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世
佛家認為人在六道中會往復轉生,而人今生的命運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和業力,人今生的所為則決定了來生。在中國古籍中以及民間,記載和流傳著不少輪迴轉生的故事。
明朝刑部右侍郎、「東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龍在《高氏家訓》中說:「見過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禍。常見己過,常向吉中行矣。」
禪宗二祖慧可斷臂明志,捨生求法,他的故事流傳了上千年。至清朝時,又出現了一位斷臂和尚,據說也是為了求法,效法慧可。斷臂和尚圓寂後,又是如何與康熙、雍正結下君臣之緣呢?
侯毅從夢中得到點化,原來他曾苦修了幾生幾世,仍舊未能擺脫生死輪迴,他發願:了結凡塵業債,再去皈依;天竺僧人苦苦修行,進入輪迴後,前世的苦修換成了這一世的榮華富貴。
有人曾說,胎記存在的目的關乎人的命運。大概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筆者不止一次聽說,蘇聯最後一任總書記戈爾巴喬夫頭上的胎記很像蘇聯地圖,那是一個帶有亡國使命的胎記。這一傳說為戈爾巴喬夫解體蘇聯蒙上了神祕色彩。昔日往事引出有關胎記的話題。對於今人,胎記是如何形成的?帶有怎樣的意義?對現代人一直是個謎。
茫茫宇宙,浩瀚無際。六合之中,奇聞異事之多,也難以記述。單就生命的輪迴話題,從古至今探索不盡。日有東升西落,四季有輪迴交替,十二時辰循環相繼,就包括人的生命從生老病死,再到生老病死,從古至今,延續不斷,繁衍不息。
人生如戲,裝扮一番,粉墨登場,隨著戲裡的台詞演繹一生。當鑼鼓聲落,人生的劇目也隨之落幕。
人是有元神的,普通人的元神都在輪迴之中。然而許多被無神論洗腦後的中國人卻不相信,認為人死如燈滅。其實現在許多科學家不僅相信人有元神,而且還在著手研究輪迴轉世等相關的現象。我現在就跟大家分享一則清代古籍《夜譚隨錄》中記載的真實的輪迴事件。
青建告訴父親,世人死後多墮入三界輪迴,升天的人非常少,只有那些勤加修行的人才可以。
歷史上很多故事都印證著六道輪迴並不是虛構出來的。在這些神異的故事中,有一些人為了還債而轉生為牲畜。
清朝時曾有幾個長途跋涉的旅客偶然經過某地一處廢棄的古廟,便到裡面休息一會兒。只見裡面的建築大多都已破敗,然而兩邊的畫廊卻依然完好。畫廊不僅全部都畫滿了,而且上面的圖案還很奇異,不知是出於什麼人的手筆。眾人依次看了一遍:有騎著老虎,打扮妖艷的女妖;對鏡梳妝的女骷髏;還有把男子捆綁在銅柱上挖其心肝的女妖;以及男人被女妖摔在火床上用燒紅的烙鐵燙等等。其他的諸如女妖把男子剝皮吸髓之類的畫面則更多,難以一一記錄下來。
前世他是僧人,因一領袈裟結下今世夫妻之緣;他前世是獨眼僧,今世成為一代文豪,屢遭貶官,忘卻榮辱;他今世是太守,卻被友人戲稱為「行腳僧」。迥然不同的二世風貌,原來都是自己。
現代奇聞,拓展著人的視野,以及對生命輪迴現象的認知。能記三生事,從古到今,能從文獻找到不少記載。
程家小公子奇笨,老師想盡辦法教他,均無功而返。程父見孩子冥頑不化,揮杖痛打。結果,之後小公子判若二人,聰穎異常。一樁轉世奇聞,只因程父一念憐憫,有了後續篇章。
至今想起巴爾克什湖的波光雲影,沙漠的烈烈朔風,那一世的記憶,還是那麼的感慨萬千!今生我是個修煉人,作為一個修煉人,過分地對待什麼都會成為一種執著,寫出此文就是想將自己的這段經歷拿出來,自己好將這份情結徹底放下。
清代文人李慶辰就曾記錄過這樣一則真實的輪迴案例。有位士人娶了一位儒生的女兒,生了三個兒子,長子和次子都是書生,第三個兒子自出生以來從未開口說話,在他六歲時突然開口說話了……
古印度有個坐擁富貴、傾國傾城的美人,名叫阿末羅。她外表美麗,但風流成性,遭到很多人的藐視。後來阿末羅受佛陀的召見,這是為什麼呢?
