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桦甸市610半夜入室绑架七旬老太

标签: ,

【大纪元2014年01月18日讯】吉林省桦甸市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王桂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中旬失踪,家人心急如焚,经多方查找,得知王桂兰老人深更半夜在家被桦甸市“六一零办公室”(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中国宪法、法律、司法系统之上的特别党务机构、特权机构、秘密组织。)头子杨宝麟等秘密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迫害

据明慧网报导,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王桂兰老人的大儿子王晓虎被桦甸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后又冤判四年,先是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目前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二儿子王晓东二零零六年被吉林桦甸市法院非法判七年重刑,被劫持到四平公主岭监狱,遭受电击、灌汽油、抻拉刑、绑死人床、犯人排队殴打等迫害,二零一三年刚从冤狱回来,街道人员,派出所片警经常去家骚扰,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610”黑夜行骗术,七十岁老太被劫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凌晨四点多钟(北方的冬天七点还没亮天呢),桦甸市“六一零办公室”人员伙同桦甸市新华派出所警察在黑夜中摸到独自一人居住的七十多岁的王桂兰老人家敲门,王桂兰从梦中被惊醒问谁?警察说是派出所的。老太太问:“干啥”。警察说:“到派出所去一趟有事”。王桂兰说:“我不去,我又没犯法”。

警察继续敲门王桂兰不给开门,警察到门外警车上叫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敲门,冒充是社区崔主任,王桂兰信以为真,刚把门一打开,呼啦一下,进来一帮警察,进屋就让老太太跟她们走,老太太说:“我不去,我也不认识你们。”

片警于长江说:“你不认识他们,还不认识我吗?”老太太说:“我认识你,上次就是你打电话骗我去答什么、按手印,净骗人。”这时过来一个小个警察来抱老太太,老太太给他推了一巴掌说:“我干了一天活了挺累的,才想睡几小时觉,我不去,我还得睡觉呢。”

僵持的过程中,警察又出去打电话,叫来真正的新华社区崔主任来哄骗老太太,说去十多天就回来,那的条件挺好的。连拉带拽的将老太太推上车,送往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迫害。

老太太哭了一道,因晕车又吐了一道,痛斥假冒主任骗开门的那个女的说:“你这个大骗子。”那个女的生气的说:“你以为我愿意来的,是610让我们干的,十多个警察和警车都把你的房子围住了,你以为你能跑的了啊。”

“610”洗脑班就是要把好人变成坏人

在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敬老院三楼),这里已有四、五名从桦甸绑架来的教师,还有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王桂兰被送进一个房间,不让往外看,不让往门口瞅,洗脑班天天放诽谤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师父的录像。每天八点上洗脑的课,所谓的上课内容就是犹大们满嘴说诬蔑大法和师父的话,然后观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片,十一点半午休吃饭。下午两点继续反复看那些谎言录像片,还让每人写作业骂法轮大法和师父。“六一零办公室”头子杨宝麟给录像,观看每个人表情。洗脑班内每个屋都有播放录像的电视机,直到下午四、五点吃晚饭,晚上七点至九点还是所谓的“学习”。杨宝麟每天早从桦甸开车来吉林,晚上再从吉林回桦甸,天天如此,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命。

一次,“610”头子王洪海、“犹大”邵玲把王桂兰单独叫一个屋,对老太太说:“你看不打不骂吧,不像明慧网上说的电棍、酷刑、不写不让回去、判刑还多长时间的恐吓,你回去让你家晓东(儿子王晓东冤狱期满回来为躲避迫害流离失所)来,写个保证,在监狱写的都是假的,必须到‘610’报到,写个证明,和案子在一起就再也不找他了。”王桂兰说:“我都不知我儿子在哪,你们迫害得他有家不能归”。

王桂兰在沙河子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洗脑二十天,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下午五点,回到桦甸,杨宝麟在回来的路上说,他家养六条大狗(有个豆腐坊)。

炼法轮功身体强健,七十多岁还打工挣钱

王桂兰老人是靠在一家饭店洗碗挣钱维持生活的。王老太今年七十多岁了,三年前去饭店打工,饭店开始嫌她岁数大,不用。后来没找到合适的人,就请老太太暂替几天,这一替,干得挺好的,再加上饭店老板知道她家的遭遇,挺同情的,就一直干了近三年。三年当中,有一次干着活(冬天),老太太又迷糊,又恶心,就请了假,自己坚持回到家,冰冷的屋子,身边没有亲人,(两个儿子都在监狱里惨遭迫害)。老太太一头倒在冰冷的炕上,过了一会才起来烧炕,接着又倒下了。躺了一整天,第二天又去上班了,饭店所有的人都很惊讶。同事问她吃药啦?打针啦?老太太说:“没有,只是睡了一觉”。大家都说这炼法轮功的太神奇啦。

本来就艰难度日,现又失去生活来源

王桂兰老人租住在一个平房的小仓库,约十多平方米,房租一年一千多块钱,屋里没有取暖设施,只靠烧火炕,买煤烧,每年冬天最少两吨煤。室内冬天满墙是霜,夏天就变成了黑毛,老人家每天早上八点半上班(在饭店洗碗),晚九点半下班,回来先烧炕,经常等火炕烧热了才能睡,已经十二点了。她的俩个儿子在监狱遭受迫害时,老太太又上班,又得抽空去监狱看望俩个儿子,非常辛苦。

王桂兰老人从洗脑班回来后,失去了饭店的工作。洗碗工作是一个萝卜顶一个坑,被劫持二十天没去上班,给饭店也造成损失。那么大岁数突然失踪。同事们都非常担心,现在饭店也不敢再用她了。那还有哪家敢顾用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呢?!王桂兰从此失去了生活来源。

(责任编辑:谢正华)

相关新闻
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1)
合肥市七旬老太被劫入冤狱
正义的声音将从这里升起和传播
于溟女儿给美国国会议员的一封公开信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内循环陷死循环 习急喊加入CPTPP
【有冇搞错】民主党意图窜改美国体制
【新闻大家谈】拜登过渡 川普胜算几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举行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
【欺世大观】“奇袭白虎团”翻转 陈尸10万主演打脸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