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四:人权灾难

作者:高智晟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6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9日讯】本人权报告将择以用过去一年左右里既已发生了的冷酷压迫人类正当权利的具体的案例为轴线,从以下若干的方面进行记述。

第四部分:西藏新疆的人权灾难

一、西藏部分

西藏进入40年来人道处境的最黑暗时期。随着谎言欺骗的日渐失灵,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藏民族的日渐觉醒,野蛮的暴力镇压成了中共在这一地区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统治”手法。血腥的镇压与血性抗争此起彼伏,牺牲了许多这民族的好生命。一边是不断有血性生命牺牲著,一边是人们近乎死尸般地麻著!制造这一切骇悚天地、灭绝人伦惨祸的罪犯们,不仅不能受到应有的罪罚,而所到之处竟昂首挺肚,在各各宏大场合被国际政客们热烈媚捧。终于有一天,历史会发出这样的诘问:致这种毁灭天理人伦的罪恶因素,岂独是中共一因!

1. 2016年年底,随着格桑旺堆(18岁)、索南措(女,50岁)、扎西饶登(33岁)以及多吉次仁(16岁)四位藏人的自焚,使得从2009年以来,在境内藏地自焚抗议暴政的藏人上升至145位,加上境外自焚的6位流亡藏人,共151位藏人自焚,其中包括26位女性。

每一次于烈焰里烧灭的血性生命,照样也在烧灭著这时代人类的人性品质及人道声誉!

2. 2016年,藏族作家珠洛再因言陷罪,被中共黄南州当局囚禁。珠洛曾用笔名发表过些呼请关注民族命运的藏语著作,其中包括《自我解脱的勇气》和《为自由,我无悔》等,在藏民间引起反响与关注。早在2010年,珠洛就曾因为撰写涉及2008年西藏抗议事件的文章而被捕入狱。国际记者联盟的声明指出,在西藏、内蒙和新疆这三个自治区,新闻自由和记者安全问题十分突出。近年来,当地和外国的记者都很难进入这些地区进行采访报导。

3. 2016年,因土地被当局非法强占而不予应有补偿暴行而请愿的尼西甲第等四名藏人牧民,遭到中共当局构陷囚禁。

2010年,唐克镇政府以城镇绿化为理由,强行征用当地牧民的土地和部分宅基地约400亩,被迫拆迁的20多户村民包括11户贫困户没有得到安置。5年来,唐克镇失地牧民多次向若尔盖县政府、阿坝州政府、自治区首府拉萨反映和上访,但都被不予理会,更不予处理,反而多次遭到当局的迫害和关押。

4. 西藏异见人士蔡贡加于2016年12月9日在青海海晏县被中共海北州安全人员拘捕,并被单独监禁在刚察县看守所;12月24日,当局才把蔡贡加的逮捕令的副本发送给他的家人,并告知他犯有煽动分裂国家罪。日前得知蔡贡加以绝食禁言来抗议中国政府给他栽上莫须有的罪名。

现年53岁的蔡贡加曾任刚察县教师及公安局痕迹鉴定员等职务,平时热衷于从事公益活动。1993年,他被指控成立“反动组织”而遭到拘捕,一同被捕的三人于1994年被判处12年至17年重刑,后经二审被改判为有期徒刑4年至6年不等。

5. 30岁的扎西旺秀,被中共当局构罪抓捕前以经商为生,同时一直致力于保护西藏语言文化事业。他于10年前试图前往印度朝圣被中共警方拘捕,2012年在网上发文批评地方政府官员掠夺藏人土地而再度遭到拘捕,2016年1月27日被中共当局第三次拘捕,同年3月24日,当局以“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为由,正式对扎西旺秀指控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9月,检察院把扎西旺秀案件送交至中共玉树州中级法院待审,扎西旺秀仍处在看不见尽头的囚禁中。

这些年,中共当局一直在整个西藏乡村执行着非法的高压强控监控计划,这个非法计划正被无限期实施著。人权观察说,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原定2014年结束的“驻村工作队”计划将长期实行下去。2011年,中共政府开始在西藏实施“驻村工作队”计划,以防止2008年波及整个西藏的抗议事件重演。该计划从城市抽调2万1千名中共党员干部,至少四人一组,入住西藏的5千个村庄(这极似元蒙时期的“达鲁花赦”模式)。从那时以来,驻村工作队的中共党徒们对西藏乡村实施了侵扰性的监控,包括询问藏人的政治和宗教态度,强行对藏人进行政治说教,组建党员安全小组,监视藏人行动,搜集信息,并且向藏人施压,要他们公开支持中共,反对达赖喇嘛。驻村工作队花费巨大,占去西藏政府预算的四分之一,原定3年结束。这个计划从时间长度和规模及耗费方面上都是惊人的。目前,“驻村工作队”计划被中共在新疆广大的农村地区复制强制推行已数年之久。

