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的哲學精神

【愛智與真理之路】「理性」和「信仰」(一)

石朝穎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9日訊】三點三十分,康德出門散步了!

在十八世紀的德國科尼士堡(Konigsberg)的公民,每天大概在下午三點三十分的時候,都會很準時的看見德國大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生於1724—1804年)出門散步了!

康德的生活習慣,就像日出、日落那樣的有規律。他每天準時起床、穿衣、喝咖啡、寫稿、講演、吃飯、散步……。一位替康德寫傳記的人說:「康德的生活,是最規律不過的規則動詞」。

康德在1781年出版《純粹理性批判》(Kritik der reinen Vernunft),這本哲學作品使他的聲名遠播。到1793年止,在歐洲據說已有兩百種刊物在討論康德的哲學。在1790年時,康德的哲學用語,已經可以在菜市場,或理髮店內聽到;當時在德國,這位大哲學家康德,可以說是一位風雲人物。

康德認為「哲學的任務」可分為四大問題:

(一) 我們能知道什麼?

這個問題是屬於「知識論」的問題,在哲學的任務中,我們應該先知道「知識」的極限在哪裡?

(二) 我們能做什麼?

這是個「道德的問題」,也是所謂「倫理學」的問題 。換句話說,在我們知道「知識」的極限在哪裡以後,就必須提出實際的問題,也就是「實踐」的問題。這也是康德第二本作品《實踐理性批判》要討論的問題。也可以說是「知」與「行」合一的問題。

(三) 我們可以希望什麼?

這是屬於「宗教」的問題,也可以說是「宗教哲學」的問題。因為「宗教」是一種信仰的問題。所以我們可以希望自己能夠相信「天」、「上帝」、「佛陀」、「道」等,但我們很難去「證明」給別人看。

(四) 人是什麼?

這個問題是所謂「人類學」的問題。也可以說是一切哲學的基礎問題。因為,不管是「知識論」、「倫理學」、「宗教哲學」,都必須以「人」為中心。沒有「人」也就沒有所謂的「道德問題」。沒有「人」當然也沒有「知識論」的問題。所以,研究「人」的問題,也就是「人類學」的工作。@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哲學能做什麼呢?這是一般人常問的問題。或許有些人會認為讀「哲學」沒有多大的實際用處,例如:「讀哲學又不能當飯吃!」
  • 柏拉圖大概是兩千四百多年前的古希臘哲學家,他的老師就是大哲學家──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在「西方哲學史」的地位,就像孔子在「中國哲學史」的地位一樣。柏拉圖這位哲學家,自從受教於蘇格拉底之後,就對「天空」產生神奇的看法。為什麼呢?
  • 笛卡兒(西元一五九六──一六五O年)是法國的哲學家,人們稱他為西洋哲學的「近代哲學之父」。他的「哲學方法」就是所謂「懷疑的方法」。他認為雖然我們「懷疑」,但又必須有所行動的時候,我們所能做的,最好就是堅持以當初開始的態度,一直持續到底。
  • 因為只要心中存著「尊重」,就會自然的節制自己,就不會輕易的去侵犯別人的權益,相反的,還會去體會別人的困難,會去釋放自己的善意。
  • 誰能拒絕嬰兒的笑容,看著他(她)們笑得一臉純真燦爛,為「思無邪」下了最貼切的註解,而這個看似簡單的註解,孔子卻用了《詩經》的全部內容來闡述它。
  • 也許一個人或者眾多人認為的好並不見得是真的好,真正的好應該與善良同在,應該可以經受時間的考驗,應該可以經受神佛與閻王的審判。
  • 知識應是像翅膀一樣,助我們飛得更高,而不應成為框框。不管我們學了多少知識,都不應成為我們否定自己眼睛的理由。
  • 《啟示錄》第六組掛毯中描述的: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的寶座流出來。在河的兩邊有生命樹,生產十二樣果子,每月結新果,樹上的葉子醫治萬民。不再有黑夜,因神來做光照。神所救贖的人要做王,直到永永遠遠。(維基公共領域)
    什麼瘟疫是被人類徹底消滅的?恐怕沒有,有的其實可能只是暫時沒有出現而已,薩斯(SARS)、艾滋病、鼠疫等等,至今也沒有特效藥,人類還是在延續最古老的隔離方式防護。人們越來越信仰科學、越來越自信時,瘟疫的爆發就是對「人定勝天」的最大否定,面對瘟疫,人可控制的因素微乎其微。
  • 那年你帶我上太平山頂,我的眼裡是維多利亞港的醉人景觀,你的眼裡是對九七後的茫然與期盼。隔年你來台北,我帶你上陽明山,雙城都有美麗的山,親吻我們的風,後來卻很不一樣。
  • 人之立誓,不管你是出於被迫、無奈,還是有意、無意,上天都已謹記了這一切,都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候一一兌現。只因人太迷於物質的享樂中,對善惡因果已不再相信罷了,但天道一定公平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