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江青为何要迫害自己的恩人?

江青为了抹去自己不想让人知晓的历史,利用中共系统,不惜一切代价戕害他人,甚至包括曾经的恩人。(网络图片)

江青为了抹去自己不想让人知晓的历史,利用中共系统,不惜一切代价戕害他人,甚至包括曾经的恩人。(网络图片)

人气: 96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2日讯】中共党魁毛的最后一任妻子江青,在文革时仰仗毛的权势,残害了不少人,其中有一位是她在上海居住时的房东的女佣人,也是她的恩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佣人,而且是恩人,缘何让江青如此上心?甚至不惜将其打入监狱迫害?这背后有着怎样的秘密?

江青的秘密

1914年,江青出生于山东诸城东关一个手工业者家庭,乳名李进孩。上小学时,校长给她取名“李云鹤”。她父亲李德文以木匠为业,在县城开了个木匠铺。

江青12岁时,母亲带着她投奔亲戚,后随亲戚来到了济南。在济南,江青报考了山东省实验话剧院,并学习了话剧和古典音乐等。在话剧院,她结识了的剧院院长兼青岛大学教务长赵太侔。后通过赵太侔的关系,江青进入青岛大学图书馆当了一名管理员,同时在中文系旁听。

在青岛大学期间,赵太侔的妻弟俞启威,即现任中共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父亲,与江青恋爱。“九一八”事变后,俞启威领导青岛大学的学生参加罢课、去南京请愿等,并加入了中共,后担任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部长。受到俞启威影响,江青思想也日趋激进,加入了青岛左翼演员同盟——“海鸥剧社”。二人亦开始同居。

1933年2月,经俞启威介绍,江青加入了中共。7月,俞启威被逮捕,江青被迫逃往上海。在上海期间,江青投到田汉门下,在“晨更工学团”工作。其后,被释放的俞启威来到上海找江青,二人再次租房同居。因担心又一次被捕,二人前往北平躲避,但一段时间后,因生活难以维持,江青独自返回上海,被熟人安排在一个女工夜校里当教员。

不久,受一个中共地下党的牵连,江青被逮捕,但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国民政府允许其被保释。据高皋、严家其编写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披露,江青是在狱中写了声明,称自己“没有参加过共产党,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以后也决不参加共产党”,并填写了“自首登记表”后才被保释的。

出狱后,江青患上了肺病,随其在上海认识的中共地下党徐明清回了其老家。养好病后,江青于1935年春天第三次来上海后,化名蓝蘋,因演《娜拉》一炮走红,后跟电影编剧、剧评家唐纳恋爱、结婚,成了上海演艺圈的明星,名气大增。

之后,俞启威来到上海,江青与其旧情复燃,遂与唐纳闹起了离婚,并北上追随俞启威,唐纳则追到济南,自杀殉情,后被救。江青在此之后返回济南,与唐纳一起返回上海。

全面抗战爆发后,江青于1937年7月经西安抵达延安。彼时,她认识的徐明清已在西安工作。经其介绍和证明,江青得以进入延安。在延安,她将“蓝蘋”改为新的名字:江青。

在延安,江青得到了毛的青睐,与毛同居后结婚。俞启威后来与范瑾结婚,生下了俞正声等。

中共建政后,江青以“领袖夫人”自居,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1966年文革爆发后,江青在毛的允许下,一跃成为中央文革小组的副组长。大权在握的她,为了掩盖自己三十年代“叛变”和做演员的历史,开始磨刀霍霍。

迫害上海文艺界同仁和查封上海图书馆

据《文化大革命十年史》记载,文革伊始,江青通过掌握上海文宣大权的张春桥,让三十年代与江青共过事的老导演、老演员郑君里把有关江青的历史的文字材料交上去。在郑君里交上部分材料后,张春桥又两次找其谈话,威胁其交出有关江青的所有剧照、照片和文字材料,并具体提到了三十年代至五十年代的一些信件。惶恐不安的郑君里赶快将相关材料交了出去,但表示信件确实没有保存下来。

得到消息的江青依旧没有心安,因担心其他上海文艺界同仁有关于她的材料,遂将郑君里、赵丹、童芷苓、陈鲤婷、顾而已等打成“反动权威”、“文艺黑线代表人物”、“黑帮分子”等,并让人抄了他们的家。据赵丹的夫人黄宗英回忆,抄家的人不仅将家中每个人都搜了身,而且连厨房糖缸、盐罐、阳台、烟囱等每个角落都不放过,他们见到有字的纸和照片就收。

这些人走时,带走了所有的信件、稿件和照片,唯独给赵丹留下了写入党自传时的材料。赵丹后来对黄宗英说:“来的肯定是秘密警察,用的是法西斯特务的一套……留下我的自传,是暗示我,运动中只交代自己问题,不要涉及其他的人和事。

搜出来的材料先是被放在空军一个保密的地方,后来在1967年1月,江青在林彪、叶群家,将其全部烧毁。同年9月,郑君里被投入监狱,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不到两年时间,就被折磨致死。赵丹也在监狱被关了5年。

除此而外,江青、张春桥还查封了上海图书馆,相关人员受到审查,缘由是他们接待从北京来馆查阅三十年代资料的人员。

对女佣人恩将仇报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还披露,三十年代,江青在上海时,曾借住在一家公寓二楼的亭子间,二房东的女佣人秦桂贞住在三楼的亭子间。因为她们年龄相仿,相处的不错,秦桂贞经常挤时间给江青擦地板、冲开水和洗衣服,而且从来不要钱。

当时的江青有一段时间生活并不宽裕,有时买不起水果,秦桂贞就买来给她吃。有一次,江青钱花光了,秦桂贞还冒着被主人解雇的风险,从主人家拿饭给她吃。江青当时表示,将来一定好好报答秦桂贞的恩情。江青去延安后,还曾给她写过信,寄过照片。

文革开始后,当江青听说有红卫兵找秦桂贞了解自己的历史后,决定对其下手。1968年2月,江青派人将秦桂贞带到北京,先是安排在空军招待所软禁,不许其出门,其后又找人设计,称其与“国内外敌人有联系,经常和香港通信”等,将其逮捕。在监狱中,秦桂贞受到了百般凌辱,头发也被剃光,还带上了镣铐,接受审讯,并被施以重刑。为了逼迫其承认是特务、反革命,她常常被打的口鼻流血。在折磨了7年后,饱受摧残的秦桂贞才被释放。

直到文革结束和江青被抓后,秦桂贞才知道,这一切背后的推手正是曾说过要报恩的江青。

结语

同样被江青恩将仇报的还有在上海期间帮助过她的徐明清。文革期间,徐明清因为历史问题被定为“叛徒”,开除出党,还被批斗。她曾写信寻求江青的帮助,但没有任何回音。

江青为了抹去自己不想让人知晓的历史,利用中共系统,不惜一切代价戕害他人,甚至包括曾经的恩人。从其所为看,其只能是良心泯灭之人才能做的出来的。而她意图用暴行清洗历史的做法只能为自己增添新的罪恶,中共也是如此。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9-22 3: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