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贞岩:钢钉钢板兴奋剂下的中国体育黑幕

人气: 194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4日讯】体育的初衷是建立在民间人们爱好的各项运动基础上的一个为了健身发起的竞技活动,可是在中国,在中共的治下一切都被扭曲了,就连体育界也不能幸免。刚刚在微博上看到一位曾蝉联三届世锦赛的冠军嗮出她自己的一张双腿布满钢板和22颗钢钉透视图片,同时配文称“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看后,人们很是震惊,这还是人的腿吗? !腿都这样了今后咋生活呀?​​​​有的不免兴叹:你是否也会为梦想不惜一切?其实,此冠军的遭遇和爆料只是中国体育界悲剧冰山的一角。

多年来,中国的很多在国际体育赛事夺得奖牌的健将们,很多在退出比赛后,不但身体没健,却几乎都成了残废了,过早殒命的也不乏其人。为了拿成绩,他们被教练野蛮的流氓式的超负荷的训练,很多运动员身心俱伤。在2016年再版的《马家军调查》一书,披露了17年前马家军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内容。据报,当年薄熙来夫妇对马家军造假大力支持。而陆媒文章还特别点到江泽民曾接见马家军的一幕,颇为引人深思。

这两个报导让马家军背后的黑幕和黑手得以现形。有大陆媒体人分析认为,官方媒体让事件“另类曝光”背后可能涉及政治原因:选择在这个时机曝出马家军的丑闻,也是在揭露江泽民的丑事。大陆腾讯体育在当时也曝光说,1998年中国知名作家赵瑜撰写的《马家军调查》一书,其中第14章《药魔重创马家军》中,有3万字关于马家军队员控诉被逼迫服用兴奋剂的内幕,由于当年出版时因话题过于敏感被拿掉。大陆荆楚网转载“周说公众号”的文章说,目前兴奋剂部分内容得以曝光,是因为多名运动员和队医曝料印证了一点。那就是:自1991年开始,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强行为运动员亲自喂服或者注射针剂兴奋剂,随后这些女队员身上出现的多种不正常变化,如声音越来越粗、不来例假、肝病越来越多等。 2009年,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推出专著《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书中首次从官方角度证实马家军队员因服用兴奋剂,导致尿检超标而无缘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内情。

显然,有薄熙来、江泽民在背后撑腰,在魔性操控下的马俊仁对马家军队员的蹂躏、摧残有恃无恐。马家军知名队员王军霞在马俊仁的手下遭受了很多惊人的苦难,后因王军霞实在忍无可忍进行抗争,遭到悬赏500万买她的人头,300万买毛德镇的人头及其它死亡威胁。王军霞披露,当时马俊仁常说,“你们这些丫崽子,离开我什么都不是。你们就是一群驴,就是畜生,就不是人”,“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等。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下,王军霞患上了神经性呕吐,后来不得不逃到了美国。

一名前中国体操队医生曾向澳大利亚媒体披露,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大陆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是中共官方的政策,所有运动员无一幸免地都要接受这种安排。

在长期服用兴奋剂药物的情况下,一些女运动员出现男性化特征。曾拿过全国冠军,打破过全国纪录和世界纪录、退役后一度在浴池当搓澡工的邹春兰回忆,小时候训练的时候,她在教练的要求下吃了很多不明药物,导致她向男性特征转化,最终她长出了胡子。她告诉《时代》记者,(中共)国家体委“一切为了金牌”,致使她身体里有太多男性荷尔蒙,以至于失去了生育能力。她透露,从她刚满16岁进入体工队时,就开始服用“大力补”,每天1粒,直到1993年退役,达6年之久。当时,教练说这都是营养药,补身体的。但邹春兰发现自己和女队友均出现汗毛变长、嗓音变粗。教练说,长胡子正是因为吃了“大力补”,这种药属于男性激素。笔者曾在大陆采访过邹春兰本人,正如其所说。

