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卷入上海红楼性奴案的高官名单

人气 12383

【大纪元2021年12月09日讯】曾主审上海“小红楼”涉黑案的上海市松江区法院院长张铮上月落马,让“小红楼”圈养性奴内幕再次受关注。

江苏泰兴人赵富强,1990年代来到上海杨浦区做裁缝,2000年前后开起了美发店,做的却是组织卖淫的勾当,几年间就暴富。他从多家国有企业低价获取大量出租房源转租牟利,曾控制店面多达1300余处。2014年,赵富强租下区政府旁边的一栋七层楼,就是坊间所称的“小红楼”。

赵富强在“红楼”用谎言和暴力强迫女子们卖淫,受害者成为一大批主要是江苏籍的官员的性奴。楼内还暗藏了诸多监控摄像头,被拍下淫乱丑态的官员充当了赵的保护伞。赵富强20年狂赚10亿元人民币。

2019年5月案发,2020年9月赵富强被判死缓。案件牵出的13名官员如今已经下狱,但最大的官只不过是杨浦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焱,更大的官可能被放过。

官商勾结、官官相护的体制牢笼

目前媒体挖掘出来的案情细节已足以令人震惊。

最令人震惊不是赵富强的邪淫,也不是参与的党官的无耻,也不是受害女子的惨状,而是受害人的求救动作全部被自动弹回的恐怖。

媒体曝光,2017年一名受害女第一次逃跑报警,结果警方把她原封不动的送回赵富强手中。后来受害女二度逃跑时,被赵富强赶到派出所直接带走。多年来有无数受害女子经历过类似情况,警方甚至表示,“你搞不过他的”。

更为讽刺的是,“小红楼”建筑距离杨浦区政府、杨浦区妇女联合会仅约200米。妇女联合会是中共号称“捍卫妇女权益”的机构。

这使整个杨浦区,乃至上海,俨然是一个官商勾结,官官相护的邪恶体制牢笼。

小红楼案发事涉高层权斗

上海历来是中共江泽民派系的政治地盘,当前由习近平亲信李强主政。“小红楼”最终案发,表面看是因为受害人两封举报信,加上所谓“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刚好到了上海,事实上可能涉及中共权斗。

习近平曾在敏感时间亲自到了上海杨浦区,为亲信李强站台撑腰。可能事关重大,涉及高层。

从官方报导看,2019年10月21日晚,上海市杨浦法院院长任涌飞被调查。10月23日晚,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副局长岑宏权被调查。10月28日,中共上海市杨浦区委前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被“双开”并移送司法。

而习近平11月2日就到了上海市考察调研。当天下午就去到杨浦区滨江公共空间杨树浦水厂滨江段。习的两名驻在上海的亲信李强和应勇全程陪同。

当时习近平刚开完四中全会就紧急赶到上海,未必只为稍后举行的进博会开幕走过场,还可能涉及隐秘事项。

上海杨浦小红楼内幕其实2019年已在海外爆出。当时的消息指,杨浦区存在类似当年福建厦门赖昌星式红楼的私人高级会所,中央巡视组在上海起获内部监控录像视频,习近平亲信、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也被当中的淫乱下流惊得目瞪口呆。

至于巡视组和李强掌握的淫乱名单,可能远不止被查的13名较低级别的官员。

“小红楼”案话题近日在微博发酵,但上海几乎没有一家媒体,甚至自媒体报导此事。按照中共官场潜规则,如果不是事涉更多未被公开的官员,或者牵涉更高层,不会如此视为禁忌。

传涉案高官长名单

江苏扬州是江泽民老家。江虽以上海为老巢,但上海人却认为他应该被称为江苏帮帮主。由于江的势力,上海官商界近三十年来遍布江苏人,赵富强就是其中一个。

此次被判刑的最高级别官员卢焱,是江苏金坛人,长期在上海杨浦工作。他本是上海市东海中医医院一名检验员,从杨浦区卫生局办公室秘书起步,2009年起历任杨浦区府办主任、区外事办主任、区政府研究室主任、杨浦区委办主任、区委机要局局长、区委督察室主任、区委机要局局长,落马前是杨浦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如果按官方说卢焱是赵富强的最大保护伞,那谁是卢焱的靠山就相当重要。

