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預言
有預言稱,中國2018將有大變動。(Feng Li/Getty Images)
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高層內鬥加劇,中共建政後「逢九必亂」的魔咒再次應驗。面對內憂外患,習近平用盡解數來維護權力。然而,是苟延中共來死守危權,還是滅亡中共而開創新政?在歷史的關頭,違逆天意、背離民心的選擇只能使得事與願違。到頭來,被習近平極力茍延殘息的中共,其死黨卻恰恰正是習的政治死敵──江派人馬:他們利用習近平在亡共問題上投鼠忌器,不敢徹底清剿其核心人馬、清算其罪惡,從而在反腐風暴中得以喘息;中共「十九大」後,他們精心設局,重新反撲,導致習當下內外交困、危機重重。
中華傳統文化歷來被稱作神傳文化,因為歷朝歷代都有神人、神蹟的記載,無論是正史還是傳說,通過各種形式流傳下來。這些神人當中就包括一些能夠預知未來的高人。正史中記載的歷史上比較著名的預言家有周文王姬昌、姜子牙、諸葛亮、李淳風、袁天罡、邵雍、劉伯溫等。
宴飲之際,忽然颳起一陣大風,吹來一片金箔。明朝開國軍師劉伯溫見此徵兆,預言了江南富豪賈銘家的運程「世世金帶,與國同休」。
《馬前課》解卦新探終卦講了「古今存亡一貫通」,這「存亡一貫通」之道是什麼?又在人間何處尋呢?請看【本系列結論】。
《馬前課》第十二課預示「救難聖人出」的時程,緊接著的這一課卜出「大畜」,顯現剛健君子集於門下,養賢之象,最終呢,剛健君子能達到「何天之衢」的境界。就是說救難聖人傳出修煉返本歸真的大法,洪傳全世界以救世人,這是此時程的天道之表現。
最近看到網絡文章《一位瘋阿婆的預言》,記述的是上世紀20年代某村落的一位馮姓阿婆行事瘋癲,綽號「瘋阿婆」,到處說唱。然而,當時的人們卻逐漸發現,她的一些說唱竟是對於該村落所要發生事件的準確預言。後來,由於「瘋阿婆」遊走多年總是重複說幾句話,像似預言,其村落的長輩們便將其話記了下來,再由該網文作者將長輩們的口述記錄成文。
朱元璋的父親朱世珍和母親陳氏居住在濠州的鐘離東鄉。陳氏曾經夢到一個戴著黃冠的仙人饋贈她一丸丹藥。但見丹藥燁燁有光,灼灼生輝。在夢中,陳氏剛吞下藥丸就醒了,發覺口裡有著奇異的香味,就像剛才吃過什麼東西一樣。陳氏由是感孕。
這些預言中,準確預言了王朝更迭、國號、開國之君名諱、歷朝發生的大事件,其準確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西漢初年有一位傳奇女相士名叫許負,她有兩個應驗的預言流傳千古:在楚漢相爭、劉邦還沒建立漢朝時,她就預言了魏王的側室薄姬會生天子;還預言西漢名臣周亞夫會「封侯,擔任將軍和宰相,最後飢餓而死」。
《推背圖》為中國古代著名預言,撰寫《推背圖》的李淳風、袁天罡,曾預見武則天稱帝、李唐宗室難逃此劫。然而唐太宗提前40年預知這一悲劇,卻決定不殺武則天,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大唐黃檗禪師慧眼洞穿千年,他的傳世預言因其精準而舉世震驚。黃檗禪師口述了14首《禪師詩》,這14首禪詩分別預言了唐朝以後的各朝大事,準確預言了明朝滅亡、清朝皇帝年號、太平天國運動、八年抗戰、國共內戰、國民黨退守台灣、中共奪權等重大事件。
方士戴洋在《晉書》留下燦爛一頁。戴洋的預言能力,無論預測時局,還是預言謀反事件以及人的壽命,都格外精準。根據史書記載,戴洋的預言不是隔世兌現,而是在當時就得到驗證;不是一件事,而是預測的所有事都得到應驗,史書以「所占驗者不可勝紀」來稱讚他的預測能力。
宋 李嵩《聽阮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一支完整的樂曲從宮音開始,中間由角、徵、羽音組成,到商音結束。這樣的音律象徵著國君帶領文臣武將,以百姓爲核心,各司其職,舉國同心……
李遐周的預言詩,僧一行的中藥「當歸」預言,《推背圖》第五像圖讖……從這些高人的預言來看,安史之亂似乎是上天注定好的悲劇。假如當初唐玄宗相信這些預言,能早些洞察先機,或許歷史的劇本就被改寫了。
《推背圖》第四十象中,猴和雕事關生死,不可不知。此象中,雕為何物?猴指什麼?為何事關生死?
