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死者家属:“我不能再沉默”

59岁卑诗男子住院期间接种疫苗后病逝

辉瑞生物技术公司研制的COVID-19疫苗,原计划于2023年5月2日完成临床实验和主要研究,但该公司提前2年申请全面使用许可,于今年8月获得批准。
人气: 2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曹一存加拿大温哥华报导)加拿大卑诗省基隆拿市居民、59岁的泰瑞.胡默尔(Terry Hummel)在住院期间接种辉瑞疫苗数小时后出现严重副作用反应,病毒检测结果从接种疫苗前的阴性转为阳性,经过近一个月的抢救,于9月12日不幸去世。

死者的侄女梅丽莎.迦纳(Melissa Garner)追踪了她的舅舅从确诊、抢救到离世的全过程,她在给《大纪元》的信中这样写道:“我不能再沉默,够了!真的够了!现在是时候告诉大家我的亲身经历。”

迦纳详细纪录了整个过程:

2021年8月16日,是我的舅舅从基隆拿综合医院出院(Kelowna General Hospital)的日子。在出院之前,医生对他进行了COVID-19测试,结果为阴性。随后,他被注射了第一针辉瑞疫苗(Pfizer)。

回家后的第二天,即8月17日,他早晨醒来感到身体非常不适。8月19日,他被再次送回基隆拿综合医院,当天的两次PCV核酸检测结果均呈阳性

8月20日,我与舅舅交谈了近一个小时。他告诉我,他在打完针后就开始不舒服。我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他的恐惧,如果你也能听到,你就会更明白为什么我必须要调查这一事件。

8月21日,我让舅舅向他的医生询问早期治疗的方法,如服用伊维菌素(Ivermectin)和大剂量的维生素。就像印度正在做的那样,效果很好(在印度的一些邦在允许染疫患者使用伊维菌素后,疫情下降了90%)。我甚至让一位护士把Ivermectin这个词写下来,交给医生。

8月24日左右,我与照顾舅舅的护士交谈,这位护士证实舅舅所说的是真实的。他出院前的COVID-19病毒检测确实呈阴性,结果一出来就被注射了辉瑞疫苗,随后就病了,他确实感染了COVID-19。入院后开始接受标准的COVID治疗,尽管他有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如肝脏问题。

8月30日,医生已经给他使用85%的高浓度给氧。在同一时间,他的医生联系了我的妈妈,问她是否应该让患者舒服地死去。她对医生表示,对治疗方法表示担忧,并要求停止给他用药。

在停止治疗后,他的状况开始出现了一点好转。

9月3日,我问舅舅的护士,为什么在一天前的检测还是阴性,而在注射辉瑞疫苗后的几个小时,他就患上了COVID19,这说不通。我问,如果我接触了COVID,多长时间后会开始感到不适,她说4-5天,但可能在14天内都不会有症状。我问这是否应该向卫生官员报告。她说让我打电话给内陆卫生局。

当日,我打电话报告了此事,但没有人理会我所说的,他们声称没有活病毒通过疫苗进入身体,我坚持要求对此进行调查。

后来一位内陆卫生局的女士给我回电话,说她把这个案子转给了她的上司,我要求她提供该案件的档案编号,他们说已经将档案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卫生官员。

9月6日我接到一个电话,卫生局官员表示不能把我舅舅的病例作为“可能与疫苗相关的副作用”上报,因为这不符合他们定义的副作用标准,他将被归类为确诊病例。对此我表达了我的担忧。

为什么他们不愿意调查这个问题?如果他们不能在疫苗可能造成的副作用方面尽职尽责的进行追踪,那我为什么要让我的身体依赖于这种实验性药物?

9月7日,我接到了一个回电,被再次告知这一病例不会被报告。更糟糕的是,我的舅舅不能被豁免施打第二针疫苗。这令人费解。我舅舅当时使用的呼吸机给氧浓度已调到95%。我告诉对方我的舅舅在打完第一针后就感染了。众所周知,感染后你的身体会自己产生抗体,我们的免疫系统就是这样工作的,人们似乎人们都忘记了这一点。我不会退缩,并敦促医生上报这个病例。

9月7日,我继续与舅舅的医生交谈。我问她医院里有多少病人接种了疫苗。她支支吾吾地说,他们不提供这些报告。我问他们是否在跟踪已接种疫苗的病人情况。她的回答也很不明确,我认为这意味着“没有”。他们没有跟踪。

9月8日,我被告知,舅舅的情况现在可以被豁免第二针。他的病例现在已经被报告。证实他的病例现在已报告给BCCDC(卑诗疾病控制中心),并通过电子邮件通知了我妈妈。

9月11日,经过两天的电话沟通和等待,我终于和一位护士谈上话,他告诉我舅舅的给氧浓度已下调到70%,我高兴极了,并要求能再次和舅舅通话。她说下午2点可以。

等我打过去,是另一位护士,他非常和善,他们都非常和善。

我问一位护士医院里有多少人在打了1剂或2剂疫苗后感染病毒。他说他不知道。我问他,疫苗反应是否被追踪。他说:我认为可以通过医疗纪录来查询。我问他为什么不在他们医院的数据控制图表上,他说不知道。

我舅舅今天用了很多药,当我和他说话时,我只能听到呼吸机的声音。所以他的情况先好后坏。医生告诉我舅舅还能够活10天,我要做的是确保政府保留着一切录,

9月12日 舅舅泰瑞.胡默尔(Terry Hummel)去世了,享年59岁。(1962年12月16日-2021年9月12日)

我的结论是,这件事情并没有被正确地上报。他们让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人接种疫苗,除非像我这样固执,否则大部分(副作用)病例不会被上报。这是我的亲身经历,这不是别人告诉我的。

我觉得人们需要知道这件事,而我的舅舅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人们需要知情同意 (Informed Consent,指受试者被告知一项试验的各方面情况后,受试者自愿确认其同意参加该项临床试验的过程,须以签名和注明日期的知情同意书做为证明。 受试者同意书 (Informed Consent Form) 是每位受试者表示自愿参加某一试验的证明。)。–梅丽莎.迦纳(Melissa Garner)”

专家:疫苗仍处于临床实验阶段

辉瑞疫苗日前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全面授权使用,不过加拿大Covid-19护理联盟(CCCA)指出,实际上辉瑞疫苗仍然处于临床实验阶段,该疫苗的研发起始日为2020年4月29日,原计划完成主要研究的日期为2023年5月2日。

辉瑞生物技术公司于5月初申请全面许可后不到4个月获批,这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100多年历史上做出的最快的疫苗批准决定,专家认为,这一决定的背景是许多美国人对疫苗接种犹豫不决。

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9月3日,全国共收到14,702宗与COVID-19疫苗接种相关的不良反应报告,其中3,967宗出现严重副作用反应。◇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