美国海外电视网2019年曾披露更为敏感的内容,指该案还涉及到同为江苏籍的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的某些主要领导,以及早年曾在杨浦区任职的上海高官。报导列出,时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府常务副市长陈寅(已调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市机关党工委书记诸葛宇杰,上海市政协副主席金兴明等高官早先均出道于杨浦区。

问题还涉及到前任杨浦区委书记陈安杰和前任杨浦区委书记李跃旗(现任浙江台州市委书记),现任杨浦区委书记谢坚钢,还包括前后两任的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局长与曾经出入过该高级私人会所的其他各级领导人物。

从履历资料看,诸葛宇杰、金兴明和陈寅,都曾是卢焱的上级。

金兴明是江苏苏州人,2009年12月至2013年1月任杨浦区委副书记,副区长、区长。2013年2月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

诸葛宇杰,上海人,2013年4月任中共杨浦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2015年1月任中共杨浦区委书记。2016年7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今年10月31日,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寅,接替万敏担任香港中旅董事长。其在上海领导层即将换届之际,被调离实权职务,原因引人猜测。

陈寅是江苏江宁人,2010年4月任中共杨浦区委书记,一直到2014年12月调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

卢焱进入杨浦区政府是2009年,而赵富强拿下杨浦区政府旁边的小红楼,是2014年。那些卢焱的主管领导会牵涉进来。

江泽民侄子吴志明和韩正的角色

江泽民的侄子、前上海政协主席吴志明2002年至2012年曾掌上海政法委长达10年,号称上海“政法王”。以吴志明为首,当年官商界勾连的江苏帮仗“刀把子”横行上海,上海政法界各级官员无不攀附。这次上海官场地震,会不会震到幕后“政法王”吴志明?

另外,陆媒报导,2017年,注资上海万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赵富强接手了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栏目运营权。赵富强以招聘节目助理的名义将一名留美女学生骗到公司工作,通过殴打、强奸、囚禁等手段逼迫她成为“小红楼”性奴的一员。

《平安上海》栏目与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当年在上海的“政绩项目”——“平安上海”相关。

2013年3月,上任上海市委书记不久的韩正亲自出席“平安上海”建设推进大会,时任市长杨雄主持会议。2017年2月,韩正再度出席年度“平安上海”建设推进大会。也是在这一年,赵富强接手了《平安上海》栏目。

韩正历来被视为江泽民的官场代表人物,在这桩杨浦红楼性奴案中至少难脱“领导责任”。

后话:“小红楼”是中共红朝缩影

尽管前述上海红楼案曝光可能涉及高层权斗,但如果真有更多高官集体卷入红楼丑闻,很可能在中共倒台之前也不会公开。最终只是在党内黑箱操作,作为高层搞政治交易时讨价还价之用。

这如同最近成为热点的彭帅事件,即便曝光了前江派常委张高丽的性侵丑闻,但中共拚命以各种方式维稳,拒绝正面回应国际社会。因为中共是以保政权稳定为第一重要。

有意思的是,上海黄浦区有中共一大的会址,这是官方极其看重的所谓红色纪念地。而江苏商人赵富强用来圈养数十名女子的淫乱“小红楼”,所在的杨浦区,与之相距并不太远。在许昌路632号的这栋七层小楼,部分外墙贴有红色瓷砖,恰好与中共红朝同一色系。

如此看来,“小红楼”性奴丑闻,无非是中共红朝缩影。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岳山:六中全会中央委员减少 藏何秘密
岳山:北京二十大防反习 习家军铺满公安部
岳山:彭帅事件背后有王沪宁的黑影
岳山:抓周焯华涉抢钱计划 习要党管赌场
最热视频
【未解之谜】发现隐形器官?!
【新闻看点】中共围剿特斯拉?马斯克被骗内幕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拍案惊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众说纷纭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奥 中共3黑招反扑
【新闻看点】恒大债务冲击 最大受害者是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