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阮吉安漫画“709”:我为何关心中国时政

图文/阮吉安

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阮吉安提供)

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阮吉安提供)

人气: 12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2015年,我在网上看到“709”的事情,特别是2016年初,我看到王峭岭等“709”家属写的心理转变过程,非常感动,所以一直很关注她们。

我非常敬佩“709”的参与者,他们代表了良心和希望。“709”律师中,我只见过谢燕益律师,一个很纯粹的人。可以想像其他人,一定也有这种很干净很质朴的气质,能自己营造出一方世界。

我关注“709”,更多地是从“709”的家人为她们受难的亲人呐喊并互相扶助的角度看的。就像在美国的陈闯创所说,“709”家属群体,是第一个为被迫害的家人感到自豪的群体,她们努力撕开黑暗,积极开展营救。

陈光诚在回忆录《赤脚医生》中表达得很清楚,大陆的法律,就像鬼为自己准备的画皮,一旦需要,可以随时撤下这张画皮露出狰狞的脸。

法律。(Rebecca提供)
法律。(阮吉安提供)

不管在什么国家,大多数人都只是想安分地过好自己的日子,不会特别关注时局,更不会采取什么行动。即使是“709”家属,在丈夫出事前,也不是对时政非常热心的,更何况其他人呢。

其实国内很多人看得也是比较清楚的,只是可能不会说出来。只要大环境有了好的改变,人的精神气质、行为方式也会慢慢随之改变的。国内很多没有受过教育的人,看时政也是很深刻的。

有时候,与自己观点有冲突的人深入交流,就会发现,其实对方也知道自己的说法不能自圆其说。有时,对方很反感我的态度和转发的文章,但随着时间,他们也会转变、认同。

我觉得对自由的喜爱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和人在哪里可能关系不大,如果有一定的契机,都可以发展出这些品质。当然,出国后认识和思辨能力在新环境中会有提升。

我没有学过画画,但小时候经常会去荣宝斋、美术馆看画展。我比较喜欢图文并茂的形式,看书喜欢看有插画的书。对于“709”,我感到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用画画来表达态度也是自然而然的。现在,我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情而已。

我们要会见。(Rebecca提供)
我们要会见。(阮吉安提供)
“709”家属李文足寻夫。(阮吉安提供)
“709”家属李文足寻夫。(阮吉安提供)
北京的阴霾。(Rebecca提供)
北京的阴霾。(阮吉安提供)
“709”家属剃发“宁可无发,不能无法”。(Rebecca提供)
“709”家属剃发“宁可无发,不能无法”。(阮吉安提供)
谢燕益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小孩。(Rebecca提供)
谢燕益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小孩。(阮吉安提供)
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Rebecca提供)
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阮吉安提供)
“709”家属找丈夫和爸爸。(Rebecca提供)
“找爸爸”。(阮吉安提供)
爸爸,我们想你。(Rebecca提供)
爸爸,我们想你。(阮吉安提供)
“709”家属。(Rebecca提供)
“709”家属。(阮吉安提供)
“709”家属李文足和儿子鼓励丈夫。(Rebecca提供)
“709”家属李文足和儿子鼓励丈夫。(阮吉安提供)
(rebeccaxjwu/Twitter)
(rebeccaxjwu/Twitter)

阮吉安(Rebecca),70后,北京人,现定居新西兰。自由职业者,爱好广泛,寄情山水,关注政治。她为“709”事件画了很多漫画,在推特广泛传播。@*#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9-07-04 10: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