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中國民間一直對傷天害理之人有「早點被雷劈死」、「天打五雷轟」的詛咒。為何有這種說法呢?因為古籍記載,雷神執掌五雷,秉承天帝旨意,專門懲處惡人,以維護人間正義。自古以來,因行惡被雷劈甚至被劈死的故事民間多有流傳,古籍上也多有記載。
中國歷史上四位滅佛的皇帝分別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後周世宗,即歷史上有名的「三武一宗」。這四位皇帝都天不假壽,中年早逝。史載,北魏太武帝被宦官宗愛所殺,時年45歲;周武帝身染惡疾,遍體糜爛而死,時年36歲;唐武宗因服用道士長生仙丹過量,藥物中毒而死,時年33歲;周世宗突發疾病而死,時年39歲。從表面上看,他們死亡原因各異,但真實的原因是他們大舉滅佛、限佛、毀佛。不妨以唐武宗為例。
從古至今,民間流傳著不少不敬神佛或因罪業深重遭報應後痛改前非、誠心懺悔,從而得到寬恕的故事。
1911年辛亥革命後,袁世凱出任民國大總統,開啟了北洋軍閥統治時代。當時,雖然軍閥間混戰不斷、北京政權更迭頻繁,但大多數軍閥都表現出了對民國共和政體的尊重,對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學校自治都不過多干涉,對於知識分子也是相當尊重。
古希臘數學家、哲學家畢達哥拉斯曾提出系統的靈魂學說,物理學家德莫克利特也認為靈魂與太陽和月亮一樣是原子構成的。東方佛家學說更是認為生命有六道輪迴、人類的靈魂是不死的。
古往今來,人類歷史上發生了無法計數的大大小小的戰役,而那些戰死沙場的將士死後又去了哪裡呢?清代大學生紀曉嵐記載的兩個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釋迦牟尼傳法時,曾有弟子問他「何為佛」。釋迦牟尼的回答是:「佛見過去世,如是見未來,亦見現在世,一切行起滅。明智所了知,所應修已修,應斷悉已斷,是故名為佛。」印度早期佛經中的「佛」,主要指釋迦牟尼,後來「佛」一詞廣泛用來尊稱所有修行圓滿的覺者。而人對佛充滿正信,並且按照佛理行事,遵守人倫道德、遠離罪惡,一定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的。幾千年的中外歷史上,這樣的例子並不少。
馬森是明朝嘉靖、隆慶時期著名的賢臣。他的父親叫馬俊,四十多歲時才有了一個兒子,因此全家人將其視作珍寶,格外疼愛。
一些輪迴轉生者,可能帶著一些明顯的特徵、前世的情性轉生,甚至前世今生中的遭遇也有著奇妙的類似之處,形成跨世連貫的「印記」。歷史上有不少和尚轉生成高官的事蹟留下來,都是帶有「印記」來的。
佛家告訴世人,人大多在六道中輪迴,除非有緣修得正法,得脫三界。人既然在輪迴中轉生,那麼人有前世、今生、來世之說也非虛妄。東漢時期,世間常有人可以知曉前世來生之事,時常泄露天機。因此,上天特命孟婆為幽冥之神,讓她採取俗世藥物,製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湯」,又稱「迷魂湯」。「孟婆湯」分為甘、苦、辛、酸、咸五種味道。凡是預備轉生的鬼魂都得飲下孟婆湯。喝了孟婆湯後,轉世的人們就再也記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於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清朝有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名字叫大月,有次隨村裡的人到池塘邊抓魚,他抓到了一條長約二尺的魚,才正要揮手請人來幫忙,大魚忽然拍擊魚尾打中大月的左臉頰,將他打入水中。
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佛?有沒有天堂、地獄?有沒有輪迴?在中共無神論的長期灌輸下,很多中國人的答案是否定的。然而,不管人是否承認,神佛、天堂、地獄、輪迴都是客觀的存在。而且幾千年來的中國古籍、民間傳說中也多有記載,就連現代也不乏這樣的故事。
唐朝時期,一位遊俠到寺院行刺。高僧未卜先知,不僅化解了夙怨,使他放下屠刀,還挽回了刺客的天良。有一富豪家財鉅萬,為了治好傻兒子的病,可謂傾家蕩產。高僧慈悲,出手相助,他是如何化解了一場惡緣?
