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社会反响:我所经历的“6.4”

大纪元时报旧金山第四场“九评”研讨会发言

标签:

【大纪元1月6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陆平报导) 旧金山湾区大纪元时报第四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1月3日在纽沃克市(Newark)的希尔顿酒店召开。

连接收听

一位在八九年六四中共屠杀市民时抢救伤员的护士长,用亲身经历证实中共的残暴和谎言。

她说—

护士长:六四的时候,我在医院里工作。北京有三十间医院,当时我是在天安门广场值班。当时我是医院的护士长,基本上六四的时候都没有回家。在发动六四的那一天晚上,要发动枪击之前,其实上面就有通知了。通知让我们准备好两大部分的床位,一个是给解放军的,一个是给市民的,而且要分开。这个其实我们都接到通知,我们都是准备好的。在后来,学生绝食的时候,因为我一个多礼拜没有回家,孩子也没人管,基本上都是我先生管,后来单位说,你回去看看吧,就在那一天晚上我回去看看。

第二天早上,我因为不放心,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打电话给医院。我的底下的护士哭了。她说:“护士长你快来吧,已经血流成河了”,“护士长,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当时,我听到这个,非常非常的……因为我看到的,我们所护理的学生,就是说他们学生并没有做任何的、政治的,我觉得就是反腐败、反贪污,就是从这个角度去做的,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后来,就是要党员表态,每个人都要表态,不管是共青团员和共产党员都要表态,说没死一个人。但是,在我的医院,当时拉来的死的,就有十八个人,躺在太平间的都算是暴徒。

实际上,他们是暴徒吗?我最清楚的,这是一个小故事。我们医院里有两个医生,他们就在天安门的旁边,是背一个记者,个子是一米八0,身体很魁武的,他们从天安门广场一直背到北京医院,这个路程将近要走二十分钟,两个人就背到我们医院,最后,走到我们医院门口的时候,他死了,在死之前,他掏出他的记者证,他说:我是共产党员,我是记者,这有什么用。是共产党给他最后用枪打死的,这说明了一个什么?

那当时在我们开会就是表态,说没死一个人,我们谁也不会表态的,一个形式而已就过去了,就是说,我们所见的真实的情况,我怎么能撒谎?做为一个人都有良心,眼看着这些抢救的人,第二天早晨又放枪,我们都能听到的,最后那个子儿都能蹦到我们医院的那个窗户上,当!当!就像那个……很可怕的,我们都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实际上,很多的都是无辜的市民被打死的,根本就不是暴徒,我们医院到处都是血,手术室应该是无菌室的,是不可以随便让人进的,根本就没有这个什么无菌概念了,到处躺的都是人,地上、楼道、整个大门口到处躺的都是受伤的人,有的就抢救不过来的就死了,这一切我一幕幕的这么经历着,我今天,就是说我看了这个九评,真的都是真实的。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九评社会反响”-我的亲身经历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美国法律专家豪尔维兹:独裁政权是脆弱的
张先玲:九评系统的揭露了共产党罪恶和本质
诗:赞九评
【专栏】景世衷:如果中共停止杀人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死者家属吁立碑追责 遭打压
【一线采访视频版】吉林爆疫情 民生艰难 隔离自费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血仇必报 金融重击中共
【直播回放】川普发表美中关系重要讲话
【新闻第一现场】香港国安法通过 下一步台湾?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密件频针对湖北武汉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