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南宫极端封城 村民痛失双亲

人气 1482

【大纪元2021年0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张玉洁采访报导)河北省南宫市已于十天前被降为低风险区,但至今被封城,附近农村仍然封村,被称为“低风险高管控”。近日大纪元记者获悉,这种封闭管控导致一对老年夫妇在大年三十因未得到及时治疗双双离世,子女承受巨大痛苦。

南宫市薛吴村乡郁庄村村民孙先生与父母分住在不同的村镇,由于封村,村与村之间隔离。他2月18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种极端的封城措施,直接导致他在大年三十失去双亲,他在微博发声却遭到警告。

父亲倒地多时无人管

大年三十当天,孙先生上午与父亲联系,一切安好;下午两点左右,他多次给父亲打电话无人接听,随后一位陌生人回电话说“这个人躺在这了”。

孙先生大约15分钟赶到父亲出事现场,当时“父亲脸已经凉了,都发紫了”。120急救人员说“因为疫情封城,街上都没有人,不知道躺了多长时间了。”

孙先生的父亲最终不幸离世,120急救人员没有送医院抢救,当地警察也只是录像,他们说人已经不行了。孙先生估计,父亲倒在地上可能半小时至一小时没人管。

他表示,虽然南宫周边的各个村内部可以活动,但由于南宫市没解封,街上也没有人。

“南宫市已经调至低风险了,但仍施行高管控,没人管这个事,他(父亲)一直躺在大街上没人管,导致错过了抢救时间,所以说人才没了的。”孙先生说。

母亲得不到急救 同日离世

孙先生的父亲去世后,母亲伤心过度,导致身体不适,大年三十凌晨12点左右病情加重。孙先生和姐姐马上开车送母亲赶往南宫医院,同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但是,由于村与村之间封关,他们绕道半小时才到达南宫市一入口处。尽管情况紧急,他们仍被拒绝进入南宫,并被告知“疫情期间就是不能进出,没解封就是不能进,必须打120”,而此时120急救车还未到达。

他们又等了15分钟,等到的却是一辆只有司机、没有医生的120急救车,这意味着不可能立即进行急救。而且,官方只允许一名家属随同,孙先生的姐姐随同急救车前往南宫市人民医院。

但是,急救车的速度非常慢,有两个关卡需要办手续、过安检;到医院后,急救车在医院大院停了20多分钟,医生并不紧急抢救。“登记这个、登记那个,测体温,又做CT,就是不抢救,后来才抢救,后来抢救的时候人都快不行了,喘气都费劲了,(医生)说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孙先生说。

他表示,正常情况下,从他家直接到南宫市人民医院只需要20多分钟,急救车应该更快些。

母亲死因蹊跷  父母同日双亡  女儿几近崩溃

医院称孙先生的母亲死于心梗,但没给开任何证明。孙先生表示,他母亲生前并没有心脏病。

他透露,前往医院的路上和刚到医院的时候,孙先生的母亲都很清醒。“这一路上她就是身体不舒服,弯着腰,在车上坐也坐不住,但是她脑袋清醒,能说话,问她谁她都认识,到医院登记手机号的时候,她能自己念手机号。自己的名字、多大岁数她都知道,最终也没抢救过来,人就这么没了。”

孙先生的姐姐对记者表示,母亲不是突然离世,送到急诊室的时候还有呼吸,当时一名护士给母亲打了一针,但没告诉家属是什么药,随后一位院长要求再打一针,并且让家属离开,然后又进去了几个人。

孙先生的姐姐说,当时医生说“尽量抢救,希望不大,你做好心理准备,我说,不可能,她刚才还说话呢。”一会儿功夫,医生就说“已经抢救不过来了,没有呼吸了。”

孙先生的姐夫对记者表示,医院把母亲的尸体放在病房就不管了,还对妻子说“让你妈再睡会儿吧”,妻子直到现在也不太接受这个现实,“噫噫怔怔地总是说,不应该啊,不应该啊,我感觉妈不应该怎么怎么着的。”

微博发声  被官方警告

孙先生的父母已经火化,但一家人的伤痛仍在。

他们在微博发声,希望能有个说法,但被当地警方警告撤掉帖子。孙先生表示,他不会撤掉帖子,这件事必须有个交代,不能不了了之。

他说:“都是说的事实,就应该让大家都知道这个事,让上面市长政府部门得知道,让全省上面领导关注关注这件事,不能说老百姓的命不是人命,不管啊。”

最令孙先生不解的是,南宫市已经是低风险区,却仍然按高风险区管控,人命关天的时候也不放行。他说:“南宫市政府是不作为的,它是怕担责任,怕疫情会给它带来负面影响,官保不住了,他只负责他自己,不为下面老百姓着想。”

孙先生的姐夫表示,在微博发帖,是因为心里过不去,医院最终也没给开死亡证明,当时在南宫市入口时无论如何都不让进,“就说这事谁负责,咱们是老百姓,咱没了就是没了,要是个当官的什么的,肯定就不一样。”

封城隔离  双亲葬礼冷清

南宫市2月8日被下调为低风险区域,但至今仍然封城。

孙先生表示,封城一个多月,家里老人受不了,降为低风险后,村子里不像南宫市那么严了,可以在自己村子里走走,他猜测父亲可能是想出去转转,结果出事了。

由于封城,孙先生父母遗体火化时没有举行仪式,大多数亲戚都没到场,在南宫市居住的大伯因不能出小区,无法前来参加葬礼。

孙先生的姐夫说,封城后,官方只让简单办葬礼,“孝衣也没穿,穿着便装,烧烧纸,火葬,然后埋了。”

孙先生的姐夫从石家庄到南宫过年,在石家庄做了大约10次检测,但到了南宫仍被要求隔离,现在无法回去工作。

南宫封城父母在大年三十双亡,目前儿子、女儿、女婿在家隔离。(受访者提供)

▼ 相关影片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回乡援建方舱 南宫人身陷困境
【一线采访】南宫市家家被封 市民受不了
【一线采访】封户逾45天 南宫人濒临崩溃
【一线采访】南宫封城 重病患求医无门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露面 普京“公投”开票
【秦鹏直播】习近平露面 世行估中国GDP低于3%
【新闻大家谈】现四大致命迹象 中共将瓦解?
【财商天下】亚洲酝酿金融风暴 中共成功挤泡沫?
【马克时空】俄民众反征兵抗议延烧 普京会用核武吗?
【传统音乐】神韵乐团三团 周末音乐会(美东时间 10月1日 晚间8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