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人世间是一个迷的社会,人们虽然被长期的物质生活掩盖了本性,但灵魂中的真我依稀记得,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大纪元图片库)
人世间本就是一个迷的社会,人们像演戏一般活在这梦中,虽然被长期的物质生活掩盖了本性,但灵魂中的真我还是依稀记得: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亲人身边!
不要仅仅成为思想家的演绎者,更要努力成为思想家。(fotolia)
读论语时,我常想孔子到底关心什么问题,然后和孔子一起想那些问题,仿佛他就在身旁与我讨论。我主要不是诠释孔子如何说、如何想,而是和他一起想问题、一起讨论问题。因此,有时我不同意他,有时我受他指正,有时我们一起走得更远些。读柏拉图也是如此。读哲学家的原创性作品时,我都如此期许自我。把大哲学家当作学习的伙伴,而不是思想的权威者。
发现自己的烦恼缘自个人的心念时,仅只是发现存在的那些不好的恶念执著,但烦恼并不会因为发现而止息。(fotolia)
要能看透“常人”的苦恼之源,必须跳出“常人之理”并且认清真正的“佛法”,否则,我们也只能继续捡拾片段的、似是而非的价值观念,安慰片刻的苦恼与失落,并继续轮回下去。
当我们贪求更多体验、专注于获取越多时,我们终会错过眼前的一刻。(fizkes/Shutterstock)
沉迷于贪求更多、求得最大化的心态,到头来并不能让它满足,而只是创造出更多的欲求。沉迷于此,无济于事。我们能做的,只是留意这种想要更多、想要全部完成的感觉,并且有意识地排斥它。放下奔忙的冲动。一旦你看到自己的习惯成问题,就用一种积极的方式来替代它吧,那就是:实践慷慨。
德国纽伦堡市
心态归零,亲自领略虚怀若谷的静,在静中走近自己。忽而发现,所谓的静,并不意味着滞止。它其实一直不断游走于动的平衡状态中。
Untitled-2
科技带给我们的一大问题,就是让我们感到需要随时抓住面前的每个机会——不这样的话,就在错失生活的机遇。我们从自身之外寻求真实的自己,常常会忘记通过自身的体验来学习,忘记获得知识、成长的过程可以是自内而外,而不是由外而内。
当我们放下找个理想伴侣的幻想、对美好未来的幻想,专注于在此地、此刻,会发生什么事?(Joshua Newton/Shutterstock)
我有一个朋友,心地淳善,却感到孤独,竭力想找到一个欣赏他的善良的伴侣共度一生。我猜,我们都会感到有种与他人建立深入关系的渴求,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和我们亲密无间。我们会有一种想法,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人,并与他们融为一体,我们的人生就会很圆满。
每个人从诞生到死亡,身体内的各项机能都有一种近似时钟的周期性变化。(图片来源:clipart.com)
当我们在斑马线等待过马路时,感觉等红灯的时间好像“永远”般长久;而到了年底,又惊觉时间过得好快,怎么一年又将要结束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时间是固定且很有效率地在运行着,可每个人对时间的感觉却有极大的差异。
你去锻练、去健康饮食,可以不因为你不喜欢自己的身体,而只是因为你有一份自爱,并且想激励他人。(shutterstock)
由于不喜欢不满意自己的感觉,我们会逃到饮食、喝酒、购物之中去,借此来分心、获得安慰;想要自我保护时,又会去抨击别人。我们怎么解决这个根子上的问题呢?答案非常简单,但是不容易付诸实践。
让我能够暂时停下脚步,这就是绿植物的脉植物向阳时散出的光带给我的启示。(顾薰)
在家写作带小孩,小孩吃完早餐就知道是外出散步和种菜阿妈会面的时刻。像是约定好的一般,绕着住家到土地庙前再回转一个路口,就是邻居阿妈种菜的基地。
有缘,要感恩,真诚交心,乐活自;无缘,互相祝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fotolia)
观念转,光明显,路无限宽广 ; 情绪转个 弯,快乐自然宽 ; 自省常宽心,慈善常微笑。提得起,放得下,看得开,行得正,闲得来。退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就是为向前再迈上几步。
人与人之间相处,也该寻求中和之美,找到那个合适的距离。(摄影: / 大纪元)
中和之美的精髓在于告知人们凡事都该遵循一个“度”,古语云“刚易折,柔易曲”,也是说做人应该在“刚”和“柔”之间取中。而这个“度”便是事物本身的规律,符合规律的刚刚好,就能够游刃有余,反之则会带来诸多阻碍。
修炼自己,不厌恶控制是一种心灵解脱,会让我们更快乐。 (Rido/Shutterstock)
我有个朋友,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有多么多——他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在避免不喜欢的事物,或匆匆忙忙完成体育锻练之类的事,或者为那些行为让他不喜欢的人气恼。我们心中都有对事物的反感,可能比我们意识到的要多。有反感并不是问题,但如果我们被厌恶感所带动,我们就限制了自己的生活。
