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肠道.大脑.肠道菌(三)

灌肠促排便致身心失调 专家:肠道菌相异常引起

“微生物语是肠脑对话的关键”之二

作者:艾莫隆.迈尔(Emeran Mayer,肝胆肠胃科医师、神经科学家),译者: 毛佩琦

艾莫隆.迈尔医师相信:归正肠脑沟通的失误,除了治疗功能性肠道疾病,还能缓解焦虑症、忧郁症等非消化疾病。(Shutterstock)
人气: 4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编者按:继先前文章谈到“大脑与肠道热线不断,协力调节身心机能”,引领全球肠脑菌轴研究的艾莫隆.迈尔医师(Emeran Mayer)在书中提到,肠道与大脑的对话中,肠道菌用“微生物语”(microbe-speak),一种复杂的生化语言,来广泛、持续地参与对话。本文举案例说明“肠道-大脑-肠道菌群”间互动的奥秘。

达莉亚幼年排便不顺,自此定期接受灌肠疗法,意外地导致肠道菌相失衡,阻断肠脑间的正常沟通,进而引发焦虑、忧郁和其他身心失调现象。随着深入研究“肠脑菌轴”,期盼未来新的治疗策略能归正肠脑菌轴线的沟通失误。

定期灌肠致肠道菌相异常 引发身心失调

达莉亚确信,自己会焦虑、忧郁、疲劳与慢性疼痛,是因为消化道中的有毒残渣发酵所致。她认为,无法自行排除这些残渣,对她的整体身心健康有重大影响。许多医师碰到这么一个多重症状且故事诡异的病患,通常会进行结肠镜检查,然后开最新的泻药给她,再把她转介给精神科医师。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医师的这种策略,很容易就会忽略掉病患症状中的一些重要生理因素。达莉亚幼儿时期所接受的灌肠,很可能干扰了她人生前几年肠道菌组成的正常发展,持久改变了肠道菌与神经系统的沟通方式。虽然目前科学尚不足以了解,肠道菌早期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才导致了达莉亚的这些症状,但她的故事充分显示,健康的肠道菌丛在正常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变化,可能会使患者出现精神症状,以及终身肠脑沟通失常。

达莉亚幼年定期接受灌肠疗法以帮助排便,意外使得肠道菌相失衡。(Shutterstock)

 

肠道菌透过微生物语协调肠脑沟通。达莉亚的肠道菌相失衡,致肠脑沟通失常,进而引发种种身心失调现象。(Shutterstock)

 

我相信,未来会有一些治疗策略可扭转这类肠脑轴线的早期程式错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以下的整体疗法可能会对她有些帮助:药理与行为处理并行治疗她的精神症状、补充益生菌与富含植物性纤维的饮食来建立肠道菌多样性、以草本型泻剂刺激结肠的液体分泌。这样的处置方式也是肯定了她的痛苦遭遇和独特故事不是凭空捏造。以达莉亚的情况而言,这疗法不仅逐渐了改善她的肠胃道症状,也减缓了焦虑和忧郁的症状。

清除肠道毒素 灌肠排毒源自古老疗法

多年来,我见过许多病患有着复杂且看似难以解释的症状,而我学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戴着有色眼镜聆听他们的故事──无论这些故事听起来有多诡异,或多不符合当前的科学教义。没人教医学院的学生如何诊断这类病患,所以,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肠胃科医师,也很容易为达莉亚下错误的假设,误认为她是特有的心理异常病例。

但我怀疑,除了肠道菌丛与脑部沟通的发展受到改变以外,她灌肠的习惯一部分也源自于一个古老且历久不衰的信念,人们相信累积在结肠中的有毒残渣会形成各种生理、心理的疾病与病痛,而清洁结肠是排毒的必要疗法。这种被称为“肠腐败”(intestinal putrefaction)或“自体中毒”(autointoxication)的信念,几乎跟莎草纸一样古老,相关治疗手法是世界各地古老医疗传统的一部分。

在红海对岸的古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已知最古老的人类文明成员苏美人,也用灌肠来驱赶疾病。古巴比伦人和亚述人也是如此,他们的泥板早在公元前六百年就提到灌肠一事。

・在印度,印度手术之父苏许鲁塔(Susruta)曾提出具体建议,并在梵文医学文稿上描述如何使用注射器、导管和直肠镜。阿育吠陀(Ayurvedic)医师继续此传统:阿育吠陀五个最重要的排毒清洁疗法中,最重要的就是清洁下肠胃道的灌肠。阿育吠陀的医者也常使用药草灌肠(niruha basti)的方式来治疗各种病痛,包括关节炎、背痛、便秘、肠躁症、神经系统疾病与肥胖。

・在东亚地区,中国和韩国的医师同样担心肠道不洁的风险。他们开出灌肠与结肠灌洗的处方。

・西方医学的创始人对于自体中毒如何影响身体有不同的观点,但他们也同意这绝非好事。古希腊医师希波克拉底(“希波克拉底誓词”[Hippocratic Oath]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也曾记录过,利用灌肠来治疗发烧和其他身体疾病。而且,一般也认为,“万病起源于肠道”这句名言就是出自于希波克拉底。

・古希腊人也采纳埃及人的观点,认为体内腐败的食物会引发致病毒素,而且四种体液必须平衡才能维持健康──这种观念持续了整个中世纪。

肠道有害微生物破坏宿主健康

为了让大家知道微生物有多精明,我要分享一个有趣的故事,这是我在十五年前左右,于旧金山某精神科医师座谈会上听到的。研究慢性压力对大脑不良影响首屈一指的专家罗伯.萨波斯基(Robert Sapolsky),在那里发表了一场颇具启发性的演讲,内容是关于一种邪恶但聪明的微生物,名为弓形虫。他在演说中描述了曼努尔.贝尔多(Manuel Berdoy)及其牛津大学的研究小组在二○○○年发表的研究。这项研究显示,弓形虫有自己设定好的生存与繁殖工作,并且以一种很狡猾且自我本位的方式来达成。

弓形虫只能在一个地方繁殖,那就是受感染的猫肠胃道,但这种寄生虫实际上可以穿过血脑障壁──其功能为大脑的防火墙,可阻隔并保护大脑不受任何不必要的影响──入侵任何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的大脑。一旦猫受到弓形虫感染,就会在排泄物中排出这种微生物。因此,妇产科医师会建议怀孕妇女把猫和砂盆放在屋外,并避免在猫可能掩埋粪便的地方从事园艺。

在弓形虫的理想世界中,猫会排泄寄生虫,啮齿动物接着吃下寄生虫。然后,寄生虫会在啮齿动物的全身,尤其是在大脑,形成圆形囊肿。猫接着吃下被感染的啮齿动物,被吃下的囊肿就在猫的肠胃道中繁殖,然后猫又在粪便中排出新孵化的寄生虫,生命的循环就此延续下去。◇

(网站专文)

<本文摘自《肠道.大脑.肠道菌【新版】:饮食会改变你的情绪、直觉和大脑健康》,如果出版社提供>

推荐阅读:
肠道可自制镇定剂 关键在平衡的肠道菌相
平衡肠道菌保健康 两大关键莫轻忽
启动身心健康正循环 从平衡肠道菌相入手

责任编辑:王晓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