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天象
諸多中外預言都描述了「大災難」所造成的「十不剩一」的慘烈後果。然而,與此同時,所有這些相關歷史預言卻又都埋下了一個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在「大災難」中,將有一位「聖人」出世──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人最終都將得到「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歷史的嶄新紀元;而在「大災難」中被懲罰和淘汰的只是那些不信者和惡人。
有預言稱,中國2018將有大變動。(Feng Li/Getty Images)
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高層內鬥加劇,中共建政後「逢九必亂」的魔咒再次應驗。面對內憂外患,習近平用盡解數來維護權力。然而,是苟延中共來死守危權,還是滅亡中共而開創新政?在歷史的關頭,違逆天意、背離民心的選擇只能使得事與願違。到頭來,被習近平極力茍延殘息的中共,其死黨卻恰恰正是習的政治死敵──江派人馬:他們利用習近平在亡共問題上投鼠忌器,不敢徹底清剿其核心人馬、清算其罪惡,從而在反腐風暴中得以喘息;中共「十九大」後,他們精心設局,重新反撲,導致習當下內外交困、危機重重。
1958年劉少奇首創人民公社,得到毛澤東的肯定後,在農村鋪開,也一度在一些城市出現,先後有一千多個城市人民公社。城市公社沒有泛濫成災、沒有餓死人,並不是因為城市人民對「共產風」、「公共食堂」的抵制比農村強,而是因為中共沒有敢用對農民的殘暴手段,來對付城市人。
這一章,我們來看1958年的又一大天象:水順守斗逆守尾。《乙巳占》:「水守斗,有戰爭;水星白而大,裂地,賄賂可以得利;對應的諸侯國有屠殺之災,政權變革。」[1]前面講過:1937年南京大屠殺,天象就是水星守斗。《乙巳占》: 「水守尾,大飢,人相食,君子賣兒賣女,百姓逃荒、逃離分野國。」這些天意,和金星守牛百姓飢一起,在人間兌現之餘,中共又一次重演逆天,把局部的災劫,泛濫全國。
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鎮反殺未休》中,我們對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現了這兩次天劫相同的實質因素和內在因果,特別指出1950年中共鎮壓反革命,是鑽天象的空子,而且當年天象的劫數本在吳越地區,被中共泛濫全國,那次逆天招來的天譴報應,來得非常快。
中華傳統文化歷來被稱作神傳文化,因為歷朝歷代都有神人、神蹟的記載,無論是正史還是傳說,通過各種形式流傳下來。這些神人當中就包括一些能夠預知未來的高人。正史中記載的歷史上比較著名的預言家有周文王姬昌、姜子牙、諸葛亮、李淳風、袁天罡、邵雍、劉伯溫等。
宴飲之際,忽然颳起一陣大風,吹來一片金箔。明朝開國軍師劉伯溫見此徵兆,預言了江南富豪賈銘家的運程「世世金帶,與國同休」。
《馬前課》解卦新探終卦講了「古今存亡一貫通」,這「存亡一貫通」之道是什麼?又在人間何處尋呢?請看【本系列結論】。
《馬前課》第十二課預示「救難聖人出」的時程,緊接著的這一課卜出「大畜」,顯現剛健君子集於門下,養賢之象,最終呢,剛健君子能達到「何天之衢」的境界。就是說救難聖人傳出修煉返本歸真的大法,洪傳全世界以救世人,這是此時程的天道之表現。
1950年中共發起抗美援朝運動之前,發動了土地改革和鎮壓反革命運動,這兩大運動,延續到抗美援朝結束之後。這兩大逆天運動,屠殺了中國當時數百萬的精英,招來空前的天譴。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兩度守太微,在給中華的主庭賜福,中共承接了這些本該屬於民國的天福,卻因為逆天而為,和朝鮮共產黨一起,變天福為天譴,荼毒百姓、遺害後世。朝鮮戰爭中的逆天戰術,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記》的偽史。
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對於這些早已置生死於度外的將軍、士兵來說,死亡無法成為修行的考驗,那麼人間的最苦的囚徒之災,就成了對他們未來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檢驗。當然,孫立人對這種迫害是不能認可的,軍人效命疆場、收復國土是本分,在戰鬥的艱辛、勞苦中受罪樂得其所,為什麼要在這樣的冤屈牢獄中蹉跎消磨?
