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涉疫矛盾升级 中共加码布防

人气 9721

【大纪元2020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武汉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致众多民众死亡,引发全球公愤。失去亲人的大陆民众开始发出追责的声音,要求起诉中共政府。随着疫情的发展,中共成立各种小组加码布防,试图应对民众涉疫追责要求。

武汉肺炎疫情下 中共在北京社区布防“维稳

大纪元获得的独家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在武汉肺炎疫情开始爆发的时候,中共已经在北京社区内布下防线,对民众“维稳”。

这份文件是2月3日由中共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北京市朝阳区委政法委员会及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共同下发的“关于印发《朝阳区提升医疗机构安全保障能力的工作方案》的通知”。

通知称,该工作方案依据原中共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1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深入开展创建“平安医院”活动依法维护医疗秩序的意见》下制订的。

该工作方案称,成立朝阳区提升医疗机构安全保障能力工作组,组长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维刚等。工作组主要负责建立医患矛盾台账、指导、协调化解矛盾纠纷;负责指导、协调辖区内医疗机构提升安全管理能力等。

值得注意的是,成员单位包括区委政法委、区委宣传部、区卫健委、公安朝阳分局、区应急局、区委网信办、区信访办、区城管监督中心、区财政局、区司法局、区民政局、区城管委、朝阳交通支队、区检查院、区法院、各街道(地区)办事处,辖区各医疗机构。

其工作内容包括对民众的监控和“维稳”:全面排查矛盾纠纷;完善医疗机构人防物防技防措施;建立警务工作室;加强舆情监测等等。文件还提到,着力排查调处影响社会稳定的各类矛盾纠纷,对有重点风险隐患的患者及家属、重点医务人员、重点医疗机构、重点科室要梳理名单,进行重点预防等。

之前在2019年12月24日,北京市朝阳区民航总医院女医生杨文遭病人家属孙文斌用刀割喉死亡。然后在今年1月20日下午,北京朝阳医院发生医生被砍事件,一名眼科主治医生被砍成重伤。

大纪元获得的独家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在武汉肺炎疫情开始爆发的时候,中共已经在北京社区内布下防线,“维稳”民众。(大纪元)
大纪元获得的独家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在武汉肺炎疫情开始爆发的时候,中共已经在北京社区内布下防线,对民众“维稳”。(大纪元)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在这个方案中,可以看到地方政法委、公安和医疗机构开始联动,准备应对因为武汉肺炎而出现的各类涉医领域矛盾。而且公、检、法、文宣、网信、卫健委都囊括在这个小组中,实际是一个中共综合维稳的体系。

李林一认为,反过来也可以说,中共已经预料到在这次肺炎疫情下,这些矛盾可能会加剧,并给政权带来不稳定因素,而急于将这些消灭在萌芽状态。

中共加码布防 成立中央层面小组

到了4月,中共针对民众的“涉疫矛盾”,开始加码布防。

4月初,中共中央成立了“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4月21日,该小组举行了第一次会议。会议由中共政法委书记、“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组长郭声琨主持,公安部长赵克志、最高法院长周强、最高检检察长张军、唐一军(后任司法部长)等出席。

据报导,该小组首要任务就是“深入开展涉疫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报导提到,这个小组今年要深入清查受(武汉肺炎)疫情影响的行业、各群体中因疫情存在的矛盾纠纷,密切掌握复工复产、民生就业等出现的问题隐患等。

对比北京社区的“提升医疗机构安全保障能力工作组”,与中央层面的“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可见,两类小组的主要任务都是要压制“涉疫矛盾”。

疫情下民众诉求升级 当事人遭中共警方打压

由于中共隐瞒疫情真相,及武汉政府抗疫不力,导致不少大陆家庭家破人亡,痛失亲人,武汉成为了重灾区。根据中共官方数据,因中共病毒武汉的死亡人数近4000人。一些武汉居民认为真正数字要高得多。

而民众的涉疫诉求,也从如不愿付费隔离等,升级成了起诉中共当局。

据《纽约时报》5月4日报导,普通武汉居民向维权人士发来短信,要求帮助他们起诉中国(共)政府。一位普通居民说,他的母亲被多家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另一人说她的公公在中共病毒隔离期间死亡。

