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警世
文革迫害了文化界的全部精英,更核心的破壞,是全面毀佛(剷除對一切神的信仰),在稍高層空間看,就是中共赤龍邪靈自立教主,建立起一個唯它獨尊的完善的宗教。
習的生日在雙子座第三區間,在數字學中人格生命數字是 39/3、對應塔羅牌小阿克納系列聖杯騎士逆位,生命數為3。這樣的人一般只能聽歌功頌德的話和讚美崇拜的話,這也是他大搞個人崇拜的原因。這樣的人不能聽一點批評的話的;一點點批評對這樣的人來說簡直是可以記恨一輩子的,而且習近平是屬蛇的,屬蛇的人最擅長記仇和報復。當然屬蛇的人也是最擅長在長期的逆境中不折不撓堅持下來的人,青少年時代的習近平在文革中已經將這種堅忍的特徵表現得很明顯了。
1999年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說是禍從天降的一年,從7月20日開始了20年來無辜被害的不幸命運和英勇慘烈的抗爭。迄今為止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根本不明白為什麼突然之間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怎麼好好地煉煉氣功就成了被中共官方定義為「邪教」而要趕盡殺絕的對象呢?
從2019年6月開始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是今年最大的新聞,也是空前而絕後的新聞,是世界民主和人權運動史上光輝的一頁。運動至今仍在繼續著,很多可歌可泣的青年人的表現和大部分港人不屈不撓、和平、理性、互助且又毫不畏懼強權的精神令人讚歎不已。香港的榮光是在提醒著全世界三十年前那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的劊子手依然是殺人者和欺騙者,這個政權並沒有改變性質,「倉廩實」了,「禮節」反而更壞。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1962~1963年土星順逆兩守女的天象下,中華女主王光美從風光無限的母儀天下,到引領中共四清運動的奇特歷程。也展示了1964底~1965年初,在水守斗尾、水金纏鬥的天象下,毛澤東終於以死纏爛打的方式,鬥敗了劉少奇,應了中華易主的天象,毛再度成為中華的實權天子,那麼天象對應的女主,也自然從王光美,改成了江青。
最近兩天傳出薄熙來在秦城監獄內死亡的消息,兩年未露面的薄熙來之子薄瓜瓜被爆出在加拿大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做分析師的新聞,甚至有人說薄熙來即將東山再起。
世運占星學(Mundane astrology)是關於太陽、月亮和行星的位置變化對世界事件的影響的研究。最好使用國家的出生盤來進行分析和預測。中共國於1949年10月1日15:01分在北京宣布成立,於是從中共國的出生盤就可以準確地判斷這個國家的性質、發展趨勢以及結局,因為在每一個出生盤上都有第八宮的宮頭和第八宮內的行星及交點的信息來判斷它死亡的方式和時間。
(shown)我母親一生篤信神佛,與世無爭,少言寡語,但卻出語不凡。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撥開偽史的迷霧,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會的天象下,展開了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的劫數滄桑。饑荒餓死人的慘劇,直到1962年才過去,隨之而來的三個天象:把劉少奇和王光美托上雲端,又摔向深淵。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國。(維基百科)
在人類的歷史上,疾病不僅能影響個體的命運、決定人的生死存亡,大規模的疫病通常還能改變歷史的前進方向,擊響改朝換代、王朝興衰的節奏,從東方到西方,莫不如此。
古人認為,天體變動對應著人間的變化。所以歷朝歷代,司天監負責觀察天象異象,以察國運興衰、皇權變更、天子生死等諸多大事。在眾多的異象中,天降隕石,歷來被視為不祥之兆。
1958年劉少奇首創人民公社,得到毛澤東的肯定後,在農村鋪開,也一度在一些城市出現,先後有一千多個城市人民公社。城市公社沒有泛濫成災、沒有餓死人,並不是因為城市人民對「共產風」、「公共食堂」的抵制比農村強,而是因為中共沒有敢用對農民的殘暴手段,來對付城市人。
這一章,我們來看1958年的又一大天象:水順守斗逆守尾。《乙巳占》:「水守斗,有戰爭;水星白而大,裂地,賄賂可以得利;對應的諸侯國有屠殺之災,政權變革。」[1]前面講過:1937年南京大屠殺,天象就是水星守斗。《乙巳占》: 「水守尾,大飢,人相食,君子賣兒賣女,百姓逃荒、逃離分野國。」這些天意,和金星守牛百姓飢一起,在人間兌現之餘,中共又一次重演逆天,把局部的災劫,泛濫全國。
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鎮反殺未休》中,我們對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現了這兩次天劫相同的實質因素和內在因果,特別指出1950年中共鎮壓反革命,是鑽天象的空子,而且當年天象的劫數本在吳越地區,被中共泛濫全國,那次逆天招來的天譴報應,來得非常快。
1950年中共發起抗美援朝運動之前,發動了土地改革和鎮壓反革命運動,這兩大運動,延續到抗美援朝結束之後。這兩大逆天運動,屠殺了中國當時數百萬的精英,招來空前的天譴。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兩度守太微,在給中華的主庭賜福,中共承接了這些本該屬於民國的天福,卻因為逆天而為,和朝鮮共產黨一起,變天福為天譴,荼毒百姓、遺害後世。朝鮮戰爭中的逆天戰術,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記》的偽史。
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對於這些早已置生死於度外的將軍、士兵來說,死亡無法成為修行的考驗,那麼人間的最苦的囚徒之災,就成了對他們未來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檢驗。當然,孫立人對這種迫害是不能認可的,軍人效命疆場、收復國土是本分,在戰鬥的艱辛、勞苦中受罪樂得其所,為什麼要在這樣的冤屈牢獄中蹉跎消磨?