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下馅饼来,更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灾殃临门。(大纪元图片库)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祖上行善积德,后世儿孙得福报;一人作恶,全家跟上遭殃,这样的例子从古到今都在人间时时发生著,只是大陆的中国人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不相信,得了福报认为是有本事,遇到天灾人祸当作是偶然的,自己的运气差,只能自认倒霉,不会也想不到从自身找原因。
当我们用善良的目光看人时,自己一定是善良的,当我们以不友善的目光看人时,自己就是小人。(fotolia)
当我们用善良的目光看人时,自己一定是善良的,当我们以不友善的目光看人时,自己就是小人。原来自己也有做“小人”的时候。
美国纽约上州冷泉镇盛开的铃兰花。(李云飞/大纪元)
愚蠢的人外求事物的表相,故而任由是非玷污灵魂;主动认错的人,心境越来越平和宁静;无理强争的人,心情越来越郁闷烦躁;久而久之,争理的人心烦气躁,百病从心生。而不争的人,心境清宁,身心得愉悦。­
尘世的喧嚣,虽然使人迷惑,却是锻炼人的好地方。(fotolia)
一个人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向善的心,那么在人间就是好人,修道者就可以得道。一切全凭一颗心。
一个人如果真正达到了无私的境界,处处为别人着想,他就一定会得到上天的眷顾,因为这是天理。(大纪元图片库
当一个人如果真正达到了无私的境界,处处为别人着想,他就一定会得到上天的眷顾,因为这是天理。
上天眷顾一个人,一定是因为他平时的所作所为符合了一定的道德规则,而非人的所谓聪明。(fotolia)
郑玄就走到车前对服子慎说道:“我早就想要注《左传》,还没有完成,听了您刚才的谈论,大多和我相同,现在应该把我作的注全部送给您。”因为如此,终于成了服氏注。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CHRISTOF STACHE/AFP/Getty Images)
九日九日重阳节,每逢佳节倍思亲。登高望远勾乡思。王维、苏辙、丁鹤年和崔颢登高思乡关,诗怀情致各一方。又逢重阳登高,追索生命真乡。渺渺瀚宇,世世轮回,千载悠悠,白云背后何处是真乡?万古过客上下追索,万里天涯莫作乡关。返本归真可有道?…
烧卖和烧饼之间没有是非对错,若是人与人之间因为烧卖和烧饼起了争执,那么有问题的是人。(fotolia)
人们常说“喝水也甘甜”,这就是调整心境之后所得的果效,看通了这点,人与人之间的障碍就会减少很多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就会增加很多很多。
“君子慎独,不欺暗室”这个说法是从儒家经典《中庸》中演化来的一句话,笔者从未完整地拜读过《中庸》,但是对这句话却深有同感,也许是小时候常被关到小黑屋中受罚才烙印在脑海中之故。 严格地说,年轻时的我除了课本上学习到的零星古文道理之外,脑...
是人自己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淡。(fotolia)
我们所面对的,就是日复一日的工作、生活、烦恼、问题。每个人都需要磨练、提升自己,能在平淡中看到人生的收获与幸福,并逐渐悟透各种道理。拥有这 些,便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再回首去看生活,也许就会发现那平淡中充满智慧。
每天只需稍用一点时间清理一下思想就可提高生活质量。(shutterstock)(shutterstock)
不管你喜不喜欢,你在早晨所秉持的想法会塑造你一天的心态。新书《正念清晨》(Mindful Morning)的作者希望你能以清醒的头脑和开放的心态开始新的一天。
需要选择乐观的朋友为伴,你会被积极的能量包围。(Sunny studio/Shutterstock)
许多人一生都在期待幸福。你可能会认为,“如果我有更多的钱”或“如果我能瘦下来”……那么我就会很幸福。而这里有个秘密:你现在就可以幸福。这并不总是那么容易,但你可以选择幸福快乐,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谁都不能阻止你感到幸福,除了你自己。幸福来自内心。这就是为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快乐幸福,需要首先在自己身上下功夫。
不管年青年老都应该不再回头的向前看,这样,不论步伐是快是慢才都会走在前进的路途上。(fotolia)
人当然可以回头看看自己,但是回忆最多只是给我们的心境带来或是慨叹或是欢愉的片刻,并不能改变什么。其实,人们不管年青年老都应该不再回头的向前看,这样,不论步伐是快是慢才都会走在前进的路途上。
万事万物都在同一片天地之中,在因果循环中不断更替。(iStock)
万事万物都在同一片天地之中,在因果循环中不断更替,因而无法说清这是你的,那是我的。
也许旅行真正的意义,是借助自然的力量,使自己的内心得以平静, 从而自省。(fotolia)
“找”,是少了一撇的“我”,是一个动词,表示正在寻找的过程,而所寻找的,就是生命中那最关键的信念。找到了,就是一个 完整的“我”,就能回归本真的自己,就能体会“超我”的快乐;找不到,就只能在迷茫与空虚中混混度日,终其一生。
璞玉藏于矿石之中,必须经过切割才能显现;而显现出来的玉石,不经过琢磨依然无法成为精美的器具或饰品。(fotolia)
璞玉藏于矿石之中,必须经过切割才能显现;而显现出来的玉石,不经过琢磨依然无法成为精美的器具或饰品。
(fotolia)
当我们完全失去自己,去迎合别人时,会发现一切都变了,没有人会喜欢你,即使是你迎合的人,也会对你不满。坚持你认为对的,做好自己,一切瞬间就雨过天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