孟嘗君要收封地稅,向門客徵收債人,馮諼自告奮勇。圖爲南宋 馬和之《小雅南有嘉魚篇書畫卷》(局部),絹本,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我的元神又出了殿門,又有人在前引導我來到另一處殿宇中,讓我上前禮拜南嶽真人。禮畢,臣抬頭一看發覺南嶽真人竟然正是陛下您啊!
山
顧況(約725年—約814年)字逋翁,(隱居茅山後)自號華陽真逸,唐代著名詩人,善畫山水。其詩平易流暢,「偏於逸歌長句,駿發踔厲。往往若穿天心,出月脅,意外驚人語,非尋常所能及。」
太史恍然醒悟,想起之前的對句「香曇一現」就是讖語啊。而後來的夢,喻示章節已經償還完世間的業債,返回到他原來的地方了。於是揮筆,寫下《曇花記》,記錄這樁佛國曇花轉世而來的神童。
綠葉與水
唐玄宗時期有個官員叫唐紹,小時候就不同尋常,因為他能記得前生的事情,而且歷歷在目,甚至能預測自己的生死。不過,他從沒對人說過自己有這個功能,連他的妻子、孩子也不知道。
儘管現代科學還無法回答有關輪迴、靈魂等問題,然而從文人筆記、佛典故事中,可以找到相關記載。從古至今,佛家有六道輪迴的說法,前生是人,下生說不定轉生成動物,也有今生是動物,下一世轉生為人!失去人身時,方知人身的珍貴。
世間的相遇,無論貧窮或富貴,無論擁有哪一種身分,無非都是久別後的重逢。重逢的背後是一個大寫的「緣」字。有人報恩,有人索債,也有人從累世的記憶中警醒,為民間傳奇再添光彩。
唐朝韓滉,工書法、善畫牛,「落筆絕人」,傳世作品《五牛圖》,被元代書法家趙孟頫讚為「神氣磊落,稀世名筆」。他好《易》及《春秋》,著有《春秋通例》等。性格直耿的韓滉,為人清儉,知人善任,官至宰相。
能夠記得前世的人,從古到今都有。他們大都是由於某種原因造成的,或是有什麼願要了,或者其它的原因,無緣無故是不允許出現的,因為人出生時是要洗掉前世記憶的,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喝孟婆湯。
等到天亮時,他起床看那祠廟的匾額,竟是鄒衍的仙祠。至此,他才悟出寶蕊在「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這句詩中早已有預言。
有一天張方平到滁州琅琊寺禮佛,進入一所閒置的僧房。他偶然抬頭張望,發現房梁上有一個經函。他命人取來梯子,攀至房梁,取下經函。函裡裝著半卷《楞伽經》。原來他前世曾是琅琊寺的僧人,那半卷經書就是他前世所抄寫的,沒有抄寫完就去世了。
南亞小和尚。示意圖。(Volare2004/iStock)
冰島大學榮譽教授哈拉爾德松(Erlendur Haraldsson)尋訪研究過不少擁有前世記憶的孩子,其中一些記得自己前世是佛教僧侶。有趣的是,這些幼童的鮮活回憶,似乎能和已圓寂的真實僧人相對應。
(Shutterstock/大紀元製圖)
他成了酒鬼,至少進過八次監獄,醉酒時經常發飆咒罵瑪姬;另一方面,他又樂善好施,經常賑濟貧困兒童、捐助當地寺廟。過了半年,一個規矩的家庭迎來了一個小男孩,他對費爾南多人生經歷的回憶清晰得驚人,粗野的談吐則讓家人懊惱不已。
催眠過程中,艾米和其他人一起閉上眼睛,下一刻她回溯到的前世景象相當離奇。催眠療法示意圖。(iStock)
艾米·魏斯(Amy Weiss)是著名精神治療師的女兒,她的父親布萊恩·魏斯(Brian Weiss)博士是常春藤名校畢業生,以「前世回溯療法」著稱。艾米多次參加過父親的催眠療程,但從來沒有回憶起前世,直到25歲時她被診斷出罹患嚴重白內障,醫生說她可能會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