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上古神迹——羿射九日济万民

作者:柳笛

后羿射扶桑树上的十乌鸟(十日),山东嘉祥武梁祠汉画像石。(公有领域)

  人气: 16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易.系辞》曰:“伏羲为上古,文王为中古,孔子为下古。”从今时回溯大约一万年,正是中华文明萌生的上古时代。那时鸿蒙初开,天与地,神与人,初次在这中原舞台绽放风采。那时的故事,流转万年光阴,历经一代代世人口耳相传,翰墨相续,似乎早已化作面目朦胧的传说。尽管如此,那些散落在历史缝隙的片段,始终为后人吟咏怀念,也教人不知疲倦,投入浩瀚烟海,追寻最初的记忆。

伏羲创世的几千年后,黄帝、颛顼、帝喾相继成为天下共主,在神的旨意下,行德政、修仁心,勤政爱民治理人间。在那人神共存的世界里,天地四时的运行尚未稳固,先民们遭遇的磨难也是难以想像的艰险。但他们是神的子民,敬神奉天使他们深受创世主的庇佑,于是他们见证了诸多奇幻伟烈的神迹

这些故事也将永远地流传下去。

挟神弓兮落凡尘

在五帝帝喾、帝尧之间,中原大地上曾有一位部落首领短暂统领诸多部落,是为帝挚。帝挚乃帝喾长子、帝尧长兄,按照长幼之序继承人主之位;帝尧十三岁封于陶,十五岁封于唐,协助帝挚治理朝政,是为唐侯。《史记.五帝本纪》载:“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帝放勋立,是为帝尧。”帝挚才能平庸,在位期间荒淫无度,与诸侯、百姓离心离德,更也因失德引发诸多天灾人祸。四方世界突然涌现许多凶残嗜血的怪兽,百姓深受其害,无不祈盼着能有一位英雄,解救他们的苦楚。

《韩非子.五蠹》曰:“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当天子无道时,这种禽兽祸乱世间的状况就更加严重。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先民,都是凡人身躯,无力抵御怪兽的袭击,一时间哀鸿遍野,伤亡惨重。此时的天帝正是帝俊,虽然帝挚德不配位,但他在唐地发现了人类的希望,唐侯放勋(尧之本名)圣明贤德,是未来的天下共主,他决定让他完成拯救天下的使命。为了帮助唐侯,帝俊请出座下的神射手——羿,赐予他法力无边的神兵利器,到人间协助唐侯,解救苍生。这便是《山海经.海内经》所载:“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上古时代的箭神羿,背负着赤色雕弓和白色短箭,穿云破雾,来到唐地,一段英雄的史诗即将演绎。

四方除暴天下安

羿来到人界的唐地,成为唐侯手下一员猛士。唐侯视他为上宾,恭谨有礼,两人很快议定除凶兽的计划。《淮南子.本经训》曰:“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那时,世间有六种法力非凡的怪兽残害百姓:猰貐又名窫窳,是牛身人面、啼声如婴儿的猛兽;凿齿是南方沼泽一带的怪兽,长着像凿子一样的长牙,手持矛盾掠食人类;九婴是喷水吐火的九头怪兽;大风是性情凶悍的鸷鸟;豨和修蛇,分别是类似野猪和蟒蛇一类的怪兽。羿不为其狰狞的面目、野蛮的行径所动,速速戎装出发,踏上除暴安良的旅程。这些兽类逞凶一时,却难敌羿的神力与法器。

畴华之野诛凿齿,凶水之上杀九婴,青丘之泽缴大风,少咸之山斩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羿单枪匹马,在中原大地往来奔走,深入荒山怒水,终于将一群作恶的上古怪兽斩草除根。百姓闻之,无不欢欣鼓舞。羿凭借他的神通和勇气名扬海内,也襄助唐侯圣德光泽天下。臣民感佩对唐侯、羿为天下人做出的功绩,纷纷拥戴唐侯为主。帝挚亦自认德行与政绩愧对先帝,在继位九年之后,发布辞位诏书,将帝位禅让于弟弟唐侯。从此,唐侯放勋继任为帝尧,常常深入民间寻访贤能,考察得失,将仁爱的帝王之道广传天下。

398px-Ma_Lin_-_Emperor_Yao
帝尧画像(公有领域)

 

