公社党委书记给破坏了,她的丈夫并不因她当时若反抗就会被打成反革命而原谅她。

这样的事列太多太多……

(责任编辑:李平)

评论
2012-06-13 7: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