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警世
席捲全球188個國家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迄今已有至少五百四十多萬人確診、三十四萬多人死亡。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據浮出水面,全世界多國追究中共的責任的聲音一再響起。另一方面,面對這種具有高度傳染性、傳播速度快、容易變異等特點的病毒的侵擾,各國政府和人類科學家依舊希冀依靠自己的力量研製出疫苗,解決這次疫病的問題。
星相家提到的星孛,對人間局勢的影響,在歷史上確實可以找到不少相關記載。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查士丁尼皇帝在位時,東羅馬帝國的軍事地位不可一世,國勢日盛,整個帝國充滿「羅馬永恆」的盛世歡歌,羅馬民眾普遍生活奢靡,沉緬於享樂。
馬可‧奧勒留‧安東尼,出身於羅馬貴族,公元161年稱帝,與維魯斯共治羅馬帝國。當時羅馬帝國與周邊民族經常戰爭不斷。164年,瘟疫開始在帝國東部邊境的軍隊中流行,給羅馬軍隊造成了傷亡。166年,羅馬軍隊回到羅馬,帶回了戰利品,也帶回了遠勝於刀劍的瘟疫。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發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離奇大爆炸,迄今人們對其成因仍眾說紛紜,被列為人類史上成規模毀滅事件的兩大懸案之一。
這裡要說一說一次詭異的蝗災,發生在唐朝末年,蝗蟲大量襲擊淮南揚州,還出現不尋常的行動,就是攻擊畫像吃畫中人頭。《舊唐書》、《新唐書》都記載了這件蝗災。到底是怎麼回事?
時大金朝已風雨飄搖,強悍的蒙古大軍鐵蹄奔騰,金朝的疆土日益縮減,並且,在與南宋的戰事中,金朝屢戰不勝,進退失據。國內朝綱鬆弛,官員們徇私舞弊、碌碌無為,各級官吏魚肉百姓,盜匪猖獗,義軍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亂象。
從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圖》中的第56象是預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將尋繹其中隱喻的得救之道。
神準的預言《推背圖》第56象可能預言了中共肺炎和出路嗎?為何說《推背圖》56象是預言中共肺炎的一象?從配卦推解到什麼「巧合」的現象?
如果你看不清當下,就讀讀歷史,因為歷史上都曾經發生;如果你讀不懂歷史,請看看當下,因為歷史正在重演。
古今中外的很多大瘟疫所造成的慘烈後果,讓人不寒而慄。然而,在這些大瘟疫中,仍有一些「幸運兒」平安走過。
明朝萬曆年間旱災比較多,同時瘟疫大作。萬曆八年(1580年),大同境內十戶有九戶「中招」,死亡率非常高,傳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區患病者脖子腫大,此病傳染性極強,沒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沒有人敢收屍憑弔。
《推背圖》第56象如何解譯「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本文根據第56象相對易卦的內涵來破譯,並同步解讀第56象的「配圖」、「讖」及「頌」的含意。
2020年伊始,高傳染性中共肺炎(武漢肺炎)開始向全國蔓延,並傳到海外。與2003年中國發源的「非典肺炎」(SARS,薩斯)瘟疫相比,這次大瘟疫,傳染性更高,波及面更廣,但是致死率較低。「武漢瘟疫」過去之後,人們還會更相慶幸,殊不知,第三次大瘟疫已經倒懸頭上,那一次會兼具前兩次的殘酷:高傳染、高毒力、高致死率,醫療將束手無策,作為人類末劫的大淘汰,那時在劫的人,將不再有機會。
公元前5世紀下半葉,雅典和斯巴達兩個城邦國家,為爭奪希臘世界的霸權而展開了伯羅奔尼撒戰爭。戰爭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當斯巴達軍隊逼近雅典城時,突然發現城外多出無數的新墳,原來雅典城內正流行致命瘟疫。驚詫中,斯巴達國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絕了,無論是雅典的敵人還是同盟,誰都不敢再靠近這座瘟城。
