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希心思食意】担担面与菜饭

图/文:以希

以希

人气 57

【大纪元2014年11月24日讯】寒风说来便来,管它艳阳照耀,走在街上还是冷得吐热气,到入夜时更觉寒气袭人!但这儿是出色川沪菜的都会,热身又暖胃的食品何其多,冬季里吃在温哥华,绝对可以是热气腾腾!

曾经爱煞辛辣烹调,什么麻辣火锅、水煮鱼、韩国辣菜、印度咖喱,吃得不知多豪放多高兴!多年前在胃儿以行动起抗议后,我对辣品只能采取观赏嗅闻的态度。间中受不起诱惑时动箸吃一点儿辣食的放纵,也限于中辣度菜式而矣。正宗湘菜若不辣的话,便欠缺了那份瘾头,所以是爱意浓却有心无力,总不成每回都吃饺子和汤面,故不常沾染。

儿时在香港,对面户和左邻都是上海人,小孩们的岁数相近,经常一起玩乐。两位上海妈妈喜欢在家里擀面粉做饺子馒头素包,蒸好时那份甜糯的面香飘送整层楼,嗅着也神驰。也许是隔壁饭香吧,她们做的下饭小菜大都精致味浓,与我家妈妈做的不大相同,自幼便馋嘴的我,经常趁她们弄饭时不请自来,除了有机会试味外,也时时带一盆馒头饺子回家。对上海菜,也因此有一份特别的情意结。况且沪菜的辣我是比较容易接受,加上餐牌上有选择良多的不辣菜肴,所以周末时往上海馆子的次数较多,尤其在这秋风吹雨点洒时节,一碗滚烫的酸辣汤上海面的吸引力,较虾饺烧卖实在大许多!

有趣的是,我的第一篇食经文章,写的便是位于温哥华Commercial(与东12街交界)重庆饭店的担担面!他们的那碗金黄带红油抹的担担面,多年来已在温哥华迷倒了无数饕客。不用说,我对担担面的要求极高,吃过不是汤太稀淡,便是面条不对路的所谓行货,与重庆的出品总是有分别。那份在咀嚼中升华的满足感,是绵延中带柔韧的面条、酱般质感的汁液和有层次却不呛的辣劲的微妙配合下所产生的效应,不是随便拿些辣油麻酱花生末与煮熟面条拌和一下便做成的。这时候吃它一碗,什么寒意都送走。

这煲松软腴绵、咸肉香气均匀、既有肉味又有菜丝的清新调和,且永远的热气袅袅的咸肉菜饭,稳占我冬季至爱饭食的三甲位置。 (以希提供)

另一间经常上的北方馆子是W. Broadway(近Granville)的“林”,必叫的有好几款点心小吃,包括即时做的小笼包。除此之外,便是雪菜肉丝汤面和用沙煲上的咸肉菜饭。他们在厨房里炖着的一大锅鸡汤,是雪菜肉丝汤面的神髓,鲜甜的鸡汤和着雪菜的酸甜与肉丝的鲜香,与柔滑的面条结合下,成为暖和身心的佳品。

在沙煲里滚烫着的无论什么菜肴,都是寒冷天气中的妙吃;而“林”的咸肉菜饭,则是一顿饭的圆满句号。别以为米饭既然是中国人的主要食粮,中国饭店煮的米饭必然粒粒香吧,我却在外头吃过放在微波炉“叮”得干硬、倒在电饭煲里弄热却仍冷硬的白米饭。所以这煲松软腴绵、咸肉香气均匀、既有肉味又有菜丝的清新调和,且永远的热气袅袅的咸肉菜饭,稳占我冬季至爱饭食的三甲位置。@

相关新闻
【以希心思食意】来,吃顿樱花下午茶!
【以希心思食意】哈哥创造巧克力神话
【以希心思食意】何不“橄榄”一下?
【以希心思食意】汉堡的是与非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疫情叠加危机 中共政局像明末
【秦鹏观察】任泽平炮轰司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国禁闻】监狱大量人员死亡 南京统筹处理遗体
【晚间新闻】卫健委吹哨人:北京20万遗体待火化
【有冇搞错】从瘟疫化石谈官员躺平
【时事军事】西方与俄罗斯 历史性坦克对决似已就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