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有靈
我結婚後,沒等到准生證就懷孕了,當時也不敢聲張。因為本村有一年輕夫妻,在沒有准生證的情況下懷孕後,被管「計劃生育」的幹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辦事,把已懷孕幾個月的小媳婦拖走做了引產。村裡還有一家媳婦懷了二胎,不得不成天東躲西藏,後來在玉米地裡被人發現了,也被強行拖走做了引產,當時那嬰兒都快足月了。
我出生在一個藝術家庭裡,從小就喜愛畫畫兒,父親常帶我去寺廟臨摹佛菩薩的壁畫。上世紀70年代很少有旅遊的人,我經常一個人在寺院裡跑著玩。有一次跑進一個大殿,看到把門的那些泥塑金剛都瞪著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樣,嚇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小孩玩捉迷藏是再平常不過的遊戲,但你能想像一隻50呎的巨大鯨魚會跟嬰兒玩捉迷藏嗎?日前,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亞(Patagonia)的觀鯨船上捕捉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鏡頭,我們來看看牠和她之間的可愛互動。
鴿子有靈嗎?,有一件發生在清代甘肅布政司(藩司)的事情作了實證,萬物有靈不得不信。
我父親是山西大學油畫專業的,後來在山西大同當美術教師,經常去雲岡石窟、九龍壁等古蹟臨摹寫生。作為一個無神論者,父親有很多事解釋不了。比如他曾去修復永樂宮壁畫,黃昏收工後,又進大殿臨摹,突然感到身後站著一個人,在他後面吹氣,嚇得他跑出了大殿;父親還喜歡畫佛像,有一次畫好一個佛像,竟看到佛像發出了層層金光。
我姐姐1971年出生的。從小她就體弱,後來就得了白血病。我爸著急啊,他特別相信算命的,就找了一高人給姐看相,那人一見我姐就說,這女孩在天上是侍奉菩薩的小童,做錯事給打下來了。她不屬於我們凡間,下來就是要吃苦贖罪的,時間到了還得回天界啊。我爸問他,「什麼時間回去啊?」那高人說,她在凡間也就待22年,然後就回天界享福了。他還說,在凡間,她是不能破身的。那時,我姐姐確實對婚戀不感興趣,雖然她長得很好看。
在房山看守所時,有個當地的中年婦女,大家叫她陳大姨兒,我記得好像是上訪進來的。一天大家閒聊,有個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我被關在北京老七處時,見識過「請筆仙兒」。「請筆仙兒」是北京老七處的一個遊戲。老號裡都會傳下來一個畫著格的圓盤,就是用塑料飯盆在硬紙殼上畫一圓圈,上面等分成很多小格,寫數字,從1寫到20,按格寫趙錢孫李姓名等等。在押人員常常用這個算小人、仇人、戀人,或者用來算生日、刑期等。
DNA是怎麽起作用的呢?一條基因,是DNA鏈中的一個片段。一這個基因為模板,複製出一段RNA,然後再用RNA作爲模板,製造出蛋白質分子。這些蛋白質分子,在人體内發揮不同的生理功能。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個小偷。 她是內蒙人,不到40歲,看起來非常精幹,她講,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來往於呼和浩特與北京之間,倒賣內蒙的防護林。她做得很成功,家裡家外都靠她。
2008年末,我被關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結識了一個19歲女孩,她叫小玉,在裡面待了快一年了,案子也沒有結果。通州看守所條件非常差,幾十個人睡一個大鋪,但她看起來並不焦慮。她問我信不信輪迴轉生,我說信啊,於是她就和我說了她的故事。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拘留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講一件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我25歲,大學剛剛畢業,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個山巒包圍的狹長盆地中,這裡平均海拔超過1100米,水草豐美,牛羊眾多,從戰國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著各類「地仙精靈」的造像。
米克說,「我如此投入眼淚的微觀世界,是因為眼淚和那些獨特的故事之間有非常深刻的聯繫。」(Courtesy of Maurice Mikkers)
如同雪花結晶片片不同,人的眼淚,竟然也會因主題、因情緒的不同,在微觀下呈現出全然不同的景觀。
印第安人的捕夢網。(公有領域)
美國律師葛瑞絲·拉克(Grace Lark,化名)是環境刑法領域的權威專家,而她也有一種怪異的能力,能憑直覺找到丟失的物品,將其物歸原主;還能在夢裡追尋到失蹤的人,曾因一個夢救下10條人命。
哀傷送別同伴的象群。示意圖。(shutterstock)
6月7日,印度一位護林員見證了罕見的一幕:一群大象載著一隻夭折的小象穿過林間公路,彷彿在爲牠出殯。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3歲男孩凱西(Casey Hathaway)在失蹤三天後,搜尋隊終於在寒冬的森林中找到了他。親戚們說男孩是個「小男子漢」,曾祖母則說,孩子安然返家是「奇蹟」。 上月22日傍晚,凱西和兩個小朋友在曾祖母朱莉(Julie ...
