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王静雯:新疆是个好地方

王静雯

人气 4
标签:

【大纪元8月25日讯】提起新疆,很多人会联想到不少新疆民歌:“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溶化灌农庄……”“塔里木之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抛开歌词里那些强加的政治内容,绚丽多彩的民族风情令新疆成为很多人向往的地方。

新疆是中国最大的省级行政区,面积超过中国陆地的六分之一,相当于三个法国,六点五个英国,相邻的蒙古、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的边界线占了全中国的四分之一。新疆盛产石油和棉花,这“一黑一白”给新疆经济带来巨大潜力。

据官方统计,二零零八年新疆GDP总量四千二百亿元人民币,人均GDP为一万九千八百九十三元,在全国三十一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中,名列第十四位左右。广漠的国土、独特的位置、丰富的资源,重要的地缘政治,这些都令新疆成为一个人们想拥有的好地方。

新疆,意为“故土新归”

学过中国历史的人可能都记得“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汉武帝派张骞多次出使新疆所在地的西域,联合西域各国夹击匈奴,并由此连接起后来的丝绸之路。公元前六十年,西汉在龟兹建立了西域都护府,使新疆地区首次成为中原王朝的附属地。

由于民族、语言、文化、地域等诸多差别,新疆尽管在不同时期成为中国的附属之地,但在历史上脱离中国的日子也不短。除北魏、隋朝、清朝外,中国对新疆真正具体行使管理的主要还是唐朝。唐太宗贞观十四年(西元六四零年),唐军从西突厥手中夺回高昌,并设立安西都护府,到唐玄宗时,管理新疆的碛西节度使,是当时全国八大节度使之一。

一七五七年,清朝彻底征服了准噶尔政权,乾隆皇帝把这片土地命名为“新疆”,取因“故土新归”之意。一七五九年,清朝平定天山以南因准噶尔部消失而趁机坐大的回部,即伊斯兰教白山派的反叛,从此完全确立了清朝对新疆的稳固统治。然而准噶尔部的灭亡也直接导致新疆及中亚部分(吉尔吉斯全部,塔吉克、乌兹别克部分,哈萨克东部)的完全伊斯兰化,此前这里的人们全都信奉藏传佛教。

来自俄国的威胁

十九世纪中叶,俄国威胁清朝的整个北部边境。一八六四年的塔城条约将新疆西北部巴尔喀什湖以南大片土地割让给俄国,这些土地现在分别属于哈萨克、吉尔吉斯和塔吉克。

一八七五年,清朝陕甘总督左宗棠就任钦差大臣,督办新疆事务。到一八七七年底,清军陆续收复了中亚浩罕汗国阿古柏侵占的天山南北诸地,史称“清军收复新疆之战”。一八八一年,清政府收复被沙俄占领长达十一年之久的伊犁地区。一八八四年设立新疆省,实行与中国本部十八省一样的行政制度,由巡抚统管全疆各项军政事务,新疆政治中心由伊犁移至迪化(今乌鲁木齐)。

一九一二年在沙俄的支援下,外蒙古独立,但新疆仍在国民党管辖之下。一九四四年,在苏联支援下,新疆爆发了“三区叛乱”(伊犁、塔城和阿勒泰三区),并再度打出“东突厥斯坦”的旗号。蒋介石命下令对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进行了镇压。

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共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在王震的率领下攻占了乌鲁木齐,新疆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一九五五年改为自治区。

多民族共存汉族迅速增加


维汉和平相处,是人们的共同愿望。(Getty Images)


目前新疆下分十八个地区,有近二十个民族。二零零二年人口统计表显示,新疆四大族群主要是维吾尔族占45%,汉族41%(一九四九年时汉族仅6%,其中大量是新疆建设兵团的)、哈萨克族6.7%,回族4.5%。

概况的说,维族在新疆西部占大多数,他们主要生活在喀什、和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和阿克苏,以及新疆东部的吐鲁番等地区;汉族在新疆东部和北部占大多数,包括乌鲁木齐、克拉玛依、石河子等市,以及昌吉回族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哈密地区;而哈萨克族集中分布在新疆北部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

