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
港人接受的是公民教育,不是奴化的说教,有思考、有骨气、有担当。三个月来他们置身于抗议共产暴政的前线。港星黄秋生说:“正是因为我们爱国,所以我们要‘反送中’。……...
20年的风风雨雨,磨练重塑着这位贤妻良母孝媳。当丈夫被那座臭名昭著的监狱摧残得奄奄一息,当几乎所有的人都绝望痛哭时,她用柔弱的肩膀、坚定的信念撑起一片天,使连遭重创的家庭充满温情,细心为丈夫疗伤,守护着他渡过难关、恢复体力……
老人家给她讲法理,一切皆有因缘,病呀灾难啊都是业力造成的,德与业的转化关系,择善固执、吃苦消业,是积德修福,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的目的……
巴赫的音乐像稳固对称、雄伟壮观的建筑;又像环环相扣、精密转动的齿轮;那由严谨规范构成的赋格,多声部和声此起彼伏,错落有致,变幻多姿,气象万千。
经过多年的锤炼,没出国的巴赫已成功地把欧洲不同民族的音乐风格浑然溶为一体,他萃集意大利、法国、英国和德国传统音乐中的精华,曲尽其妙,珠联璧合,天衣无缝。创造力正处于巅峰状态的他,隐隐听到神的召唤,只想把精力贯注到创作理想的教堂音乐上。
传统手工艺融入了工匠们的思想感情和民间文化内涵,那种淳朴、粗犷和稚拙的美感,驱邪纳福、崇尚圆满、阴阳相济的精气神,是电脑刻板、流水线上大批量生产的“假冒”,永远比不了的,那是机器无法代替的艺术的灵魂。
晚年,亨德尔在双目失明中继续创作,拖着病体参加义演。他悲天悯人,扶助贫弱。他把《弥赛亚》几乎所有的收入用于救济孤儿,他还被聘为伦敦最大的慈善机构的弃儿医院院长。1759年春,74岁的老人照例指挥了《弥赛亚》的演出,在暴风雨般的掌声中倒下了。他得到了国葬礼遇,
蓝印花布耐洗耐晒,耐穿耐看,实用又美观。既有家常的温暖妥帖,又有乡野的清新活力。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摘下蓝印花围裙,一袭蓝印花旗袍沏茶待客的主妇,又是那么得体自如。
过年期间,主妇们准备丰盛的饭菜,总想给远道归来的亲人补一补。但养生进补是有讲究的,要顺应四季变化的自然规律,还要针对不同的体质对症调理。过食滋腻厚味难以消化,药膳并非人人适宜,补药过量会产生副作用。
漫漫长夜,宝钗是否想起,自己当年点的鲁智深醉闹五台山的那出戏,无意中成了宝玉出世思想的启蒙。对于飞扬绝尘的生命,她像大多数人一样,只有仰望的份儿,只当是离自己很远的戏、神话而已,不料竟一戏成谶,如今宝玉也走了和鲁智深一样的人生结局。
1月22日是去世77年的女作家萧红(1911─1942)的忌日,从网络缅怀文章和网友的反馈来看,有弹有赞,惋惜斥责兼而有之,她被嫌弃的短暂一生堪比狗血言情剧,仍是远超作品的关注焦点。 火烧云栽进大泥坑 1942年初,在香港病重时,萧红向陪伴身旁的骆宾基喃喃低语:王大妈在外孙女的万花筒里看到自己和女儿的人生轨迹,那样美丽而迷幻。可事实是她们周而复始地过着劳...
相对于贝多芬戏剧般的磅礡气势和莫扎特灵动隽妙的天使欢笑,维也纳古典乐派三杰之一的海顿要平淡得多。但是风霜雪雨、时光飞逝,也许在中年的某一天,海顿的旋律会扣你心弦。一如陈年老酒越久越淳,一如你为人父母后再看双亲,才能体会出平和中的自然淳厚,淡然里的从容睿智。
“黑石号”的货物种类丰富,品相完好,涵盖不同层面的需求。除了海量的长沙窑瓷碗、少量的金银器,沉船中还有一些河南巩县窑、广东梅县水车窑的产品,更有唐朝著名的“南青北白”,即浙江越窑青瓷和河北邢窑白瓷。茶圣陆羽曾在《茶经》中对二者做过比较,“邢瓷类银,越瓷类玉。邢瓷类雪,越瓷类冰。”
9世纪上半叶,一艘阿拉伯商船从中国东南沿海出发,经东南亚水域准备开往中东的阿拔斯王朝,却在印尼勿里洞岛(Belitung Island)附近触礁沉没。船上数以万计的货物跌入海底,直到1998年被潜水捞海参的当地渔民发现,因沉船靠近巨型黑礁岩而得名“黑石号”(Batu Hitam),更因其满载着唐代(618—907)的瓷器和金银珍品,而被称为“唐代沉船”或“唐...
