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不是垃圾 退休老师吴松贺化腐朽为神奇

长期营造生态化校园并成立“落叶的家”,吴松贺目前正在积极实践心中那份坚持已久的梦想。(曾晏均/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8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曾晏均台湾报导)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深埋着一个梦想,一颗播撒善念的种子;期待筑梦的花朵盛开时候,世界将变得更美好!国小退休教师吴松贺心目中的梦想,是希望透过“落叶的家”情境教育潜移默化,引导学子们关怀环境生态,学到对生命的尊重。

风起的刹那,树叶飘然落地,一场绿叶生命的旅途到达终点,随着风吹重回大地的怀抱。“落叶集中归回尘土,让其自然循环再造万物生生不息。”长期营造生态化校园并成立“落叶的家”的吴松贺,目前正在积极实践心中那份坚持已久的梦想。

在各学校、公园的落叶常被视为垃圾,人们将其扫一扫、装进垃圾袋送进焚化炉的做法,看在退休教师吴松贺的眼中,觉得既浪费资源又违背自然、不环保,因为落叶经过堆肥处理可以变成有机肥,成为植物营养的补给站。于是他兴起了推广“落叶的家”理念,让落叶有尊严的回家,多年来已有26个学校和公园邀请他筹划、教导,让落叶回归尘土,环境变得清洁干净,俨然变身为校园生态教学区。

屏东县黎明国小“落叶的家”与鱼池造景为邻,变身为校园生态观察区。(曾晏均/大纪元)
屏东县黎明国小“落叶的家”。(曾晏均/大纪元)
“落叶的家”成为小朋友自然课地栖型生物观察区。(曾晏均翻摄/大纪元)
落叶变成腐植土后,就是天然肥沃的有机肥,社区民众可以带回去种菜、植盆栽。(曾晏均翻摄/大纪元)

吴松贺说,落葉是自然资源,可以利用菱形铁网当围篱、粗钢筋当支柱,将落叶圈围在特定区域内,每天有专人负责浇水、踩踏,并从落叶堆中挑出垃圾及树枝等杂物;隔一些日子,再用铁耙子把落叶堆底部的腐植土翻搅,覆盖在新的落叶上,以加速新叶腐烂。

等到落叶变成腐植土后,就是天然肥沃的有机肥,社区民众可以带回去种菜、植盆栽。而“落叶的家”也提供一些生物所需的食物,例如腐植土慢慢会寄生锹形虫、独角仙等的幼虫,吸引蜗牛或蚯蚓等多样化的生物栖息,营造出充满盎然生机的学校生态观察区。

一般人可能质疑,落叶垃圾堆积恐怕引发脏乱、蚊蝇盘据。吴松贺解释,落叶的家里面只有落叶或草渣,连树枝、树干、厨余、果皮等垃圾都要剔除,才不会有积水、腐臭、蚊绳等脏乱问题。

大武山下“如是居”自然生态园区,原本是荒芜之地,如今吴松贺打造成有绿色步道与奇花异草的世外桃源。(曾晏均/大纪元)
大武山下“如是居”自然生态园区,原本是荒芜之地,如今吴松贺打造成有绿色步道与奇花异草的世外桃源。(曾晏均/大纪元)

落叶回归尘土  一场生命的觉醒

吴松贺推广生态化校园,从教职退休后,仍四处到各校园成立“落叶的家”,当起了“太阳系落叶军团总司令”。放眼整个地球的环境保护,他一脸认真地说,不仅仅只有台湾需要成立“落叶的家”,相信连欧美、中国也都需要宣导,因为生态环境保护是全球性议题。

也许是教师出身,文人风骨带着淡泊、自信,弹得一手好钢琴的吴松贺,为了实践心中那份“做一个有智慧的生活艺术家”的理想,在大武山下打造一座“如是居”自然生态园区,于是原本荒芜之地有了绿色步道与奇花异草,倘佯其中,彷若置身世外桃园,享受农村生活氛围之余,也开放给学子野外生活体验。

长期营造生态化校园并成立“落叶的家”,吴松贺目前正在积极实践心中那份坚持已久的梦想。(曾晏均/大纪元)

自许为环境与生命教育推手,吴松贺选择了一条不被看好的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如此坚持?他回说:“是心灵的觉醒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一路上,他坚持着自己的信念,自发朝着目标前进。

生活总在经历不断淬炼、遭遇挫折、痛苦、冲突后,才能学到面对人生困境的智慧,吴松贺花了14年的时间四处去寻找人生的真谛,走过了对人生的迷茫,推广成立“落叶的家”获得许多学校、社区响应,因此也常受邀到各级学校演讲,宣导生命教育及环境教育。

“落叶的家是个表征,实际上跟安养院的概念是一样的。”他说,让落叶有尊严地回家,不要把它当垃圾看待!若把树叶拟人化,它完成了行光合作用的阶段性任务后,随着季节替换风吹落地,等待腐烂回归尘土。而“人”何尝不是如此!