敢为民生射九日

尧在位不久,有人太华山上见到四翼六足的蛇形妖物,世间惊现大旱预兆。果然,白天里有十轮红日当空,光芒刺目,气温高热,河道干涸不流,农田化为焦土,人类几乎无法生存。天无二日,除了真正的那个太阳,其余九个都是妖星作祟。

还有一个传说认为,这十个真假难辨的太阳其实是羲和的孩子。《山海经.大荒南经》曰:“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闲,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羲和是太阳之母,谨遵世间法则负责太阳在人间东升西落,奉献光明和温暖。

羲和与太阳的工作方式还可参照《海外东经》的描述:“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羲和是位慈爱而勤劳的母亲,她大抵是每天轮流安排一个太阳在天上执勤,并亲自为他洗浴,除去一日劳作的疲惫。《淮南子.精神训》曰:“日中有踆乌。”郭璞注为“三足乌”。太阳是一种金羽三足的神鸟,工作时化为踆乌在天上翩翩飞翔,休息时便在大木枝头上休憩。这十只金乌的工作看似简单,却也肩负重大责任,试想,若有一天,金乌不劳作,天地一片昏黑,人类如何工作,万物如何生发?再有一天,几只金乌忘记了执勤的顺序,齐齐挂在天上,那人间又是怎样恐怖的景象?

于是,“羿射九日”的神话诞生了。在君臣一筹莫展之际,羿再次挺身而出,为民除害。《楚辞章句》载:“尧时十日并出,草木焦枯,尧命羿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乌皆死,堕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

羿顶着炎炎烈日,奉帝命登上昆仑险峰,劝说九日退下,切莫伤害无辜百姓。但天上的光焰愈炽,完全无视会羿的劝善之心。仰天祷告后,羿朝向天空弯弓搭箭。只听“嗖”一声,白色的神箭流星般飞逝,直入霄汉。一轮红日应声而落,紧接着,箭声簇簇,一团团火球坠落大地。最终,天上只余一轮太阳,天地间再次荡起凉爽的清气,人间的秩序再次回归正轨。

这段射日的传说还有一个情节更为翔实曲折的版本。晚清时的《上古神话演义》描述,羿起初在校场射日不中,尧忧心如焚。臣子赤将子与想起了洪涯仙人的嘱咐,劝告尧先行斋戒,用虔诚的祷告感动天地祖先,射日方可成功。尧忍受酷暑,静心斋戒三日,精诚上达于天。时机一到,羿再次出马,成功射下九日。羿的神力、帝俊的宝物、尧的赤诚之心,三者汇聚成通天彻地的巨大能量,圆满完成射日之功。无怪先民欢呼称庆,大赞:“这种灾异,固然是万古无两的。这种神射,亦真是万古无两的!”

神灵远去,神迹封存。光阴流转,渐渐抹平历史的记忆,羿的神通与事迹也逐渐化作后人传抄的神话。“羿安彃日?乌焉解羽?”战国时的屈原仰首,向天空发出的那一声声疑问,千载之下,仍然在中原的上空回响。他的感叹,并同先民赋予的文化基因,将永远吸引后来者揭开亘古宇宙之谜。@#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帝舜归天后,服丧三年完毕,禹为了把帝位让给舜的儿子商均,躲避到阳城。但天下诸侯都不去朝拜商均而来朝拜禹。禹继天子之位,国号夏。
  • 《史记》记载,尧的父亲是帝喾。帝喾有四个妃子:姜嫄、简狄、庆都和常仪。
  • 赤龙邪恶害仙子, 正义夫妻力抗争。 仙药旌功来大道, 魔头乱世毁丹瓶。
  • 东海大学景观系助理教授李素华2016年4月10日下午,第一次观赏神韵艺术团在台中中山堂的演出,对于可以在一夜之间饱览中国五千年文化,让她感到惊艳。她也分享观赏后的收获,用简单一句话,“人可以回归到心里那个最单纯的自己。”
  • 生活在天地之间,古人从日月星辰获得了生活的启示和灵感,相信天道精微,天人交感。日晕、日食、月食、彗星、虹螭这些异象对应着地上的地像和人像,是上天赐给人的征兆。从远古起,人曝露在日、月、火、水、雷电之中,为了给渺小无助的人一丝指引、一盏明灯,星罗棋布的星空成了人类生存、进退的一张上天赐下的地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