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涟漪】转变

画与文/杨纪代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奶奶!我们四个人今天早上到山上看爷爷了,妈妈教我用两个十元铜板问卜,爷爷说他很想念你耶!”孙女的小脑袋一点一顿真诚的诉说着。“对呀!你怎么不去看他呢?”孙子在一旁同声附和。长媳望着她俩笑开了!

看着长媳那圆圆的脸蛋、灿烂的笑容,我的心中感慨万千,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就过去六七年了。这段期间,她所带给我的一切磨难、所增添出的几多烦恼,我想她早已淡忘,不可能再想起,眼前只知应付这一双活泼顽皮的儿女、呆板繁忙的工作与沉重琐碎的家务,她更不可能得知她的嫁入,很有可能是老天早就为了我修炼作准备而特意安排的。

想想她由初始的臭脸相对、无理取闹,到大肆谩骂、强辞夺理,后来还哭闹不休、延迟返家,并且盛气凌人、来电质问……所有的这些,我全以“忍气吞声”走过来了,甚至有几回还觉得她指责的话中颇有道理,如果换是我,也是这样的心态、也有这种的感觉!这个发现让我大吃一惊,怎么她行为欠妥、以下犯上,而自己反而同情她、站在她的立场思考,觉得她想法没错……怎么可能这样?这不是本末倒置吗?当时对于自己有这个念头,感到不可思议。如今修炼了之后方才明白,那是人深藏心灵深处的那点善良本质出来了,能为他人设想、能体谅并包容别人不同的想法与作为。

尽管长孙由我们俩老带到两足岁半,但是这期间由于观念做法的差异、个性操守的不同,造成她不少的困扰与反感。经常下班回到家,不来接回孩子,当我俩送进门时,还大剌剌的坐着看电视、一声不吭、连眼也不抬……。直至最近外子遽然离世,短暂的住院日子,她经常在下班后,拎着俩小赶到病房探望,让孙辈的天真笑语,抚慰爷爷病痛的无奈。还诚挚的告诉我:“爸虽然是个啰唆烦人的爸,可确是真心关爱与疼惜我们的!”我只有苦笑,人就是这样,还在时不知珍惜,一旦失去才知道追悔,可惜世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如今周休二日,经常一家大小上山祭拜,与我相互馈赠、嘘寒问暖、将心比心、体贴关怀。当然这一切都其来有自,不是偶然的,是有因缘关系的。那是前世欠下的,今世还,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反正一切的不快都过去了,而今是云淡风轻!也可能她为人妻、为人媳、为人母之后,人生阅历丰富了,历练得成熟了些,能感受并知道别人的好,不再浑身像刺猬似的防卫自己。其实她心地善良、心直口快,单纯得什么都写在脸上,并且表现在行动上,同时乡下人的草根性与知识水准的不同,造成了一开始和我们的格格不入,而其中她的家庭环境也大大的影响了她的成长过程和心灵发展。

看看现在的她,明亮动人,微黄的皮肤转为白皙,开怀的笑声时时不断,随着我修炼后心性的提升、对世事的放淡,她也跟着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她已不是从前那个刚入门、觉得满腹委屈的新嫁娘了。我想可能外子的过世刺激了她,我此时恬淡的心境影响了她,孩子长大、“脱手”、入学,宽松的环境给予了她,使她自然而然有了如此的转变。这转变也带动了大儿,从此不再做“夹心饼干”,日子一天天过得顺遂、稳妥,于是心宽体胖,腰围也就一天天的加粗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那物质不丰厚的古代,人们道德水准高,自我约束力强,思想单纯,胸襟开阔,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一旦成为知己,则义重情深,纵使中途分离,因着山川阻隔,往来不易而造成了连系困难,再难聚首,但美好的短暂相聚时光,永留心底,那股温馨的回忆、坚定的情谊,总是隽永而绵长:那伯牙为钟子期碎琴,只因知音难觅;甚者为一句承诺,可以牺牲性命,肝胆相照。
  •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自己懂得欣赏美好的事物,留意美好的周遭,感受美好的触动。很小就惊异于事事物物都存在着左右对称的美,是这样的不偏不倚;从少不更事就观察到自然界中循环往复的规律,是如此的和谐与公正。心中认定冥冥中一定有个至高无上者在默默的控制着所有,均衡着一切!只是谁也没见着,谁也说不清,更没人会给你正确的答案,那就不花脑筋去穷究啦!
  • 总在这条巷弄中,总在这固定的时刻,我会与她俩不期而遇:那轮椅上,佝偻的身躯裹在厚重的冬衣里,低垂的头颅,只在毛线帽与口罩的缝隙中露出一双茫然无助的眼神。推者是个肤色稍黑的年轻外佣,稳健的步伐,急切的面庞,只想早一步到小公园里,与和她同样际遇的同胞相见闲聊。只一转眼就将我这个每日碰面、不良于行的“老友”抛下,在辘辘的车轮转动声里,出了巷口,横过马路……
  • 常怀念幼时短暂的农家生活,按着季节在循环往复中,不停的变换着不同的生活方式: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而印象中固定不变的是那皎洁的月光、闪亮的夜晚;银盘似的满月、玉钩样的弦月。望着那一轮明月,将自己化身为嫦娥,浮想连翩。
  •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老得 像一个影子
  • 刚开始,经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口水都会流出来。慢慢等他大一点,他会拉着我的手,自己走几步。再大起来,他就喊着广告词,变换着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着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们欣赏龙山路华灯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赏着我们这一对母子。
  • 朔风吹。1968年底,一辆“跃进”卡车把我们一批知青载到了南汇东海农场老九队的海边。 中港一带的护塘东堤脚泥滩上,已经扎起了两排芦席为墙,稻草复顶的草棚,一排十间, 每间五张上下铺的双人铁床,住八个人,另一空床,上铺堆放箱子行李,下铺放些面盆之类。
  • 儿时就经常老人们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时光已到了三九,北方的冬天也到了最冷的季节。儿时的记忆里这季节是滴水成冰,是我和小伙伴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到冰湖上快乐的去滑冰的季节。而现在的天气却出奇的暖和,反常的令人惊奇、咋舌。
  • 我的妈妈有10个兄姐,她是老幺,从小备受外婆与姐姐(4个姐姐)的疼爱。她的个性跟其他老太太不同,她本性是机灵古怪的,喜爱捉弄别人的小朋友,她最喜欢kitty猫,喜欢狗狗小动物。她早年从事美发业,可能是因为这样的熏陶,所以她对美感有着特殊的见解,服装打扮都走一点可爱风,又不失体面。
  • 蔡银妹与周雅川夫妇共同在这座岛屿建立家园,让外省军人与客家政治受难者家庭结为秦晋。她为周家撑起一生一世的生命奋斗过程,以及温柔、勇敢而独立的台湾女性精神,如同台湾百合的傲立绽开。蔡银妹的故事,不仅是后人面对未来横逆挑战最好的典范,也必然是大时代里台湾族群融合最浪漫的传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