人生在世,能夠不犯一丁點錯誤的人少之有少。而在犯了錯誤後,尤其是犯了傷天害理的重大錯誤後,能夠主動承認、懺悔,並有勇氣予以糾正是非常值得欽佩的。清代大學生紀曉嵐就記述了兩個誠心悔過的故事。
一個年輕人入室行竊,被陳廷敬的祖父逮個正著。讓人難以置信的是,祖父把辛苦積攢的銀兩全部送給了偷兒。多年以後,一個施德不望回報,一個感德不忘報答。二戶人家各在命運的軌道上,因為一塊風水寶地,再次有了交集……
佛家認為人在六道中會往復轉生,而人今生的命運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和業力,人今生的所為則決定了來生。在中國古籍中以及民間,記載和流傳著不少輪迴轉生的故事。
明朝刑部右侍郎、「東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龍在《高氏家訓》中說:「見過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禍。常見己過,常向吉中行矣。」
古往今來,很多人都在追求仕途上的發展。有些胸懷天下,先天下之憂而憂;有些則在誘惑中迷失了自己,成為權力的奴僕,更有甚者,憑藉權力,欺壓坑害百姓,為自己謀取私利。中國古人講,三尺頭上有神明,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員們哪裡會沒有報應呢。
在資訊爆炸的當下,想要找到真實的信息並非易事,尤其在中國大陸。除了中共設置的高高的防火牆外,媒體和不少媒體人以及各級政府、司法機關,都秉承著「政治第一」的原則,無時無刻不在顛倒黑白、美化罪惡,用炮製出的謊言毒害著中國人。中共自然是罪責難逃,但是這些追隨中共、散發不實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寫手們,也難逃上天的懲罰。古代的「刀筆吏」們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鑑。
人們常說世上沒有後悔藥,是說已經做錯了的事情無法更改、造成的損失無可挽回。如果就事論事,可能會是這樣的。但人在俗世中,孰能無過呢?關鍵是如何對待自己的過錯。所以孟子誇獎孔子的學生子路具備「聞過則喜」的高貴品質,南宋陸九淵更推崇「聞過則喜,知過不諱,改過不憚」的精神境界。
由武漢發端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目前在世界範圍內肆虐的態勢依舊未減,不僅使得各國民眾人心惶惶,世界各國政府也是手忙腳亂。然而,有心人不難發現,似乎無所不在的病毒有一個明顯特點,那就是病毒與那些和中共關係密切、緊隨中共的國家、組織和個人更為親近,而中共的本質是「假、惡、鬥」。
禪宗二祖慧可斷臂明志,捨生求法,他的故事流傳了上千年。至清朝時,又出現了一位斷臂和尚,據說也是為了求法,效法慧可。斷臂和尚圓寂後,又是如何與康熙、雍正結下君臣之緣呢?
趙公明是民間傳說中的瘟神。當時有傳聞說上天派遣趙公明等三位將軍,各率領數萬鬼兵下到人間收人。
三個奇異的夢,為他勾勒出人生的幾個片段:編修《明史》,墜馬腦裂,為將軍題聯。更奇特的是,他在夢中見到了明朝大臣于謙,唐朝道士司馬承禎。遙遠的時空,遠去的朝代,無法橫跨的時空間隔,被三個特別的夢全部打破。
古人云,三尺頭上有神靈,人的一絲一念、一舉一動,上天皆看在眼中,哪怕是自以為的暗室所為。自然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而果報也有早有晚,甚至有的是報在輪迴轉生後,但上天絕不會有任何的偏差。清代大學士紀曉嵐就記載了這方面的故事。
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這場瘟疫中,中國是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而伊朗是中國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對此,有以色列拉比(rabbi,指猶太教律法專家)表示,這是因為這場全球性的災難是神在審判全世界,清除中伊等邪惡政權。現在已經接近彌賽亞(救世主)現身的時刻。
牛樹梅(1791~1875),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進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樹梅任寧遠府知府,寧遠府屬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北宋時期有個叫張慶的人,官任右軍廵院,掌管司法。他為人潔身自好、辦事謹慎,為官事必躬親,從不馬虎。
老翁做一夢,夢中一條黑龍弄碎了他的金魚缸。第二天,院中來了一個落第的書生,無意中碰落一盆,盆子落下,真的砸碎了魚缸。書生推演命格,落選「桃花星」,一場姻緣,由夢牽起……
明朝末年,有人作了一個奇夢,夢到文天祥有事相托。從宋末到明末,二朝間隔360多年。這場奇異的夢,為後人道出二朝世緣,國滅存忠良,忠魂隔世仍共相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