在动荡不安的年代,在饥馑贫困、病痛折磨和不被认同的辛酸中,米勒竟画出了旷世杰作《晚祷》。远处教堂的钟声传来,一对年轻的农家夫妇在田野里站起来祈祷,感谢上苍赐给他们食物,保佑他们平安地度过了一天。挖出的马铃薯放在篮子和小推车上的麻袋里。农夫脱帽,少妇合十,完全沉浸在祷告中,那么虔诚静穆,那么纯朴祥和……
1837年1月,在法国诺曼底的偏远小村庄,一个小伙子在乡间小路上飞奔,还没进家门就高喊:“奶奶,我拿到奖学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谢上帝!”老祖母拥抱着孙子,亲了又亲。母亲在儿子怀里落泪:“终于能到巴黎美术学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该多高兴啊!”
黑瓦白墙,屋后竹林,门前小河,走过小桥,是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这是我常梦回却再也找不到的浦东高桥奶奶家。
至道三年(997年),宋太宗驾崩,太子赵恒继位,即宋真宗(968年—1022)。契丹辽国趁宋主新立频频骚扰边境,战事告急。即便杨延昭(杨六郎)、杨嗣等将领率军积极抵抗入侵,但辽国骑兵进退速度极快,战术灵活,往往绕开阻挡在别处突袭打缺口,给北宋边防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老臣毕士安向真宗推荐寇准为相,赞寇准“兼资忠义,善断大事”,真宗忧其“好刚使气”,难以驾驭。毕...
他是挽救江山社稷于倾覆中的贤相,是功高盖世、命运大起大落的忠臣,是耿介孤高、特立独行的另类传奇,是那个朝代和后世都绕不开的话题人物。其在评书、戏曲、影视中老练机智的幽默形象,与史实和诗词中的他有不少差异,他就是中国百姓熟悉的陌生人——寇准。
黛博拉是他魂牵梦绕、思慕成疾的姑娘,黛博拉是遥隔云端的精灵,是他深爱一生并注定擦肩而过的女人……无论在狱中还是流亡,对黛博拉的回忆是诺德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伴随他半个多世纪、藏在心底的金玉珠贝。
豆蔻年华的美,单纯青涩,天真烂漫,转瞬即逝,特别珍贵,令人怀念。而定格于大银幕最经典的豆蔻年华,则成为人们心目中永远的少女形象。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又是一年母亲节,耳畔萦绕着几首让我动心泪目的歌,谨以此献给远方的妈妈和天下所有的母亲!
690年9月,67岁的武则天登基称帝,改唐为周。毒如蛇蝎的她大搞酷吏政治,鼓励告密构陷,铲除异己,残害忠良。以致大臣们每次上朝之前,都要和家人诀别,在朝廷内外形成十分恐怖的政治气氛。武则天共有75位宰相,被赐死或死于狱中的有15人,被流放的9人,不得善终者占宰相总数的三成。
提起阎立本,很多人知道他是画家,并不知道他还当过宰相。皆因画名太盛,光焰遮住了官衔。 阎立本(601—673),是初唐著名画家,他特别擅长刻画人物神貌,时人誉为“丹青神化”,史称“工于写真”。阎立本传世画作有《凌烟阁功臣图》、《秦府十八学士图》、《历代帝王图》、《萧翼赚兰亭图》,其中我们最为熟悉的则是《步辇图》。
安史之乱(755年)爆发后,李白怀着平乱的志愿,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因受永王兵败的牵累入狱,后又被流放夜郎。时逢759年关内大旱,唐肃宗下令大赦天下。重获自由的诗人从白帝城下江陵,吟诵出“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的千古绝唱。
晚年的曾国藩(1811—1872)意兴阑珊,唯一盼望并欣慰的就是家中添丁进口。大清国运难挽,诸事棘手,接连背负骂名的他早已身心俱疲;而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他深信家族经营得好,能延绵得更久一些。
“芙蓉为带石榴裙”,梁元帝的《乌栖曲》是较早的石榴裙诗句。南北朝时,何思澄笔下的俏佳人“媚眼随娇合,丹唇逐笑兮。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明清女子依然爱穿,《红楼梦》里就讲到香菱的石榴裙。不过,石榴裙大为盛行并影响后世的还是在唐朝,唐传奇中的李娃、霍小玉、白居易《琵琶行》中的琵琶女都穿这种裙子。
在希腊神话中,掌管婚姻与生育的天后赫拉(Hera)一手执权杖、一手拿着石榴。清甜鲜润的石榴汁被誉为爱情之饮,年轻人也把石榴献祭给爱与美之女神阿芙洛狄忒。古罗马人更把石榴树当成是婚姻树,新娘子戴着石榴花冠成亲是久远年代的习俗。
这个十分邪恶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后被包装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来,始终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号在借尸还魂,令格瓦拉背后的共产邪灵阴魂不散,不断蚕食世界。
格瓦拉宣称:“正义就是复仇!”作为古巴革命政权领导人,他完全无视法律,血腥镇压异己和反抗者, 滥杀无辜。若以百分比计,格瓦拉是古巴史上最大的“杀人机器”之一。
共有约 18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10月14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宣判,9名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独立派”前领导人因煽动叛乱和挪用公款,被判处9年至13年监禁。法院判决下达后,巴塞罗那爆发了成千上万人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并造成机场航班停顿和数十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