二戰勝利後,民國收復東北主權,先被蘇聯無理阻撓,後被蘇聯扶植的中共武力對抗,進展緩慢。孫立人回國後,頂著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屢屢加害,連戰連捷,打得林彪一敗塗地,正欲收復哈爾濱,把林彪趕出東北之時,被迫停戰……
中共打著抗日的旗號迅速發展,成為民國的心腹大患。長征其實是逃跑,跑到大後方嘴上抗日,中共當時最壞的打算是逃往蘇聯。八路軍只跟日軍打過幾場小型戰鬥,就被吹噓成「林彪平型關大捷」、「彭德懷百團大戰」,實際林彪只是襲擊了日本一個補給小隊,彭德懷在敵後打麻雀戰、遊擊戰。「鬼子進村了,八路進山了,」《平原遊擊隊》這句臺詞,就是當時的真實寫照。
日軍占據野人山天險,在必勝的天象下作戰,只對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有效,對孫立人無效,因為孫立人在戰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變天象。他發明叢林迂迴戰法從背後奇襲,日軍戰力最強的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18師團,連戰連敗,屢被殲滅,接連補充兵員15次,對孫軍聞風喪膽。
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的王寳貫主任,除了以雲物理的研究聞名,也致力於歷史氣候的研究。他從古代文獻中尋找線索,了解過去的氣候變遷,也發現氣候經常影響著人類歷史。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孫立人指揮新38師重回野人山,從印度反攻緬甸日軍,發明了叢林迂迴戰,先後攻克了於邦、喬家、太白家等要塞。捷報頻傳,舉國上下歡騰一片,孫立人將軍,再次成為全國乃至世界媒體讚譽的焦點。
1942年,諸葛草在緬甸盛開,緬甸人驚呼:諸葛孔明要來拯救我們了!4月20日,孫立人在緬甸創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跡,震驚世界,但無力改變上司們亂指揮造成的大潰敗。他掩護主力撤退之後,衝出日軍重重圍困,神話般地合著天象的腳步撤到印度。離開是暫時的,千年承諾在,王者必歸來。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抗日緬甸戰場上,孫立人衝入、衝出日軍包圍圈的傑作,是與高層天象精確對應的,孫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隊展現的超常體力、超常戰鬥力,是歷史上修行的結果。從這個角度講,1700年前,孫立人的前世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獲,北伐五進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為了改變未來——既然三國時蜀國北伐失敗的天象無法改變,那麼可以在修行中積累威德,改變未來,改變緬甸戰役的大潰敗,甚至到現在……
穿越古今的輪回,跨越千年的征程,這8章的講述我們能看到,戴安瀾實際是為孫立人打前鋒的,征戰野人山的主角,還是孫立人。孫立人儘管有他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瀘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獲,平定南中(涵蓋野人山)」的歷史奠定,這一世再戰野人山,依然是千難萬險,沒有超人的意志,無論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線。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國。(維基百科)
在凶猛肆虐的大瘟疫中,隱士庾袞為了照顧哥哥;高僧虛云為了滿城百姓;孝婦錢氏為了照顧染病的夫家,無論事情大小,他們都為了他人,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結果卻出人意料。
上一章講述了1942年緬甸仁安羌之戰的歷史奠定,這一章開始深入細節,品味神跡。
前面幾章,我們從1942年天象與人間的對應和錯位中,展現了遠征軍初征緬甸的歷史真容,揭示了遠征軍因天象而勝敗的深層原因,以及4萬將士屈死野人山的真正功德所在——為今人逆天毀佛預演結局,為人類走過末劫而演義教訓。
歷史是天道的智慧。一切的歷史,都在為當今鋪墊,為今人能夠走出人類的大劫而上演?什麼大劫?人類最後因為滅佛而遭受的天譴末劫,這是5000年演義的核心主題。
前面幾章,我們撥開偽史,在天象之下還原了1942年中國遠征軍出兵緬甸的真實影像,展現了幾場勝仗和整體慘敗的天道根源。深入解讀,當時的天象只是註定了中國大敗,而鑽行野人山的不戰慘死,卻是杜聿明逆天毀佛的巨大罪業招來的——但真相遠不止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