「祀灶」的祭品中少不了酒糟、糖果、湯圓等等甜點,都說是要「醉司命(灶神)」、給灶神甜甜嘴。祈望灶神為自家美言,期待來年得好運。這只是凡人的心願,神佛當然不可能被酒果、甜點「收買」,若是這樣,神也神不了了!家家戶戶有神明在看著,要招福……
稻米喜歡聽小提琴,也喜歡貝多芬。(violetblue/Shutterstock)
您可知道,植物也喜歡聽音樂,而且還有一定的品味?它們偏好古典。研究證明,當植物接觸古典音樂時,會出落得更加肥美、壯實。
螞蟻或其它蟲蟲,常會因為地上有「異味」而閃開。有個傢伙,就用這奇妙原理,拿原子筆跟蟲蟲玩起「造牆遊戲」。只見這傢伙在白紙上一直畫線或圈圈,蟲蟲則不斷躲避這傢伙製造的筆跡……
英國有隻名為西奧(Theo)的白色家貓,一天晚上不斷用爪子抓女主人,並且坐在她身上不給睡覺,而當時牠的主人已發生血栓現象,一旦入睡可能會喪命。結果這隻家貓拯救主人性命而獲選為英國年度最佳貓咪。
圖為《清院本獵犬》。(公有領域)
原來,獵犬每次吃飯,都要塞了滿嘴的食物後,跑出來,是為了餵養自己的母親啊。
柳崖子曾聽說有小牛為了救母牛,悄悄地埋藏屠刀的傳說。但是這頭小牛為了救母,敢於吞刀,舉止令人震驚。這真是驚天動地的壯舉。
鄧將軍扔掉弓箭,感嘆地說道:「山裡的野獸見到母親受傷,都能如此為其哀傷,難道人還不如一隻猿猴嗎?」鄧將軍發誓,從今以後再也不去打獵了!
在電影《怪醫杜立德》(Dr. Dolittle)中,一名醫生發現自己能和動物說話,於是試著和動物交流。而在現實生活中,也有一名英國女子自稱能和動物溝通,甚至包括已經死亡的動物。
有個女子站在湖邊小試歌喉,沒想到卻意外地招來了一對美麗優雅的訪客!令人好奇的是,牠們不是人類,為何能聽懂女子的召喚呢?原來,女子唱的可不是一般的大眾歌曲,而是有悠久歷史傳承、具有「溝通術」功用的古老旋律呢!
這隻被救的章魚回到原來的地方,來找救命恩人來了。因為無法做出別的表示,會如何表達謝意呢?
一隻可憐的小貓咪不知何故困在駁船底下,幸好碼頭工人做了件不可思議的事,拯救了牠。有著漂亮花紋的小貓咪安全地著地,但是沒有發揮貓性立即逃跑,反常地走了幾步停了下來轉身回頭看,似乎想再看一眼救命恩人。
在沒起風、在所有葉子靜止的狀態下,只有其中一片搖來搖去,這是怎麼回事?而且搖得那麼歡暢?!一段PO上網的影片引起網友好奇、議論。
人們的意念,包括說出來的話和寫出來的文字,都會對環境造成影響,誠如古人所云:「相由心生、境隨心轉」。瑞典居家用品零售企業IKEA最近對植物進行的一項實驗就證明,良善和惡毒的言語會對他人造成迥然不同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