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另眼看“国家独占货币”

了解“货币国家化”、“政府独占货币”正是“国家偷走人民的钱”,乃至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不义的真相。(余钢/大纪元)

人气: 6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1日讯】前一阵子全球股市哀鸿遍野,由美国总统川普带头,几乎全球一致的将箭头直指美国联准会(Fed)。因为Fed执行升息,而Fed主席鲍尔竟然不甩川普的一再警告,仍然坚行其主张,凸显Fed独立,不受行政部门的干预,逼得川普扬言要找鲍尔谈话,目的无非是希望Fed升息步伐放慢,甚至停止升息或降息。

虽然Fed的微幅升降息为何会如此引发股市的大幅波动令人费解,但股民已深信不疑,于是纷纷采取买卖行动,如此也可显示股市是“投机炒作”市场,而股票买卖并不是“投资”行为了?那么,要问的是,政府有必要去干预吗?如果股市因炒作而崩溃,甚至消失,情况又会如何?毕竟我们也看到经营很好的公司,坚持不让股票上市呢!在金融面和实质面愈离愈远的现代社会,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严肃的思考呢?其实,股市的蓬勃好像并不表示经济的繁荣,也不能反映人民的生活福祉,倒是比较反映人民对“政权”的信任度,所以为了选票,政府已经不得不要支撑股市往上并防阻下滑。这是不是坊间所说的:“股市已不是经济橱窗,而只是信心指标而已”呢?

回到Fed这个机构,它也就是美国的中央银行,而当今各国也都有中央银行,只是名称各有不同。我们也都知道,各国中央银行光明正大道道地地“独占”印制各国的“钞票”,而且这是“人为独占”并非“自然独占”,也就是说,并非自由市场“自然演进”而成的独占,而是政府保障的独占。众所周知,央行独立实施货币政策,现今最常用的是“利率升降”的政策,其实最终都是“货币供给或数量的增幅”,亦即“宽松或紧缩货币”。我们也都知道,自1930年代以来,宽松货币政策一直是主流。以往的货币供给变动,经由财政赤字、金融赤字,以及国外资产净额增加三个管道进行。已故的蒋硕杰院士就曾对金融赤字大加挞伐,更有“五鬼搬运就是金融赤字”的说词。而金融赤字就是金融机构以“低利率”大笔贷款给业者,是政府“纾困”的写照,由而形成的庞大债务,或者形成呆账,或者因货币供应增加引发的通货膨胀而减轻,这是蒋先生所说“将债务推卸去”的“金蝉脱壳法”。到21世纪,Fed已换用QE(量化宽松)法来“印钞救市”。如此一来,金融风暴、经济萧条、低薪、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不义的现象也就与人类常相左右。

企业独占,公营事业独占、寡占,一直以来已都饱受诟病,而“政府独占货币”更是老早就受到批判了。已故的一九七四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早在一九七六年就写出《货币非国家化》(Denationalization Of Money)这篇长文,提出“货币非国家化”主张,要求货币发行市场自由化,也隐含中央银行民营化。他指出,整个政府管理货币的历史,简直就是一部诈欺和蒙骗的历史。海耶克的学生罗兰.巴德(Roland Baader)也说: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不幸就是让国家成为货币的独家供应者。不过,这些奥地利学派学者的言论却不受重视,而该学派也在当代主流经济学中被排斥,甚至消失了。因为他们的文章艰涩难读又难懂,其学理很难被参悟。于是可怜的世人就长期受到坏理论的洗脑,受到坏政策的毒害,如今各国政府QE(宽松货币或量化宽松)和低利率政策被当作救经济、救人类的救命符,殊不知世人正不断地被喂食剧毒而被戕害呢!

可怜的世人如何觉醒、如何自救呢?了解“货币国家化”、“政府独占货币”正是“国家偷走人民的钱”,乃至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不义的真相,让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理念广为人知晓,就是最好的方式。而阅读这本两位奥地利学派学者著作的《国家偷走我的钱》深入浅出、浅白易懂的书就是终南捷径,它是让被蒙骗的世人清醒过来的苦口良药,让我们大力的将它广传吧!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2-01 1: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