但是,经过数周来来回回的计划后,与住在美国的健康权利活动人士杨占青联系的7名武汉居民在4月末突然改变想法,或停止回应相关问题。杨占青表示,他们中至少有两人受到警察的威胁,并放弃了起诉政府的决定。

一名武汉居民开了一个聊天群组,该群组包括一百多名因染疫失去亲人的成员。该群组中的两名成员说,今年3月,警方找上了这名创建群组的武汉居民。这个群组被要求解散。

律师们已经被警告不要帮助这些悲痛的人起诉政府。即使原告愿意继续向前推进,他们可能也很难找到律师。在杨占青和中国的一批人权律师今年3月向那些希望起诉政府的人士发出公开呼吁后,几位律师已经收到了司法官员的口头警告,让他们不要写公开信或者通过要求政府给予赔偿“制造骚乱”。

武汉市张先生的父亲在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感染了中共病毒,于2月1日不幸去世。他表示,武汉市政府早期隐瞒病毒人传人的事实。3个多月以来,他进行包括在微博、微信和媒体发声、公开筹款设立遇难者纪念碑、拨打武汉市长热线等行动。

然而,张先生却遭到中共严密监控及警告。

舆论场联动 中国人宣泄对中共的不满

在海外,已经有多个国家的地方政府或者社会团队正式起诉中共,要求就疫情造成的损失索赔,如美国、印度、意大利等等。

这些消息传入中国大陆后,在民间传播热烈。随着中国经济大幅下滑、各类涉疫矛盾加剧,这些言论已经成为中国人宣泄不满的主要话题。

针对这波国际社会索赔潮,中国网民“挪威小林翠子”在推特撰文表示,“决定了,如果外国向中国(共)索偿,我们广东愿意牺牲自己,真的,彻底的牺牲。我们愿意首先把自己割给美国。”

更出人意表的是,这篇“汉奸文”一出,各省网民竟争先恐后“卖国”,纷纷要求割山东、割上海、割华中、割东三省,也有香港网民求情:“先割香港好吗?”

傅政华两年前内部讲话 就泄露中共早在社区布防

其实,中共司法部长傅政华在2018年5月10日的内部讲话中,就泄露了中共司法系统早在社区针对民众步步设防。

傅政华在其讲话中透露,目前医疗纠纷调解组织已经覆盖了全国80%的县级行政区域,每年超过60%的医疗纠纷通过人民调解方式得以“有效化解”,调解已经成为化解医疗纠纷的主渠道。

傅政华还透露,2018年全国共有此类调解员366.9万人,其中兼职调解员317.2万人,专职调解员49.7万人。全国共有调解委员会76.6万个,其中村(社区)调委会65.7万个,乡镇(街道)调委会4.2万个,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4.3万个,派驻有关部门调解工作室1.6万个。

傅在讲话中还提到 “枫桥经验”。

所谓“枫桥经验”,是1960年代浙江枫桥区发明的,一种发动群众来“监控、改造”“阶级敌人”的做法,宣称“十个人包夹改造一个人,矛盾不上交、社会改造,就地解决”。毛泽东在1963年下令推广。

1990年代,中共由“枫桥经验”发展出维稳体制中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系统”。

李林一认为,在疫情之下,民众与中共间的矛盾升级,过去的单一由司法部门展开调解的方式已经宣告失败。不然,中共也不需要成立有公安系统介入的地方小组,以及在中央层面成立解决“涉疫矛盾”的协调小组了。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独家】中共密件曝医院恐被债务压垮
【有冇搞错】经济政治染色 中共发明
【疫情最前线】中国拼疫苗 谁敢打?
沈舟:国际形势剧变 中共始料未及陷空前危机
最热视频
【世事关心】班农:暴政即将崩溃
【直播回放】SpaceX龙飞船载人上太空
【珍言真语】麦业成:天灭中共是自然现象
【纪元播报】大陆6亿人月入千元 美中博弈5要点
【纪元播报】全球清醒 蓬佩奥:中共是残忍政权
【一线采访视频版】告武汉政府 律师团提供诉状模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