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
而《阿诗玛》主创人员的悲惨命运,更让人不胜唏嘘,悲痛不已。参与整理长诗《阿诗玛》的黄铁、杨智勇、刘绮、公刘等被打成右派,作曲之一、45岁的罗宗贤在文革的批判声中...
在《红楼梦》钟灵毓秀的少女中,钗黛可谓“双峰对峙,二水分流”,而湘云则是最绚丽的霞光异彩。
8月热闹得很有意思,看看其细腻的编排吧! 8月4日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刊载考古论文,找到了4000年前特大洪灾的证据,“大禹治水”的神话是真的。各大媒体网站竞相报道,那场史前大洪水确实存在,只要少数逃到昆仑山一带的中国人才得以幸存,发展了新的文明,大禹治水13年并创建中国第一个王朝夏。 8月8日,在里约奥运会傅园慧受访时蹦出金句“我...
“在海的深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么深,深到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陪孩子一起读安徒生童话,是亲子互动中的美好时光。
我高三的班主任是个教历史的右派,就住在学校操场角落——垃圾堆旁新盖的简易红砖房里,才五十多岁的他苍老得像六十多的人,同学们私底下都叫他老头儿老师。 他与通常印象中的教师迥异,也没有通常新官上任的“三把火”,更没有车轱辘般空泛的训斥。他坐在那里,静默著却意味深长。银针般冲天的寸发,全部倔强地竖起。一抬眼,额头上三道深深的横纹就往上顶,木刻般沧桑的脸,冷锐...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白居易在诗中描绘了江南“绿如蓝”的春水,连织成“云外秋雁行“的缭绫(一种精美的丝织品)也要“染作江南春水色”。 可见“绿如蓝”的色泽如何深入人心。
90年的端午节,大概是六四一周年前后,我给二姨家送妈妈包的粽子。我和二姨还没唠上几句家常,表哥就从他房门探出脑袋笑道,快来,有你要看的!他的小屋里还有个青年,表哥说,别见外,表妹,去年也去过。快拿出来吧!
50多岁的贾海霞和贾文其都是河北省井陉县冶里村人,2000年,贾海霞因为外出打工时伤了眼睛,双目失明,全家人的生活一下子陷入困顿。他的发小贾文其3岁就因触电失去了双臂,他常去劝慰心灰意冷的贾海霞。2001年,老哥俩突发奇想,决定承包村里没人要的50多亩河滩来植树。生活一贫如洗的两人没钱买树苗,就用最原始的“扦插法”来种容易成活的杨树和柳树。
天井—家藏小宇宙 江南湿热多雨,尤其梅雨季节,用于采光、通风、隔热、防潮、排水的天井就必不可少了。天井和北方的院子还不一样,虽然也是四面围合,但却是高而深的露天小空地,有长方形的,也有圆形的,宽窄各异。大户人家动辄要布置十多个天井,即使蜗居之家也有小小的“蟹眼天井”,营造炎热下的一点清凉和诗意,雨打芭蕉或竹影笛韵。 徽派民居是以天井为中心...
杏花春雨,小桥流水,粉墙黛瓦,金灿灿的油菜花田……我心中的江南,一半在童年记忆和祖父母的慈爱里,另一半在诗词曲画的梦中。
商业化因素,演员的演技暂且不论。把后半生切割掉,将梅兰芳最后16年的人生留白,据说是编导的共识。回避了49年后中共强权暴政对戏曲、对文化的干预戕害,回避了那么真实的历史……避免了检查机构的麻烦,避免了像章诒和的《伶人往事》一样被禁。
八十年代初,姥姥曾住我们家。 我愿意她老人家来,放学后,家里有姥姥盘腿坐在床上,觉得安稳踏实又温馨。
2000年年尾那个寒冬特别冷。 一大早6点钟起床,要把被褥叠得像豆腐块般齐整,号筒子里15个人挤到8平方米的卫生间洗脸、刷牙、上厕所,忙乱后刚坐下,就听女狱警在门口喊:“新来的过来。就你,来!”这才发现昨儿后半夜丢进来一个年轻姑娘,像猫儿似地蜷缩在角落。零下18—19度,只穿了件薄毛线衣,冻得脸惨白发青。她从水泥地上站起往门口走,赫见地上一串小红点,血...
在幽暗逼仄残破中,响起了清亮稚嫩的童声:“从前我还没来的时候,你哭啊喊个不停,整天看电视,直到变成僵尸般麻木。这时我从天而降,穿窗而入,落到毯子上……妈,我5岁啦!”母亲笑着搂住他:“你都这么大了。”
1940年11月出生的杨继绳是湖北浠水人,在京津生活50年的他乡音难改,质朴未变,不像通常印象中的记者、教授、主编,更像越来越稀少的民间手艺人,一副笑眯眯的憨态,泥塑般厚重沧桑又平易近人。
赢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两项大奖,电影《聚焦》(Spotlight)实至名归。影片根据荣获普利策新闻奖的真实事件改编,讲述《波士顿环球报》聚焦专栏组经过深入调查取证,曝光了大量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黑幕的故事。
元宵节又叫灯节,也是道教称为天官赐福的上元节,敬神驱魔,祈求光明,保平安吉祥。猴年灯会自然以左执金箍棒、右托仙蟠桃、脚蹬斤斗云、身穿金铠甲的齐天大圣为主角,天下第一猴——孙悟空就是猴年的象征。孙悟空一路除妖降魔、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护送唐僧西天取经并修成佛的故事,不仅妇孺皆知、耳熟能详,而且雅俗共赏、深入骨髓。孙悟空是超级国民英雄,是机智勇敢、乐观向上、富有正...
