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喜樂 車禍生還者的奇妙瀕死體驗(下)

張小清

傑夫‧奧爾森出院後,與倖存的長子斯賓塞在愛妻和幼子墓前。(IANDS提供)

  人氣: 27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5年09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小清編譯報導)「所有這些知覺和理悟,這一切以非常非常內在的方式在我的身體裡流動,這非常非常個人化。我沒有看到未來,沒有看到創世,我看到了我的一生,實際上我是體驗到了我的一生:我生活裡發生的事情,美麗的一切,痛苦的一切,所有被我評判為錯誤的東西——我知道我錯了,但我反正是做了……而在這愛中,沒有評判,我看到這一切僅只是無條件的愛。」——傑夫‧奧爾森(Jeff Olsen)

選擇喜樂 車禍生還者的奇妙瀕死體驗(上)

(續上篇)

醫護人員見證傑夫的瀕死體驗

講完了轉院的經歷,傑夫又接著講前來看望他的那一對急救醫護人員:

「他們起先輕聲和我交流著,問我感覺如何。那位醫生說:『天哪,我從來沒見過像你傷得這麼重的人會活在世上,更別說康復了。你看起來真棒。你挺過來了,太讓我們高興了。……』

「之後那位護士開始流淚,她是先開口分享的。『我們得告訴你發生了甚麼事,也是我們為甚麼來這裡。當你從分診台被送來的時候,我是第一個走近你的。我一走進房間,就被愛包圍了——純粹的愛。』她說,『你看起來就像被光圍繞著。』我心想,哇,那可能是我感到被光包圍、和妻子深切道別的一刻,因為這樣事情才符合時間順序。然後她分享說:『實際上我看到她了,你死去的妻子正站在你身邊。這太觸目驚心了,我跑出去叫醫生:「你能不能來一下?這邊有很奇怪、很奧妙的事發生。」』

「然後,醫生開始說話了。他說:『我沒有看到她,但我感覺到了。我知道你的傷勢,我們沒想到你能挺過來,我們給你注射大劑量嗎啡,讓你儘可能舒服一些。然後我開始和你故去的妻子有交流,她在解釋為甚麼我們必須把你救活。』他馬上找來了五名外科大夫,搶救了16個小時,才把我救下來。講到這裡,醫生有點哽咽。

「當醫護人員和我交流這些,我知道,哇,這是我和妻子說再見、知道要回到身體裡的那個時刻。這驗證了我的體驗,因為我也想過,我是不是瘋了;我知道我經歷了那些,但我沒怎麼說過。這位醫生成了我的摯友,我們每隔一個月都要共進午餐。」傑夫說,「基於這種體驗,美麗的事情發生了:護士們每當下班後都會來到我身邊,問我:『我們能給你來點能量療法嗎?』她們會握著我的手——在我感覺,其治癒力之大,不遜於其它醫療方法。」

傑夫最奧妙的體驗:醒覺與修復

傑夫終於好起來了。在五個多月住院期的最後,發生了「可能是最奧妙的事情」。「他們給我做完肩部手術後,我離開了ICU和外傷康復部,正在醫院的康復部,他們在幫我坐起來、站起來,我已經準備回家了。一個晚上,我沉沉地睡了一覺,這是我第一次能側身睡覺,因為安全帶割穿軀幹使臟器嚴重感染,他們一直讓我的腹腔敞開著以便處理,幾個月來我都是仰面而睡。

「我進入了非常非常深的睡眠。在睡眠中,我經歷了極為清晰有力的夢境(或者說幻象),我所知道的就是自己又回到了那一境界——就是我的身體升到車禍現場之上時感受的那個充滿愛與光的境界,我只能解釋為『家』,家是我能用的最好的詞。在那個境界裡,我感到那麼的快樂、寧靜,我自由地跑來跑去——我曾是個甲級運動員,你知道,現在我殘疾了。我追逐著無比美麗的光,跑著跑著,我看到一條走廊,我憑直覺知道自己要沿著走廊下去,走廊很美,在盡頭有一輛嬰兒車,當我奔過去往下看時,車裡正是我車禍中失去的14個月大的兒子格里芬(Griffin),他睡得很沉,就像我出車禍前一刻從後視鏡中看到他時那麼美。

「我把他抱在懷裡,一切是那樣真實,幾乎讓我驚愕:我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溫,能感到他的胸腔隨著呼吸起伏,感到他呼在我脖子上的氣,感到他的頭貼著我的臉頰。我想,這怎麼可能呢?但我真的在這裡,比我們這個空間的感覺還要真實得更多。

傑夫回憶了自己在那一境界中的幾點體悟:

1. 所有精神都是物質

「有個聲音告訴我說,我只是暫時在這裡。當我心中生起一個問題,我就會得到解答。我想,這怎麼可能呢?於是我得到回答:所有精神都是物質,所有能量都是摸得著的,只是有不同的頻率、不同的層面,而我是在一個很高的層面感知,所以才會如此真實。」傑夫稍作停頓,對聽眾說,「我猶豫了很久要不要分享這些,因為很多失去至親的人沒有這樣的機會,請理解我之所以分享這些,是因為我經歷了,而不是出於驕傲或別的甚麼……」