有人评论说,中共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里面还划分出那么多的回族、蒙古族和哈萨克族的自治州,目的就是分而治之、分化瓦解维族力量。其实,新疆七百五十万汉族基本占据了大部分城市,而二百多万汉人占88%以上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几乎分布新疆全境。汉族控制着新疆的油田、企业、铁路、机场、金融、口岸以及军队、警察和武器等。

军政合一的建设兵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又称“中国新建集团公司”,简称“建设兵团”、“兵团”),是中国最大的兼具戍边屯垦、实行“军政合一”特殊社会组织。五十年代初,随着战争的结束,大批军人复员转业,当时进驻新疆的解放军第一兵团、第二十二兵团的十七点五万人就地集体转业,在新疆安家落户从事工农业生产,由此组建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兵团属副省级,自行管理内部行政、司法事务,受北京中央政府和新疆自治区的双重领导,总部驻乌鲁木齐市。

目前兵团有二百六十多万人,其GDP占新疆七分之一主要仍以农业为主,。二零零六年兵团三次产业的比重分别为35.7%(农业)、32.1%(工业)和32.2%(服务业)。

尽管新疆盛产石油、天然气和矿产,但新疆人并不能真正分享其经济成果,因为石油公司大多是国家级企业,归中央管,收入也上缴中央,和当地民众没有任何关系,和当地政府也没关系。新疆油田分为新疆石油管理局、新疆油田公司、独山子石化公司、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等几家单位。二零零七年底,新疆油田全年实现总收入二千七百亿元,油田公司和石油管理局连续多年名列中国纳税百强企业。

矛盾由来已久中共是根源

据老人们回忆,汉人刚到新疆时,在公共汽车上见到少数民族都会主动让座,内地更是把少数民族当作欢迎对象,少数民族也把汉人当成老大哥,认为汉人到新疆真是来帮忙建设新疆的。文革开始后,维族人同汉人同样经历了共产党的蹂躏和践踏,大约三十万维吾尔书籍被焚毁,穆斯林民众被强迫养猪,加上中共有针对性的汉族移民计划,使很多维族人在自己的家乡成为了少数族群,这些都使维汉关系变得紧张。

作家王力雄在《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一书中指出,导致民族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是中共的政策。比如一九九七年新疆爆炸事件后,政府曾要求在公共场所对人们携带的包进行检查。检查人员对汉人的包只是走形式地扫一眼,对少数民族却百般细查。这种明显的民族歧视很快蔓延到整个中国,无论在哪个城市,看见维族模样的人,警察动辄拦住盘问;新疆面孔的人打出租车都很难,车都不停,住旅馆也常遭拒绝。比如上海市政府规定,新疆人来上海,只能去一家指定的回民旅馆。这种赤裸裸的种族隔离歧视政策,无疑把很多少数民族推到了汉人的对立面,致使疆独或东突厥斯坦(东土耳其)运动得以抬头。

近十几年来,由于中共以“打击恐怖份子”为由,对新疆少数民族进行了更加严厉的管制,致使民族关系迅速恶化,彼此仇恨日增,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维汉隔阂越来越深,甚至在同一住宅区里,小孩子都以民族分团伙,互相之间除了打架没有其他来往。一位汉人回忆说,“如果你大白天走在新疆喀什的大街上,有个四五岁的维吾尔小巴郎向你抛石子或跑过来踢你一脚,你千万不要奇怪,也不要对他的行为进行呵斥,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火上浇油,只能加快脚步跑开。”

七.五流血事件还在进行中,维汉民众都伤亡惨重,这表明双方百姓都是中共失败的民族政策的受害者。民族问题的解决只能依靠宽容、和解的柔性文化,而中共一贯奉行的是斗争哲学,令维汉百姓也都认同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冤冤相报,导致彼此间仇恨难以化解,最终酿成的悲剧使吐鲁番的葡萄都变苦了。◇

(此文转载《新纪元周刊》130期)◇
http://mag.epochtimes.com/132/6634.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唐恩:从新华社又造假新闻说起
茉莉:从日治台湾历史看新疆暴乱
世维要求联合国专家调查新疆事件真相
热比娅吁独立调查新疆事件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有冇搞错】美国大选 决定人类未来之战
【新闻大家谈】亚利桑那见闻 纽时爆民主党全输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窃权 天才博士驳拜登胜选
【重播】密歇根就大选计票问题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