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筆記:豎琴美音

作者:塵埃

我本人覺得豎琴是一種很靜的樂器,彈出的音讓人很舒服、心比較平靜。(fotolia)

  人氣: 1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約莫七八年前,接觸到撥弦樂器,清麗的聲音,讓我慢慢往弦數更多的樂器尋去,最後停在了豎琴

我在網路搜尋一切關於豎琴的資料,聆聽著豎琴演奏,如詩般溫柔,如夢般溫潤細膩,腦子中一直有個畫面,一個穿著長裙的氣質美女,演奏著好聽的豎琴曲。

不過,學音樂得先投資樂器,一架好一點的鋼琴大約10萬台幣起(折美金約3500元)。一位開餐廳的老闆娘有位朋友,家中放了一台大的三角鋼琴,當時購買時是40萬台幣,而一把豎琴也是,34弦的大豎琴,從台幣15萬元開始起跳,價格隨著弦數而增加,也可找到便宜一點的,最低也要大概十萬元,這還是一般撥鍵式的愛爾蘭豎琴,若是演奏用的踏板式豎琴,一踩踏板就可自由轉換調號,因其製作工程繁複,網路上搜尋到的價格,是破美金35,000元(台幣破百萬),如琴身上有雕花更貴,加上學費,令人望而卻步。於是,我的夢就一直擱淺在那兒。

現藏於英國愛丁堡蘇格蘭國立博物館中的凱爾特豎琴「瑪麗皇后豎琴」。(David Monniaux/Wikimedia Commons)

直到三年前,因一些原因,在進修的我,停止了進修,並把自己未上完的幾門課的名額讓給了三位初從學校畢業,還需要再學一些技能的小朋友們。過後,小朋友們依他們的能力湊了一些學費要給我,寄放在友人處,友人讓我收下孩子們的心意。

而退回來的學費,再補上一點錢,即可買到一把23弦的小豎琴,當時還附了12堂豎琴課,且是保證班,保證12堂課後必定能以豎琴彈些簡單曲子的班。我很幸運,是最後以這個價格買到小豎琴並且上到12堂豎琴課的人。自我以後,價格調漲1/6,又過約半年之後,價格調漲至快到原來的兩倍。

小豎琴的價格就便宜得多,其中也是有一點我的幸運,上課時是以大豎琴上課的。我的老師是以表演為主,收學生是看緣份,如果報名時猶豫,她就會說,沒關係,她是以接表演為主,收不收學生無所謂,學不學看自己。

上課用豎琴,沒記錯好像是40弦的,很大、很重,聲音好聽,聽說有從意大利進口的豎琴,木頭材質更佳、聲音更好,要價是上課用豎琴的三倍。

「豎琴是『純手工』,機器無法代勞。」我的老師如是說,因此,價格才降不下來。

很喜歡彈奏大豎琴時,豎琴音箱與人體共鳴的諧和。(fotolia)

雖然很喜歡彈奏大豎琴時,豎琴音箱與人體共鳴的諧和,但現階段,我還是彈我的小豎琴吧!沒有魚,蝦也好,有琴練就好。

然而心思總是藏不住,上課時,眼光總是不自覺地瞄向教室內擺著的其它大豎琴,老師看透我的想法,便說,其實,小豎琴也可以彈很多曲子。擺明這句話告訴我,別打大豎琴的主意,她也是會看學生狀況的。

她的一部分學生,身上一個小小裝飾都是十幾二十萬的,也有那種坐飛機等於一般人坐公車的人,也確實很多學生從小豎琴學起,最後都換成大豎琴,但是我呢,考量到我當時身體微恙,需要靜養,她也會不忍心賣。

這樣也好,因為我上了十二堂豎琴課後,因學費與時間考量,便一直沒再繼續下去,只將保證會彈的幾首豎琴曲,一直練習,因小時學過些許鋼琴,又將小時學的鋼琴指法練習拿出來,用豎琴來練習,倒也練了三十幾頁,只是,一遇到跳音,就沒辦法了,鋼琴的跳音和豎琴的跳音,彈法不同,只有十二堂豎琴課,還學不到跳音如何彈,只好自己先練練沒有跳音的曲子,不知以後有沒有機會再上豎琴課。

練著練著,雙手的無名指與中指,也是長繭了,彈琴真是需要耐性與付出。

有人說,豎琴可以驅魔。古以色列的大衛王,就是彈豎琴的。而我的老師也說,很多她的學生,彈豎琴一段時間,失眠就都好了,如果「失眠」是一種魔的話,這麼說豎琴還真的能驅魔。

而我本人則是覺得豎琴是一種很靜的樂器,彈出的音讓人很舒服、心比較平靜。

2018年9月13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前兩年,神韻交響樂團第一次全球巡迴演出,友人邀我一同聆聽,一入場,我就發現台上有一把大豎琴,還是那種琴身上有雕花且可自由轉換調號的踏板式豎琴。因為自己在彈豎琴,會特別地注意豎琴在樂團中的聲音。

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曲,很多都是原創的,很有古風、很深邃,似乎能夠化開人心裡的憂傷。

於是第二年,自己又買票進去看了。第二年演奏時,中場休息,台上傳來豎琴的聲音,原來是豎琴演奏家在調音,演奏完上半場,馬上檢查每一根弦的狀況,而豎琴那麼多根弦,必須一根根地調,場上的她並沒有用調音器。我心裡暗暗驚訝,這是絕對音感,一般人都只有相對音感,有絕對音感的人很少,而要找一個有絕對音感又能彈豎琴的人就更少了。

好用心,交響樂團內還有許多我不懂的樂器,不過光觀察豎琴,就已覺得很高興,又看到專業的演奏家,再加上年年原創的樂曲、一個創造力驚人樂音又平和的樂團。我真的很幸運,能坐在劇場中聆聽演奏。

我還是繼續彈我的小豎琴,不過相比自己彈出的小曲,還是每年繼續去讓神韻交響樂團澆灌自己的音樂細胞比較好。希望哪天,自己身上的音樂細胞,也能有長足的進步。@*#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是一個日漸國際化的時代,人間由處處是鄉村,在幾十年間轉變為處處是城市。一個女學生生長於這樣的轉變中,因父親的關係,她是少數能從鄉村至遠洋留學的人,在那個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學習了一門古典學科。數年後,成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愛護她的先生,眾所周知,在她被排擠、被中傷、被妒嫉時,總能默默地在身後支持她,她在國際間小有名氣。
  • 話說,在某個朝代、某個皇宮中,有個清秀美麗的大宮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讓她掌管宮中很多事情。她雖非國色天香(如果是這樣就不會只是宮女了),卻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宮庭倉庫的大總管。
  • 這其實是位好客人,一次跟雲訂了20個擺飾。雲在一個大節日開始時遇到他,因逢節日開始,雲想請客人直接去煉土廠和前輩訂做,客人覺得麻煩,要從雲這裡訂。因訂做數量多,客人也殺價,雲便也接受了殺價,認為有賺就好,就當幫客人多服務一下。
  •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見一些做小生意的人,處在社會的各個角落,他們或許沒有很高的學歷,卻生命力強韌;他們多數有一些好手藝,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藝品,以服務人群順便換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說,我們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藝;我們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書,而到了我們這一代,好像……什麼都不會。
  • 我們一起出生在無垠的宇宙中,一起遊戲、玩耍,在漫長數不盡的歲月裡一同成長,如同同一個體生命上的不同細胞,像是同一身體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從草原往左看,還有那一片黃花,偶見蜜蜂採蜜,而另一座木質涼亭立在哪兒,提供了另一個人們體悟與聆聽自然詩篇與樂章的歇腳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