「我抱著他時,實際上我哭了,我和兒子在一起,卻要和他說再見了。這時我感到有人來到了我的身後,我感到被一種洪大無邊的東西籠罩,那是巨大的能量、智慧,絕對的親切,充滿慈悲。當我抱著我的小孩時,我感到那些神聖的生命從我身後伸出臂膀擁抱著我,我甚至沒有敢回頭看,這種感覺如此強烈,我只感到了無條件的愛,我只是站在那裡,流著淚。我意識到,神正以我擁抱兒子的同樣的愛,擁抱著我。」

2. 我體驗到了我的一生

「之後,『灌頂』(download)開始了,洪大無比的一次『灌頂』,這很難用語言傳達,好像一切都不見了,我化作了一切事物的一部分。……我的孩子融入了我,而我則融入我所說的『神』,我們實際上成了一體。

「所有這些知覺和理悟,這一切以非常非常內在的方式在我的身體裡流動,這非常非常個人化。我沒有看到未來,沒有看到創世,我看到了我的一生,實際上我是體驗到了我的一生:我生活裡發生的事情,美麗的一切,痛苦的一切,所有被我評判為錯誤的東西——我知道我錯了,但我反正是做了……而在這愛中,沒有評判,我看到這一切僅只是無條件的愛。好像整個宇宙在對我說:『看我們多麼愛你,看我們怎樣地支持著你,看我們怎樣給你榮耀,看我們怎樣讓你去前行、學習、選擇、成長……這難道不美嗎?』」

3. 我來人間是學習回家所需知道的一切

那一刻,傑夫發生了「心態的巨變」,他感到:「實際上是我創造了這一切體驗。這對我來說很有意思,因為在我的信仰體系裡,神在安排我的一切,神帶走了我的家人,讓我經歷一切,看我有甚麼反應;我得證明我是值得救的,不然我可有麻煩了。然而在這個充盈著愛的空間裡,祂(神)已經完全了解我,我意識到我不需要證明甚麼,祂(祂們)完全愛顧著我,唯一不了解我的人就是我自己。實際上,我參與了創造自己的人生經歷,而整個宇宙都在支撐著我,教給我來這裡要學習的,教給我要『回家』需要知道的一切。」

這一刻讓傑夫體驗如此深刻,他描述道:「我抱著我的兒子,我無條件地愛他。出事前我們剛過完復活節週末,他還在蹣跚學步,到處撿彩蛋,管它們叫『球』。他把彩蛋拿給我,念叨著:『球,球。』他在我眼裡是完美的。這個小嬰兒,他四處亂走,摔跟頭、流鼻涕,而我對他的感受也放大到了我稱之為『神』的層面。神在看著我跌跌撞撞,祂說:『看我的兒子,他在走路;看我的孩子們,他們在學走路,他們在前行、成長、進步,並憶起自己是誰——神聖的生命。」

4. 把亡子交還上蒼 心靈解脫

傑夫說,「關於選擇,我學到了很多。沒有甚麼語言,基本是無聲的交流。當我抱著小寶寶,我理解到,我需要選擇,我可以選擇當個受害者,可以選擇認為是神奪走了我的一切,我也可以打自己一頓——因為當時是我開的車。而在這個神聖的時刻,我也可以選擇把我的妻兒送回『家』,按照我的願望交還給神,這樣他們就不會再被奪走。這使我受到莫大的安慰。我吻別了我的小寶寶,把他放回了嬰兒車。之後我醒來了,回到了醫院,回到了傷痛,回到了截肢、肩膀……種種一切。生活繼續。」

傑夫‧奧爾森在瀕死研究協會(IANDS)年會演講後接受美國有線電視KMVT採訪實錄

經歷了這種種,傑夫在此界的人生是否變得不同?

此界的人生繼續 和彼岸一樣美麗

在住院期間,傑夫生還的長子斯賓塞一直和叔叔們在一起,雖然他也去過醫院很多次,但那個會拎著他的胳膊把他扔上床的健壯無比的爸爸已經一去不返了。當傑夫回到家、被兄弟們抬下車,又放上電輪椅,他感到了屋里斯賓塞注視的目光。斯賓塞跑出了房子,逕直跑過了他的身旁。一陣心灰之後,傑夫心想,要接受這一切對兒子來說太難了。他進入家門轉身之時卻發現,實際上兒子是在逐戶敲鄰居的家,告訴他們說:「出來呀,出來,來看我爸。我爸挺過來了,他回家了。」

傑夫說:「他並不為我羞愧。他最後跑過來,跳到我的腿上坐著,繞著我的脖子擁抱著我。我解釋說,我要走路還需要一段時間。他則開玩笑說:『爸爸,就是你變成一汪血,我也愛你。』他現在已經24歲了。在那時,我意識到,這與我在另一個世界抱著我死去的兒子同樣神聖、同樣奧妙。我選擇感受這一時刻的神聖。」

