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有報
前世是自己的叔叔?斯里蘭卡一個2歲半的小男孩時常這樣自言自語。讓媽媽震驚的是,男孩說他前世因殺了妻子而被處決。這個家族祕密,男孩父親從沒有向妻子提起,更不會告訴幼子。
宋朝的吳孝婦,她的丈夫早死,又沒有兒子。但是她侍奉婆婆,非常的孝順。婆婆年老,而且眼睛有病。吳孝婦竭力的奉侍婆婆,她的義舉感動了上帝。
他連夜跑到辦公室,把以前收繳的法輪功的書籍、光盤、小冊子都偷偷地拿回自己的家裡,認認真真地看了一遍。越看越覺得法輪功師父說的好,有道理。
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記載了一位路人在雨天見到鬼囚的故事,其中兩位鬼囚的自白,發人深思。故事告誡著世人,神佛並非壞人的保護傘,以及因果報應的存在,謹記「天網恢恢,諸惡莫做。」
章天亮博士為大型講史節目《笑談風雲》的主持人,因獨到的「大歷史觀」而在華人世界廣受歡迎。(希望之聲提供)
史學家章天亮博士曾在演講中講到,全世界有許多民族,他們的文化,語言不一樣,甚至中間隔著高山、大漠、海洋。不過,他們幾乎都有三個共同記憶。
《閱微草堂筆記》記載著一段婦人轉生為雞的故事,趙三和他母親都在郭家做傭人。趙母去世後,趙三有天在夢中得知母親轉生成了郭家的一隻雞。
歷史的車輪周而復始,殘酷的信仰迫害不絕於書。首先讓我們回到兩千年前,看看迫害信仰的因果報應。
俗語說,鐵樹如果開花,啞巴才能說話,意思說這都是不可能的事。但這個世界上確實有這樣的奇蹟發生,民間多有流傳。
中國老人講積德,現代科學無法探索德的真相,但智慧的先民留下的詞彙,為後人提供了一個認識問題的方向和角度。關於德的美好意義,很多民間故事也提供了清晰的線索。
通往沙洲的路上,得過一道溝。溝上有一座橋,夏季河水暴漲,常常會沖走橋板;冬天,橋板則被乞丐盜走。橋沒有了,對過往行人很不方便。當地有一名仵作名叫蘇長,常帶著兒子們進山,挑選了七塊堅硬的大石片,安置在河溝上,搭建了一座簡易的石橋。從此,往來行人再也沒有為此受到困擾。
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趙泰三十五歲那年,一天陡然心痛,瞬間昏死過去。因他的心口溫熱不冷,四肢也可以自如伸屈,所以家人就一直等著他醒來。就這樣過了十天,他才甦醒過來。
人類正在被指引,走向美好的未來。(fotolia)
中元節有許多道教建醮、佛教盂蘭盆法會超拔孤魂野鬼的民俗活動。有餓鬼說他們罪業深重因而得不到佛道法事救贖。沉淪百年餓鬼道的鬼是怎樣把自己拔救出來的?
老人們都相信,做了壞事會招來災禍,報應或早或晚會來報到。監控錄像記錄的這真實的一幕幕,似乎都印證了這樣的道理,看後讓人唏噓。
許多從瀕死狀態歸來的人都描述他們見到炫目的聖光,引領著他們飛躍此岸,有些甚至聽到天使歡迎他們來到天國之門的歌聲。然而,也有一些人的經歷完全相反。他們回溯了去到地獄的情形……
善惡必報,此言不虛,現世中也能看到很多報應的實例。人雖死,名、利、情帶不走,一生中曾經欠下的債,卻是不能一死就一了百了,輪迴轉生動物來還債!看看這兩個真實的故事,驗證不爽。
印度一個村莊的村民們近日發現一隻口鼻似人的奇怪動物,大驚失色。經討論他們得出結論,這隻動物其實是一隻山羊!
許州的官吏韓常(人名)執法很嚴,喜好殺人,派人押送囚犯到汴京。有的囚犯在路上逃走。監管的小吏害怕因丟失囚犯而獲罪,打算把剩下的、沒有逃走的囚犯全部殺掉滅口,來掩蓋有人逃走的事實。高昌福察覺了監官的小吏的意圖,阻止了對囚犯滅口的陰謀,使十分之七、八的囚犯倖免於被殺害。於是,其他小吏怨恨高昌福,打算陷害他。
北宋奸臣蔡京先後四次任宰相,掌權共達十七年之久。80歲高齡的蔡京被貶官流放,在赴儋州貶所時,攜帶大量金錢,但是他的作惡多端招致老百姓的反感,在路上用錢也買不到東西。至此,他才真正自省:「京失人心,何至於此。」為何大惡之人不易死呢?
「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陰司報應,古往今來放過誰?」
當時士大夫矯正世風、嚴以律己、崇尚品德的節操,就是從范仲淹倡導開始的,書院學風亦為之煥然一新。
那位強盜竟連頭也不回,只管往前走去。這是因為他受感動太深了,情發肺腑,是以任何外力都無法阻擋。
崔崇屽心裡受了委屈卻無法自白,只有用一死來明志,可見他平生是一位很珍惜自己人格的人。
「天道好還,無往不復。」怎能不信呢?
我原以為世人做惡事,最怕的是被人知道了。別人不知道的地方,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今天我才明白,有人抱定世間無神鬼的這種論調,實在是靠不住的。
長遠的觀點看問題,誰也別想佔便宜,誰也佔不到便宜;誰也別怕吃虧,誰也吃不到虧。
這是我二十年前的事情,從未告訴過其他人,神明卻告訴了你!
有恩必報恩,有怨必報怨。這是天理,誰也違背不得,逃脫不了。所以,人這一輩子,有人對你好,有人對你不好。都不是偶然的。
無論罪業多麼深重,苦報總有受滿的時候,則所欠的債務便有償還的日子。
就像養鷹一樣,斷不能只怪它會吃糧食,關鍵還在於主人如何駕馭它。如果因為喜愛他的伶俐便捷,就把他作為耳目心腹加以重用,沒有不遭到反戈一擊的。
天道好還,無往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