古語云:「上天有好生之德。」又云:「天道無親,常與善人。」這話的確是人生的經驗結晶。在大災大難降臨之前,總有慈悲眾生的神佛,以各種方式告訴人們大災將至,怎樣躲災避難之法。
中共肺炎爆發期間,有網民拍攝視頻顯示湖北宜昌上空有成群結隊的烏鴉低空盤旋,北京薊門橋洞下有黑壓壓的大蚊子嗡嗡聚集。更有人觀察到近期中國大陸從東北到海南沿線城市上空都籠罩著一層朦朦的陰霾。
文革迫害了文化界的全部精英,更核心的破壞,是全面毀佛(剷除對一切神的信仰),在稍高層空間看,就是中共赤龍邪靈自立教主,建立起一個唯它獨尊的完善的宗教。
習的生日在雙子座第三區間,在數字學中人格生命數字是 39/3、對應塔羅牌小阿克納系列聖杯騎士逆位,生命數為3。這樣的人一般只能聽歌功頌德的話和讚美崇拜的話,這也是他大搞個人崇拜的原因。這樣的人不能聽一點批評的話的;一點點批評對這樣的人來說簡直是可以記恨一輩子的,而且習近平是屬蛇的,屬蛇的人最擅長記仇和報復。當然屬蛇的人也是最擅長在長期的逆境中不折不撓堅持下來的人,青少年時代的習近平在文革中已經將這種堅忍的特徵表現得很明顯了。
1999年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說是禍從天降的一年,從7月20日開始了20年來無辜被害的不幸命運和英勇慘烈的抗爭。迄今為止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根本不明白為什麼突然之間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怎麼好好地煉煉氣功就成了被中共官方定義為「邪教」而要趕盡殺絕的對象呢?
從2019年6月開始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是今年最大的新聞,也是空前而絕後的新聞,是世界民主和人權運動史上光輝的一頁。運動至今仍在繼續著,很多可歌可泣的青年人的表現和大部分港人不屈不撓、和平、理性、互助且又毫不畏懼強權的精神令人讚歎不已。香港的榮光是在提醒著全世界三十年前那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的劊子手依然是殺人者和欺騙者,這個政權並沒有改變性質,「倉廩實」了,「禮節」反而更壞。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1962~1963年土星順逆兩守女的天象下,中華女主王光美從風光無限的母儀天下,到引領中共四清運動的奇特歷程。也展示了1964底~1965年初,在水守斗尾、水金纏鬥的天象下,毛澤東終於以死纏爛打的方式,鬥敗了劉少奇,應了中華易主的天象,毛再度成為中華的實權天子,那麼天象對應的女主,也自然從王光美,改成了江青。
最近兩天傳出薄熙來在秦城監獄內死亡的消息,兩年未露面的薄熙來之子薄瓜瓜被爆出在加拿大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做分析師的新聞,甚至有人說薄熙來即將東山再起。
世運占星學(Mundane astrology)是關於太陽、月亮和行星的位置變化對世界事件的影響的研究。最好使用國家的出生盤來進行分析和預測。中共國於1949年10月1日15:01分在北京宣布成立,於是從中共國的出生盤就可以準確地判斷這個國家的性質、發展趨勢以及結局,因為在每一個出生盤上都有第八宮的宮頭和第八宮內的行星及交點的信息來判斷它死亡的方式和時間。
(shown)我母親一生篤信神佛,與世無爭,少言寡語,但卻出語不凡。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撥開偽史的迷霧,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會的天象下,展開了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的劫數滄桑。饑荒餓死人的慘劇,直到1962年才過去,隨之而來的三個天象:把劉少奇和王光美托上雲端,又摔向深淵。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國。(維基百科)
在人類的歷史上,疾病不僅能影響個體的命運、決定人的生死存亡,大規模的疫病通常還能改變歷史的前進方向,擊響改朝換代、王朝興衰的節奏,從東方到西方,莫不如此。
古人認為,天體變動對應著人間的變化。所以歷朝歷代,司天監負責觀察天象異象,以察國運興衰、皇權變更、天子生死等諸多大事。在眾多的異象中,天降隕石,歷來被視為不祥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