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南宁叫停“互助献血”的背后

人气: 11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09日讯】这两天,广西南宁有关部门联合召开了“打击非法买卖血液”案件案情通报会。会上,有监督部门的领导表示,“近年来,南宁市非法买卖血液的情况严重”。而原因就在于,当地血站周边“长期盘踞著三个有组织、有分工”的非法组织买卖血液的犯罪团伙。就在今年,团伙中的8名“血头”被判刑之后,南宁有关部门立即叫停了“互助献血”这一采血方式。

仅从新闻本身的描述来看,“打击非法买卖血液”与“叫停互助献血”似乎形成了统一。但令人难以想像的是,“互助献血”又怎会与“非法”对等起来?要知道,“互助献血”是中国大陆“相关法律、法规认定的无偿献血的形式之一”。如果说,“打击非法”尚能理解,那么叫停互助献血,即无偿献血,就让人觉得有些不可理喻了。

有文章称,“互助献血人数比例太大,成为滋生非法买卖血液的温床”。这话听起来就更让人拎不清了。一般说来,非法买卖血液是因为中国近年来出现的“血荒”。“血荒”直指献血者少。而这一现状与“我国人口献血量仅为0.84%,远远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的4.54%和中等收入国家的1.01%”的数据不谋而合。

因此,那个“互助献血人数比例太大”的说法并不足以取信。事实上,中国“非法买卖血液”的滋生恰恰应该归因于在“有偿献血”被禁的情况下,无偿献血根本无法满足用血者需求的这一现状。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指出,献血人数占人口总数的4%才能满足全国临床用血所需,但中国献血的人数却不到总人口的1%。

于是,这其中3%的缺口就不得不由“非法买卖”来填补。既然市场这么大,千方百计想要从中捞钱的官员们就不可能坐视不理、任其自由发展。陆媒在新闻中揭批非法团伙的时候,用了“盘踞”一词。并且,这些团伙盘踞的地方还都在血站的周边、附近。如果说,这些人在偷偷摸摸的搞地下采血,那么离得远远的、避点儿嫌才合乎道理。但他们如此明目张胆地出现在血站附近,也就足以说明,他们对“有人查”是有恃无恐的,甚至极有可能像“黄牛”那般,充当着血站的“地下工作者”。

有资料显示,“大陆血站是唯一采集血液的单位”。因此,广东某地就会出现“当地血站从不直接接受卖血者,他们通常只与‘血头’联系”的情况。据悉,血站将当天的抽血计划下达给血头,再由血头们私下里分配名额。通过这种方式,血站既能从买卖血液中获取暴利,又不用以身犯险、公然挑战“国家禁止有偿献血”的法律权威。对各地的血站来说,抓几个血头根本就无碍于自己的发财之路。他们或许早就计划好了,一旦被发现、无法堵住悠悠之口时,血头就能代替他们被祭出,接受司法的惩处。

如此看来,广西南宁的血头被抓,并不代表血液的非法买卖就会从此得到遏制。对那些被抓的血头来说,不过就是一两年的轻判。这些损失或许早就算在非法买卖所得之中了。而对于血站来说,也不过就是再换几个血头而已。

问题是,有人非法牟利,就会有人深受其害。除了被抓的血头之外,倒楣、遭殃的显然就是总会有用到血液之时的亿万老百姓。如今,中国病患所购买的200多一袋的血浆一般都是从“无偿献血”来的。但前提条件是,自己或家人也得有“无偿献血证”。事实上,早有血站工作人员爆料,无偿献血者献的血不是给普通病患用的,而是用来服务官员及家属的。于是,可想而知,如果是从血头那儿买来的,血液的价格就会高的离谱。

可以看出,广西南宁公开叫停“互助献血”一方面意味着,普通老百姓再也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享受“免费用血”的这一福利了。此后,该地病患如需用血,就不得不从血头手中购买高价血。另一方面,“非法买卖”也将会由于献血被停止而变得更加猖獗。

对用血者来说,非法买卖的血液不仅更贵,而且安全性也会更低。从多年前血浆经济导致的艾滋村遍及到后来媒体曝出的五岁女童因手术输血患上艾滋的消息来看,血站牟取的暴利中自然有为了节省成本而不顾及血液安全的那一份。也就是说,负责给卫生部等诸多部门上交“保护费”的血站所赚得的,不仅仅是想法设法翻倍牟利的黑心钱,更是罔顾人命的害命钱。

因此,我们或可说,在中国长达几十年的血液黑幕中,从制定恶法到包庇血站的所有官员,他们的中饱私囊都直接或间接的与“草菅人命”有关。#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9-09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