二、新疆部分

中共当局对新疆采取的野蛮高压行径超出文明人类的经验,人民在被压逼几至窒息的苦境中过活。

2016年,我在新疆的岳父母一家人的身份证被党国强行“收回”,因问其故而答曰:是在执行上面的指令。而迄“七五事件”始,身份证已变成了中共新疆当局野蛮控制人民的专门工具,居民出行、住宿、车辆加油等个人消费,尚连饭馆吃顿饭都须得出示身份证件。一家人的屈辱及生活中数不清的不便苦不堪言。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大城市,随意盘查身份、强制要求出示身份证是稀松寻常的事,新疆则更甚。“家里人哪里都去不了嘛,一上街就跟作贼似的。”老岳父倾诉时的绝望情形让人心碎。

岳父母一家的被野蛮逼迫,只是中共当局在新疆冷酷压逼人类尊严、剿灭人类基本权利事业的微缩影。对中共当局这些年在新疆血腥暴虐的人权局面,国际社会虽然整体地装聋作哑,但所有人无不心知肚明的是,中共事实上在新疆维持着一场准战争。之所以称其为准战争是因为,战争,是敌对两造间的战场厮杀,而新疆这场正在继续著的准战争,实际上只是“官府”以战争方式的恣意杀戮,是以战争形式表现的“统治”方式,这是过去8年来实在的现实情形。

明眼人悉能看明白的是,2013年迄今,在中共新疆,已不再有对维吾尔“敌对势力”的“法院审判”新闻,凡有的相关消息则定会是“恐怖分子被全歼”、“恐怖分子无一漏网”,无有一次例外者。这是一种醒目的、早已发生了的大改变,即镇压不仅变得简单明了而快捷,也不再与法律相干──不别男女老幼,干脆地屠杀,对所有反抗者不再留一个活口,并以绵密而冷酷的手段封锁骇人听闻的滥杀信息。

至死不得改变的是极端的无能和极端的残忍,而极端的残忍永是极端无能的唯一弥补手段。悖逆人类感情的冷酷控制、压逼是他们至死不得改变的“执政”常态。“必须理直气壮地保持高压态势”被这些年新疆各形式党媒上公开高频率叫嚣著。于反人类的暴行方面,当局向来没含糊过──说到做到。近些年来,当局在新疆的“高压态势”至使人窒息的境地,“高压”出一个人类权利乃至人类感情的洪荒地带,尤以悄悄在广大农村强制推行的“驻村工作队”计划,人人成了被公开盯踪、强制布控的对象,村村如此。十万多名中共党徒长年在农村执行着对维吾尔人的骚扰式布控。布控对象包干到人,实行责任式布控,与干部个人绩效挂勾。被布控对象被强制要求接受定期的“交流”、汇报个人思想及所了解的他人信息,人民不堪其扰,以致前阶段一名勇敢的律师公开致信中共新疆头目,哀叹“恐怖分子没能达到的目的全被你们给实现了”。

这总能在创痛里麻木过活的民族再写下人间冷漠的新纪录──面对当局在新疆嚣张无羁的反人类罪暴行而死尸般无动于衷。虽则麻木却也精明著的国人无不心知肚明:当局在新疆正干着“杀鸡儆猴”的活──大家都是强权的刀砧间物。新疆持续而露骨的屠杀,实则意在杀灭这国任何对邪恶压迫可能的反抗冲动,凶残的杀人者与冷漠的旁观者在这点上是默契著的,这也正是中共当局所追求的局面。

1. 2016年3月14日,新疆一位汉族居民孙先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说,新疆所谓反恐:“越反犯罪率越高,呈增长趋势啊,不管你什么事,都给你弄个罪名。具体什么叫暴恐?什么叫恐怖分子?如果定义不清,那么在中国境内,只有西北、只有新疆或者只有西藏有。”孙先生对此表示,两年之内,涉恐及涉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增加近一倍,说明管理方式出了问题:“头一年和第二年比,严打的措施越来越严了,说明你的管理方式出了更大的问题。照你这个趋势,今年2016年应该成倍增长。他这个数字还包括邪教组织,每年你抓了多少邪教,你敢公布出来,让大家认可真的有邪教的特征。”

