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涟漪

画与文/杨纪代
font print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自己懂得欣赏美好的事物,留意美好的周遭,感受美好的触动。很小就惊异于事事物物都存在着左右对称的美,是这样的不偏不倚;从少不更事就观察到自然界中循环往复的规律,是如此的和谐与公正。心中认定冥冥中一定有个至高无上者在默默的控制着所有,均衡着一切!只是谁也没见着,谁也说不清,更没人会给你正确的答案,那就不花脑筋去穷究啦!

上小学前常往外婆家跑,那是个闽式建筑三进院落的大户。我常穿堂过户的盯着“格扇门”上的雕刻和“看墙堵”里的镶嵌而发痴;坐上祠堂厚重硬沉的太师椅冥想;看着古老的橱柜代代相传而焕发出岁月沉淀的辉光;望着草树枝桠间随风摇曳的大蜘蛛网,赞叹它的巧夺天工;闻着那每年只开一次,而且一株只有三四朵绽放的夜合花香神驰不已;尾随那吃饱撑着长长脖子的鸭群,学着摇摆身子;双手合拢握着外婆给的刚生下的大鹅蛋,那暖烘烘的感觉至今似乎余温犹存……。

可是随着岁月的挪移,年龄的增长,社会的变迁,那美好的事物,一件件的消失,一样样的破碎,一点点的变质,一幢幢的倾倒:高楼代替了清幽的古厝;铁门铝窗代替了镂空的雕花窗格;轻巧的合成桌椅取代了笨重的古老家具;蜘蛛被赶到高高的天花板角落里结个小小的破烂网。那雅致的夜合花香不再,代之而起的是低俗刺鼻的香水味儿;那乡间小路上迈着蹒跚步履的鸭群,全上了烤鸭三吃店的橱窗里……。

大自然被破坏了,一步步的往深山林野间退却,人定胜天的口号掩盖了天人合一的古训。渐渐的追名逐利的流风驱走了每个人的善良与纯真,慢慢的人人遇到的烦心事儿多了,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苦恼与哀愁长伴,怨恨和愤怒相随,逼得我躲进书画里寻求慰藉。那浩瀚的书海让我远离世俗的尘嚣,那画板上四处流窜的水与彩,让我创作梦中的家园景物。

也许老天垂怜这迷失在滚滚红尘里的凡夫俗子,很幸运的我加入了修炼的行列。在这垂暮之年,回首前尘,用不同的眼光评审以往的爱恨嗔痴,不再有当时的剜心透骨。经过法理洗涤的心灵,已较能平静的面对这已是丑陋不堪的现实,能用较为宽容与体谅的心态看待那些不合宜的行为与做法,常因着他们的无知而心生怜悯。

如今用迥异的角度与衡量标准来审视生活中与周遭所发生的一些点滴小事,已能用悠远闲适的心境坦然接受,那些刺激与抵触,矛盾与纠葛,不会激起情绪上的巨浪,不可能搅出心性上的狂涛,有的只是心湖的些微波动,心灵的稍许触及,一如微风拂过,恰似蜻蜓点水,只一丁点的轻碰,在心湖上漾出那么点儿的涟漪,一圈、两圈、三圈……缓缓荡开,慢慢消失,终归平静,找不着一丝痕迹。

期望这个【心底涟漪】的专栏不是说教式的教条,更不是什么大帽子式的道理,不强调什么,也不诉说什么,只是将自己心目中认为曾经美好的事物与情景,以及心灵中些许的深刻体悟,淡淡几笔带出,尽量录下片刻间心灵感受的轨迹。但愿这样的文笔,如年幼时外婆家旁那一溜清浅似的溪水,轻声哼唱,悄悄流淌,那涓涓的细泉既不喧哗,也不特意招惹目光,有的只是一本初衷的将纯真、美好与善意随缘奉送!@*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晨,天濛濛亮,收拾妥当步行炼功去!晨风带着点儿寒意,习习吹拂,但浇不熄心头的喜悦!缓步前行,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情无法再维持宁静安详!巷弄两旁停放的汽车挡风玻璃前,是两个可口可乐空罐;后车箱盖上,歪倒着一个味全牛奶纸盒;那自行车前的篮框里,有一袋没吃完的麦当劳薯条;摩托车的后座上,丢了个啤酒瓶!再转上马路边的人行道、候车亭,更可怕!到处是插着吸管的密闭式饮料纸杯、扯开了拉环的易开罐……,拼拼砰砰的随着风儿打转;候车长椅上,堆满了包装食物的纸袋和一堆堆流淌的酱汁黏液!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都难!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 人生如梦,似浮云变幻,飘忽不定!像逝水滔滔,永不止息!如红日西坠,何等快速!这曲折的历程,给每个深陷其中的人,不同的体验与省悟。“老来可喜,是历遍人间,谙知物外,看透虚空,将恨海愁山一起挼碎。”(朱敦儒.念奴娇)在历尽沧桑之后,大都能看透红尘,超然物外,人间的忧患不必在意,空虚的失落感无需喟叹,那是纷繁复杂的世情与执著不放的妄念,所产生的幻象而已!只要思想能超越,心情能解脱就什么也不是了!
  •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陶渊明.饮酒诗之五)
  • 在那物质不丰厚的古代,人们道德水准高,自我约束力强,思想单纯,胸襟开阔,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一旦成为知己,则义重情深,纵使中途分离,因着山川阻隔,往来不易而造成了连系困难,再难聚首,但美好的短暂相聚时光,永留心底,那股温馨的回忆、坚定的情谊,总是隽永而绵长:那伯牙为钟子期碎琴,只因知音难觅;甚者为一句承诺,可以牺牲性命,肝胆相照。
  •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老得 像一个影子
  • 刚开始,经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口水都会流出来。慢慢等他大一点,他会拉着我的手,自己走几步。再大起来,他就喊着广告词,变换着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着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们欣赏龙山路华灯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赏着我们这一对母子。
  • 朔风吹。1968年底,一辆“跃进”卡车把我们一批知青载到了南汇东海农场老九队的海边。 中港一带的护塘东堤脚泥滩上,已经扎起了两排芦席为墙,稻草复顶的草棚,一排十间, 每间五张上下铺的双人铁床,住八个人,另一空床,上铺堆放箱子行李,下铺放些面盆之类。
  • 儿时就经常老人们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时光已到了三九,北方的冬天也到了最冷的季节。儿时的记忆里这季节是滴水成冰,是我和小伙伴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到冰湖上快乐的去滑冰的季节。而现在的天气却出奇的暖和,反常的令人惊奇、咋舌。
  • 我的妈妈有10个兄姐,她是老幺,从小备受外婆与姐姐(4个姐姐)的疼爱。她的个性跟其他老太太不同,她本性是机灵古怪的,喜爱捉弄别人的小朋友,她最喜欢kitty猫,喜欢狗狗小动物。她早年从事美发业,可能是因为这样的熏陶,所以她对美感有着特殊的见解,服装打扮都走一点可爱风,又不失体面。
  • 蔡银妹与周雅川夫妇共同在这座岛屿建立家园,让外省军人与客家政治受难者家庭结为秦晋。她为周家撑起一生一世的生命奋斗过程,以及温柔、勇敢而独立的台湾女性精神,如同台湾百合的傲立绽开。蔡银妹的故事,不仅是后人面对未来横逆挑战最好的典范,也必然是大时代里台湾族群融合最浪漫的传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