吴松贺认为,人的一生含辛茹苦养儿育女,历经生、老、病、苦,在“生有所养,老有所终”的信念下,期望从“落叶的家”为起点,延伸至生命教育议题,教导孩子善待长辈,给老人们一个有尊严的晚年生活。

中国儒家哲学以宇宙为生命洪流,认为万物皆有生命,而且彼此间互相连系。吴松贺语重心长地说:“但是人类如果没有觉醒就没有智慧,会互相争斗、互相为难,甚至愤而杀人。”对于现今的一切社会乱象,道德沦丧败坏,就是人心没有觉醒的具体表现。他体悟,唯有生命灵性的觉醒,摒弃小我(私我),才不会被心中的牛魔王操控,才会懂得“利他”为别人着想。

然而利他的行为,是一种甘于舍弃的豁达,吴松贺以海洋来比喻,形容自己心目中的“大我”形象,“就像海水撞击着岸边的岩石,激起了很多的浪花,那浪花代表人世间的万事万物,当浪花撞击岩石,就如同短暂的生命走到尽头后,变成泡沫又回归海洋,就这样生生不息。”

长期营造生态化校园并成立“落叶的家”,吴松贺目前正在积极实践心中那份坚持已久的梦想。(曾晏均/大纪元)

从环境教育到探讨生命教育,帮助学生建立正确的人生观,吴松贺期望能落实于日常生活之中,以一种回归自然的生活态度,来改变看待世界的视角,观念一转对于人生将会有不同的体悟。

“像我推落叶的家一样,树叶年轻的时候是绿色的叶子,意气风发,老了凋谢了功成身退以后,人们就把它当垃圾,扫一扫还得用垃圾袋打包让垃圾车载到焚化炉焚烧,其实只要让它回归大地就好了。”吴松贺说:“落叶不是垃圾,是大自然的产物,只有人类制造的污染物才称为垃圾。”

每个人都按着自己的思维去追逐美好生活,吴松贺用独特方式在清除心中的野草,就如落叶的家一样让老有所终,藉由生命教育的推动,盼望可以翻转台湾社会扭曲的价值观与道德日趋败坏的现象。@*#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台湾有一条充满客庄人文风情的浪漫大道“台三线”,从台北市到屏东市区台三线全长440公里,浪漫台三线车祸事件频传,警方沿线布署了许多测速照相机,今年测速王已经开出1万5千多张罚单。
  • 台湾南部的潮州泗林绿色隧道假日文创市集,在12月的后三个周六,也上演着一幅热闹又温馨的市集景像,浓厚的人情味同样让人很感动!
  • 因为儿子的一场病,让一心救子的福酿坊创办人蔡福良一头栽进了“醋”的世界。一路走来,看着孩子喝着自己酿的醋,摆脱了药罐的纠缠,如今已上小学的儿子长得活泼又健康。
  • 为了让学童对家乡的环境、土地有更深的认同感,高雄师范大学与屏东胜利国小携手合作,透过生态、文化与生活的新型态在地户外教学体验课程,培育孩子成为守护地球环境的小尖兵。
  • 中国人权活动家、新公民运动成员之一的张宝成在2013年那次被抓之前,曾经对当时的未婚妻刘珏帆说过一句话。他说:“中共这堵墙看着很高、很坚固,可是如果我们每个人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在自己能承受的压力范围内做公民维权这些事的话,哪怕你转贴、围观、哪怕拿牙签去抠墙缝呢,每个人都对着这堵墙使劲,那么这个独裁专制制度结束的日子就不远了。” 刘珏帆回答说:“我没有你张宝成的勇气去坐牢,那我就做一根牙签吧,去抠墙缝,让这堵墙早一点倒塌。”
  • 卡拉OK问世已有半个世纪的时间,它是现今风靡全球的大众休闲娱乐方式之一。如果当年发明卡拉OK的日本人井上大佑(Daisuke Inoue)申请专利的话,他光是去年一年就能赚到1亿美元的权利金。那他为什么不申请专利呢?
  • 生长在乌克兰的基辅,Olena Balakina现在是当地一位颇有名气的室内设计师。尽管在这个行业中打拼的时间还不算长,Olena却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她曾设计过基辅一处名为San Pietro的大型艺术和文化中心,并用其源于文艺复兴的古典美学理念征服了许多人。
  • 百年前渡黑水来台湾木匠子孙 ,八句《认祖诗》遥心系武汉。先民敬天信神得安生于乱世,现今疫情蔓延之时,人心惶惶何以自求多福?此故事或许值得省思借镜。
  • 美国人惯将世界各国公认,真正用脚去踢的“正牌”Football,名之为Soccer,然后把他国在橄榄球赛(Rugby)中使用的橄榄球,以别树一帜的规则,拿到球场去比划,还硬生生地冠以Football之名。似乎是有点儿“霸道”。为避免中译之混淆,我选择使用“美式足球”之名,就在文中简称为“美足”罢。
  • 22岁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近日奔走海外,拜访台湾、德国、美国等地政要寻求支持香港反送中民主运动。他9月11日在柏林说:“我希望有朝一日,不仅是香港,就连中国人也能享有民主自由和平与人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