新疆维权人士胡军认为,当局把少数民族作为假想敌,只能令形势继续恶化。这跟文革一样,把红卫兵当成一个阶级,去打倒另外一个阶级。另外一个阶级就是敌人,可以去任意屠杀。那么我们可以看到新疆的问题与文革同出一辙,就是让人们去仇恨维吾尔人,说维吾尔人是恐怖分子。

2. 2016年,新疆言论环境更趋恶化,中共当局不断强化控制互联网,针对少数民族地区的信息封锁更日趋严厉。近日,有网民在推特上披露图文显示,中共新疆公安厅已将曾在大陆广泛使用的手机翻墙软件列为“暴力恐怖软件”。网民的翻墙举动,也被视作网上“暴恐”犯罪。一名曾亲身到新疆做研究的调查者称,“当局反恐反得一片风声鹤唳,现在竟连使用手机翻墙都被视作‘网上暴力恐怖活动’,做法越来越离谱,反到最后,所有新疆人都可能成为恐怖分子,这是中共对人民压制和镇压的有力证据。用翻墙软件看信息不过就是行使自己获取信息、交流信息的权利,怎么能被当作暴恐活动呢?新疆是一个进行专制制度镇压特别残酷的地区。我曾经到新疆去了解过情况,汉人、蒙古人、回族人、锡伯人、哈萨克人都还敢出来讲话,维族人连讲话都不敢出来。”今日新疆,成了名副其实的人权荒场!

3. 2016年3月5日,杨兆存、王路路、郑兰、刘燕、程亚杰,新疆昌吉市的这5名基督徒,因正常聚会讲经,中共新疆昌吉巿当局出动约200名警察及武警对聚会信徒实施非法抓捕。当局诬陷这五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将他们长期非法关押在昌吉巿看守所至今。中共法院人员认为,5名被告聚众非法讲经、解经等活动是犯罪行为。

4. 2016年,新疆基督徒遭到中共野蛮迫害无法确算。新疆和田市家庭教会一对基督徒夫妇,因在家中挂十字架,竟被当地中共警察强制带走调查,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一位到他们家探访的女信徒。目前,男信徒已经获释,但他的妻子与一位女信徒迄今被非法关押。这是和田教会去年又一次有聚会点被中共警察非法冲击被曝光的事件。另一次冲击中,信徒被传唤后扣押。

2016年7月7日,和田地区策勒县,有家庭教会基督徒在晚上聚会时,遭到当地中共警察冲击,多人被带到派出所盘问,期间主要询问教会内部的情况直到8日。多位信徒获准返回家中数个小时后,警察突然又再次传唤这些信徒盘问至晚上八九点钟。10日,策勒县公安局刑警队至和田教会牧师钟曙光家将其妻子吕英莉带走恐吓盘问。

5. 2016年9月1日,新疆伊宁市霍城县一家庭教会信徒因聚会时遭到当地中共警察非法抓捕,所有聚会信徒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不久前转为逮捕。据当地信徒称,该教会不足十人,平时非常低调。

6. 2016年3月上旬,中共新疆昌吉市公安及宗教局官员数十人非法冲击一个正在聚会的家庭教会,当场蛮横驱散40位信徒,将一名来自甘肃省金昌的王姓传道人和另一接送信徒参加聚会的女信徒刑事拘留,当地公安至今未说明拘留信徒的理由。

尽管经历如我,作著这样的记述仍不免自问:人类文明到今天这样的时代,还有着如此下作及无底线野蛮无耻的政权,恍惚如隔世事,然而这是实实在在的现实──21世纪的中国。耗费著天文数字的财富在网络上设墙圈隔人民,已是最不耻于人类的犯罪暴行,人民手机上装个翻墙软件还要被以“网上暴力恐怖活动”予以恐怖打压。去年以来,中共新疆当局已公开下达红头文件,称天主教地下教会、基督教家庭教会为非法宗教,统一部署严厉打压,许多信徒被当成罪犯监禁。在这非人间的环境里,信徒们只能去寻找心灵中的好,然而,他们一聚会就是非法、就是扰乱社会秩序、就危害了“国家安全”。无论怎样语音,无论至怎样幻境的逻辑述说,在中共这样野蛮无耻及全不遮盖的倒置人理和黑白的犯罪势力面前都尽显无力感。中国人民今日的孤苦处境,是全人类于这个时代的不誉记录,这是没有谁可以例外了的。#(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婧铖

评论
2017-05-26 12: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