类似现象还有披露出的山东一个训练基地。一位名叫Hannah Beech的人走访了山东省东部一个破旧的体育学校,那是一个小学改造过的健身房,是一个举重训练地。每次训练后,孩子们走到一个桌子前,上面神秘的排着一些纸杯。孩子们用长着茧子、沾着粉笔灰的小手拿起纸杯里的几个药丸,就着温水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 Hannah Beech问了一个女孩这是什么药丸?女孩答: “这些药丸让我强壮。”这时,一个警惕的教练走过来干预,说这些药丸都是“天然草药”,并试图把Beech从房间里推搡出去。这时Beech问能不能给她一个药丸带回家——她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中药药丸。教练拒绝了,理由是这些药丸非常昂贵,不会浪费给一个中共体育制度之外的人。

畸形训练后的运动员身体免疫力紊乱,夫妻运动员双双遭难。 1990年打破亚洲举重纪录,被称为亚洲第一大力士的才力,曾拿过60余个冠军,为保持运动员的竞技状态,造成过度肥胖身患重疾,退役仅5年,疾病接踵而至,因无钱治病而悲惨离世。据报导,他离世的当天,家中仅有300元人民币,女儿只有3岁。才力的遗孀刘成菊,也曾是一名举重运动员,靠着摆地摊、送奶养活自己和女儿。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2012年,刘成菊被查出了乳腺癌,这个家庭彻底塌了。刘成菊说自己就算是去要饭,也不会再让孩子搞体育这行了。

反对吃兴奋剂就是“反对党、反对政府”。据海外媒体报导,薛荫娴女士早在60年代就进入了中共国家体育委员会,在数十年间,曾担任国家队11个队的医务监督大组长,并担任李宁、楼云等奥运体操名将的指定运动医生。上世纪70年代末,中共倡导使用兴奋剂,薛荫娴成为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并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据薛荫娴介绍,举重、游泳、田径和体操等金牌项目,都是使用兴奋剂的重点领域。当局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的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研究怎样能躲避药物检查的方法。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大量记载了中共体育界使用兴奋剂的证据。十年来,薛荫娴因反对、曝光中共体坛使用兴奋剂,丈夫被打致死,自己患重病而北京数家医院拒绝为她治疗,儿子被迫失去工作。 2016年,她做医检时被查出患有重病,北京几家医院都拒绝给她提供治疗。无奈之下,在友人的帮助下,今年6月与儿子杨伟东、儿媳一起逃到德国,申请政治避难。

游泳健将面临瘫痪,23岁被迫退役。据维基百科介绍,1987年亚洲十佳运动员,被誉为中国游泳界“五朵金花”之一黄晓敏1983年第五届全运会上,年仅13岁就获得200米蛙泳第三名。 1985年黄晓敏接连打破了梁伟芬5年前创造的100米和200米蛙泳全国纪录。 1987年2月,黄晓敏参加阿雷纳国际短池游泳邀请赛,夺得50米、100米、200米蛙泳三块金牌,成为这次比赛获得金牌最多的外国运动员。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同年获得“亚洲十佳运动员”称号。 1988年9月在韩国汉城(今首尔)举行的第二十四届夏季奥运会中,在女子200米蛙泳项目中获得一枚银牌,成绩为2分27秒49,实现了中国队在奥运游泳项目中奖牌零的突破。在她的运动员生涯中,又获得过3枚亚运会金牌、11枚世界杯游泳系列赛金牌。 1990年再获北京亚运会蛙泳金牌。 1994年黄晓敏称因长期强化训练出现风湿、心律不齐等病症,并面临瘫痪的危险,结果在23岁便被迫退役。幸好1999年,黄晓敏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所有伤病都消失了。

此外,中共体坛贪腐、潜规则现象严重。中国体育界高层腐败问题触目惊心,日前由中共官方刊文踢爆体育界各类腐败乱像,包括收受巨额贿赂、操纵比赛、运动员能否出场、裁判员用谁、比赛名次、金牌归谁、假球、赌球等等都成了体坛官员“中饱私囊”的敛财手段。体育界的乱象也随着江泽民倡导的“闷声发大财”而“与时俱进”了。

读了此文披露的体坛黑幕,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体育是健身还是摧残人的健康?是正常的娱乐式的健身运动还是阴暗、恐怖的黑社会拼杀?钢钉钢板兴奋剂下的中国体育黑幕,该下课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2-24 2: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