當時許多人對許負又敬又懼,對她的這種能力也十分好奇,但是卻不敢靠近,至於她預言從未落空的奧秘至今無解。
中共十九大塵埃落定。無論其間激鬥如何,從中外各種時事評報來看,人們普遍認同的一個觀點是:十九大的結局標誌「習近平新政」或「習近平時代」正式到來。
如果在幾年前,「中朝戰爭」可謂天方夜譚。但在如今國際情勢之下,其可能性卻在與日俱增 。唐朝袁天罡和李淳風的《推背圖》的第四十五圖似乎預言了如今國際情勢下的一場中國和朝鮮金氏政權的戰爭。
《推背圖》第四十四象受到各方的關注與猜測已經很多年了,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發生某些事件和局勢變化與此象圖文內容相當應合。也就是說,《推背圖》第四十四象的預言可能正在實境成真中,而你我與現今世界每個人都是親歷此境的見證人!本文將就兩岸的部份作解析。
前段時間,「雙羽四足」的解釋,引起人們的關注。有人把這句解釋為「習馬會」,其實不是。繁體字的「習」是有個「羽」,但讖說的是「雙羽」,一個「習」字僅有一個「羽」。那麼「雙羽四足」的所指究竟是 什麼呢?讓我們再看一看《推背圖》第四十四象,並參考韓國的預言《格庵遺錄》。從中找到「雙羽四足」的真相。
宋‧邵康節《梅花詩》字詞優美而有畫境的詩意魅力使人迷醉,再加上其中隱喻之意似乎相當淺顯易懂的表面假象,而形成了某種輕柔若無的魔幻障礙,不知覺地阻擋了人們探索其更深的隱含內容。
《藏頭詩》到現今以前的內容經過證驗,都可與歷史記載詳實契合。尤其有關於年期部份,不但直白其數字毫無隱諱,而且準確無比。段次18中的內容所言大災難,就落在本世紀、第二十一世紀內。而災禍區域就在中國大陸地區,依其內文推估,受災禍波及範圍可能非常廣闊,其中某些地區的損傷程度會更為嚴重。
《馬前課》最特別點是將各課評了等級。其中各朝代似乎無論平亂英雄,或者治世名君,都還不足以承受「聖人」稱號。那麼必定有其他超凡的成就,會是什麼呢?
在五代時期,唐朝的大預言書《推背圖》已經風靡華夏。其實,如果柴榮能認真看一下《推背圖》的話,不難看出自己命定的運程已被一日不差的寫在預言上了。
《聖經.啓示錄》描述了以前的歷史中第一次的「大審判」和其後的「第一次的復活」;之後,「基督」(彌賽亞或救世主,即羔羊,也就是創世主神)帶領那些「頭一次復活」的生命,在反復輪迴過程中,成為人類歷史和文化的各方領袖人物,「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一千年」是另外空間的時間表示要長於人類空間的時間……
後周世宗柴榮,一直被認為是少有的明君,從古到今,人間一直為他的英年早逝惜憐嘆婉——但是在天道衡量,這卻是一位逆天的帝王,兩度凶險的天象,把柴榮逆天的大罪,刻寫在了天象之上。
凡.艾克兄弟的《根特祭壇畫—神秘的羔羊》(«Retable de l'Agneau Mystique»),作於1415年—1432年,整幅祭壇畫約343×440厘米,題材取自聖經《啟示錄》,表達了對神在末世時慈悲救度眾生的讚頌。畫中樹脂油多層罩染技法的出色運用與靜謐精細的寫實風格讓此畫成為油畫史上最為重要的傑作之一。(維基公共領域)
在《聖經.啓示錄》中,「羔羊」是大災難中的「救世主」,即希伯来语中的「彌賽亞」。「彌賽亞」與希臘語詞「基督」意思相同,直譯為「受膏者」。其實「基督」並不是基督教的專有詞彙——基督徒認為耶穌是「基督」,而猶太教徒仍然等待著「彌賽亞」的到來。《聖經》有關於「基督」或「彌賽亞」於歷史末期再來救世的說法………
探究歷史,不是為了研究學術講故事,而是為了展現未來。天象是迴圈的,歷史是重複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在以不同的形式,變奏著相同的主題,所以後人能從天象對應的歷史中,找到未來成敗的真機。下面我們就回推時空,還原那些經典天象下的精彩歷史,而這一切,也都是為了解開1999~2018年的天象謎語,給當代的每一個人,展現順應天數、避禍造福、開創未來的真機。
將悠遠而龐雜的歷史,與《乾坤萬年歌》的內容字句作嚴格且綿密的對應,也實境證驗了《乾坤萬年歌》最後兩句的「詳此數」「一貫通」果真不假!「數往知來」,如果對於那些算是「過往」字句的意含能夠瞭解得更真確更多,相信對於推估預言中的今後字句含意必定會有助益!
在描述了一場「天火之災」巨大災難之後,《燒餅歌》描述聖人出世:一個鬍子大將軍,按劍馳馬察情形,除暴去患人多愛,永享九州金滿籯。大災難發生之前的最後一個歷史朝代即是中共時期。聖人「執中守一定[ascii]乾[/ascii]坤,巍巍蕩蕩希堯舜」——「執中守一」的一個意思是公平正義;相似於《聖經.啟示錄》描述萬王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