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香肠:雾台部落的回忆

文/ 凌烟

人气 240

雾台杜瑞龙与我家方博土情同手足,因为开辟通往小鬼湖全长四十多公里的山路,两个人的生命才有交集。杜瑞龙大我家方博土近十岁,以前在山上工作所需人力全交由老杜调配,表面上我家方博土是老板,私底下老杜总像一个老大哥般照顾着他。杜瑞龙在雾台部落中算是顶尖人物,从他家摆饰的兽骨即可略知一二,他的头饰还有雄鹰的利爪,说起早年徒手抓雄鹰的过程,他还特地穿上原住民服饰,抓着雄鹰留下历史镜头,就怕日后说起这段经历没人愿意相信。那天他是要去山里巡视放置的捕兽陷阱,背着囊袋低头走在山路上,空中传来一种怪异的声音,他提高警觉把身体压得更低,眼角瞥见一只雄鹰从天而降想要抓他,反被他伸手抓住两只脚,他太太在旁边下注解说是因为他像猴子的关系。

杜瑞龙懂很多草药,那是他从父亲那一辈人点点滴滴学来的,在医药不发达的山地部落,懂得利用草药疗伤治病是必要的求生技能。他年轻时与几个长辈一起去山里打猎,走路来回要三四天,他却在第二天走路时被青竹丝咬伤脚,又不敢跟长辈说,当晚众人夜宿猎寮,他全身火烫就像快要爆炸一样,只好在寒冷的天气跑到溪边浸泡于溪水中降温,一夜数回,晨起时因为整条腿肿得厉害,他才鼓起勇气跟长辈说他被蛇咬的事,长辈决议返回部落,但也要走两天路,结果到半路的时候他的脚已经逐渐消肿,还能帮长辈背东西,回到部落连去看医生也不需要了。

后来打猎的时候又有一次被百步蛇咬的经验,那次是跟一位朋友同行,他被咬到手指,发现是百步蛇,他把手指放在石头上,要朋友帮忙砍掉,但朋友挥刀三次都砍不下去只好作罢。两人立刻返回部落,他说到家的时候人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但看见孩子把家里玩得一团乱又收拾了一下,一躺上床就昏睡三天,直到当时的乡长杜国夫回到部落帮他施打血清才逐渐清醒过来,休养一段时间就恢复健康。慢慢他开始了解学会草药治疗的好处,前两年还说教会准备为他出版草药专书,以便教育下一代,但至今尚未有下文。

我家方博土初到雾台做工程时,就是住在乡长杜国夫盖的房子里,当时全雾台只有三间厕所,乡长的房子占其中一间。杜乡长当选过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当时原住民学生要考上高雄医学院成为医生真的很不容易,当选乡长后努力争取建设部落的经费,目前还在的阿礼活动中心(位于海拔一千两百公尺,算全台最高)就是我家方博土盖的。雾台部落处处可见百步蛇图腾,相传鲁凯族人是百步蛇的后裔,民间传说巴冷公主执意嫁给百步蛇郎君,没入深山的鬼湖中,湖畔开满洁白的百合花,因而成为鲁凯族的象征。从杜国夫乡长口中,我家方博土还听到一个更不可思议的真人真事,有一位部落里的老人家被百步蛇咬伤,走路去找乡长治疗,但伤口毫无肿胀,也没有任何蛇毒发作的症状,老人家说百步蛇咬他后就开始在地上翻滚,最后伸直死掉了,乡长不相信他说的话,老人家就带他去看那条蛇,足有两斤重的百步蛇真的已经僵直成一根棒子的模样,而老人家除了伤口流一些血外,并无大碍,最后连血清也没打,只是涂点药而已。

三十多年前的雾台还是一个交通与卫生教育都不发达的地方,原住民多数都还倚赖打猎维生,进入深山一趟来回要两三天,放置陷阱可能好几天才巡视一次,有时猎物已经死亡多时,发臭或长虫还是拿到溪边洗洗再用火烤成肉干带回部落,也许是身体对腐肉的肉毒杆菌素已经有了抗体,有些老人家听说独钟这一味,即使有新鲜的肉也不爱,还会把鲜肉用包奇拿富(类似汉人的粽子,原住民称为猎人的便当)的树叶包裹起来,埋入土里数天再挖出来烤熟吃,就像许多平地人爱吃臭豆腐一样。他家老六在山上因为爱和原住民朋友一起喝酒,有一次吃到一块肉干咬了几口感觉味道不对,赶紧偷偷吐掉,当天半夜就送急诊,真的是“爷爷有练过”,旁人切莫轻易尝试!

