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第二人生 始於你明白 人生只有一次(3)

作者:拉斐爾·喬丹奴(法國)

善良的行為、無論大小,都在傳遞世界上的美好。(Fotolia)

  人氣: 235
【字號】    

接續前文

***
約好的那天,我走進一棟漂亮的大樓。這棟大樓有著宏偉的外觀,是十九世紀巴黎都市規畫改造的傑作:雅緻的石磚、鍛鐵的陽臺、精工製作的牆面浮雕與裝飾線條。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從一道車輛通行的大門進入了豪華大廳。我心裡有些惶恐,於是小步走進內院。內院的地面鋪砌整齊,青翠的植物為訪客展示著豐富多變的樣貌,就像都市叢林裡的一方綠洲。克勞德曾經指示我:

「庭院走到底的左邊第一道門。」

我才按下門鈴,一個身材瘦小的女性立即開了門,彷彿早就站在門後等我。

她滿面笑容,開門見山地問:「妳是卡蜜兒嗎?」

我有點錯愕地回答:「呃,是的,是我。」

她請我跟著走上一條長長的走道,我可以感覺到她似乎偷偷對我投以頑皮、好奇的眼光。這讓我在經過一面鏡子的時候,忍不住檢查了一下口紅有沒有超出唇線、衣服上有沒有沾了什麼,都沒有。她讓我在等候室坐著,表示都彭岱先生再一下就好了。

等候室的沙發又軟又華麗。牆上掛的現代藝術作品,無論是交錯的形狀、巧妙的顏色,在在吸引了我的目光。那位瘦小的助理在幾分鐘之後又帶了新客人進來。是一位棕髮的年輕女人,年紀大概不超過三十歲,外表很迷人。她在我左邊的一張椅子上坐下。我偷偷羨慕她的身材曲線與優雅的時尚打扮,她發現我正在觀察她,於是對我一笑。

「妳與克勞德有約嗎?」

「對。」

「妳第一次來嗎?」

「是的。」

「妳等會兒就知道他很厲害!他對我施展了奇蹟!當然了,一開始他的方式會讓人覺得有些訝異,不過……」

她的身子朝我靠過來,像是要跟我多說些什麼,此時克勞德正好推門進來。

「啊,蘇菲,妳到了。晚安,卡蜜兒。我們只是要交換一張紙,一會兒就輪到妳了。」

那個年輕女人跟著他走出去,但看起來就像是要跟隨某人到天涯海角。我聽見她在走道上的輕聲談笑,他們的交談似乎很融洽。等候室的門關上了,接著一片安靜。

沒多久門打開了,我又聽見那個輕聲談笑,接下來就要輪到我了……

我偷偷在大衣的衣角上揩了揩手,希望抹去手心上的汗水。為了這樣的會面而感到緊張實在很蠢,畢竟這只是一場出於好奇的拜訪。

「卡蜜兒,請跟我來,這邊請。」

我跟著他的步伐進了辦公室,裡頭的裝潢意外地高雅精緻,看得出經過精心設計。

「請坐,我很開心能再次與妳見面。」

從他的笑容可以看出他是真心這麼想的。

「妳會來這裡,就是因為想要改變人生中的某些事情,對吧?」

「大概是吧……那天你對我說的話,讓我很感興趣,所以想要多了解一點。」

……
他寬容地對我微笑,接著邀請我到他辦公桌附近,看看牆上掛著的文件。

照片裡的人滿臉喜悅,看起來應該是在事業一帆風順的時期所拍攝。另外有幾張分別從遙遠的地方寄來的致謝明信片,還有各式各樣的感謝證言……

「他們起初也像妳一樣充滿懷疑,有這樣的反應其實很正常,但妳唯一需要的,是著手去做的動力!卡蜜兒,妳覺得自己有改變的動力嗎?」

我試著探查自己的內心。

「喔,算是吧!就算會讓我有些恐懼也沒關係,我是真的想讓我的生活好轉,至於要怎麼做,我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

「這也很正常。為了讓妳更清楚,願不願意做個簡單的小練習呢?這沒有任何限制,也只會耽誤妳一點點時間。」

「好,試試看也好。」

「太好了。請在紙上記下妳人生中所有想改變的事,『所有』是指從最平凡無奇到最重要的事情,全都必須包括在內,什麼都不要刪除,可以嗎?」

「完全沒問題。」

他要我坐在角落的一張小辦公桌前,桌上已經有各式紙筆,等著像我這樣想讓生活變得更美好的人。

他帶著鼓勵的笑容對我說:「我先離開一下,等一會兒回來。」

這個練習對我來說很簡單,於是開始從腦海中淘選,並記下所有想改變的事情。一開始,我很高興自己的靈感源源不斷,但當我發現清單有多長之後就開心不起來了。這才發覺原來我累積了那麼多不滿,真是驚訝!

