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向上昇華

作者:周平沙

有大忍之心的人不動任何念頭,在誤會面前「不動心」地解釋,然後放手,靜觀一切變化。(fotolia)

  人氣: 292
【字號】    
   標籤: tags:

心情起伏了幾天才平靜下來!

為甚麼被誤會、受到委屈,心情會那麼糟糕?

總是把能吞下冤屈的人當作聖人。對我而言,那是有「大忍之心」的偉大行為。

那一天,我被誤會了!當罪責像不可避免的炮火從天而降在身上爆開之際,本能的,開始滅火;不料火星一旦燒起則越搧越旺,最後不得不吞下那些莫名的罪名。

沒有消化的罪名在內心翻騰多日,吞不下,吐不出來!默默承受的過程卻反芻變成了養分。

原本不明白的是,沒有與對方爭辯的意圖,只是把他誤解的地方解釋清楚,為何還招來更嚴重的誤解。那個結不但沒有因為解釋而解開,反而套得更緊!?

那麼,回頭看看自己的目的吧!是不是抱著期待?希望解釋清楚後,化開矛盾與誤解,能得到對方的諒解和道歉?這個目的的背後還是存在爭辯的意圖,不是嗎!

如果真理是「越辯越明」,那麼,大家都來辯理,世界早就太平了,何苦存在這麼多的不公、不義。更多時候卻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後是「公道自在人心」罷了!哪有真理!

想到這裡,真是無解啊!

再過幾天,突然發現:為甚麼對方和自己都強調自己是對的?我們都說出了自己認為合理的解釋,為甚麼對方卻還不能接受?中間那個屏障是甚麼?

為自己出征?

《為自己出征》書中那個穿著一身無法卸脫、生鏽盔甲的武士,在征服第三座城堡,往真理之巔邁進的半途,被岩石堵路。當他克服對未知的恐懼,「放手」然後「信任」生命與上帝的安排後,掉落深谷。他在掉落的同時昇華,最終掉在山峰之巔。感激的淚水熔化了他身上最後的盔甲,「他不再穿著盔甲,向四面八方騎去,好證明自己心地好、善良,又充滿了愛……」

我想到,從小到大我們習慣於師長教導的那些觀念、價值觀,其中,「維護自己的榮譽」如同盔甲般脫不下來並且與生命一同成長。「看重個人榮譽」可以約束自己不犯錯、爭取更優的行為表現,是向上的一股力量。然而,中國人「取中」講求中庸之道的哲學認為,過與不及都是偏激、執著,反過來必須在成長的過程中再學會「放下」。

屏障我們做不到心情平靜而且委屈滿腹的,不就是我們緊握的「觀念」和自以為是的「真理」嗎?

潤物細無聲,那些有大忍之心的人反而是不動任何念頭,沒有穿著維護自我的盔甲、沒有為誰出征的榮譽感,他們在誤會面前「不動心」地解釋,然後放手,靜觀一切變化。@#

──轉載自看雜誌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但是,兒子大一結束的這個暑假回來,我們母子無話不談的那個深夜,這才發現,當年母親的心情似乎可以觸及、可以體會──憂鬱的母親怎麼能帶給孩子幸福?那條把孩子帶大的心路歷程,忙碌又憂鬱,只覺得路途漫長、絕望。不知母親當年是否一樣。
  • 我們會如此難過、鬱悶、生氣或受傷,是因為我們心中有些「故事」,向我們講述著發生了什麼。我們不能不想這些過去的事,它們不斷在我們頭腦中回放。假使我們能夠放下過去,專心致志於每個當下的時刻,情況會怎樣?
  • 每當自己有意無意地要控訴別人的時候,不妨先看看自己是否也有過錯,也許就發現心裏的委屈其實無所謂,只是一時不理智的情緒而已。
  • 儲蓄不是為了致富, 是為了更好掌控你的人生
    說到儲蓄,一個簡單卻很容易被忽略的觀念就是創造財富和你的收入或投資的回報沒有太大關係,但卻和你的省錢能力有關。
  • 幼兒期能否體驗到讀書帶來的樂趣將決定孩子的一生。父母只有順勢引導,必須以孩子的視角為核心,善用孩子的好奇心和模仿力,才能自然達到最後的效果和目的。
  • 至此,已經無關乎時空旅行,也非機率或宿命,而是對人心反省、修復的能力抱持信心。想拯救一個人,真正的方法不是保護她,不是替她做決定,不是免除苦厄和遭遇苦厄的機會,而是讓她自己明白,讓她學會保護自己。
  • 3月22日晚,教育家Phyllis Gagnier 觀看了神韻國際藝術團在亞利桑那州梅沙池田劇院(lkeda Theater)的第三場演出。他表示,完全被神韻的純美所震撼,融化在了神韻裡。
  • 朋友一家來瑞典旅遊,我陪他們參觀老城。我特意推薦了王宮對面小巷裡的一個最精巧、溫馨的景點,那是一個只有手掌大小的雕塑——看月亮的男孩。
  • 日本的小學校每學期都會給學生父母提供一次授業參觀的機會。上周去孩子讀書的小學參觀,本以為就是去看看孩子上課的情景而已,沒想到這堂課使我大開眼界,讓我初步了解了日本的學校教育。
  • 父母可適當且隨機出「難」題給孩子,不管孩子是否解開了這個難題,目的只有一個:培養孩子隨機應變的能力。良好的應變能力,有助於孩子妥善處理問題、合理承擔責任,以後若再遇到類似的事件,相信孩子一定能做得更圓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