将近三十年前我也曾经随我家方博土到位于海拔将近一千五百公尺的雾头山工寮小住一段时间,有下山的猎人来借锅子煮食猎物,阵阵比臭豆腐更浓烈的味道飘入工寮里,那锅子他们用完洗净还给我后,我又用洗碗精刷洗三次还无法完全去除那个气味。人的生活习惯都是从小养成,抗体也是逐渐增强,杜瑞龙两次遭蛇吻之所以能平安度过,只能归功于从小养成的抗毒能力足够应付蛇毒。后来有一次我家方博土为了种兰花去雾台拿腐叶土,老杜正好从山上取了一大窝虎头蜂回来泡酒,虽然全身密密麻麻布满被虎头蜂螫的针孔,对他来说那点毒算得了什么?他掀开蒸蜂蛹的蒸笼说:“你要多少都可以。”我家方博土深知我怕虫,只拿了一些想回来吓我,他不知道我小时候也是个野丫头,蜂蛹都是整块拿着一只只抓来吃。

随着岁月的流逝,地球暖化造成气候的剧烈变化,通往小鬼湖的山路断了,连阿礼部落也崩塌迁村,雾台勇猛的杜瑞龙也老了,不再能入山打猎,平日里就是凿些石板建材,种种小米、红藜、南瓜,近年雾台遍植樱花发展观光,老杜的女儿杜美花在家里卖自产自销的咖啡与爱玉,儿子小杜平日在屏东市区送货,假日才回雾台卖他自制的小米香肠与脆皮香肠。灌香肠用的是无骚味的黑猪肉,小米则是父亲种植,加了小米的香肠吃起来香Q不油腻,入口令人非常惊艳。为了不让山上的猴子来田里捣乱,老杜常常要去赶猴子,失去青年时期英姿的他越发像个老猴儿样,不知若再有雄鹰来抓他,是否能再抓得住雄鹰的双脚?

人生无常,来份大肠包小肠,从市场买回现成的糯米及花生灌大肠,用平底锅油煎一下使皮赤黄,再煎些小杜卖的脆皮黑猪肉香肠,配上蒜片沾辣椒酱与酱油膏吃,只差没在珠仔台与老板赌输赢,而人生的输赢在于智慧的抉择,何须赌?

小米香肠
2人份

【材料】
小米香肠 2 条
蒜片 少许

【调味料】
食用油 少许

【作法】

1.将冷冻的小米香肠略为解冻(如果不冷冻保存会变成小米酒香肠)。
2.将香肠摆盘放入电锅,外锅加一杯水蒸熟(这是偷吃步,才不用煎太久,香肠里的小米也比较Q)。
3.将蒸熟的香肠切片,平底锅加少许油后放入香肠,以小火煎至油亮上色,最后搭配蒜片盛盘,即可食用。

美味TIP

煎好的香肠单吃就很美味,不过如果是喜欢搭配酱汁的人,建议可准备辣椒酱与酱油膏,香肠连同蒜片一起沾这两种酱食用,滋味令人难忘。

<本文摘自《舌尖上的人生厨房:43道料理、43则故事,以味蕾交织情感记忆,调理人间悲欢!》,联经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茉莉

相关新闻
仁爱推2天1夜轻旅行 体验部落自然人文
台一间厨房点亮一部落  提供吃不腻的便当
台湾最有人情味的“办桌”文化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最热视频
【直播】白宫媒体简报会:单日确诊超6万
【重播】川普签署《拉美裔繁荣倡议》行政令
【珍言真语】何启明:坚持抗争 与极权比寿命
【重播】彭斯在“支持警察”集会上发表讲话
【新闻看点】习再设安全组 李克强又出绝招?
【拍案惊奇】中共公检法整风 李嘉诚建香港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