克勞德回來看著我的清單時,很體貼地沒有表現出輕蔑的樣子,就只是對我說:

「很好。」

我就像受到老師讚美的女學生一樣,樂得心頭很蠢地震了一下。

神經!這麼長的挫折清單,真的沒什麼好開心的!

他大概讀到了我的心思,因為他接下來說的話令我安心:

「妳要為自己感到驕傲,一般人很難有勇氣在紙上寫下生命中所有不順利,妳該為自己的坦承感到高興。」

「我通常不太會為自己感到驕傲……」

「這很快就會有改變的。」

「我很難相信,看看我現在的狀況……」

「卡蜜兒,這就是我第一件要求妳的事: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改變。妳準備好了嗎?」

「是,是的,我想……好吧!我相信我準備好了!」◇(節錄完)

——節錄自《你的第二人生始於你明白人生只有一次》/ 圓神出版公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一定遇見過這樣的朋友,平時三百年不聯繫,一聯繫就問:「在嗎? 在嗎? 」也不說什麼事,但最後一句總是落在「能幫我個忙嗎? 」有時候是向你借錢,有時候是想拜託你介紹工作,有時候什麼都不為,只是想你在網路社群中給他小孩的照片按個讚。
  • 我的故事要從九年前說起,那時我剛工作。自己什麼也不懂,只有一顆天不怕地不怕的心,在同部門認識了我的男朋友,至今我們已經交往九年,可能一般人聽到這個數字第一反應是:那怎麼還不結婚?
  • 朋友最近花了兩百萬買了一款新車,從寧波開車到杭州找我玩。「你把地址傳給我,我去接你,我們一起去山裡嗨一下。」他說。
  • 有一次英國辦了一個 「妙麗在地鐵藏書」的活動,然後在媒體推波助瀾地傳播下,引起了國內許多網友的注目。「全世界都瘋了!」他們在標題裡使用了這樣醒目的文字。
  • 離職之後,我每天的生活基本上是這樣的:早上睡到九、十點,接著起床看一下書,下樓吃個早午餐,下午繼續看書或者寫點東西,晚上出去跑步,去健身房裝裝樣子,回家看電影、追個劇,然後睡覺。
  • 老德家人每次都會被分坐在不同桌,以便和新認識的「家族親戚」利用每年一見的機會,來場家族樹連連看的有趣相認。
  • 這些統稱為「遠親」的人,有些你可能不認識。也有些,可能是你早有聽聞,卻未曾謀面的陌生人。然而,人生就是一種峰迴路轉的集合概念,走遍天涯,卻驚訝發現隔壁某人是親戚。
  • 「比方說,為了表達內心的感謝,我們會帶一盒糕點給對方。這種時候,通常會去自己覺得好吃的店家買來送人,不是嗎?也許有人很擅長自己做,會帶親手製作的糕點;但是,買來的糕點難道就無法表達誠意嗎?」
  • 8月26日(六)上午在宜蘭文學館,詩人李敏勇,分享其創作過程與對家族故事的眷戀,他的作品《島嶼奏鳴曲》是一本關於意志和感情的自白書,是一位詩人對於島嶼最真切深情的戀歌,作品內容以詩來書寫情感,簡短卻綿長。李敏勇先生還捐贈個人作品《詩的世界》與《世界的詩》給宜蘭縣的高中職學校圖書館及公共圖書館,以嘉惠學子及縣民。
  • 儘管URARA小到不行,還是擺了許多「沖繩書」。所謂的沖繩書,指的就是沖繩出版社發行的書,以及外縣市(或是國外)出版社所發行的沖繩相關書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