在(有文献记载的)中国古代女艺术家中,管道昇是位才艺杰出又福慧双全的女子。她不仅擅画梅竹兰、工山水佛像、精翰墨词章,而且是大书画家赵孟頫的温婉贤妻、知音伴侣,同时也是一位循循善诱、言传身教的慈母。
年味就是家乡味,走到哪里,我都忘不了东北家乡菜,做来做去都是在寻找儿时记忆,怀念的还是妈妈的味道。
淡蓝浅白,涛声和海鸥的鸣唱从海天之际传来。一叶扁舟荡漾于碧波中,海鸟翱翔盘旋,天人合一,物我两忘,心旷神怡……古琴曲《鸥鹭忘机》恬静空灵,如诗如画,意境隽永。
麦克白》(Macbeth)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最为阴森杀气、最富震撼力的作品,这个关于人性与欲望、权力与谋杀、堕落与毁灭的宿命故事,经过舞台的千锤百炼,曾多次被搬上大银幕。著名的有1948年奥森‧威尔斯和1971年罗曼‧波兰斯基的同名作品,1957年黑泽明改编的日本化的《蜘蛛巢城》尤为出色。去年12 月上映的贾斯汀‧库泽尔导演的《麦克白》是向莎翁诞辰450周...
“香江第一才子” 陶杰眼中的另一个中国,不是版图空间的,而是百年时间长流的另一个中国,是文化的、人文细节的中国。
明清时期的各种文人笔记中记载了许多关于黄公望羽化登仙的逸闻。如周亮工《书影》记载明代的书画家、收藏家李日华说黄公望某天与人同游杭州虎跑寺,忽然间只见四周云雾拥溢,黄公望被团团围住,仿佛仙人一般驾云而去。孙承泽《庚子销夏记》也有“人传子久于武林虎跑石上飞升”的记载。而清代画家方熏《山静居画论》,更称在黄公望辞世多年后,有人在塞外见他悠然地吹奏著笛子,是为“蝉蜕...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我们滑雪多快乐,我们坐在雪橇上……”80年代,我哼唱《Jingle Bells》(铃儿响叮当)时,并不知“圣诞”为何物,以为就是西方式的“过年”。我感兴趣的是那些精美的圣诞卡,雪地里的小木屋,缀著闪亮的灯饰的松树,凌空飞奔的小鹿拉车,坐着带来礼物的圣诞老人……好像遥不可及的童话。
“科举废,世族子弟孤洁秀拔,率从释老游”。(释老:释迦牟尼和老子的并称)科举重开,取士的只是聊胜于无的万分之一,还时断时续的。当年丘处机一言止杀,成吉思汗给了道士免税免役的优待,全真教发展至鼎盛。其离俗出世的思想,对于饱受兵役战乱之苦(对外扩张侵略、对内镇压起义)的宋朝遗民,尤其处于“九儒十丐”地位的知识份子颇具吸引力,吸纳了大量人才。
命运最坎坷的中国传世名画,一是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八百多年里几经战火,颠沛流离,五度入宫,四度出宫;另一个是元朝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历经巧取豪夺之纷扰,于清初竟遭火焚毁容之灾,从此身首异处,辗转漂泊,现分别藏于台北和浙江博物馆。
11月7日,刘晓庆的新书《人生不怕从头再来》正式公开出版发行。12月22日,刘晓庆领衔主演的大型舞台剧《武则天》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首演,未演先火,已确定巡演138场,2016年2月将赴美国和加拿大巡演20余场。之前,刘晓庆3年演了200场无B角的话剧《风华绝代》,创了世界记录,票房近亿。
苏联解体,东欧变色,共产主义正在全球范围土崩瓦解,社会主义实践彻底失败。六四屠城后,中共打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旗号,实行“权贵裙带资本主义”。官方意识形态全面破产,还坚称“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纷纷把子女家属送去欧美、用贪腐的钱买国外房地产,却整天忽悠老百姓的孩子做“共产主义接班人”,这就是今天中共贪官们的嘴脸。
阿列克谢耶维奇不仅是第14个获诺奖殊荣的女作家,更是半个世纪来首位以纪实文学摘下诺奖桂冠的记者。而上一次(1953年)赢得诺奖的非虚构作品是丘吉尔的《二战回忆录》。“她复调式的写作堪称纪念我们时代苦难与勇气的一座丰碑。”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是非虚构写作非凡影响力的胜利,正如前年德国为其颁发书业和平奖时所言,“她创造了一个将在全世界得到回响的文学门类,必将掀...
电影《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是部惊艳又隐晦的另类电影,非常“侯孝贤”。这是一个武功绝伦的女刺客,最终选择不杀人的故事。它颠覆了以往武侠片的套路和风格,没有眼花缭乱的特效炫技,也没有血肉横飞的惨烈刺激,简洁凌厉的武打动作,没有丝毫花哨,全片甚至没有见到一滴血。在侯导标志性的长镜头、空镜头下,美轮美奂的是大唐古韵和空灵明净的九世纪山水……
共有约 15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和James Eric Andreasen一同来看演出的妻子Elizabeth Brandenburg-Andreasen接过话连连的说:“演出太迷人了!音乐是那般的动听。可喜的是我们的座位就在乐池边,能够更好地、更全面地领会音乐的演奏。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