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天辰:中共太想芯片明天就成功 不付艰辛哪行

人气: 44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14日讯】中共的中兴通讯从电信设备、手机终端到软硬件供应都基本上躺在美国供货商身上。美国商务部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在七年内向中兴出售任何电子技术和通讯组件。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断言:中兴基本上“死定”了。

中兴被美制裁后,中共制造业的软肋凸显,包括华为在内的企业都有可能受波及。于是中共急了,又开始要大量投资制造芯片。据新浪材经署名文章“砸向中国芯片研发的万亿经费都去了哪儿?”,中共在半导体领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规模以万亿计,可是技术创新却收效甚微。据统计,科研经费浪费惊人,60%科研经费用于开会出差等。

至今中共也没能研制出像样的芯片。最近,“汉芯”事件被媒体重新挖出。当年,上海交大教授陈进通过“打磨”去掉摩托逻拉芯片的标签,然后在芯片印上“汉芯”,“发明”了“汉芯”,并通过了由行业内顶级专家组的评审鉴定,骗取了高额国家资金。

说到底,造成中国无芯的局面还是跟中共有关。中共篡权以来,一直致力于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和美德,搞得各行业人心浮躁,急功近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肯脚踏实地钻研,经常采取投机取巧、盗窃掠夺别人的成果和知识产权等手法。

正体字中,办事情的“辦”字,中间是力气的力,两边分别有辛苦的辛字。从外形上看,左边的辛字,底下还不直,是一撇。说明如果要办成一件事,需要付出加倍的艰辛,左边的辛苦还把人累的腿都发软,站都快站不直了。只有这样,才能把事情办好。

被中共改过的简体字,办事情的“辦”字变成了“办”,中间是力气的力,两边分别是一撇一捺,或者像个八,或干脆说是两点。也就是说,办事情不用太出力,随便出两点力就可以了,或是办得七七八八的,凑合着就把事情给办了,或者是急功近利,恨不得马上就把事情办好。

在德国巴符州山区里,有家世界闻名、专为残疾人改造车辆的公司Paravan,在德国获奖无数。客户买好车后(车可以是各种牌子),公司为每位客户量体裁衣,改建出最适合他的专用车。包括严重的残疾人,都可以为他们设计出无需任何人帮助,完全靠自己就能开车门、坐上驾驶座、收放轮椅以及正常行驶等。公司服务还包括跟相关部门联合,教授驾驶技术和驾照考试。客户买来的车子不光是轿车,还有工程车,或是干农活的大型拖拉机等。

在一次采访中,该公司经理介绍说,不论是单手单脚,或失去双手,或双腿全无,哪怕客户四肢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活动一点点,都能为他们改建出理想的专用车。这对工程师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因为每个人残疾部位和程度不同,要设计出非常灵敏和精准的车辆控制装置,难度非常大。

由于他们公司坐落在山区里,很偏僻,下了高速开车还要开好长时间才能抵达。因此向总裁提了个比较傻的问题,问为什么要继续待在山里,如果把公司移到交通方便的地方,是不是可以方便客户,能够吸引更多的客户?

记得总裁是这么回答的:“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对我们的工程师来说非常适合。因为要为不同的残疾人改建不同的车辆,每个客户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这对我们的工程师来说,难度相对也非常大。他们需要这样的环境,静下心来思考,才能制作出完美的控制仪。”

现在看来,这种需要静下心来做事的理念,跟中国古代讲的各行各业都要净心、调息是一个道理。

鲁国木匠梓庆用木头制了个看似平常的鐻,一种外形似钟的乐器。上面雕刻的猛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令人震惊不已,认为非人力所能及,犹如鬼斧神工。鲁国国君听说后,召梓庆进宫,问他究竟是怎么制鐻的。

“臣做这个鐻之前,不敢损耗自身的精气,于是用心斋戒,去除杂念。”首先梓庆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斋戒第三日,忘掉利益之念;斋戒第五日,忘掉自己的名誉;斋戒第七日,进入忘我的境地。随后他带着清净的心进入山林,专心寻找制鐻的木材,细心观察树木的质地和天性。梓庆说道:“我做事,无非是‘以天合天’,就是让我的天性和木材的天性相结合,而这或许也就是做出的器物让人惊为神工的缘故吧。”

中科院半导体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刘明表示,晶片领域的话语权需要深厚的上下游产业基础支撑,否则就不可能有市场竞争力。中国目前仍需要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零部件。对于晶片产业的发展,他说:“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

刘明说的这番话很到位,点出了在中共党文化教育下培养出人才的心态。不摆脱中共的毒害,不消除中共党文化的影响,想要造出国产高质量的芯片,看上去路途遥遥呀。#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5-14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