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的掌故與源流

彭秋燕

城隍爺洞悉人間與陰間,賞善罰惡「善惡分明」。(鹿港城隍廟提供)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在台灣的民間信仰裡面,人們普遍信仰城隍爺,據統計全台各縣市的城隍廟有90餘座之多;而千百年來,城隍爺其象徵之「賞善罰惡」與「公正無私」的形象,一直也深深烙印在人們的心裡,成為安定社會的重要力量。

那麼到底城隍爺的信仰從何而來?根據《說文解字》中的記載:「城,以盛民也」;「隍,城池也,無水曰隍」,「城隍」一詞原是指保護人民身家安全的「城牆」和「護城河」。所以城隍爺即是「有一物則有一物之神」的傳統思維與民間佛教、道教融合之下所產生的信仰。

城隍信仰源遠流長,在傳承過程中,城隍爺從古城池的保護神,到發展成為一個除奸罰惡、保國衛民並管理陰間鬼魂的地方行政司法神,城隍爺活脫像是地方父母官,有人稱做「地下縣太爺」。

所以身為地下的父母官,在司法事務方面,城隍爺巡視陰陽兩界懲治惡人,所以往往民眾遇到蒙受冤屈、尋找失物或刑案難破等事務,都會想到要請城隍爺協助,甚至連選舉時被選舉人有無買票等,也都要到城隍廟斬雞頭發誓,證明自己的清白。

而在行政事務方面,城隍爺褒獎陰陽兩界行善有德者,也如同警察維護公共秩序,並掌管增進人民幸福利益的事務,授福予壽終正寢的人。

既然城隍爺如同陽世的地方官,自然城隍廟的設置就如同官府的衙門,城隍爺下面設有許多從屬,包括相當於衙門左、右典史的「文、武判官」。還有統領城隍爺兵馬的六位將軍:謝將軍(大爺)、范將軍(二爺)、牛將軍、馬將軍、金將軍(枷爺)、銀將軍(鎖爺)。六將之下又有董、李排爺帶領喜、怒、哀、樂四位捕快。

此外,城隍爺下面還設有24司,是城隍爺的重要部下。據傳是仿造古時候官制吏、戶、禮、兵、刑、工6部,與其下各4司,總共24司而來。而依城隍爺官階的高低,所供奉的司爺人數也就不同,縣城隍-6司;州城隍-12司;府城隍則為24司。

當人之大限一到,城隍爺之六將捕快即出動拘捕。先交文武判官初審,然後交由陰陽司公判決。此神善惡分明,絕無通融。善者上天庭受封,惡者入地獄受罰,毫無僥倖。


十殿閻羅圖第一殿呈現誠心修行者上金銀橋接引西方。(記者蘇玉芬/攝影)

其實,走訪台灣所有的城隍廟,我們還發現所謂的城隍爺並不是固定的一個人,而是一個官職,與台灣其他神明不同的地方是,城隍爺是有任期的,做得好可以升官;做得不好也會被免除官職受罰。掌握城隍爺任免大權的人便是玉皇大帝。

可能有人會問到底誰有機會當上城隍爺?無非是在世的時候是忠良孝悌有德行的人,例如:考城隍裡的宋燾;或是生前有才學教養、正直無私或是個好官,例如:宋朝的文天祥、漢朝的紀信、明朝杭州的周新等;或是心地善良的生命,例如:水鬼變城隍,總而言之道德高尚是成為城隍的必要條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城隍爺城隍嬤只合祀不是夫妻頂寮里城隍廟主委林瑞芳說,因為城隍爺公和3尊城隍爺嬤不是夫妻,所以沒有並排安座。(自由時報記者楊宜敏攝)頂寮里城隍廟主委林瑞芳說,因為城隍爺公和3尊城隍爺嬤不是夫妻,所以沒有並排安座。(記者楊宜敏攝)
  • 鬼月千人夯枷遊街消業植福男女老少掛著紙枷「逛大街」,場面壯觀(自由時報記者陳維仁攝)男女老少掛著紙枷「逛大街」,場面壯觀(記者陳維仁攝)〔記者陳維仁/竹市報導〕鬼月昨天報到,熱鬧滾滾的風城寺廟宗教活動,由新竹都城隍廟「開鬼門」、「超渡法會」、「脫枷消業植福法會」打頭陣,下午登場的「夯枷遊街」近千人報名,男女老少掛著紙枷「逛大街」,場面壯觀(見右圖,記者陳維仁攝)。
  • 宋燾公是一位秀才。一天他生病躺在床上,忽然看見一位公差拿著公文,走進屋裡來叫他「趕快赴考」。公差只是一味的催促他上路,宋燾公只好負病上馬趕考。
  • 「考城隍」是《聊齋誌異》的第一篇故事,字數並不多,卻是首篇。到底考城隍考什麼?
  • 縣令對死了的公孫綽突然現身,又來去自如,感到詫異。不過他覺得事情不是偶然,於是就循著公孫綽所說的,選派了公孫綽生前厚待的辦事能力強的差役去辦案。
  • 神、鬼之說,有些人抱著「信則有,不信則無」的觀點,自以為明智。後漢時穎川太守史祈是屬於不信鬼神這一類的人。他把穎川有名的道士劉根拘捕起來,起訴他故弄玄虛惑眾的罪名。劉根怎讓太守親驗鬼神的存在呢?
  • 人死後去了哪裡?到底有沒有冥府?人死後要被審判嗎?到底有沒有因果報應?陰間最重視的德行是什麼?陰間真的有那麼多刑罰嗎?牛頭馬面是真的嗎?外國人死後也要去地府嗎?……諸如此類縈繞在很多人心頭的問題,或許可以從一位曾去地府做了四五年冥判的人帶回的信息裡找到答案。
  • 聽俺娘說過,俺老姥爺家住現在的山東省平原縣,九十多年前,他八十多歲。當時方圓百里都知道他在陰間當差。俺老姥爺心眼好,人也勤快,經常給鄉親們治病。
  • 道士隨即開始做法,跪伏於壇上,直至第二天凌晨四更時都凝然不動,大家好奇地觸碰他,他依然一動不動,身體還有些僵硬。到了五更天,道士的手足這才微微動了起來。
評論