最近看到網絡文章《一位瘋阿婆的預言》,記述的是上世紀20年代某村落的一位馮姓阿婆行事瘋癲,綽號「瘋阿婆」,到處說唱。然而,當時的人們卻逐漸發現,她的一些說唱竟是對於該村落所要發生事件的準確預言。後來,由於「瘋阿婆」遊走多年總是重複說幾句話,像似預言,其村落的長輩們便將其話記了下來,再由該網文作者將長輩們的口述記錄成文。
朱元璋的父親朱世珍和母親陳氏居住在濠州的鐘離東鄉。陳氏曾經夢到一個戴著黃冠的仙人饋贈她一丸丹藥。但見丹藥燁燁有光,灼灼生輝。在夢中,陳氏剛吞下藥丸就醒了,發覺口裡有著奇異的香味,就像剛才吃過什麼東西一樣。陳氏由是感孕。
二戰勝利後,民國收復東北主權,先被蘇聯無理阻撓,後被蘇聯扶植的中共武力對抗,進展緩慢。孫立人回國後,頂著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屢屢加害,連戰連捷,打得林彪一敗塗地,正欲收復哈爾濱,把林彪趕出東北之時,被迫停戰……
這些預言中,準確預言了王朝更迭、國號、開國之君名諱、歷朝發生的大事件,其準確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中共打著抗日的旗號迅速發展,成為民國的心腹大患。長征其實是逃跑,跑到大後方嘴上抗日,中共當時最壞的打算是逃往蘇聯。八路軍只跟日軍打過幾場小型戰鬥,就被吹噓成「林彪平型關大捷」、「彭德懷百團大戰」,實際林彪只是襲擊了日本一個補給小隊,彭德懷在敵後打麻雀戰、遊擊戰。「鬼子進村了,八路進山了,」《平原遊擊隊》這句臺詞,就是當時的真實寫照。
西漢初年有一位傳奇女相士名叫許負,她有兩個應驗的預言流傳千古:在楚漢相爭、劉邦還沒建立漢朝時,她就預言了魏王的側室薄姬會生天子;還預言西漢名臣周亞夫會「封侯,擔任將軍和宰相,最後飢餓而死」。
《推背圖》為中國古代著名預言,撰寫《推背圖》的李淳風、袁天罡,曾預見武則天稱帝、李唐宗室難逃此劫。然而唐太宗提前40年預知這一悲劇,卻決定不殺武則天,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諾查丹瑪斯被許多人視為歷史上預言最爲準確的先知之一。從他1555年首次出版的預言集《諸世紀》中,人們看出了對許許多多歷史大事的預言。本文介紹諾查丹瑪斯最讓眾人信服的三大預言,看它們如何在真實的歷史中一一應驗。
日軍占據野人山天險,在必勝的天象下作戰,只對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有效,對孫立人無效,因為孫立人在戰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變天象。他發明叢林迂迴戰法從背後奇襲,日軍戰力最強的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18師團,連戰連敗,屢被殲滅,接連補充兵員15次,對孫軍聞風喪膽。
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的王寳貫主任,除了以雲物理的研究聞名,也致力於歷史氣候的研究。他從古代文獻中尋找線索,了解過去的氣候變遷,也發現氣候經常影響著人類歷史。
大唐黃檗禪師慧眼洞穿千年,他的傳世預言因其精準而舉世震驚。黃檗禪師口述了14首《禪師詩》,這14首禪詩分別預言了唐朝以後的各朝大事,準確預言了明朝滅亡、清朝皇帝年號、太平天國運動、八年抗戰、國共內戰、國民黨退守台灣、中共奪權等重大事件。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孫立人指揮新38師重回野人山,從印度反攻緬甸日軍,發明了叢林迂迴戰,先後攻克了於邦、喬家、太白家等要塞。捷報頻傳,舉國上下歡騰一片,孫立人將軍,再次成為全國乃至世界媒體讚譽的焦點。
1942年,諸葛草在緬甸盛開,緬甸人驚呼:諸葛孔明要來拯救我們了!4月20日,孫立人在緬甸創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跡,震驚世界,但無力改變上司們亂指揮造成的大潰敗。他掩護主力撤退之後,衝出日軍重重圍困,神話般地合著天象的腳步撤到印度。離開是暫時的,千年承諾在,王者必歸來。
方士戴洋在《晉書》留下燦爛一頁。戴洋的預言能力,無論預測時局,還是預言謀反事件以及人的壽命,都格外精準。根據史書記載,戴洋的預言不是隔世兌現,而是在當時就得到驗證;不是一件事,而是預測的所有事都得到應驗,史書以「所占驗者不可勝紀」來稱讚他的預測能力。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抗日緬甸戰場上,孫立人衝入、衝出日軍包圍圈的傑作,是與高層天象精確對應的,孫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隊展現的超常體力、超常戰鬥力,是歷史上修行的結果。從這個角度講,1700年前,孫立人的前世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獲,北伐五進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為了改變未來——既然三國時蜀國北伐失敗的天象無法改變,那麼可以在修行中積累威德,改變未來,改變緬甸戰役的大潰敗,甚至到現在……
穿越古今的輪回,跨越千年的征程,這8章的講述我們能看到,戴安瀾實際是為孫立人打前鋒的,征戰野人山的主角,還是孫立人。孫立人儘管有他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瀘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獲,平定南中(涵蓋野人山)」的歷史奠定,這一世再戰野人山,依然是千難萬險,沒有超人的意志,無論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線。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國。(維基百科)
在凶猛肆虐的大瘟疫中,隱士庾袞為了照顧哥哥;高僧虛云為了滿城百姓;孝婦錢氏為了照顧染病的夫家,無論事情大小,他們都為了他人,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結果卻出人意料。
上一章講述了1942年緬甸仁安羌之戰的歷史奠定,這一章開始深入細節,品味神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