傑夫現實的人生接下來發生了很多奇妙的事。可以告慰現場聽眾和讀者的是,傑夫深深知道亡妻唯願他好好活下去,此後,他重新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夫婦倆並且領養了兩個兒子——那是一對親兄弟。雙方確定領養意向時,哥哥恰好是14個月大,弟弟還沒有降生——應生母的要求,傑夫夫婦倆到產房陪伴他來到人世,到去年傑夫演講時,已經14歲了。

傑夫‧奧爾森與第二任妻子譚雅(Tonya,左二)、長子斯賓塞(右二)及領養的兩個兒子(左一,右一)合影。(courtesy of Jeff Olsen)
傑夫‧奧爾森與第二任妻子譚雅(Tonya,左二)、長子斯賓塞(右二)及領養的兩個兒子(左一,右一)合影。(courtesy of Jeff Olsen)

超越「80英里」標誌:選擇喜樂與愛

故事講完後,傑夫和聽眾概括分享了他的人生感悟:「第一,我們絕對是神性的,無論發生甚麼、無論我們做甚麼,都改變不了我們的神聖。第二,一切都取決於我們自己。」傑夫曾經暗想,這世界變得這麼糟,有人會一把火把它燒光,然後再重建起來。他終於體會到:「要重建它的人其實是我們,而這都從愛而來——這是第三點,無條件的愛。我聽過很多瀕死體驗,我的很簡單、很個人化,但在其中都有一個東西貫穿,就是無條件的愛。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學習、愛彼此。我們在這裡對自己施加評判,然而宇宙只看重學習的過程。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傑夫‧奧爾森近影。(courtesy of Jeff Olsen)
傑夫‧奧爾森近影。(courtesy of Jeff Olsen)

會後受訪時,傑夫被問及對那些懼怕死亡或剛失去至親的人有甚麼建議,他笑說,「我對死亡沒有恐懼,我去過了、經歷過了,那實際上是一種美麗的轉換,就好像從一個房間進入另一個,就像家一樣親切,充滿著愛,就像小時候媽媽烤麵包的那間廚房。對此岸的人來說,生活可以是苦痛的地方,也可以是喜樂的、有趣的。我理解到,我們只有現在,而每個時刻都是一種選擇,每個時刻我都有能力選擇我怎樣來體驗。」

傑夫說,在瀕死體驗中,他接收的上蒼的訊息只有兩個詞,那就是「選擇喜樂」(choose joy)。「珍惜每一時刻,這會使生活神聖;當我們選擇接受,生活會變得真的真的美麗。」

憑藉自己從獨特經歷中獲得的智慧,傑夫已創辦非營利組織「 atOne 」(意為一體),正以一對一的心靈交流、舉辦聚會分享和演講等各種方式感動著更多的世人。

傑夫‧奧爾森的有聲書《個人洞見》。(courtesy of Jeff Olsen)
傑夫‧奧爾森的有聲書《個人洞見》。(courtesy of Jeff Olsen)

編者後記

即便在人類目前的研究理路之下,多維時空也正在得到科學界的證實。在身臨其境般的經歷中,傑夫是在做夢嗎?為甚麼他能清晰地看到身邊的一切,並領略到人不能得見的美妙?還是,以人類目前的知識只能說它是夢呢?您相信傑夫曾進入另外時空嗎?

在以下幾篇中,大紀元將帶您到剛剛在美國德州聖安東尼奧市落幕的國際瀕死研究協會年會,去結識更多的瀕死體驗者和研究者;隨後,將由該協會創始人、精神醫學博士雷蒙德‧穆迪(Raymond Moody)及中堅學者布魯斯‧格雷森(Bruce Greyson)博士介紹瀕死體驗研究的歷史與成果。**#

責任編輯:林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歷次運動革人命,文革反被人革命。 腐敗治國民塗炭,反腐貪官不聊生。
  • 朗嘎拉姆「復活」了!鄧麗君的粉絲看到8月〈中國好聲音〉復活賽的結果,無不歡呼雀躍。
  • 復記憶的生命滄桑,生生世世的輪迴轉世,在研究以及真人實事事蹟中體現了一些真相。有人輪迴轉世後還帶著前世的語言或「習得的記憶」轉世,這些個例子直逼現今的科學對生命的固有成見,顛覆人間所謂「科學」的觀念。
  • 李福見到貢慶有三世果報,心中更怕迷失本性,而墮入輪迴,就堅志修行,度己度人,最後功圓果滿,得成正果,永脫輪迴之苦。
  • (shown)正如《聖經》中所說的: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時候,神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開通他們的耳朵......
  • 這裡要說一位90多歲的「再生老人」——牛文啟,她記得從清朝咸豐年起158年間,多次投胎轉生的真實故事。
  • 關於超自然現象的重要報告,總是會引起那些相信報告真實性和試圖揭穿謊言者之間的爭論。一種極端是,有些人會相信是真的,無論反對者擺出甚麼樣的證據;在另一個極端上,有些人抱定超自然現象不存在的觀念,會盡所能找出駁斥證據的理由。而那些理智而有好奇心的人們,其立場則介於兩個極端之間。
  • 這個案例是印度的一個極好的雙重胎記案例。這個案例BBC提起過,並發表在《國際輪迴》雜誌上(Reincarnation International Vol1,No.2)。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